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伊斯兰之光 >> 首页 >> 穆斯林资讯 >> 环球观察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作为穆斯林,我受够了言论自由原教旨主义者的伪善

热度1141票  浏览6820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5年1月22日 16:18

尊敬的自由主义专家:

你我都讨厌乔治·W·布什。还记得他在9·11事件之后发表的那个幼稚的声明吗?——“你要么站在我们这边,要么就是站在恐怖主义分子一边。”但现在,又一次骇人听闻的恐怖袭击发生了,你们似乎都在重复“杜比亚”(小布什的绰号,源于字母W的得州发音——观察者网注)的口号:如果我们不赞同言论自由……那我们就是在反对它。如果我们不是查理……那我们就是憎恨自由的狂热分子。

我写这封信只有一个简单的目的:请你们停止这种行为。你们以为你们是在挑战恐怖主义者?恰恰相反,你们分化和妖魔化持异见者的行为正表明你们被恐怖主义者玩弄于其血迹斑斑的掌心之中。我们与他们。进步、自由的西方与落后而野蛮的穆斯林。你们不断强调1月7日发生在巴黎的屠杀事件是对言论自由的攻击。保守的前法国总统尼古拉·萨科齐也同意这种看法,他认为这次事件是在对“文明宣战”。持相同意见的还有左翼自由主义者、人气很高的英国电视台主持人琼恩·斯诺,他在推特上粗暴地把屠杀事件称为“文明的冲突”,并强调了“欧洲对言论自由的信仰”。

大家应该都已经很熟悉墙上的标语了:我是查理。

在巴黎暴恐袭击事件之后的悲悼声中夹满了伪善和夸大。的确,这次袭击是一种丧心病狂的罪恶;一场对无辜平民毫无人性的屠杀。但它真的是一种“试图谋杀”言论自由(英国独立电视台的主持人马克·奥斯丁),“亵渎”我们关于“思想自由”的理念(斯蒂芬·弗莱)的行为吗?它是一种罪行——但不是战争。它由一群心怀不满的年轻人犯下,事实上,导火索并不是2006年或者2011年欧洲漫画上那些被丑化的先知,而是2004年伊拉克战争中美军对战犯的酷刑影像。

思路请开阔些吧。没有人赞同无限制的言论自由。我们都清楚界限的存在:为了法治和社会秩序,我们不能越界;因为格调与礼仪,不应该越界。我们的分歧只有一点:这些界限究竟应当画在何处。

举个例子。你们的出版物上发表过那些嘲笑犹太人大屠杀的卡通么?没有?那么发表过9·11事件中受害者跳下双子星大厦的漫画吗?我想也没有(对此我表示欣慰)。再看牛津大学哲学家布莱恩·克鲁格提出的“思维实验”。他写道,试想一下,如果一个“身佩‘我是谢里夫’徽章”的人——“谢里夫”是射杀《查理周刊》工作人员的凶手之一——在1月11日加入了巴黎协和广场上“团结集会”的人群中;试想一下,那人手持一张海报,上面画着那些被射杀记者的讽刺漫画……“这时候人群将如何反应?……他们会将此人视作提倡言论自由的英雄么?他们难道不会感到被严重冒犯了?”你们难道会对克鲁格的推断表示怀疑么?他说,这个人“如果能活着离开就已经是走运了”。

我要声明的是:射杀记者或者漫画家的这种行径根本不值得辩护。我不同意的是你们这种冠冕堂皇的观点:你们有冒犯别人的权利,却拒绝承担相应的责任;我更无法相信,“有权冒犯他人”可以自行解释为“有义务冒犯他人”。

你们高喊“我是查理”,是否意味着赞同《查理周刊》把法国黑人司法部长克里斯蒂娜·陶比拉画成猴子的举动?是否意味着你们欣赏《查理周刊》上那些粗制滥造、足以让爱德华·萨义德含恨九泉的圆鼻子阿拉伯人的漫画?

肆无忌惮地描绘充满种族歧视的漫画,以此来嘲弄种族主义,这种讽刺手法颇让人生疑。而《查理周刊》前记者奥利维尔·齐兰在2013年声称,9·11事件发生后,“伊斯兰恐惧症逐渐席卷”了这本杂志,而这种情绪刺激他们攻击那些“处于社会权力边缘的弱势宗教成员”。

基于上述理由,我不能“成为”、也不想“成为”查理——如果一定要表态,那么我们应该成为艾哈迈德,这位穆斯林警察因为捍卫《查理周刊》人员撤离的权利而被杀。正如小说家泰茹·科尔所言:“我们也许可以捍卫发表恶劣言论的自由,但这并不意味着我们要去宣传、鼓励这些言论实际的内容。”

而你们为何还对这种刺眼的双重标准保持着沉默?你们难道不知道《查理周刊》在2008年解雇了法国老漫画家莫里斯·西内,就因为他被指发表了一些反犹言论?你们难道不清楚《日德兰邮报》拒绝发表丑化基督的漫画,因为这会“引起强烈抗议”,它也慷慨宣称“在任何情形下……都不会发表关于犹太人大屠杀的卡通”,而正是这同一家丹麦报纸在2005年发表了讽刺先知的漫画?

我猜,人们以为穆斯林的脸皮生来就该比他们的基督徒和犹太人兄弟的脸皮厚。产生这些漫画的背景同样需要被重视。你们要求我们对着一幅讽刺先知的漫画发笑,却无视整个欧洲大陆对伊斯兰教的中伤(你们近期去过德国么?),以及穆斯林们在教育、职业和公共生活中普遍遭遇的歧视(这在法国尤甚)。你们要求穆斯林告发几个威胁到言论自由的过激分子,同时却对我们政治领袖的那些更为过激的言论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你们难道对巴拉克·奥巴马的行径无动于衷么?——他要求也门政府收押记者阿布拉·海德·沙亚(沙亚反对美国的无人机空袭行动,之后被一个私设法庭判定“恐怖主义罪名”),却仍以言论自由拥护者自居。你们难道对本雅明·内塔尼亚胡的行为不感到恶心吗?——此公作为一个应对2014年在加沙遇害的七个记者负责的国家的总理,却加入了巴黎协和广场上哀悼《查理周刊》被害记者的“团结集会”。和比比(内塔尼亚胡的昵称——观察者网注)在一起的还有安吉拉·默克尔(在德国,否认犹太人大屠杀事件会被判高达五年的刑罚),以及戴维·卡梅伦(他想禁止那些致力于“推翻民主制度”的非暴力“极端分子”在电视上露脸)。

你们也有自己的读者,请你们告诉他们这些好吗?2011年YouGov民调机构的调查显示,有80%的人支持起诉那些焚烧手工罂粟花的人(罂粟花是英国纪念阵亡士兵的象征)。

显然,并不只有穆斯林觉得自己被冒犯了。

你们忠实的,迈赫迪


【迈赫迪·哈桑:《赫芬顿邮报》驻英政治分析师】

(观察者网刘旭爽译自《新政治家》)


感谢浏览伊斯兰之光(norislam.com)资讯,欢迎转载并注明出处。
TAG: 查理事件 法国 穆斯林
顶:51 踩:49
对本文中的事件或人物打分:
当前平均分:-0.09 (430次打分)
对本篇资讯内容的质量打分:
当前平均分:-0.05 (428次打分)
【已经有183人表态】
51票
感动
42票
路过
40票
高兴
50票
同情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