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伊斯兰之光 >> 首页 >> 穆斯林资讯 >> 环球观察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攻打ISIL是美对叙利亚及伊朗动武的烟幕

热度1716票  浏览1687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4年10月20日 12:16

ISIL的威胁只是烟幕!五角大楼为争取公众支持及将非法轰炸叙利亚的行动合理化,故意夸大极端武装组织「伊拉克与黎凡特伊斯兰国」(ISIL)的实力。并藉此在中东展开一场以美国为首的大规模扩军行动。所使用的火力及军事设施,远超乎对付一批ISIL之流的死士所需要的。

虽然美国向国民及世人一再强调,不打算派遣地面歩队作战,但这似乎是不可能的。首先,必须地面步队作监察及选择轰炸目标;再者,华府声称对付ISIL需要多年时间。这是故弄玄虚,因为这様的描述应该是指一项持久的军事动员,而对伊拉克来说,应是再动员。这股力量,最终可能演变成更广泛的攻击力,威胁叙利亚、伊朗和黎巴嫩。

美叙及美伊朗间可有安全对话吗?

在美炸叙利亚前,曾传出未经实的消息说,华府正开始透过俄罗斯和伊拉克等管道,寻求与大马士革对话,讨论军事协调,及美军在叙利亚境内进行轰炸等事宜。虽然事情在机密进行,但有人在制造混乱,企图将轰炸叙利亚合法化。

声称经俄罗斯及伊拉克管道寻求美国与叙利亚之合作,其实是一系列的误导和虚假信息的一部份。在声称美国与叙利亚协调之前,亦曾发放美国与伊朗合作的消息。

较早前,华府及美国媒体放风指美国与德克兰已就攻击ISIL及在伊拉克境内合作达成协议。有关传述,被伊朗政界不少成员及军方高层齐声否认,指为虚假消息。

当伊朗清楚地指责华府的声称为虚构故事后,美国即称伊朗不宜参加反ISIL联盟,伊朗反驳,认为华府是不诚实地将事情误传,因为美国官员曾多次要求伊朗参与反ISIL联盟。

 相关阅读
华府藉其炮制的ISIS吓唬美国人
一手训练战士加入ISIS——美国自食其果
ISIS领导人巴格达迪曾受以色列情报局训练
攻打ISIL是美对叙利亚及伊朗动武的烟幕
伊朗最高领袖哈梅内伊当时刚完成前列腺手术仍在医院休养之际,在九月九日对伊朗电视台透露,华府在三个不同场合要求德克兰与其在伊拉克境内合作。他解释说,美国驻伊拉克大使向伊朗驻伊拉克大使转达伊朗加入美国的行动的要求;之后,是曾在镜头前面向全世界表示他们不希望伊朗与他们合作的(美国务卿克里)向伊朗外长沙里夫博士(Dr. Zarif)提出有关要求,却遭沙里夫拒绝;第三次是由美国副国务卿温廸.谢尔曼(Wendy Sherman)向伊朗外交部副部长阿巴斯.阿拉格齐(Abbas Araghchi)提出的。

哈梅内伊还清楚断然排除在有关事件上与美国合作的可能性。他公开确定:「在这问题上,我们绝对不会和美国合作,因为他们的手很肮脏。」并解释说,华府不怀好意,并对伊拉克及叙利亚有恶毒的图谋。

如俄罗斯般,伊朗一向支持伊拉克及叙利亚对抗ISIL。德克兰的立场与莫斯科一致,既坚决参与这场战斗,但却拒绝参加华府的反ISIL联盟。

新的侵略与颠覆图谋陆续有来

如2014年6月20日指出,在华府眼中,巴革达的马利基政府必须撤换,因为他居然拒绝参与美国对叙利亚的围攻,并与伊朗立场一致,将原油售予中国,向俄国购置军备。伊拉克决定参与连接伊朗、伊拉克和叙利亚输油管计划,破坏了美国及其盟友控制中东能源的目标,以及阻碍欧亚的整合。[1]

在华府眼中,巴革达政府还犯下两项不可饶恕的死罪,不过这些罪过应从地缘政治背景考虑。

记得当年,2001年9-11事件标志着小布殊政府随后发动的一连串战争的开始。当时美国的野心是先征服巴革达和大马士革,继而指向德克兰。[2]

正如叙利亚一样,马利基政府的死罪在于阻碍美国进攻德克兰之路。首先,2001年年底伊拉克政府驱逐五角大楼势力出伊拉克,移除美国驻靠伊朗西面边界的步队。其次是伊拉克政府正在驱逐伊朗的反政府武装离开伊拉克,并关闭阿什拉夫营地(Camp Ashraff);该营地在与伊朗作战或推翻伊朗政权的行动中,应有很大利用价值。

阿什拉夫营地向为伊朗「人民圣战组织」(MEK) 的基地,该组织致力于推翻伊朗现政权,它并公然赞成美国攻击伊朗及叙利亚。

尽管美政府认为人民圣战组织是恐怖组织,但在美国与其坚定盟友英国入侵伊拉克时,便开始与该组织加深相互的关系。讽刺的是,英美一向利用萨达姆支持「人民圣战组织」(MEK) ,作为指责伊拉克是赞助或支持恐怖主义的国家,并以此为口实入侵伊拉克。不过,自此,美国一直培育着MEK。

自2003年起,美国一直资助MEK,并保䕶MEK,希望将之作为对德克兰的牵制,甚或有朝一日,能推翻伊朗现政权的话,大可安插MEK取而代之。因此,MEK已归附五角大楼,成为中情局的工具。故当美军将阿什拉夫营地移交巴革达控制时,五角大楼仍保留部份军力于MEK营内。

最终,在2002年MEK的大部份军力,迁移到被称为「自由营地」的前美军基地,现阿文名称为胡里亚营地(Camp Hurriya)。

《基督教科学箴言报》驻伊斯坦布尔社长,斯科特.彼得森(Scott Peterson)描述美国官员在2011年阿拉伯之春发生后,开始更加认真对MEK背后的支持,这是由于华府梦想要更换中东的政权。彼得森写道:「美国官员很少提及人民圣战组织(MEK)的暴力和过去反美的行径,刻意描绘该组织为非恐布份子,而是自由战士,「与我们的价值观一様」,在等待准备作为伊朗政权更替时的先锋。[3]

华府尚未放弃使德黑兰变天的梦想

华府一直没有放弃使德黑兰政权更替的梦想。尤其是当ISIL对伊拉克的威胁开始被公众注意之际,美国和欧盟同时增加对MEK的支持,这难道是巧合吗?

2014年6月7日约六百名大多是北约国家的国会议员和政客,飞往巴黎东北部郊区的维勒班(Villepinte)出席一个由MEK召开的盛大聚会,呼吁伊朗政权更迭。战争贩子和道德破产的人物如美国前参议员约瑟.利伯曼(Joseph Lieberman)、以色列喉舌和辩解者艾伦‧狄苏维 (Alan Dershowhitz) 、小布殊前任官员兼福克斯新闻(Fox News)评论员约翰.博尔顿(John Bolton)、前纽约市长朱利安尼(Rudy Giuliani)和法国前部长兼联合国临时特派科索沃行政团(UNIMIK)主任贝尔纳‧库什内(Bernard Kouchner)等,聚首一堂,以支持MEK推动政权更迭和发动战争。据MEK指出,有超过80,000人参加了这改朝换代的集会。伊拉克和叙利亚的反政府的支持者也出席是次维勒班聚会,并呼吁在伊拉克、叙利亚和伊朗推动政权更替.

但讽刺的是,是次活动的经费,最有可能来自美国政府本身,而美国的盟友很可能也有支付部份费用。这笔钱已经用作为MEK游说美国国会和美国国务院的支持,这实际上是美国的钱经MEK回流到美国人的口袋。例如朱利安尼是纽约市历史上最被人讨厌的市长,直到他把握9-11悲剧事件改变他的形象; 现在成为MEK有效的说客。 根据基督教科学箴言报导:「许多这些前美国高级官员,代表了整个政治光谱,收取以万美元计的报酬,为MEK说话。」 [4]

朱利安尼在MEK举办的活动发言,至少可以追溯到2010年。在2011年,他在MEK聚会公开推动德黑兰和大马士革政权更替。「我们如果在阿拉伯之春后,来个波斯之夏又如果?」他夸张地宣称道。 [5]朱利亚尼的下一句话透露到底美国外交政策如何真正支持MEK:「我们需要在伊朗进行政权更迭,比我们在埃及和利比亚更甚,尤如我们需要在叙利亚实现政权更迭一样。」[6]

约瑟.利伯曼的朋友兼同是战争的倡导者参议员约翰.麦凯恩(John McCain)未能出席是次盛会,通过视像发言。众议员爱德华.罗伊斯(Edward Royce),他亦是美国众议院外交事务委员会的主席,也通过视像发言,表示他对伊朗政权更迭的支持。此外,参议员卡尔.莱文(Carl Levin)和参议员罗伯特.梅嫩德斯(Robert Menendez)也透过视像发言。

MEK召开的维勒班盛大聚会

美、法、西班牙、加拿大、阿尔巴尼亚等国都派遣庞大代表团出席是次聚会。

聚会除谈及政权更迭外,伊拉克与叙利亚跨境危机亦是个讨论的重要议题。福克斯新闻(Fox News)为事件作专题报导。就在七月,MEK领袖仍在谴责伊朗支持伊拉克联邦政府打击ISIL,但由于美国已开始名义上打击ISIL,MEK便开始闭咀了。

在是次推动政权更迭聚会之前,自1993年起已被MEK指定为伊朗总统的MEK领导人玛丽亚.拉贾维(Maryam Rajavi),于2014年5月23日还在巴黎与叙利亚傀儡国家议会(SNC)领袖艾哈默德.渣巴(Ahmad Jarba)会面,商讨共同合作。

MEK领导人玛丽亚.拉贾维与叙利亚SNC领袖艾哈默德.渣巴会面,商讨共同合作。

闯入叙利亚图颠覆大马士革

美国在叙利亚已经展开的轰炸行动是非法的,违反了联合国宪章。这就是为什么五角大楼声称是次美国领导的轰炸行动是因美国境内正受到的一个「迫在眉睫」的攻击计划而促成的。这一指控旨在为轰炸叙利亚国土提供一个合法的理据;根据联合国宪章第51条一个纽曲的论点,允许联合国会员国合法攻击另一个国家,如果该国即将向联合国会员国发动迫在眉睫的袭击。

美国总统奥巴马和美国政府已经尽了全力,以混淆视听,通过一系列的步骤以模糊事实,为他们在大马士革未授权下进行轰炸叙利亚的违反国际法的罪行开脱。尽管美国驻联合国大使萨曼莎(Samantha Powers)已向叙利亚常驻联合国代表巴沙尔.贾法里(Bashar Al-Jaafari)发出照会,通知美国为首的攻击将会向拉卡省(Al-RaqqaGovernate)展开,通过这样正式的单方面通知,并不等于已获叙利亚的合法许可。

以美国为首的对叙利亚的攻击亦未获安全理事会的支持。由于2014年9月19日举行的安全理事会会议,是由美国国务卿约翰.克里(John Kerry)主持,美国政府试图编造故事,以此作为安全理事会和国际社会都支持它的轰炸行动的标志。

这也不是一个巧合:当美国正在召集其多国联军攻打ISIL和其伪哈里发之际,约翰.克里随意地提到,叙利亚违反了禁止化学武器公约(CWC)。虽然承认叙利亚没有使用禁止化学武器公约所列的任何材料,但克里在2014年9月18日却告诉美国议员大马士革违反了禁止化学武器公约(CWC)。换句话说,华府正在针对叙利亚,并图谋令大马士革变天。如果这还未能将事情弄明白的话,那美国利用沙特培养更多的反政府力量应该是最好的证据了。 [7]

尝试为以美国主导并于2014年9月22日已展开的非法扩大轰炸叙利亚的行动寻找借口,是美国冒险的策略。

美国所设想的是一个长期的轰炸,将威胁到黎巴嫩和伊朗。据哈梅内伊指出,美国以巴基斯坦作为一个模式,用轰炸ISIL为烟幕,其实志在攻击叙利亚和伊拉克。更确切地说,最近这种情况应该比较阿富汗与巴基斯坦的情况。美国利用阿富汗不稳定蔓延到巴基斯坦和塔利班蔓延至巴基斯坦为借口,轰炸巴基斯坦。伊拉克及叙利亚已经成为一个战区。伊布拉谦.马里殊博士(Dr. Ibrahim Al-Marashi)用一个新词,戏言为「叙拉克」("Syraq")的崛起!

更广泛的目标:扰乱欧亚融合

尽管美国一直假装要打击一个其实自己创造的恐怖组织和敢死队,而中国及其合作伙伴一直在忙于整合欧亚大陆。美国的「全球反恐战争」与中国的丝绸之路的重建并驾齐驱。这是现实的形势,促使华府坚持在中东战斗及再次动员。这也是为什么美国一直在推动乌克兰对抗俄罗斯和欧盟制裁俄罗斯联邦的原因。

美国希望打乱重新出现的丝绸之路和扩大贸易网络。而克里一直利用ISIL的暴行来恐吓观众,中国正通过与亚洲多国及印度洋地区的外交,准备向全球扩展关系;这是中国龙向西行进的部分举措。 

平行于克里的行程,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访问了斯里兰卡,前往马尔代夫。斯里兰卡已经是中国的海上丝绸之路项目的一部分。马尔代夫是较新的项目;与该国达成了协议,让这个岛国成为海上丝路的网络和基础设施,中国正忙于构建扩大东亚、中东、非洲和欧洲之间的海上贸易。这也不是一个巧合,两艘中国驱逐舰停靠在伊朗在波斯湾的港口阿巴斯(Bandar Abbas),与在波斯湾的伊朗军舰进行联合军演。

平行于东西方贸易,南北贸易和运输的网络正在开发。伊朗总统哈桑.鲁哈尼最近在哈萨克斯坦,与哈萨克斯坦总统纳扎尔巴耶夫(NursultanNazakhstan)共同确定今后双边贸易将会以数倍增长。连接哈萨克斯坦(Kazakhstan)、土库曼斯坦(Turkmenistan)和伊朗的铁路有待完工,这将创建一条南北通行的过境路线。德黑兰和欧亚联盟的合作也是两国总统讨论的议程。在里海的另一西侧平行的南北走廊正在兴建,这信道从俄罗斯通过阿塞拜疆直达伊朗。

针对俄罗斯的制裁正在开始引起欧盟的不安。对俄罗斯制裁真正的输家是欧盟成员。俄罗斯已表明,它具有其他的选择。莫斯科已经展开建造连接雅库特(Yakutia)、哈巴罗夫斯克(Khabarovsk)和海参崴(Vladivostok)的大型天然气管道(也称西伯利亚的能源管道),将天然气输送到中国。而金砖国家的合作伙伴南非也与俄罗斯联邦原子能机构签署一项核能的协议,成为历史性的交易。

莫斯科在世界舞台上的影响力是非常清楚的。其影响力一直在中东和拉丁美洲上升。甚至在北约进驻的阿富汗,俄罗斯的影响力也正在上升。俄罗斯政府最近将过百项前苏联的建设项目编制成列表,有意重新启动。

应对美国和欧盟的制裁的另一种选择将会在欧亚大陆出现。除了德黑兰和莫斯科的石油换商品的交易外,俄罗斯能源部长亚历山大.诺瓦克(Alexander Novak)宣布,伊朗和俄罗斯达成多份协议,总值达七百亿欧罗。制裁措施很快变成只是孤立美国和欧盟的措施。伊朗还宣布,他们正在与中国和俄罗斯的合作伙伴克服美国和欧盟的制裁措施。

美国正遇到严峻的反制;直至它在中东和东欧遇到来自俄罗斯、伊朗、叙利亚和其盟友的挑战获得解决为止,相信美国将无暇在亚太区周旋。这就是为什么华府正在尽最大努力在中东进行颠覆破坏,制造分裂及试图重绘地图,与各方讨价还价。为要达到以上的目的,美国实无意打击ISIL这个极端的恐布组识,因为它正为美国在中东的利益服务。美国主要担心的是如何保住其摇摇欲坠的帝国,防止欧亚融合。


[1] Mahdi Darius Nazemroaya, «America pursuing regime change in Iraq again,» RT, June 20, 2014.

[2] Mahdi Darius Nazemroaya, «The Syria Endgame: Strategic Stage in the Pentagon’s Covert War on Iran,»Global Research, January 07, 2013.

[3] Scott Peterson, «Iranian group’s big-money push to get off US terrorist list,» Christian Science Monitor, August 8, 2011.

[4] Ibid.

[5] Ibid.

[6] Ibid.

[7] Matt Spetalnick, Jeff Mason and Julia Edwards, «Saudi Arabia agrees to host training of moderate Syria rebels», Caren Bohan, Grant McCool, and Eric Walsh eds. Reuters, September 10, 2014.

本文作者马赫迪.大流士.纳深劳尤(Mahdi Darius Nazemroaya),是一位屡获殊荣的作家和地缘政治分析员。他是《全球化与北约》(The Globalization and NATO)(Clarity出版)和即将面世的新书《战争对利比亚和非洲重新殖民化的全球化》(The War on Libya and the Re-Colonization of Africa.)的作者。长于文化批判和国际关系。他是一位社会学家,全球化研究中心 (CRG))硏究员,并不时为莫斯科战略文化基金会(SCF)供稿,并是意大利”Geopolitica“的科学委员会成员。

(伊光译自全球化研究中心之《全球研究》(Gobal Research) 2014年9月26日之报导)“The March to War: Fighting ISIL is a Smokescreen for US Mobilization against Syria, Iran” (作者:Mahdi Darius Nazemroaya )

(http://www.globalresearch.ca/the-march-to-war-fighting-isil-is-a-smokescreen-for-us-mobilization-against-syria-iran/5404375)


感谢浏览伊斯兰之光(norislam.com)资讯,欢迎转载并注明出处。
顶:76 踩:81
对本文中的事件或人物打分:
当前平均分:0.09 (643次打分)
对本篇资讯内容的质量打分:
当前平均分:-0.07 (611次打分)
【已经有305人表态】
84票
感动
66票
路过
72票
高兴
83票
同情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