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推:虔诚只会出现于爱主之情统摄了我们的内心时


真主绝不关注我们的功修和善行的表象,真主关注的只是根本。

真主关注的,是隐藏在内心深处、促使你去做这些善功的真正动机。

如果真主发现,你心中隐藏的动机,只是为了获取真主的喜悦,且毫无旁骛杂念,没有任何其它的意图,真主便会在今世赐予你善功的果实,更会在后世为你准备无限宽广的回赐。

如果真主发现,你心中隐藏的动机,只是世俗的利益,或金钱,或地位,或其它意图,那么,真主便会勾销你的所有善功。

正如经文所说的那样:“我将处理他们所行的善功,而使它变成飞扬的灰尘。”(25:23)

以上要素,正是真主在许多经文当中提到的“虔诚”。如:“他们只奉命崇拜真主,虔诚敬意,恪遵正教。”(98:5)

关于实践的教门与内心的诚笃密不可分的经文也有许多,如:“你们当祈祷真主,诚心顺服他,即使不信道者不愿意。”(40:14)

让我们一起进入以下场景,来认识一下,何谓虔诚。

一个人,欠了别人的债,还债的时间也已到了。有一天,他看到债主从远处向他走来,便紧张的走出家门,去往附近的清真寺,开始没完没了的做起副功拜。

他的动机,只是为了逃避债主。其实他有钱,他原本可以还债。

这样的功修,你觉得,真主会关注它的表象呢,还是会关注他心中隐藏的动机呢?

真主关注的,肯定是后者。

所以,此人的功修,只是表面的功修,在造物主的天平上,它不值一文。

另一个人,在工厂上班,晌礼时间到了,他便丢下手头的工作,去往小净室,准备洗小净礼拜。但他却故意延长小净的过程,礼拜的速度,也比往常缓慢许多,结束之后,又找了个凉快的地儿,开始念各种赞词,末了又诵读古兰。

他的这些行为,表面来看是功修,但真主绝不关注表象,他清楚各种隐秘,他在意的,是心中隐藏的动机。

所以,此人的功修,并不会获得回赐,也许会成为“飞扬的灰尘”。

第三个人,致力于想方设法的达到自己的政治目标,他发现周围的人们宗教情感异常浓郁,人们都热衷于谈论教门、宣传教门,热衷于寻找各种可以实践教门的价值原则的方式。

于是,他便利用人们的宗教情感,来达成他的目标。他与人们一起,大谈教门,以此为自己的目标铺路。

表面看来,此人在谈论教门,宣传教门,为教门打抱不平,但是,你觉得真主会关注他的言词和表象吗?

不。真主只在意他内心深处隐藏的动机。

这样的例子,不胜枚举。我觉得每个人都可以区分清楚。

为主虔诚,才是所有功修和善功的真正的灵魂。

愿主慈悯伊本·阿塔,他说的太好了:“善功只是躯壳,虔诚才是它的灵魂。”

也许你们要问,我们要如何做,才能清除心中的杂念,排除一切有违虔诚的污垢呢?

方法很简单:唤醒爱主的情感。

如果对真主的爱掌控了信士的内心,它便可以驱走心中的一切杂念,驱走顿亚,驱走金钱,驱走各种其它的意图。

那么,又如何唤醒爱主的情感呢?

方法如下——这也是我自己用来驯服奈福斯的方法:

我们要长期感知真主的恩典,并将它与施恩者联系到一起。因为我们都知道,在我们生命的每一个瞬间,都充满着来自真主的恩典,这是真主送给我们的爱的礼物。

但我们的遗憾是,我们接过恩典,非但没有想起施恩者,反而让恩典成为了幔帐,遮蔽了施恩者。

我们记得恩典,却不记得施恩的真主。

唤醒爱主之情的方法, 便是将每一份恩典,都与施恩者联系起来。

下面试举几例,希望我们可以将这些例子当做实践的范例。

当夜幕降临,我们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床上,准备休息,此时,我们收到了睡眠的恩典。

我们不应该忘记,这份恩典,到底从何而来?是谁给我们送来了睡眠的恩典,让我们在辛苦劳作之后,可以通过睡眠来消除疲劳、补充力量?

是真主啊。我们应该将这份恩典,与施恩者之间联系起来。

于是,在睡觉之前,我们会诵念使者教授我们的赞词:“主啊,奉你之名,而活着,而死去。”

当我们清晨醒来,身体充满力量,又是谁让我们醒来的呢?是谁让我们死去之后又一次复活的呢?

是真主啊,所以,你当念诵:“万赞归主,他在让我死亡之后,又让我复活。我终将归于他。”

当你进入卫生间,你应当思考一下,是谁帮你清除毒素,净化你的身体?

当你站在盥洗台前,看着面前哗哗流动的无色无味的液体,那是谁为你提供的?

假设它有色,或者有味,它能否还有同样的功用?

如果你离开这种液体超过四十八小时,你将会痛苦难耐,甚至面临死亡。

当你坐在餐桌前,面对满桌佳肴,你是否想起,这各色美味从何而来?雨水来自天空,植物来自大地,奶汁与肉来自动物。食物的万种花样,除了真主之外,可还有别的源头?是谁让天空降雨,是谁让大地长出植物,是谁为你驯服动物,为你提供奶汁与肉?

是真主啊,每当恩典来临的时候,你都应该想到真主。

你站在镜子面前,思考真主赐予你的健康,此时,你应该想起真主。

兄弟们啊,如果一个人的人性尚在,那么,只要他时常将恩典与施恩者联系到一起,他便一定会变得喜爱真主。

通过这种最简单的记主方式,当爱主之情在你心中开始喷涌的时候,你的心便会归顺真主,对真主的爱会掌控你的心。

此时,还有谁可以潜入你的内心,去影响你对真主的爱呢?没有了。顿亚没有这个能力,你的各种意图,也没有这个能力。

这是真相,这是最好的药。

如此,我们的所有问题都会迎刃而解,我们的所有麻烦都会烟消云散,我们的矛盾会因这副药而得到化解,团结又会重现。

可遗憾的是,我们只关注真主命令的表面的教律,却对内心的动机毫不在意,我们真的是只为了获得真主的喜悦吗?

我们的各种善功,真的只是为了获取主的喜悦吗?

这才是问题的根本所在。

我发现大部分人与真主之间的联系,仅仅是通过伊斯兰的一些口号,和一些被称为功修的传统礼仪,其实那不是功修,只有心里有根的礼仪,才是功修。

正是因此,我们才会看见,有人在曲解教门,有人在篡改教门,有人将出断的工作当成为政治利益而服务的工具。如你们所看见的那样。

昨天,具体点说,是2006年八月,一位宣教大师在会议上慷慨陈词,说:全世界的穆斯林长官都有责任将巴勒斯坦从犹太人手中彻底的解放出来。而今天,我却听见他说:以色列的存在,已经是铁定的事实,我们应该在此前提之下,去解决这个问题。

昨天,他们出断说,各种形式的利息都是真主所禁止的非法事物,今天,他们又说,非法性已经消失了,利息合法了。

但凡他们心里有一分虔诚,便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而只有当爱主之情统摄了我们的内心时,虔诚才会出现。此时,穆斯林便会成为像真主说的那样:“众信士只是兄弟。”又怎么会出现自相残杀的情况呢?

这便是虔诚,这便是我们今天在苦苦寻觅的虔诚。

祈求真主,在让我们死去之前,先让我们获得虔诚。

以上,求主饶恕。

【来源:微信公众号“漫拉”】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1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