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伊斯兰之光 >> 首页 >> 文化与艺术 >> 文化透析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艾大学者谈极端与偏执思潮的根源

热度871票  浏览4853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1年6月17日 21:13

译者按:本文作者是艾资哈尔大学阿卜杜·拉赫曼·麦拉克比博士。他于上世纪六十年代于毕业于艾资哈尔大学,八十年代获得艾大认主学和伊斯兰哲学博士学位。1996年至2002年一直作为艾大派遣学者在阿联酋大学任教,并担任该校认主学和哲学系的系主任。阿卜杜·拉赫曼·麦拉克比博士除了积极从事伊斯兰的教育工作外,还撰写了大量的关于伊斯兰的著作。本文便是作者分析和探讨伊斯兰世界产生极端和偏执思潮原因的一篇力作。译者选译这篇文章,以飨读者。

伊斯兰既包含了那些明确的宗教原理和不容有丝毫歪曲、辩解、争论和怀疑的明晰的经训依据,也包含了那些依附于或然性的经训明文而可接纳的不同意见和观点,其目的就是以此而鼓励穆斯林对或然的经训明文的独立思考和判断。

假若真主没有如此意欲的话,那他必定让伊斯兰教整齐划一,不再有观点的分歧、不再有独立的创制与和判断。但是出于真主对世人的普慈,他在信仰和宗教原理之外,还为世人开启了多元思想和观点的大门,这其中蕴含着真主如下的哲理:

1、让世人获得简易,为他们排忧解难,消除烦难与不便。

2、鼓励世人对或然的经训加以学习和研究,并做出独立的创制与判断。

3、实现伊斯兰适合于任何时代和任何地域的适用性,以达到伊斯兰与生活相协调,与时俱进。

在最后这个领域:伊斯兰学者们展开独立的创制,他们研究并认真尝试,试图在伊斯兰远大目标和宗教立法宗旨的视域内实现世人的利益。

伊斯兰民族的先贤们最早涉足这一领域,他们在伊斯兰的指导下学习研究并独立创制。他们追求真理,犹如寻找他们所遗失之物;他们相互帮助,为找寻真理而竭尽全力;他们为获取真理,而在求真的旅途中结为兄弟。他们中每个人都把对方视为真理的支持者;视为求真之路上的伙伴。因此,他们中没有任何人苛责他人的观点和意见;也没有任何人刻意贬损他人的思想;更未曾有人指控他人玩弄教门,或判定他人出教,而是在他们的生活中坚持穆斯林兄弟情谊和友爱,惺惺相惜,为真理而互帮互助。因为,获致真理就是他们的最终目的和目标。

伊斯兰的先贤们以如此的伊斯兰礼节、如此高尚的伊斯兰的宽容精神而成为最接近伊斯兰精神和伊斯兰宗旨之人。他们也因此而最为关注伊斯兰民族团结与统一;最好地展现了伊斯兰的慈爱。真主也因此而护佑他们远离相互的争执与妒忌、无益的争辩与虚言的粉饰;远离偏执与妄言,并使他们的学识和工作得享真主的吉庆,令世人借助他们及他们的学识而获益良多。

正如穆罕默德·阿布笃长老所言,当时的学习园地既学习传述的知识,也学习理性的知识;学习经注、圣训、教法、语言学、教义学、苏菲学等互有关联,互为补充的知识。当时这样的学习园地中,全都坐满了求学之人而座无虚席,没人觉得有何不妥和不便,求学者所想的就是汲取知识的养分,获取其中的裨益,从这些讲座的学者们身上受益。

伊玛目马立克·本·艾乃斯就曾是麦地那城中的伊玛目兼圣训学家,他就曾经在伊玛目贾法尔·本·穆罕默德(什叶派的伊玛目之一)身边求学,时刻追随伊玛目贾法尔并参加他所有的讲座。

而伊玛目艾布·哈尼法则曾经向什叶派裁德派领袖——裁德·本·阿里——求学,成为裁德的一名学生。

而伊玛目裁德本人则曾经到穆尔泰齐赖派的领袖——瓦绥勒·本·阿塔——身边求学,伊玛目裁德对瓦随勒本人万分尊重,高度赞扬他的学识和地位,尽管瓦随勒本人在伊玛目阿里和穆阿维叶的问题上采取中立的立场。

当时,瓦随勒·本·阿塔和阿穆尔·本·欧拜德是穆尔泰齐赖派的两位长老,他俩都曾经在哈桑·巴士里——再传弟子中学术领袖——身边求学,聆听伊玛目哈桑·巴士里的教诲。有一次,有人问伊玛目哈桑·巴士里,他对阿穆尔·本·欧拜德有何看法时,伊玛目巴士里对提问者说:你问的这个人,仿佛曾经被众天使所教导;被众先知所培育。言必信,行必果,但凡命令他人之事,必先自律;但凡禁止他人之事,必先自禁,我看到的他都是表里如一,内外一致。

伊玛目布哈里也曾经在哈瓦利吉派的欧麦拉尼·本·哈塔尼身边听取和传述圣训……这就是伊斯兰民族学者群中的先贤们的做法,他们眼界开阔,胸襟宽广,最宽容,也最接近伊斯兰的精神和宗教的立法宗旨。

随后,肩负起传承先贤之道的后学们或偏执于他们的观点和意见,或抬高他们的思想,或声援他们的教派,或极端地否定他人而苛责他人的观点,并由此而导致他们内部的分化和行事的偏离;加大了他们之间在目标与宗旨上的差异,并最终导致了他们互相判定对方为不信道者。每一派都妄言除自身外,其它派别都不代表伊斯兰;只有他们这一派才是紧抓古兰与圣训,无论是对经训明文还是对经训的理解,抑或是对经训明文的注解,都只有他们这一派才是末日得救的一派,而其它人都是该当毁灭者!

至于导致武断地判定他人叛教、作恶和异端,以及由此而产生的在思想上的偏激和行为上的极端,甚至导致一些人所行的恐怖与毁灭行为的原因,则是多种多样的,有些归咎于行为者自身,有些归咎于他们所处的外部环境。

其中首要的原因如下:

1、对教门的无知。没有正确地理解经训明文。建构于这种无知之上的对伊斯兰本质的认识,远离伊斯兰的真相;远离宗教的立法宗旨。

2、对某一观点和意见的固执己见,或对某人或某教派的盲从,或者过分抬高一家之言,拒不接纳除此之外的任何观点和意见,即便是证据确凿,立论有理也罢。

3、寻求在宗教上的领导权,借以统领他人,同时恶意猜测他人,苛责他人的观点和意见,以宗教之罪名指控他人。

4、极端地判定事物的非法性,偏执于宗教层面,且没有任何证据和理由地限制穆斯林,让穆斯林倍感烦难。

5、追随隐微的经训明文,忽略明确的经训明文,且醉心于关注细末枝节的问题,喜好争辩和纷争而置伊斯兰民族的重大问题于脑后。

6、对一些年轻人来说失业、贫穷也把他们推入到恐怖主义的怀抱,而恐怖主义正好满足了他的追逐者对钱财和物质的需求。

至于外部原因,则其中主要有:

1、西方对伊斯兰、伊斯兰先知、古兰经的排斥,以及对宣扬古兰经的抵制。西方试图让世人远离伊斯兰,怨恨伊斯兰,嘲讽伊斯兰,重新征服和统治伊斯兰世界。

2、报道和宣扬那些遭受压迫与不义而被迫抵抗的穆斯林,并把他们描绘成敌视自由与民主的敌人,指控他们的残暴、野蛮和恐怖主义。

3、以虚假和谎言为借口,发动对伊斯兰世界的不义与霸权之战,正如发动伊拉克战争、阿富汗战争、苏丹和索马里战争一样。

4、与侵占了巴勒斯坦土地、驱逐巴勒斯坦人民,践踏巴勒斯坦权利和圣地的犹太复国主义联盟,向犹太复国主义提供武器和金钱的援助,镇压手无寸铁的无辜的巴勒斯坦人民,不仅如此,而且还对整个伊斯兰世界虎视眈眈。

5、在政治、经济、战争、宣传、文化等各个层面对穆斯林施加压力。

6、竭力在伊斯兰世界开展让穆斯林该宗基督教的传教活动,以提供工作机会和金钱诱惑穆斯林该宗基督教,远离他们所信仰的伊斯兰教。

上述这些工作和行动都是有计划和有组织的,事先均制定有计划,在实施时也是相互协调,相互帮助。

至于内部的原因,则主要有以下几条:

1、一些阿拉伯和伊斯兰国家在经济生活、政治生活和社会生活领域的普遍腐败。

2、没有贯彻和实践伊斯兰律法,而是以并非真主所降示的世俗法律来判决和管理。

3、存在一些令人生疑的思潮。这些思潮在影视、报刊中以暴虐者的形象出现。而在国家的议会中,则取缔了这些思潮的成员做为国民的最基本的权利。

4、新闻传媒宣扬世俗主义者的思想,对世俗主义者的思想和观点倍加赞赏,而与此同时,新闻传媒则以 “赛莱菲耶”和“原教旨主义者”、“落后与倒退”的标签来指控伊斯兰人士。

5、实施强权统治,没有思想和观点的自由;没有年轻人自由表达心声的渠道和窗口。

6、一些国家的政府对伊斯兰人士采取敌视和压制立场,镇压他们的运动,限制他们各种自由权利,甚至不惜把他们出卖给其他人,而从不尝试去接近这些穆斯林,了解他们内心所思和所想。

但是,需要注意的是:尽管这些原因都是明摆着,但是在我们看来,它也不能作为玷污伊斯兰,放弃伊斯兰的宽容和抛弃伊斯兰的原则的借口;更不能因此而把伊斯兰这个宗教装扮成那种令人生疑的形象出现,并让人以如此令人生厌的形象来描述穆斯林,以至于在一些非穆斯林看来,伊斯兰就是不折不扣的暴力和恐怖主义的宗教。

同样,也不能因此而找到理由和借口,指责伊斯兰民族的学者叛教、迷误、里通外国和弄虚作假。在极端人士人口中,无论历史人物还是今人都遭致他们的指控。不仅如此,我们看到这些极端人士还指控所有的人都犯有错误,对穆斯林领袖们为开疆拓土而奋斗的历史更是不屑一顾,轻蔑指责。

令人遗憾的是,这些极端人士的立场和态度最后演化为武装对抗的程度。历史上哈瓦利吉派和卡拉马塔派别等人所挑起的黑暗的历史在今日重现,再次重复历史上所发生过的灾难。同样,令人遗憾的是:这些极端和偏执的集团内部本身就分歧重重,缺乏统一的认识。对于他们的要求正是:统一你们所有的努力,步调一致地去面对伊斯兰和穆斯林所面临的各种挑战吧。这些挑战正威胁着当下和未来的伊斯兰民族的命运,请放弃内讧和各行其是吧;放弃各执己见的认识和各种极端与偏激的思想!

我们的确看到他们中,有人自身无知却要教导他人;看到有人自身无知却妄言教法的判令;看到他们中有人无知无畏地指控伊斯兰学者和众伊玛目们,没有理由地诋毁他人;看到他们中有人利用一些事件,诱惑青年人投身于暴力和恐怖主义的流血冲突,伤害无辜的民众,破坏国家资源,打着宗教的幌子而实施这些罪恶勾当。

所有的这些行径都严重地伤害了他们所妄言自身要宣传和捍卫的伊斯兰。其实他们才是对伊斯兰伤害最重之人。

同样,当他们以暴力和恐怖主义,以及野蛮的表象出现时,他们的这些行径也严重地伤害了穆斯林大众。

对此,我们所希望看到:一个有觉悟、行事公正的伊斯兰运动,其出发点源于对伊斯兰教的正确理解;源于对伊斯兰民族未来与命运的真正觉悟。真正地站在宗教的立场上,中正而不僭越,不极端而不偏激。真正代表这个纯洁、宽容的宗教,坚守其在在世人中的合法性,让所有人都尊重伊斯兰的合法性并永存于他们的内心和脑海中,到那时,那些对伊斯兰合法性依然固执己见者,只会增加世人对伊斯兰的坚守,支持其所倡导的中正思想,延续其中正的运动,让其所有的努力获致真主的吉庆与祝福!

(侯赛因译自艾大全球毕业生联谊会网站)


感谢浏览伊斯兰之光(norislam.com)资讯,欢迎转载并注明出处。
TAG: 阿联酋 侯赛因 穆斯林 伊斯兰教 伊斯兰世界
顶:33 踩:34
对本文中的事件或人物打分:
当前平均分:-0.13 (343次打分)
对本篇资讯内容的质量打分:
当前平均分:-0.03 (331次打分)
【已经有130人表态】
36票
感动
28票
路过
32票
高兴
34票
同情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