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斯兰教法学史(作者前言)

  我是一位波兰研究人员,我自幼在心里对东方就萌发出一种奇异的神秘感,我不知道是什么力量吸引我来到东方,对于这个问题,至今我仍没找到答案。

  在完成了高等学业后,我来到了埃及,当我在东方语言学院学习研究阿拉伯语时,我才对东方传统文化有了认识。

  在埃及学习还没两个月,埃及教育部就批准我到艾资哈尔大学学习,当然我就高兴地把握住这一机会,于一九六一年进入艾资哈尔大学,那时,我是第一位进入这所学府的姑娘,此后,艾大才向女性敞开了大门。

  置身于艾大,我才发现了一个特大的文化源泉,在专家教授指导下攻读研究伊斯兰教法及法学史,我撰着的这本书就是这五年学习、调查、研究的成果。

  为了便于阿拉伯人或波兰人认识了解这一课题的伊斯兰观点以及深刻理解伊斯兰人民的思想感情与传统精神,在著述时,推本溯源采用了可追溯到渊头的数据。

  这种思想始终是我研究的动力,在这伊斯兰世界最高的学府中,秉承尊敬的师长的点化,在他们的知识源泉中饱食畅饮。有了他们慈父般的关照,我才能完成我欲意的研究课题。我感激他们对我的关心重视,我记述了我对他们那高尚文化的崇敬之情,特别要提到拜德尔・阿卜杜・巴斯兑、塔哈・萨基兑、迈哈茂德・加米拉和法学系主任穆罕默德・迈德尼,尤其是负责这项研究的阿卜杜・拉希姆・均迪,他经常牺牲休假时间给我讲释我难以理解的《古兰经》经文或伊斯兰法学原则的实质问题。

  我感激他们在知识的海洋里接纳了我,我对他们的国家和信仰是陌生的,他们使我了解到了阿拉伯思想的各个层面、生活、传统、哲学以及阿拉伯穆斯林的著作。在此,我还要感谢艾大校方,在无数学生中选择了我,并对我无微不至地关怀。

  我又在黎巴嫩渡过了一生最幸福的一段时光,请允许我衷心的感谢贝鲁特伊斯兰大法官哈桑・泰米姆教授热情地阅读了我的书,并撰写了具有历史性,学术性的序言。同时还要感谢穆罕默德・萨里赫・班达格,他鼓励我、帮助我出了这本书。

  最后,我要讲的是在语言方面的一些错误,向读者表示歉意,相信阿拉伯人民已注意到波兰人民对他们的悠久历史,光荣传统非常重视。

  博兹娜・盖亚娜・斯奇金乌斯卡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1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