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伊斯兰之光 >> 首页 >> 穆斯林资讯 >> 特别关注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格尔达威:加沙与伯利恒协约

排行榜 收藏 打印 发给朋友 举报 来源: 节选自《中正之道》 作者:穆永胜 译
热度690票  浏览2588次 【共1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2年11月19日 15:39

 

兄弟们啊!巴勒斯坦问题犹如三角支架上的第三条腿一样,它是穆斯林的首要问题。是关联圣品之地、远寺之地、两个朝向之一的土地等(问题),也是安拉的使者——穆罕默德(愿主福安之)的夜行之地。

重温历史,我们知道那里有伊斯兰的世界,有许多的悲剧与惨案。从那一刻起,我们便与巴勒斯坦问题同甘共苦,休戚与共。巴勒斯坦问题是我们关心的首要问题。在每年纪念“贝尔福”宣言时,这些问题便萦绕在(我的)脑海与思想里,使我寝食难安。“贝尔福”宣言是英国外交大臣贝尔福,在第一次世界期间与犹太人签署的协议,其主要是以他们拥有民族国家的(权利)为核心内容。有人这样评价:“不履行协约,就退出吧!”而巴勒斯坦大法官哈吉•艾敏•候赛因(愿安拉怜爱他)评价说:“巴勒斯坦不是没有人民的国家,它怎么可能接受一个没有国家的人民呢”!
但是,事情已经发生了。在巴勒斯坦自治的三十年时间内,殖民主义者为犹太复国主义分子制造了机会。这些人从东欧及其它地方纷纷迁移至(巴勒斯坦),有的成群结队,有的则是以个人名义纷至沓来。这就为以后建国打下了基础,犹太复国主义集团采用了种种卑鄙的手段,甚至做了许多恐怖活动,直至1948年,水到渠成,木已成舟。   

之前,巴勒斯坦人拒绝分治的决议,阿拉伯人全体拒绝这种(方案)。一个城市怎么可能与外来人共同分享呢?任何人不可能把他的家与贼分享同住。贼的目的是想霸占他的家。任何人不可能把他的妻子与敌人分享,而敌人的险恶野心是毁坏他的名誉,撕破他的尊严,这怎么可能呢?

分治是被拒之门外的。与此同时,比分治更为恶劣的是建立以色列。随后,美国与俄罗斯承认它的合法地位,他们异口同声说:“以色列是具有永久合法地位的国家。   

七支阿拉伯军队进入了巴勒斯坦,他们各有各的打算,各有各的企图。所以,这七支军队必然要溃败于(犹太)集团的面前。我们在谈论以色列,可是,我们的媒体只是报纸与收音机,那时,还没有可视媒体。当新闻记者或广播提到以色列时,他们总要加引号或括弧,(这说明它的国家地位一直没有被承认——译者),而我们多年来一直是这样做的。

就是这个加引号的“以色列”使我们无地自容。他们横行霸道,弱肉强食。他们今天踢你一脚,明天打你一拳,而他们的夙敌——阿拉伯人只有谴责,阿拉伯人只能找安理会或联合国评理;可是,安理会或联合国那里有成千上万条要求评理或谴责的事件在等待着他们呢! 

我们羞愧难当,我们认为“以色列”是加引号的(国家)。但是我们几乎也成为加引号的(国家)!   

疑惑不断,直到伟大的安拉为巴勒斯坦的“吉哈德”给予了很好的机会。巴勒斯坦的儿女们勇敢地挑起了“吉哈德”的伟大使命,并组建了不同的游击分队(以此来抗击以色列的侵略)。后来他们又组建了伊斯兰抵抗运动组织,这是以伊斯兰名义发起的“吉哈德”;还有清真寺革命,它是发源于安拉的房子。当时,他们用宣礼塔上的扩音器对外广播:快来“吉哈德”,快来“吉哈德”。这次“吉哈德”的旗帜是《古兰经》,口号是“一切非主,惟有安拉,安拉至大!”,那些英雄儿女们的歌谣是:

犹太人啊!

 “海拜勒”战役啊!

 “海拜勒”战役啊!①

穆罕默德的军队卷土重来了!

这种具有信仰的清真寺革命颠覆了以前的所有标准。并且为这些人注入了新的精神。那些犹太人并不害怕或担心以国家主义或民族主义的名义发起的“吉哈德”,而真正令他们胆战心惊的是以安拉或伊斯兰名义发起的“吉哈德”。

犹太人同样希望以宗教或《讨拉特》,或犹太法典的名义来与穆斯林作战,或侵略,或挑起战争。至于穆斯林则喜欢在伊斯兰的旗帜之下,发起抵抗运动,这确已发生了。

伊斯兰抵抗(运动)遭到了持久的打压,有的骨头被打碎;有的遭到屠杀;有的被流放;有的被关进了牢房;有的被当局逮捕;有的家被摧毁等等。然而,这并不能削弱“吉哈德”的力量,因为伊斯兰给了他们新的生命,他们坚信,为主道牺牲才是真正的生命。

人们最害怕的是什么?有两件事情:一是害怕给养,二是害怕寿限;给养是安拉掌握的,寿限也是安拉掌管的。你要知道,任何人不可能剥夺你的给养,哪怕是一口食物或一分钱也罢!任何人不可能延迟你的寿命,哪怕是一天,或一小时,或一瞬间也罢!一切给养和寿限都在安拉的掌握之中。因此,这些人并不怕死,他们不在乎死亡,哪怕是杀身成仁,或自然死亡也罢!他们坚信,一个人,要么,就活得轰轰烈烈,要么,就死得其所。安拉说:

 “为主道而被杀害的人,你们不要说他们是死的,其实,他们是活着的,他们在安拉那里享受给养。”——[仪姆兰的家属章第169节]

这是新的精神与新的“吉哈德”,它迫使犹太复国主义分子不得不重新思考。

有些时候,允许你们言论自由,正如通讯社以及外国的一些新闻媒体所捕捉到的信息。路透社说:“以色列想急于达成新的协议,他们担心伊斯兰原教旨主义死灰复燃。”

伊斯兰的回归意识与浪潮一天比一天强,如伊朗的伊斯兰革命成功了;伊斯兰的统治已经深入苏丹;伊斯兰人在约旦与也门也宣告成功;伊斯兰几乎在阿尔及利亚以民主的方式取得了政权……,这一切,足以使西方侵略者寝食难安。

世界(指的是西方世界的犹太教与十字军)发出了警告,他们要求世人提防“绿色威胁”——伊斯兰(这就是他们提出的绿色威胁论,或伊斯兰威胁论,这是他们的险恶用心,他们的目的是想丑化伊斯兰在国际上的形象,以便达到他们的目的。——译者)西方人认为,“红色威胁”的代表——苏联已经解体,而中国的“黄色威胁”不足以使西方担忧,他们害怕的是“伊斯兰威胁”。故此,他们提出了“绿色威胁”和“黄色威胁”论。

伊斯兰能有什么威胁呢?穆斯林是如此的软弱与落后,哪来的威胁呢?西方人认为这就是威胁。因为它害怕伊斯兰的强大,害怕伊斯兰对他们产生威胁,威胁到他们切身的利益。所以,他们无限度地夸大伊斯兰威胁论,并且不断地把伊斯兰妖魔化。

事实上,伊斯兰世界非常衰弱。但是,他们却说:我们知道伊斯兰的特性,虽然衰弱,但它很快就会变得强大起来;看起来很分散,但它很快会团结起来;看起来萎靡不振,但它很快就会从梦中惊醒。如果有人以安拉的名义来领导这个“稳麦”,或以安拉的语言来呼唤这个“稳麦”的话,阿马立克人就会迅速地做出反应,他们会勇敢地挑起重担,如:萨拉丁、古图兹、穆罕默德•法谛哈等英雄。

他们害怕萨拉丁现象重新回来,这是他们的心病。所以,他们要急于达成协议,而这个协议没有履行巴勒斯坦人民多年来所要求的权利,如落实人权的问题,或在自己的土地上建立独立自主的巴勒斯坦国,或让难民回到他们自己的家园,回到他们被侵略者无理地驱逐出的家园。以及这个独立国家的首都是耶路撒冷等。这是他们为之而呼吁多年的心愿与他们自己的权利。

(非常遗憾),我们在这个协议里没有发现上述的任何一条,没有人站在巴勒斯坦人民的立场上说话,甚至连这样的话都没有:我们希望在下一个阶段里,来解决这些较为困难的问题…。回想起来,耶路撒冷、定居点、难民与边界等问题,依然未能得到解决,人们如何来解决这些问题呢?

拉宾(时任以色列总理——译者)晚上飞抵华盛顿。他去参加一个签字仪式,他向新闻媒体宣布:耶路撒冷是以色列永久的唯一的首都,巴勒斯坦的旗帜决不能升起,哪怕是一天也罢!

拉宾向巴勒斯坦传递这样的信息,它表明了:这是一个已经被他们单方面肯定下来的问题,没有更改,没有商量与争论的(余地)。他还说:“我们来自耶路撒冷,它是犹太人民永久的且具历史性的首都。”

我们如何能够接受放弃耶路撒冷的(现实)呢?我们如何能够放弃远寺呢?放弃两个朝向之一的圣地呢?我们怎么能够放弃三大圣寺之一的圣地呢?为什么事情都做好了,即在承认(以色列的合法地位),或在外界干涉与施压结束之后,才向谈判的另一方摊牌呢?而那些号称巴勒斯坦的代表人物又能左右什么呢?当以色列态度强烈之时,他们能推翻已经做好的决议吗?

我们如何能疏忽耶路撒冷(问题)?我们怎能忍气吞声,不敢谈难民,不敢谈那些被迫流离失所的四百万难民呢?而拉宾在致词中讲到:背井离乡的犹太人…颠沛流离的犹太人。这些人被他们称之为被迫离乡的犹太人,他们生活在此地,达多个世纪。他们与先辈们在这里生活,在这里长生,尽管如此,他们仍然被称之为“颠沛流离的犹太人”。我们对被迫离开家园的巴勒斯坦人,难道沉默不语吗?他们中许多人生在巴勒斯坦,长在巴勒斯坦,并亲眼目睹了“戴尔•亚辛”屠宰房,我们怎能闭口不谈呢?我们对这些流离失所的人不说一句话,不管不问他们所遭受的羞辱与磨难吗?这就是(巴勒斯坦)的难民问题。

定居点问题,这些犹太居民,他们在巴勒斯坦的土地上为所欲为,对巴勒斯坦人民独断专横,并在西岸等地横行霸道。

这个协议赋予以色列在加沙与伯利恒最大的武装权利。如此而来,我们哪来的退路呢?我们如何接受这种丧权辱国的(协议)呢?我们如何接受这些不平等的协议呢?

我们反对“卡米布•迪菲德”协议,我们认为这是欺骗,我们为什么要接受这个协议呢?因此,有人说:“第一次“卡米布•迪菲德”协议要好于第二次“卡米布•迪菲德”协议,正如艾布•团依拜•穆特奈比说:

人生磨难多,

好事真难做!

为什么会这样呢?是什么原因导致我们做出如此的妥协呢?是胆怯!胆怯导致我们做出让步,而安拉在《古兰经》中警告我们,不要胆怯,他说:

 “你们不要气馁,不要求和,你们是占优势的,安拉是与你们同在的,他绝不使你们的善功无效。”——[穆罕默德章第35节]

这等人说:我们孤立无援,但俄罗斯愿意助我们一臂之力。而阿拉伯世界却被撕得粉碎和不堪一击,我们只有任人宰割,我们只有接受别人写好的条约。

这是胆怯,胆怯使民族沦为他人的盘中餐。同时,先知也警告这个“稳麦”不要停留在“泡沫”的阶段,即自认为“稳麦”的人多,但它却如同洪水负载的泡沫一样。先知说:“安拉从你们敌人的心中,抽出了对你们的威严,并把胆怯投掷在你们心中。”有人说:“安拉的使者啊!什么是胆怯呢?他说:“爱慕今世和害怕死亡。”这是心里的胆怯。穆斯林已经贪恋今世,爱慕虚荣,只图享受,并且,不愿意为主道牺牲。

因此,《古兰经》禁止因为胆怯和懦弱的求和,安拉说:“你们不要气馁,不要求和,你们是占优势的。”——[穆罕默德章第35节];   

因为伊斯兰是战胜一切的,它不可被人战胜,:   

“安拉与你们同在……。”——[穆罕默德章第35节]

尽管你们在大众广庭之下,或是一个人单独相处的时候,安拉是与你同在的,这就足够了。

凡是安拉与他同在的人,他绝不会被遗忘;凡安拉援助的人, 他绝不可能被战胜。

“如果安拉援助你们,那么,绝没有人能战胜你们。如果他弃绝你们,那么,在他(弃绝你们之后,谁能援助你们呢?……。”——[仪姆兰家属章第160节]   

我们举设一些例子吧,我们那些在波黑的兄弟们有着钢铁般的毅力,正如当时的新闻媒体所描述的那样:他们中有十八个人被关进了克罗地亚监狱,由于长时间被饥饿折磨,他们开始分配送来的薄饼,每人只分得一口。同时,他们被折磨得口干舌燥,不得喝水,他们只好用嘴添潮湿的土。这就是(波黑的)坚忍者,而我们那些巴勒斯坦的儿女们在哪里?

为什么他们不能抗战到底?为什么要甘愿受到凌辱和屈服?为此安拉说:

 “有许多先知,曾有些明哲和他们一同作战,那些明哲没有为在主道上所遭遇的艰难而灰心,懈怠,屈服。安拉是喜爱坚忍者的,他们没有别的话,只说:‘我们的主啊!求你赦宥我们的罪恶与我们的过失,求你坚定我们的步伐,求你援助我们以对抗不信道的民众。’”——[仪姆兰家属章第146~147节]

即首先要关注自己,在向安拉祈求坚定与援助之前,首要祈求安拉饶恕自己曾犯下的错误,或自己对宗教义务的怠慢。

《古兰经》禁止因为胆怯的求和:

 “你们不要气,不要求和,你们是占优势的。”——[穆罕默德章第35节]

 “你们不要灰心,不要忧愁,你们必占优势,如果你们是信道的人。”——[仪姆兰家属章第139节]

 “你们对于追逐敌人,不要懈怠,如果你们感到痛苦,那么,他们确是像你们一样感到痛苦的:你们希望从安拉那里获得他们所不希望的报酬。”——[妇女章第104节]

如果你们说:我们牺牲了,并遭到了折磨与痛苦,而敌人也是如此的。但前者是为主道和真理而遭到这些考验的,而后者则是为恶魔、暴戾与谬误而遭到痛苦的,这两者有着天壤之别。安拉说:

“如果你们感到痛苦,那么,他们确是像你们一样感到痛苦的,你们希望从安拉那里获得他们所不希望的报酬。”    ——[妇女章第104节]

穆斯林兄弟姐妹们啊!

也许有的人会说:“这是巴勒斯坦人的事,难道我们巴勒斯坦人要多于那些关心巴勒斯坦的人吗?难道(财产的)拥有者要多于那些财产吗?正如有人所说的那样。”我们说:“事实确是如此,也许开始是巴勒斯坦人的事情,但就此事而言,国家宪法政权为巴勒斯坦人做出呼吁了吗?巴勒斯坦内政部在表决之前,呼吁此事了吗?

他们那里还有一些负责巴勒斯坦“吉哈德”的,无论是伊斯兰或是非伊斯兰的组织,都拒绝这个观点。当然,不包括巴勒斯坦人民。有人说,巴勒斯坦……远寺……金顶大寺……夜行与登宵之地,是巴勒斯坦人专有的权利吗?不!它属于所有穆斯林的(权利),是东方和西方“稳麦”的权利,是所有伊斯兰后辈的权利。假如这一代气馁了或妥协了,他便没有这样的权利,因为他们斩断了通往下一代的桥梁。

巴勒斯坦是穆斯林的神圣之地,十字军占领该地达九十年之久。那时,它不是巴勒斯坦人的,也不是阿拉伯人的,是库尔德人的萨拉丁解放了耶路撒冷。又是伊斯兰使巴勒斯坦阿拉伯化的,安拉通过萨拉丁的手解放耶路撒冷了。因此我们说:“无论何时何地,这就是穆斯林的问题”。

旗帜永远不倒,“吉哈德”坚持到底。

阿布都•本•艾哈默德传自艾布•伍玛麦•巴黑利,安拉的使者说:“我的民众中有一部分人维护宗教,降服敌人,任何与之相反的人不会伤害他们,除他们遭遇一点伤害(如殉道或牺牲)例外。”他们说:“安拉的使者啊!他们在哪里啊!”先知说:“在耶路撒冷,(他们)是耶路撒冷的卫士。”

这等人具有持之以恒与坚持不懈的精神。安拉使者给我们讲的喜讯,让我们看到了希望,在我们的心中播下了期盼,即这个“稳麦”必定要受到援助。那里有一伙人紧握安拉的绳索,不分裂,不屈服,不低头,不求和,无论他们遭到多大的狂风暴雨也罢!因为他们坚信安拉的佑助一定会降临。那里将出现这样的战场,任何事物都站在穆斯林的一边,甚至石头与树都在说话……,它是以事实说话,或许是用语言说话。我们如何注解这段话都可以,无论怎样,援助一定会降临的,每件事物都会与我们同在。当你气馁的时候,每件事物都会反对你,甚至你手中的武器,正如1967年我们所看到的那样。

战场确已来临,巴勒斯坦是伊斯兰的土地。耶路撒冷应该成为伊斯兰,远寺一定要掌握在穆斯林的手中,耶路撒冷是巴勒斯坦的首都。

我们必须强调,战场是宗教与伊斯兰性质的,这是不可回避的事实。我们在讲坛上谈到这个话题,有些人不要认为我们是在谈论政治。

我们是在谈论宗教……宗教的脊梁,在谈论夜行与登宵的地方,以及远寺。这些是伊斯兰的问题,正如犹太复国主义认为犹太教是他们的血与肉。

你们参加或听到了签字晚会的事了吗?你们听听拉宾在说什么?他抓住机会向世人传达他想传达的信息,他的目的是使这个问题犹太化,他引证了《讨拉特》,并诵念旧约中的几段话,他谈到犹太人的希伯来的年历。他们除一般的年历之外,还有自己特殊的年历制度。他的目的是强调犹太人的特性,(最令人惊奇的)是他引证《讨拉特》,而我们的代表团中没有人引证《古兰经》中的节文,或者我们的人仅仅提到伊斯兰的(名称),或者仅仅提到远寺,太悲伤了!太失望了!

我们应该强调,这是伊斯兰性质的问题。我们应该相信(安拉的)援助一定会降临,它也许蹒跚来迟,但这是安拉众多常道中的一个常道,直到我们全美这些条件。或者我们要经历多种考验,安拉的目的是考验我们的心,以及提升我们的心,也是为了辨别谁是真正的英雄,分辨美与丑,但是,无庸置疑,援助一定会降临。

我们不要急于求成,要等果子熟了以后,才可以摘。我们不要疏忽“吉哈德”的历史,阿齐•丁•甘萨目、阿布都•嘎迪尔•侯赛因、艾布•吉哈德等(英雄)的血不会白流。在戴尔•亚辛、苏布拉与沙提俩等的血不会自流,我们不要忘记这些血债。

1993年12月,在多哈举行了一次书展。在书展期间又举行了诗词研讨会,我写了几段诗词,在诗词里我否定了“和平协议”中的一些(不平等)的内容,我也同情那些在犹太复国主义和以色列统治之下巴勒斯坦人的生活,当时我说:

太奇怪了!那人追赶着海市蜃楼,

他以为那是一片汪洋,

实际上空空如也;

烈士的血自流了,

屈辱啊!悲伤啊!

仅凭几文钱,

就出卖了土地与历史;

仅凭几文钱,

就甘愿做奴隶;

无国无家,

英雄们的“吉哈德”被糟蹋了,

他们把它葬送;

所有的“吉哈德”消失了,

来去无影,

就好像昨天没有发生一样;

没有远寺,

没有耶路撒冷,

巴勒斯坦还有什么意义呢?

没有耶路撒冷的巴勒斯坦,

犹如无头的躯体一般。

但是我们接受了无头的躯体!

问题要一定伊斯兰化,胜利一定要降临,我们应该教导自己的儿女们,牢记悲壮的历史和这些被欺压的人……。以安拉起誓!我们希望儿孙后辈们,要坚持不懈地牢记回家的歌谣,要牢记英雄们的故事,要牢记耶路撒冷与远寺的赞歌。但后来我们却缄默不语,闭口不谈。

我们说,以色列将威胁到我们的经济、文化、宗教、政治与军事等。可现在,我们却和以色列达成共识。我们看见昨天的敌人,今天已成为盟友!我们如何对后辈们解释呢?我们现在至为重要的是保护我们的后辈们,不要被他们进行洗脑政策,此为关键之所在。

因此,你们要从《古兰经》中寻找证据:

 “你必定发现对于信道者仇恨最深的是犹太教徒……。”——[筵席章第82节]

“当时,你的主宣布他一定派人来使他们继续遭受酷刑,直到复活日。”——[高处章第167节]

你们从布哈里与穆斯林圣训辑中寻找证据:“你们要与犹太人作战,直至你们要控制他们……。”你们要不断地给子孙后代们灌输这样的思想!!

不!以安拉起誓,我们将坚持到底,要有耐心与毅力,要奋勇抵抗,问题远远没有结束,它将一直持续不断。我们希望巴勒斯坦的儿女们接受现实,不要为了犹太人而导致我们内部的互相残杀,或牺牲巴勒斯坦人民的生命。

我们一直处于暴政之下达若干年之久。我们说:以色列的建立是通过强盗式的手段得来的,我们知道,凡是建立在谬妄之上的任何事情,它归根结底还是谬妄,它毫无存在的价值。

假若我们屈服了,(但从伊斯兰和伊玛尼的角度来讲,穆斯林不愿意接受这种屈服,)那么,穆斯林就不应该停止革命与“吉哈德”,因为停止战争就是保护敌人。   

我们希望巴勒斯坦的兄弟们认清当前的形势。兄弟们啊!我们处于这样的环境,也许,有些人不愿意接受这种现实。但是,以安拉发誓!我说:“这种局势只有抵抗,只有维护正义,只有注入精神之力量,只有阿马立克人( Amalek,重振昔日之雄风,才有可能扭转当前这种不利的局势。

在漫漫的历史长河中,伊斯兰历经了多少磨难与考验。如在伊斯兰初期,它平定“反叛之乱”“塔塔尔”战争和抵抗“十字军”的战争:’②,以及抵抗那些侵略伊斯兰疆土的殖民主义者的战争等。事实告诉我们,伊斯兰没有被他们消灭,这个“稳麦”并没有死去,伟大的安拉为它注定了永存于世的(命运),这个“稳麦”代代都有英雄。在古代,我们有托勒格•本•济亚德、撒拉丁•安优布、穆罕默德•本•穆拉德•法谛哈、阿不都•嘎迪尔•阿尔及立亚、欧麦尔•穆赫塔尔、阿齐•丁•吉萨目等;在他们的影响下,一代又一代的英雄们层出不穷,这要感赞伟大的主,我们从中感到一丝欣慰。

巴勒斯坦是伊斯兰的,战场是伊斯兰与宗教的。犹太祭台绝不可以修建在远寺的残垣断壁之上,被窜改的犹太教哪能胜过永恒的伊斯兰;被偷梁换柱的《讨拉特》怎能与被安拉保护的《古兰经》相提并论呢!谬妄如何战胜真理,真理必将获胜。因为安拉是明显的真理,他说:

“我将在四方和在他们自身中,把我的许多迹象昭示他们,直到他们明白《古兰经》确是真理。难道你的主能见证万物还不够吗?”——[奉绥来特章第53节]

兄弟们啊!我以上所述,我祈求安拉饶恕我和饶恕你们,你们向他祈求吧!他会应答你们的祈求,主宰真好!援助者,真美!


--------------------------------------------------------------------------------


注释:

注①:“海拜勒”战役发生在先知时代,在此次战役中,犹太军团全军覆没,丢盔弃甲,这是他们心灵之上永久的创伤。——译者。

注②:塔塔尔战争是蒙古人西征。十字军战争是犹太人东征,这是伊斯兰历史上最为惨烈的两次战争,穆斯林的家圆遭至毁灭,生灵涂炭,血流战河,这段惨痛的历史,不堪回首,教训深刻——译者

 


感谢浏览伊斯兰之光(norislam.com)资讯,欢迎转载并注明出处。
TAG: 巴勒斯坦 伊斯兰
顶:27 踩:40
对本文中的事件或人物打分:
当前平均分:-0.15 (271次打分)
对本篇资讯内容的质量打分:
当前平均分:-0.09 (244次打分)
【已经有108人表态】
29票
感动
27票
路过
25票
高兴
27票
同情
上一篇 下一篇
伊斯兰之光IANA网友 [好施君子] ip: 113.135.*.*
2012-11-21 14:18:55
悲哀……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1位网友发表了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