你的位置:伊斯兰之光 >> 首页 >> 穆斯林资讯 >> 特别关注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犹太记者与伊斯兰学者对话

热度1209票  浏览5109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5年4月01日 09:55

 

(左:犹太记者莫里斯,右:伊斯兰学者伊姆兰·纳扎尔·侯赛因)

【按:本文根据犹太记者莫里斯2012年对伊斯兰学者伊姆兰·纳扎尔·侯赛因的采访整理、编译。】

伊姆兰·纳扎尔·侯赛因:莫里斯,很荣幸再次参与你的节目,我很荣幸,希望今晚的交流能使观众们受益。那么,一开始,我要指出,这不是第一次阿拉伯之春,不是!还有一次阿拉伯之春,就在一百年前。两次阿拉伯之春何其相似:都是由同一个英美西方联盟设计的;都有同样的目的:推进犹太复国主义进程,建立欧洲国以色列——它最终会成为一个统治国。关于第一次阿拉伯之春,请记住:奥斯曼伊斯兰帝国(五六百年来,奥斯曼伊斯兰帝国非常忠实地为西方服务,把血刀挥向东欧——《古兰经》中所说的“罗马人”Rum。)被解散,取而代之的是亲西方的阿拉伯统治者。比如,阿拉伯的沙特政权凭着与英美联盟-犹太复国主义联盟的结盟而上台。曾属于奥斯曼帝国的阿拉伯其他地区也一样,亲西方统治者上台。第一次阿拉伯之春的结果就是,以色列建立。要不是第一次阿拉伯之春,就没有以色列。现在发生了第二次阿拉伯之春,其目的就是要把以色列推向顶峰。

利比亚政权不愿作英美犹太复国主义联盟的盟友和扈从,所以要被除掉。莫里斯,100年后的今天,历史只是在重复100年前。两次阿拉伯之春是相似的。

现在我们说说伊朗。我们看到伊朗政权扎根于本土文化、本土宗教价值观,不愿向英美以联盟屈膝。相反,她成功打造了与俄罗斯的联盟,所以要受到惩罚,要被除掉。我们不需要任何复杂的政治分析就可以理解今天的一切。

关于巴林,沙特不愿阿拉伯之春来到阿拉伯,所以迅速采取行动,对付一切可能危及政权的示威。沙特不愿让阿拉伯之春到巴林,所以进行干预。我的理解是,与以往一样,他们也付钱给巴基斯坦雇佣兵,进入巴林,支持巴林的君主(恰好是逊尼派)。但巴林不是什叶-逊尼冲突。不!只是政权的权力欲而已。不管是逊尼派,或者任何宗教派别,只是贪求权力而已。

所以我们不能因为巴林政权的行为而责怪逊尼派。他们用权力欺压占多数的什叶派,非常残暴。压迫是因为沙特感到了危险、威胁——如果阿拉伯之春成功带来巴林政权更替的话。在巴林,他们残忍镇压占多数的什叶派和反对政权的逊尼派;同是这群人,呼吁叙利亚的“民主和自由”、“权利”。显然,对现在那些与叙利亚政权打仗的人,除了恐怖分子没有更恰当的词来描述了。他们不是“自由战士”,他们不代表伊斯兰,他们是领薪水的恐怖分子。第一次,我想在你的节目中这样表达,我称他们为“恐怖分子”。

莫里斯:非常有力的言词。

伊姆兰:这就是我对巴林和叙利亚的评论。

莫里斯:我很震惊。我觉得你用非常尊重的方式提到伊朗,承认她可能是伊斯兰世界或者真实的世界政治中最好的声音。伊朗现在是惟一剩下的保护穆斯林、阿拉伯人、伊斯兰的强大声音吗?

伊姆兰:伊朗政权表现了极大的诚信,相比伊斯兰世界的其他政权,她表现了更大的宗教诚信。先知穆罕默德(祈主福安之,以下简称“SAWS”)曾预言,穆斯林要同Rum结盟。阿拉伯语的Rum一词指的是东方的基督教。基督教分裂后,在君士坦丁堡之外,罗马又建了教会——罗马天主教会。所以就有了两个基督教会,一个是东方的,在拜占庭;一个是西方的,现在在罗马。而东方的叫做Rum,真主在《古兰经》中称之为Rum。当穆斯林征服君士坦丁堡的时候,那次征服其实是巨大的耻辱,是伊斯兰的耻辱。他们征服君士坦丁堡后,Rum转移到了莫斯科。所以,今天的Rum是莫斯科和莫斯科的盟友。先知(SAWS)预言了我们穆斯林要同Rum结盟。今天是谁在同Rum结盟?谁在展示宗教诚信?不是沙特,它同英美犹太复国主义联盟结盟。是伊朗。现在巴基斯坦终于也这样做了,刀已经架到脖子上了——印度想要从东边袭击,北约准备从阿富汗进行袭击,以摧毁巴基斯坦的核电厂和核武器,把巴基斯坦撕成碎片——这就是他们的计划。愚蠢多年之后,现在,巴基斯坦政权终于看到了真相,现在他们打算与俄罗斯建立紧密联系。我个人认为为时已晚。

当以色列发动攻击的时候——我们都知道就要开始了,可能数月之后吧。对土耳其的影响可能会很有意思。土耳其穆斯林对土耳其政府和土耳其军队在过去的利比亚、现在的叙利亚的行为颇为不满。我想,一旦以色列走到幕前,发起战争,可能会最终导致土耳其内战。我可能在上次采访中谈过土耳其内战。土耳其内战将使他们加强与Rum(俄罗斯)的联盟。你的观众们可能会想知道,是的,穆罕默德先知(SAWS)也预言了征服君士坦丁堡。他称赞那支将要征服君士坦丁堡的军队,他称赞那支军队的军事领袖。君士坦丁堡15世纪时被奥斯曼土耳其人征服。伊斯兰世界大多认为,那次征服应验了预言,但不是,不是的!

我告诉你原因。第一,征服君士坦丁堡的奥斯曼武装部队包括三个部分。一是志愿者,他们参军是为了掠夺;二是奥斯曼帝国各地训练的军队;还有第三部分,他们是精英部队,是最训练有素的。他们被称为Janissaries。你知道他们的构成吗?

莫里斯:不知道。

伊姆兰:这是穆斯林历史上最可耻的篇章之一。这是奥斯曼对他们打败的东欧各地所做的事情,他们从父母那里抓来基督徒孩子,然后迫使这些孩子皈依伊斯兰,然后训练这些男孩,给他们最好的训练和教育。然后他们成了奥斯曼苏丹的私人军队。这些人打仗,征服了君士坦丁堡。这支军队不可能是穆罕默德先知(SAWS)称赞的军队。我还想提一点,当奥斯曼军队征服了君士坦丁堡之后,猜猜他们做得第一件事是什么。苏丹拿走了基督教世界的骄傲——圣索菲亚大教堂(Hagia Sophia),这是查士丁尼建造的,1000年来都是基督教世界的第一教堂。他们把她变成了清真寺。这是可耻的罪恶,是我们历史上前所未有的罪恶。所以,他也不可能是先知(SAWS)称赞的领袖。我还可以就此话题谈很多。

莫里斯:嗯,观点清楚了。请接着讲吧……

伊姆兰:征服君士坦丁堡还要发生。莫里斯,先知穆罕默德(SAWS)预言的征服君士坦丁堡还没发生,要发生。今晚我要告诉你,这次征服就是要将伊斯坦布尔从北约手中拿下,将土耳其和伊斯坦布尔从北约手中拿下,若不与东方基督徒联盟是不能成功的。所以,伊朗走在正路上,与俄罗斯结盟。

莫里斯:是的,我们都希望俄罗斯能够越来越多地阻止帝国主义的猛攻——它们给多少手无寸铁的无辜民众带来了苦痛和杀戮。我想问,帝国主义喜欢资源,控制经济体,西方帝国主义、北约有个目标,向西方世界(欧洲、美国)进口人口、制造难民、制造多元文化社会。这是北约征服的策略吗?因为它们针对很多国家——朝鲜、利比亚、叙利亚、伊朗,而这些国家都是本土人,他们不是多元文化社会,这些社会很难拿到公民身份。这些社会成了敌人。所以,我想问,你是否看到一种实行同化的社会工程呢?

伊姆兰:现代西方文明有种族日程。西欧本不是种族主义的,直到受到某种进入西方文明的病毒的感染。西方本是基督教世界,然后被拆散,登上历史舞台的是一个神秘的新演员,叫做现代西方文明。现代西方文明带着致命的种族议程登上历史舞台。这种种族主义被称作沙文主义(Jingoism),“白人负着开化世界的担子”,——他们真是直截了当啊!其余的人类必须要“复制、粘贴”现代西方。你得像我们一样吃饭,用手吃饭不文明。多少人用手吃饭呢,这不是天然的餐具吗?不!用手吃饭不文明,你得像我们一样吃饭,否则就不是“文明人”。你得像我们一样穿衣。你不能继续穿你们本地的服饰。如果你们继续那么穿,不这样穿外套、戴领带,那你就不“文明”,你们还没发展到文明阶段。最后,我们拜谁你们拜谁。他们拜的,莫里斯,是个白人,是的!所以,人类都得信西方的基督教——不是东方的基督教,梵蒂冈的那个,这个种族日程是强加给人类的。我们看到西方基督教在北美蓬勃发展,而印第安原住民连蟑螂都不如!我们看到西方基督教在非洲蓬勃发展。是的,西方来以前,奴隶贸易就是件坏事,是的,但绝对没有西方世界的奴隶贸易那么可怕。看看世界各地的原住民,澳大利亚、新西兰、加拿大……他们曾经多么优美、和谐地生活着,多么健康,他们跳到河里用自己的双手抓鱼。现在,看看这些穿着蓝色牛仔裤、吃着麦当劳、喝着威士忌的人!这种种族日程一直是现代西方的一部分,而不是基督教的。所以我认为,时机已到,历史学家应该问一问,这种病毒是从什么时候来的,攻击西欧——而不是东欧。我看到的是历史的重复,现在只是达到了这一日程的顶峰,过去两百年他们一直都是这样的。这是我的看法。

莫里斯:这听起来合情合理,符合逻辑,美洲、澳大利亚的征服、进口和运输奴隶是连续的。我们还在这个过程中。今天并没有什么新鲜东西——轰炸、征服贫穷的国家。

谢赫伊姆兰·侯赛因,有人告诉我你是苏非,我想请你解释一下这个词的意思。

伊姆兰:苏非不是新鲜的事物,犹太人、基督徒、穆斯林、印度教徒、佛教徒都熟悉宗教生活的这一部分,用一个更好的词来说,就是精神生活。

精神生活从道德净化开始。我们都会犯错,没人不犯错。但我们会区分大错和小错。小错无人能免,《古兰经》称之为Lama。但如果犯了大错,这种行为上的重大缺陷使你不能追求精神道路,其中包括以物配主,压迫(包括利用金融体系的利息、纸币进行压迫),破坏家庭、伤害孩子的通奸,这不只是几分钟的激情,而是对家庭的破坏。这些行为会阻挡精神之路。而道德的生活使你远离大错,即便仍有小错,你仍在这条路上。现在你就可以追求精神的成长。实现了精神的成长,光就进入你的心灵。每个宗教都知道这个。犹太教创造了伟大的精神辉煌,基督教创造了伟大的精神辉煌,印度教是这样,佛教亦是如此——这并不是新鲜事物。

精神成长有不同的阶段。当你的心灵获得一点光的时候,内在之眼就可以看见。

今天控制世界的人是骗子专业的硕士、博士。欺骗之一当然就是“伪旗恐怖主义”。如果你没有内在之眼,就会根据表象作出判断。但当你获得了内在洞察力,就可以超越外在形式,看到内在真相,进而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

9/11发生的时候我在纽约。早晨7点钟我到肯尼迪机场接巴基斯坦过来的一个人。我们得从肯尼迪到拉瓜迪亚机场,当我们到了拉瓜迪亚机场的时候,被告知所有航班取消——我们不知道为什么。随后他们宣布机场关闭,要人们离开机场——我们不知道为什么。回家后,我从电视里看到了双子塔的事情。一看到电视里的画面,立刻,我本能地就知道发生了什么——是以色列摩萨德和CIA做的,历史只是在重复。这是一百多年前、1914年发生过的事情。1914年夏天,弗兰茨·费迪南大公在萨拉热窝遇刺。这次伪旗恐怖主义导致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通过第一次世界大战,复国主义者实现了自己的目的。我知道这次也是伪旗恐怖主义,这要带来大战,以便以色列从中获益。这叫做精神洞察力——因为面前没有证据——没有,这是洞察力。所以,苏非的精华是精神之路,我们的心灵从这条路上获得道德的纯净,到达道德清廉——于是心灵获得来自真主的光。这光进入心灵,使你获得内在洞察力。所有天启讲述的是同样的言词。那些有眼而看不见,有耳而听不到,有心而不能理解的人——他们像牲畜一样——这是认识论。

所以,当你追求苏非之路或Ihsan、Tassawuf的时候,应该能够使你最终认出现代,现代虚假、欺骗的货币体系,甚至即将到来的更危险的电子货币。你应该能够认出真相,直言不讳。莫里斯,我们现在生活的这个时代的灾难在于,即便那些自称“苏非”的人也不能认识到当今世界的真相。精神追求的方法出了问题。

莫里斯:对于你讲的伪旗,我想说,有种无力感。埃及和伊拉克的犹太人有伪旗的证据,以色列丢炸弹,迫使犹太人前往以色列,然后你知道,他们说是阿拉伯人干的,偶尔抓住的凶手是犹太人。9/11是一样的,我猜美国或者世界上的大多数人都相信那是伪旗。可现在,大家是这么的无力,没人能做什么。我在网络上工作,可某种意义上,它是我们的敌人——它正阻止人们真正走出去表示抗议,你觉得呢?

伊姆兰:不,说我们无力、说我们什么也做不了是不对的。我想,就在几小时前,也许是昨天吧,俄罗斯军队总参谋长宣布,俄罗斯可能进行先发制人的打击,跟着山姆大叔的脚步,跟着以色列的脚步,跟着那些在这个世界制造先发制人的人的脚步。这是个优美的宣言,如果你们继续包围我们,我们理解为危及我们的安全,我们就不得不先发制人予以打击。以色列说,伊朗发展核电危及以色列的安全。如果这个有理,那么俄罗斯上面的宣言也是有理的。如果以色列对伊朗先发制人予以打击,那么俄罗斯就可以针对那些环绕着她的导弹予以先发制人的打击。这是个美丽的宣言,是的!别忘了,几天前,普京接任俄罗斯总统,他已经使它们在格鲁吉亚碰了一鼻子的灰。所以,它们知道是在同谁打交道。普京是不会屈膝的,俄罗斯是不会屈膝的——不!中国正在加强与俄罗斯的联盟。所以,我们不是干坐着什么也不做的。我们正看到的是这样一种景象,一群一意孤行的顽固者执意要统治世界,即便以核战为代价,即便上亿的人要死去,它们不在乎!这些人是疯子,它们只想统治世界。俄罗斯在说——你们可没法对我们这样做。这是一种示威,这将改变今天的状况。你得看看俄罗斯在做什么。

莫里斯:嗯,这是个大胆的宣言。我不太知道,不过我想是要重新武装和现代化其军队。这是你说看看俄罗斯在做什么的意思吗?

伊姆兰:不,我是说现状并非什么反应都没有,我们无助地干坐着。我想观众知道眼前不断变化的世界状况——我们得理解——世界上的两大力量现在正在向着冲突的方向走。这两大力量——美国领导的联盟和俄罗斯领导的联盟——之间的冲突将导致核战,其规模,字典上只有一个词可以用来描述,叫做哈米吉多顿(Armageddon)。就是说,数以百万计的人要死去。大多数可能是北美和欧洲人——东欧和西欧。那之后世界还剩下什么,犹太复国主义者希望他们能够应付得来,他们以某种方式幸存下来,走到最高处,统治世界——两大巨头互相毁灭的大战后留下的世界。莫里斯,这就是我们现在要面对的。

莫里斯:让人共鸣,你总是展现着时代的精神。谢赫伊姆兰·侯赛因,我没有问题要问了。要吸收的内容真不少,你的话很容易理解,听你说话很受启发。我很激动,我想,你的确说了些很新的内容。

伊姆兰:我还有话要说。

莫里斯:请说。请说。

伊姆兰:我希望东欧人能听到我的话,我希望俄罗斯人能听到我的话。当穆斯林征服伊斯坦布尔的时候——穆罕默德先知(SAWS)预言了这次征服,我们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把圣索菲亚大教堂还给基督教世界。当我们还回去的时候,我们必须也要道歉。为六百年来穆斯林在这座教堂里面礼拜而道歉,这是一座教堂,不是清真寺。而当穆斯塔法·凯末尔上台后,他又在伤口上撒了盐,他把敬拜上帝的地方变成了博物馆。所以,我们要做的第一件事是把圣索菲亚大教堂还给基督教世界,我祈祷真主能使我的话传到保加利亚,传到希腊,传到罗马尼亚,传到匈牙利,传到波兰,传到俄罗斯。要做的第二件事就是,恢复这座城市古老的名字。她叫君士坦丁堡。君士坦丁是建造这座城市的人。君士坦丁皇帝给她起了这个名字——君士坦丁堡。还有其他名字,比如我们用的伊斯坦布尔,但这座城市举世闻名的名字叫君士坦丁堡,我们的先知(SAWS)也用这个名字称呼她。他说,“Latafta hannalconstantinia”,你们必定征服君士坦丁堡。所以,当我们以伊斯兰之名再次接管这座城市的时候,这座城市的名字将再次成为君士坦丁堡。那时,我们会与俄罗斯联盟。所以,她将不再是北约的城市。所以,俄罗斯将穿过博斯普鲁斯海峡——因为俄罗斯海军要进入地中海——这是以色列的麻烦——这就是我想说的。

莫里斯:有个条约允许俄罗斯向地中海派遣船只——但有限制。

伊姆兰:是的,是的。

莫里斯:嗯,我也希望有以色列人能看到你的话,也许会想想到底在发生着什么。

伊姆兰:有一些以色列人,他们觉醒了,他们意识到这个疯狂的帽子政府正领着他们走向灾难,他们不知道该怎么阻止它。

(未完待续,请看下页)


感谢浏览伊斯兰之光(norislam.com)资讯,欢迎转载并注明出处。
TAG: 交流
顶:60 踩:53
对本文中的事件或人物打分:
当前平均分:0 (455次打分)
对本篇资讯内容的质量打分:
当前平均分:-0.01 (434次打分)
【已经有207人表态】
67票
感动
47票
路过
47票
高兴
46票
同情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