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银的奴隶真倒楣!

安拉说:“你们的财产和子嗣,只是一种考验……”[1]
 
据艾布·胡莱勒(愿安拉喜悦他)的传述,安拉的使者(愿主福安之)说:“金银、花纹长袍和黑色斗篷的奴隶真倒楣!若施予他,他就高兴;若不施予他,他就不满。”[2]
2014060316362044240.jpg
这段尊贵的古兰经文为我们阐明:财产和子嗣只是安拉对人类的考验,并不是对人类的优待和报酬;有人在这场考验中获得成功,也有人失败。
 
在圣训中,安拉的使者(愿主福安之)祈求安拉使今世的奴隶倒楣、悲惨和毁灭!以下是这段圣训的要点:
 
1.“???”,即跌落、摔倒。这里指的是意义上的跌落,并非物质层面的。人一旦骄傲自大、自满、成为金钱的奴隶,就已经低贱和跌落了,不再高尚;在所有的被造物眼中,崇拜安拉都是尊贵的、荣耀的,崇拜任何被造物都是下贱的、低劣的。
 
“???”还有毁灭的含义,因为对安拉之外的崇拜必将导向火狱,导致安拉的怒恼,还有比这更严重的毁灭吗?
 
“???”也有悲惨的含义,即今後两世的悲惨。毫无怀疑,金钱的奴隶後世必将处於悲惨之中;至於今世,安拉说:“……那末,谁遵循我的正道,谁不会迷误,也不会倒楣;谁违背我的教诲,谁必过窘迫的生活, 复活日我使他在盲目的情况下被集合。他将说:‘我的主啊!我本来不是盲目的, 你为什麽使我在盲目的情况下被集合呢?’主将说:‘事实是这样的,我的迹象降临你,而你遗弃它, 你今天也同样地被遗弃了。’凡行为过分而且不信主的迹象者,我都要给他同样的报酬。 後世的刑罚,确是更严厉的,确是更常存的。”[3]
 
所以,偏离安拉的正道者今後两世都处於不幸和悲惨之中。这些人今世的不幸和悲惨表现在:
   (1)没有明确的目标:不信道者不知道自己为何被创造?谁创造了他?为什麽生活?今世他的义务是什麽?他将走向何方?死亡之後有什麽?
 
一旦人失去了目标,也就失去了生活的理由,极易产生自杀的想法,或者患上心理疾病;就像那些不信仰安拉的国家所发生的(自杀率居高不下)一样。
 
如果人为自己设置某个物质方面的目标,他会迫不及待地去实现它。当他付出一切汗水、时间、金钱、精力实现这个目标时,他却发觉它不值得成为目标,或者不像他曾经以为的那麽耀眼。
 
因此我们听归信者讲述他们的心灵历程时,他们总会说:“我从不知道自己的目标,我的生活没有希望,我感受不到安宁和放心,除非在归信伊斯兰之後。”
 
(2)也许,一些偏离安拉的正道者也拥有非物质的目标,但是你会发现他们的内心充满不幸和悲惨,因为他们不能坚信他们道路的正确性,不能对他们的信仰安心,不能够全身心地信仰,对信仰的怀疑不时的浮现在他们的心头。只有穆斯林才会感到真正的安心,任何怀疑不会萦绕在他们心头。安拉说:“这些偶像只是你们和你们的祖先所定的名称,安拉并未加以证实,他们只是凭猜想和私欲。正道确已从他们的主降临他们。”[4]又说:“他们对於那种称呼,绝无任何知识,他们只凭猜想;而猜想对於真理,确是毫无裨益的。”[5]
 
因此我们发现很多人从各个宗教、思潮加入到伊斯兰之中,他们中大部分人都接受过高等教育,或者是某个领域的专业人士;我们却看不到穆斯林自愿、顺服地加入其它宗教。这种现象只有一种解释:穆斯林坚信他们的信仰是正确的,而非穆斯林只是猜想,甚至在很多时间都是妄想。
 
至於我们听说一些非洲国家的穆斯林加入基督教,这不能代表任何事情,因为他们只是为了保护自己的孩子免遭饥饿、疾病、死亡——基督教的援助并不是无偿的,只针对放弃伊斯兰,加入基督教的人。
 
(3)人为的制度与安拉赋予人的天性、宇宙的常道不和谐:安拉创造了人类,并赋予人类天性;他创造了宇宙,并在其中制定了常道。安拉的法度和宇宙的常道没有任何矛盾,可以实现人类的幸福;而人类制定的律法,因为他们对宇宙的常道和人类的天性的无知,难免与他们发生摩擦和碰撞,导致不幸和悲惨。
 
如同在拥挤的道路上逆行的车辆,必定会碰撞其它的车辆;而那些知道交通规则的司机,就能够正确地行驶,和其它车辆保持一致。
 
又如同一个人环游天房,如果他顺时针环游,一定会和其它人发生碰撞,甚至被踩踏。
 
人包含着两方面:自由意志和本能。安拉的法度能够实现这两者的和谐;而人为的律法只会导致两者的碰撞,进而导致不幸和悲惨。
 
基督教推崇修道,提倡独身,它不可能与人类的天性和谐,不可能给人类带来幸福。
 
共产主义想要重新改造人类,使他们不喜爱私有财产,它同样不可能给人带来幸福,因为它违背了人类的天性。
 
西方社会独尊物质享受,完全无视情感和道德建设,也不可能使人幸福。
 
以上这些人为的制度都实践过,也都已经失败了,给人类带来的只是不幸和悲惨。居高不下的杀人犯罪率、偷盗、抢劫、通奸、悖逆、私生子、堕胎、性病、自杀、酗酒、吸毒,这一切都是这些社会不幸和悲惨的证据。
 
(4)人为的制度不能使人类幸福,因为它做不到面面俱到。他只能重视某一方面,却会忽视其它的方面。
 
东西方的现代城市都只重视人的躯体,试图通过满足人躯体的欲望使人得到幸福。
 
一些哲学家试图通过惩罚躯体得到灵魂的幸福,而另一些坚信纯粹的思辨能够使人幸福,不需要具体的生活方式。
 
所有的这些都是瘸子,都是独眼龙,只重视人类的某一面。俗语说的真好:“马克思只是消化器官的哲学,佛洛德只是生殖器官的哲学。”
 
只有伊斯兰能够关注到人的所有方面,不忽视任何一点。它通过正确的信仰给予理智营养,通过高尚、真诚的情感给予心灵营养,通过安拉制定的生活方式给予身体营养。
 
2.一些人认为“拜金主义”不是真正的崇拜,是一种隐喻的表达;他们认为崇拜只是鞠躬、叩头,不然,拜金主义是真正的崇拜。
 
崇拜是绝对的服从、完全的顺从、无条件的听从。如果有人说:“我崇拜安拉,但是有一个条件——安拉的命令和人们的习惯不冲突,如果它俩冲突,我遵行大家的习惯”,那麽他没有崇拜安拉,他崇拜习惯和传统。
 
如果有人说:“我服从安拉,但是有一个条件——它里面蕴含的哲理和益处令我信服,如果我不清楚里面蕴含的哲理,我不明白它带来的益处,我就不服从”,他不是安拉的仆人,他是理智和欲望的仆人。安拉说:“你告诉我吧!以私欲为主宰的人,安拉使他明知故违地迷误,并封闭他的耳和心,在他的眼上加翳膜……”[6]
 
如果有人以不花费钱财作为他服从安拉的条件:安拉命令他礼拜,他就礼拜;安拉命令他封斋,他就封斋;但是当天课和朝觐的命令来临时,他拒绝。他不是安拉的仆人,而是金钱的仆人……
 
崇拜安拉,就是要绝对服从他的所有命令。其它的任何事情和他的命令发生冲突,都应把安拉的命令放在首位,放弃私欲、习惯、金钱等其它的东西,这才是真正的崇拜安拉。
 
安拉命令穆斯林朝觐时环游天房七圈,他们就环游七圈,尽管他们不知道为什麽要环游七圈,为什麽要在索发和麦尔沃之间奔跑七趟,为什麽亲吻黑石是嘉行。同样安拉命令我们斋月封斋,禁止我们开斋;命令我们在节日开斋,禁止我们在节日封斋;命令我们晨礼两拜主命、晌礼四拜、昏礼三拜,虽然我们不知道这些命令里蕴含的哲理,但是我们服从,因为我们只崇拜安拉,不以任何物配他。
 
至於那些以不清楚其中的哲理为由,拒绝做任何事情的人,他们崇拜他们有限的理智和私欲,他们愚蠢至极。假如一个学生进入到考场,发现试卷上有五道题目,就拒绝答题,除非有人告诉他为什麽是五道题目,不是四道或者六道题目。人们一定不会说他理智健全,一定会说他是个傻子。
 
因此,无条件绝对的服从就是崇拜,不管是对安拉还是对任何被造物……
 
根据这个原则,我们对照发现:盲从模仿也是一种崇拜,这些人盲目地服从,盲目地模仿,坚信他们模仿的对象值得无条件的顺从和追随。模仿者可能做某事,然後跟随模仿的物件做完全相反的事情,却不知道为什麽,也从不考虑潮流改变的原因。
 
这种模仿甚至会达到否认安拉的程度。例如某人不经思考完全接受西方文化,坚信它是更优越的,他的兴趣爱好完全追随西方人;面对安拉的命令时他却犹豫不决,抱着怀疑的态度追问里面蕴含的哲理和益处,认为他自己不应该执行这些命令,除非知道答案。
 
又比如一个职员,他不会拒绝主管的命令,无论明白其道理与否;但是当安拉的命令来临时,他却咬文嚼字、百般抵赖、拒不执行。
 
人必定要崇拜某样事物,因为他需要知道生活中的优先次序,如果第一目标和第二目标或第三目标发生冲突,就执行第一目标。不管承认与否,人们就是其第一目标的仆人。穆斯林是安拉的仆人,因为他们把顺从安拉放在首位,而那些把金钱放在首位的人确是在真正地崇拜金钱。
 
人类如果不崇拜安拉,不论承认与否,他必定崇拜某样被造物,两者之间的差距何其大啊!
 
3.在另一段传述中:“??? ??????? ???? ??? ??? ?????”(他们倒楣、倒栽葱,他若被荆棘刺紮时,无人替他取刺)[7]:
 
“??????”即摔倒之後,头又着地;它指摔倒之後,再次摔倒。显然,第二次摔倒比第一次更悲惨。
 
当人们偏离正道,开始崇拜安拉以外的事物时,起初以为自己离正道很近,只要愿意随时都能够回归正道。但是随着时间的流逝,他们和正道之间的鸿沟不断加深,最终他们发觉自己再也回不到正道了。最初只是稍微偏离正道,但随着时间的流逝会越走越远。
 
这段圣训提醒我们小心偏离正道,即使是最轻微的偏离,因为随着时间的流逝,人们会愈加堕落,甚至达到偏离正道的极致。
 
“??????”还用作表达疾病好转之後的恶化。显然,好转之後的恶化比疾病初期更加凶险,此时病人体内已经产生了抗药性;相比於疾病初期,治癒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同理,归信正道之後偏离正道者,他们的情况更加糟糕,他们自身会产生阻力阻碍他们回到正道。从未接触正道者比虽有知识,但安拉使他们迷误的人更容易走上正道,所以这段圣训提醒中正的穆斯林警惕最微小的偏离正道,因为它很可能导致好转之後的恶化,就像是病人的反复。
 
无疑,品尝到信仰的甘甜之後,再次抛弃正道、偏离正道是最丑恶的堕落。
 
至於“他若被荆棘刺紮时,无人替他取刺”,字面上的意思是:一旦他被荆棘紮时,安拉不让他的刺轻易被拔出;这是对他的祈祷,祈求安拉不要派遣他人相助他,不要使他轻易地从偏离正道中脱离出来,因为他不是无知者。如同一个人要行走某条危险的道路,人们多次劝告他不要走那条路,但他不顾劝阻、固执己见,就会有人对他说:“走吧,愿安拉不使你回头。”
 
这类人的例子很多,安拉说:“你应当对他们宣读那个人的故事;我曾把我的许多迹象赏赐他,但他鄙弃那些迹象,故恶魔赶上他,而他变成了迷误者。假若我意欲,我一定要借那些迹象而提升他,但他依恋尘世,顺从私欲,所以他像狗一样,你喝斥它,它就伸出舌头来,你不喝斥它,它也伸出舌头来,这是否认我的迹象者的譬喻。你要讲述这个人的故事,以便他们省悟。”[8]
 
4.“若施予他,他就高兴;若不施予他,他就不满”:
 
金钱的奴隶就是如此,他们的首要目标和关注点就是金钱,只要给予他们金钱,他们就高兴。他们从不考虑这些钱财是合法还是非法,是荣耀还是卑贱。不管钱财怎麽来,从何处来,他们都高兴,因为他们是金钱的奴隶,无条件的接受它。
 
如果不给予他们,他们就不满,甚至会恼怒和怨恨,哪怕这些钱财对他们是非法的,因为金钱就是他们衡量事物的唯一标准。
 
花纹长袍和黑色斗篷(两种昂贵、奢华的衣服)的奴隶也是如此,他们是装饰的奴隶,他们把装饰和外表置於首位,甚至於放弃安拉的命令。一些女人热衷於穿透明、引起骚动的衣服,尽管它们是非法的,但她们毫无顾忌,因为她们把装饰当做第一目标,置於万事之首。
 
这些女人只管装饰和打扮,哪怕花费颇多,因为金钱在她们那里可能只排第二位,她们是装饰的奴隶,将装饰置於首位,她们对装饰和外表的崇拜是真实的,不是虚拟的。
 
至於谨守信仰的穆斯林妇女,她们只依据安拉的喜悦进行装饰,因为她们把顺从安拉放在首位,她们只崇拜安拉。
-----------------------------------------
[1] 相欺章:15.
 
[2] 布哈里圣训集,《慈爱》章,《提防金钱的考验》节,第6435段.
 
[3] 塔哈章:123-127.
 
[4] 星宿章:23.
 
[5] 星宿章:28.
 
[6] 屈膝章:23.
 
[7] 布哈里圣训集,《吉哈德》章,《在为主道的出征中守卫》节,第2887段.
 
[8] 高处章:175-176.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1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