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斯兰的平等主义

一﹑各民族平等﹐信仰一致

凡是提出平等思想的古代哲学家都被誉为开明和进步的思想家﹐从欧洲早期启蒙运动直到今日西方开放社会﹐人们所向往的最高理想是平等﹑自由﹑博爱。 平等被列为第一位的重要理想目标﹐但是﹐三百年来进步甚微﹐多数是表面文章﹐或象征性地树立几个典型﹐社会上不平等的现象到处存在﹐因此﹐平等仍旧是理想主义者的口号。

今日世界上﹐找不到一个真正平等的地方﹐甚至以平等和公正为标志的伊斯兰国家也似乎没有例外地随波逐流﹐被卷入了“全球一体化”的国际社会。 不平等虽说是不正常﹐因为太普遍﹐无处不有﹐也就被认为是正常了。 穆斯林社会景象黯淡﹐精神不振﹐根本的原因是丢失了先知穆圣时代最初传播的正道精神﹐其主要内容之一﹐是人人平等。 真主派遣的最后使者﹐在世界最黑暗的地方阿拉伯半岛﹐根据真主的启示和经典创立了一个脱颖而出的新社会﹐这个社会充满了新生的活力﹐蓬勃发展﹐不到一个世纪﹐迅速传播到周围欧亚非三大洲广大领域﹐征服亿万人心。

人人平等的精神是这个新社会开创和发展的基石。先知穆圣昭告真主的启示﹕“你们是为世人而被产生的最优秀的民族。”(古兰经﹐3﹕110) 他在最后的《辞朝演说》中庄重宣告﹕“人们啊﹗ 确实的﹐直到你们回到安拉面前﹐你们的生命﹑财产以及你们的名誉是神圣不可侵犯的。 确实的﹐不久将来﹐你们要见到你们的主﹐而且你们要为自己的行为负责任。”

先知穆罕默德生长在阿拉伯﹐而跟随他的弟子们主要都是当地的人群﹐但是先知穆圣提出的政治主张却是对全人类的社会弊病决定性地宣战﹐他没有特别袒护阿拉伯人的“民族利益”和“地方主义”﹐而是告诫他们说﹕“在认主拜主方面﹐阿拉伯人不优越于非阿拉伯人﹐非阿拉伯人也不优越于阿拉伯人﹔白人不优越于黑人﹐黑人也不优越于白人。”《辞朝演说》 先知穆圣虽不识字﹐不知书﹐也不曾走出过阿拉伯地区﹐但是自受真主派遣为最后使者﹐真主的默示和感应使他的心胸开放﹐广涵全球﹐向世界传播光亮是他的使命。 他对弟子们的教诲和演说﹐蕴藏着真主启示的真理﹐伊斯兰的光亮属于全人类﹐例如《古兰经》说﹕“众人啊﹗ 你们当敬畏你们的主﹐他从一个人创造你们﹐他把那个人的配偶造成与他同类的﹐并且从他们俩创造许多男人和女人。”(4﹕1) 这是伊斯兰平等主义的根据。

人类从最初的祖先﹐阿丹和他的家属﹐从一个单一血统的根源散布在全球每一个角落﹐形成了许许多多种族﹑民族﹑部落﹑家族和文化群体﹐确实地﹐他们都是平等的人群。 真主没有赋予其中任何一个血统或种族比其它人优越或高贵﹐各民族有自己的语言﹑文化﹑历史传统和生活经验﹐只是为了有利于互相认识﹑学习和交流﹐推动全人类进步﹐而不是互相斗争和压迫。 这段内容请参看《古兰经》(49﹕13)﹐就是这个意思。 世界上的民族都有自己的文化艺术﹑风俗习惯和生产创造﹐都具有人类的共同特征﹐具有同样的思维能力认识真主﹐崇拜真主﹐敬畏真主﹐伊斯兰正道应当是人类的共同精神信仰。

二﹑早期的穆斯林社会平等主义最纯洁

先知穆圣受真主派遣传播伊斯兰﹐为人类社会确定了许多管理原则和法制﹐从穆圣时代到后来的各伊斯兰朝代﹐凡是胜利﹐都是伊斯兰人类平等思想的成果。 早期的许多模范实例是后代穆斯林的宝贵文化遗产﹐许多穆圣和他继承人的事迹和传说﹐都是后人继承伊斯兰事业的经验和借鉴。 以下举几个例子﹐说明早期的穆斯林领袖们严格执行人人平等的思想﹐他们享有民众的拥护﹐创建了巩固的穆斯林社会基地。

(一) 在先知穆圣生前亲自领导的最后一次战役(公元629年)﹐是应叙利亚地方穆斯林的要求派遣部队到叙利亚去稳定那里的局势。 当时在先知穆圣的周围有数名身经百战的老英雄﹐他们从麦加时期开始跟随穆圣几十年﹐信仰坚定﹐无往不胜﹐但是穆圣却选派了一位无名之辈的年轻人宰德·哈利沙﹐可能刚满二十岁。 他是凯勒卜部落的人﹐他的家族都是基督教徒﹐父亲是穆斯林的战俘﹐被降为奴隶﹐但宰德却归信伊斯兰后成为虔诚的穆斯林﹐而且骁勇善战﹐在屡次麦地那保卫战中立功﹐表现为新一代穆斯林的杰出人才。 当时的阿拉伯社会重视贵族血统和信任亲属﹐先知穆圣却摆脱了传统的羁绊﹐遵照伊斯兰的精神用人唯德与才﹐把重任赋予这位年轻人﹐命令他率领数千精兵良将远征军﹐执行重大使命。

(二) 先知穆圣归真之后﹐物质缺乏﹐穆斯林社会实行官民一致的分配制度。在第二任哈里法欧麦尔领导穆斯林社会时期﹐他在一次主麻聚礼演讲时﹐被人群中的一名年青人打断。 他说﹕“我们信士的领导啊﹗ 我们没有耐心听你的演讲﹐我希望你回答我一个问题。 为什么你穿的长袍使用的布料比别人多?” 当时有一批布料﹐按照制度平均分配给居民﹐这个年青人看到哈里法身穿的长袍超过了一个人布料的分配量﹐因此不服气。 当时欧麦尔的儿子也在场听他的父亲哈里法演讲﹐他站起来说﹕“我把我的那一份布料送给了我的父亲﹐因为他比我更需要一件长袍。”

(三) 哈里法欧麦尔继承了先知穆圣时代的美德﹐严格执行以《古兰经》和圣训为基础的伊斯兰法制﹐社会逐渐繁荣富强﹐伊斯兰的军队解放了周围许多被压迫的人民。 公元636年﹐穆斯林大军在几次战役中击败东罗马占领军﹐解放了被欧洲人统治数百年的耶路撒冷古城。 掌管城门钥匙的耶路撒冷长老们对围城的穆斯林将士说﹐他们听说穆斯林社会的首领欧麦尔是一位英明的哈里法﹐他们愿意开城门投诚﹐但是必须是哈里法本人亲自来到。 前线的信息传到了麦地那﹐哈里法欧麦尔得知后传话说﹐他立即动身到耶路撒冷去接受开城仪式。 欧麦尔带了一名随从﹐两人只有一匹马﹐在数百公里的沙漠旅途中轮流骑这匹马。 当他二人走近城门时﹐正轮到随从骑马﹐欧麦尔为他牵马。 耶路撒冷的长老们已等待多时﹐估计穆斯林的首领应当到了﹐这时﹐看见两个人向城门方向走来﹐他们赶快迎上前去﹐向骑在马上的人鞠躬敬礼﹐说欢迎哈里法准时到来。 骑马人立即恐慌起来﹐连连推脱说﹐这位牵马人才是你们迎接的穆斯林英明领袖。

(四) 第四任哈里法阿里丢失了他心爱的一套战袍。 哈里法阿里的仆人报告说﹐他在一名犹太人家里看见了那套战袍﹐于是﹐哈里法阿里与那个被怀疑盗窃战袍的犹太人到法庭上公开对质。 当时实行法庭独立制度﹐官民在法律面前一律平等﹐身为穆斯林社会的领袖也必须受审﹐面对公正的法官“嘎迪”。  

嘎迪最后的判决说﹐阿里丢失了战袍﹐而他的仆人看见那个犹太人有一套类似的战袍﹐这不能证明他是窃贼﹐因此驳回。 哈里法阿里只能认输﹐但是﹐那个盗窃战袍的犹太人心里却受到强烈的自责﹐为穆斯林领袖的高贵品格而感动﹐他不但把战袍归还了哈里法阿里﹐而且归信了伊斯兰﹐成为穆斯林。

三﹑返本归真  弘扬伊斯兰的真理

伊斯兰历史上﹐穆圣归真之后的四大哈里法延续了穆斯林社会伊斯兰真精神﹐但在哈里法阿里之后发生了穆阿维叶的军事政变﹐夺取了穆斯林社会的领导权﹐从此许多伊斯兰的基本思想和法制遭到破坏。 穆阿维叶原是哈里法时期驻大马士革总督﹐他率领的穆斯林部队在与罗马人的长期斗争中发展壮大﹐因此夺取了伊斯兰的领导权﹐废除了任人为德与才的圣行制度﹐改为家族传位体制﹐从根本上破坏了伊斯兰早期的各民族平等思想。

以上两个部份阐述了伊斯兰人人平等的根源和原则﹐并且举例说明伊斯兰早期的成功经验。 我们绝不是留恋历史﹐要穆斯林回到一千四百年前的中世纪生活状态中去﹐骑骆驼﹑住帐篷﹐坚守古堡青灯与阿拉伯大袍的生活方式﹐而是反本归真弘扬伊斯兰本来的真理。 先知穆圣受命于真主﹐通过真主的启示经典向全世界民众传播的伊斯兰信息是永远颠簸不破的真理。 伊斯兰早期的社会成功﹐兴旺发达﹐正道迅速传播到远方﹐是那时伟大实践的成果。 历史的演变和受西方腐朽文化的影响﹐穆斯林社会丢失了许多珍贵的真正伊斯兰精神。 伊斯兰社会在历代的曲折道路和现代的不景气﹐都是真主意欲的事实﹐都是活生生的历史教训﹐让我们通过回顾和对照经训﹐更加认清今日的迷误﹐只有学习经训和回顾历史的教训才能深刻认识错误﹐重返伊斯兰的正道。

我们所看到的今日世界﹐因为伊斯兰的正道得不到弘扬﹐所以堕落到比古代更为败坏的程度﹐到处都是不平等。 各种社会的弊病归根结底是由于人类没有真正的平等﹐互相仇恨和嫉妒﹐压迫与反抗﹐真理与迷误交织在一起﹐良莠不齐﹐鱼龙混杂。

说假话和造谣言的人都是使用美丽的辞藻﹐把“民主”与“自由”叫喊震天响﹐野蛮与文明混淆黑白﹐是非不清。 平等是关键﹐没有人人平等的制度和保障﹐任何民主与自由都是空话和假话。

伊斯兰是在最黑暗的阿拉伯半岛脱颖而出的人类思想光辉﹐尽管在历史曲折的长河中受到歪曲和误导﹐但是伊斯兰仍旧以《古兰经》和圣训为基本思想存在人间。

伊斯兰的再次兴旺是从全世界的黑暗时代脱颖而出﹐承担更为重大的使命。 历代的哲学家们所理想的社会是自由﹑民主﹑幸福﹑和平﹐但最根本的人类生活质量是人人平等﹐只有伊斯兰才能做到这个保证。 美国的一位历史学家安诺德·托印比博士说﹕“穆斯林社会成功地消除了地方种族的分歧﹐这应当归功于伊斯兰的思想﹐而我们现代社会的最大缺点是制造民族分歧和扩大种族隔阂。 世界有必要宣传伊斯兰的道德来改变这个错误的方向。” 事实证明﹐绝大多数穆斯林社会都有民族和谐的历史传统﹐例如非洲穆斯林国家﹑印度尼西亚﹑阿拉伯国家﹐即使在穆斯林是少数民族的地方﹐由许多民族构成的穆斯林社会呈现其它社会所不可能的团结精神﹐例如欧洲﹑美国和日本。

穆斯林自身也应当做深刻的检讨﹐伊斯兰国家的当权者们是否重视伊斯兰固有的精神文明? 如果舍弃真主启示的真理﹐而跟随和效仿西方社会腐败的自由﹐虚假的民主﹐这是本末倒置﹐缘木求鱼。 真正的人类发展秘密都蕴藏在真主的经典中。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1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