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教法学派奉行伊斯兰中正主义

  一切赞颂全归真主,祈愿真主赐福他的使者。

  关于伊斯兰中正主义(al-Wasatiah),倡导和反对者引发了诸多的疑惑,而引起所有这些疑惑的人中主要是两类人:对伊斯兰中正主义嫉恨者和无知者。

  其中有人问:哪一个教派奉行了伊斯兰的中正主义?哪一位伊玛目是奉行伊斯兰中正主义的?难道是艾布・哈尼法所主张的就是你们所谓的伊斯兰的中正主义吗?抑或是马立克、沙菲仪,或者是罕百里所主张的才是伊斯兰的中正主义吗?

  事实上,这四大教法学派中的每一位伊玛目及其追随者,以及其他学派的伊玛目,如莱伊斯、塔巴里等伊玛目及其追随者都是遵循正道的;都是奉行伊斯兰的中正主义的。此处所说的中正主义,即从这些学派的整体主张而非全部主张来看,这些派别都是奉行伊斯兰中正主义的。一个客观而公正的人不会认为,遵循这些学派者,他们的整体主张偏离了伊斯兰的中正主义。

  如果说四大教法学派(哈乃菲学派、马立克学派、沙菲仪学派和罕百里学派)是现今伊斯兰世界传播最广的教法学派,那就以四大教法学派为例,证明四大教法学派所遵循的就是伊斯兰的中正主义。他们所制定的指导方针就是伊斯兰的中正主义――尽管他们没有以中正主义一词来命名――这是因为以下四个方面:

  第一、这些学派所依据的教法基本原理和法则。

  第二、教法学家之间的相互接纳和兼容。

  第三、教法学派之间的相互的学习与交流。

  第四、四大教法学派都采纳一切言之有据的主张。

  这些学派所依据的教法原理和法则:

  看看以下的列表就会知道,四大教法学派的中的每一个学派所制定的,剖析教法判律的教法原理和法则均没有偏离伊斯兰的中正主义。

教法学派
教法学派剖析教法判律所依据的教法原理和法则
哈乃菲学派
古兰经
圣训
圣门弟子的教法判令
类比
择善
习惯
马力克学派
古兰经
圣训
麦地那人的公议
类比
圣门弟子的主张
公益
习惯
防微杜渐
假定推断
择善
沙菲仪学派
古兰经
圣训
公议
一些圣门弟子中不相互抵触的主张
有分歧是采用一部分圣门弟子的主张
类比
罕百里学派
古兰经
圣训
公议
圣门弟子的教法判令
假定推断
公益
防微杜渐

  通过这个表,我们可以看到:

  1、四大教法学派中每一派都一致认定《古兰》和圣训是教法判定最基本的依据,而且是所有法源中首要的依据。

  在《古兰经》和圣训中找不到证据的情况下,四大教法学派对采用次级法源(圣门弟子的教法判令、公议和类比)没有分歧。只不过有的教法学派在采用这些次级法源的先后排序上与其他教法学派略有出入。

  对采用次级法源的先后顺序不同的原因其实也可以归到《古兰》和圣训中。

  对于所有的伊玛目来说,对经训明文的尊重是一件神圣不可侵犯的事情,若是他们中有人的教法主张与圣训不一致,那他们必定会陈述不予以采用圣训的原因,表明之这并非出于自己的私欲,或对圣训明文的忽视。可以这么说:只要圣训是健全的,那必定就是他们的主张。

  2、教法学家之间的相互接纳和兼容。

  这是证明四大教法学派都奉行伊斯兰的中正主义的又一例证。各个教法学派都承认存在教法观点的不一致和他们对同一个问题有着多元的看法这一事实,而且他们还允许各派之间可以互相跟随礼拜。马立克、沙菲仪、罕百里和哈乃菲学派之间可以相互跟随礼拜。我们没有听说艾布・哈尼法和马立克之间有什么分歧;也没有听说过马立克和沙菲仪之间发生过争执;更也没有听过沙菲仪和罕百里之间有过什么纷争。

  这就是伊斯兰的中正主义,接纳分歧,甚至虽然自己有不同观点,但是还是接受了对方的做法。据传当年伊玛目沙菲仪在巴格达的哈乃菲派清真寺中,与遵循哈乃菲学派的人集体做晨礼拜时就放弃了拜中的“古奈特”(高声念诵祈祷辞),尽管这与他教法主张相违背。对此,哈乃菲学派的解释是:这是伊玛目沙菲仪对艾布・哈尼法的尊重,或者是为了团结哈乃菲学派。这两种解释都彰显着伊玛目的沙菲仪高尚的美德。

  针对那些在晡礼的主命拜后再礼两拜副功拜的做法,伊玛目艾哈迈德说:我们不做,但是也不会责备这样礼拜之人。

  3、各个派别之间互相学习,互相肯定对方。

  四大教法学派奉行伊斯兰的中正主义的又一例证就是:各个教法学派之间互相学习,互相肯定对方。双方都以曾经收纳为学生而倍感自豪。如马立克就曾经为沙菲仪曾做过他的学生而自豪,而沙菲仪也为曾经在马立克门下为徒而倍感自豪。艾哈迈德评价沙菲仪上个很好的老师和教导员,而沙菲仪则视艾哈迈德是个好学生,是个伊玛目和法学家。

  这种对对方教派的肯定的事例真的是不胜枚举。马立克评价艾布・哈尼法说:如果伊玛目艾布・哈尼法来到我的教学圈,那你们一定会将他视同于一块吸水的木头。沙菲仪在评论艾布・哈尼法时说:“他就象一剂令身体痊愈的良药;就向太阳之于地球一样。”沙菲仪在评论艾布・哈尼法时说:“在教法方面,人们都象病人需要医生的救治一样需要艾布・哈尼法。”

  4、四大教法学派都采纳一切言之有据的主张。

  这也是四大伊玛目奉行伊斯兰中正主义的例证之一。没有任何证据表明,这些伊玛目的教法主张是空穴来风,毫无依据可言。相反,他们的所有教法主张都是言之有据的。因此,艾布・哈尼法说:不知道我们的教法依据者,没有资格对我们的教法主张说三道四。他又说:凡不知道我的教法依据者,禁止他以我的言论给他人判定。因为,我们都是凡人,今天说的话,明天可能就会收回。他又说:如果我的主张与真主的经典和他的使者的言论相违背,那你们可以放弃我的主张。

  伊玛目马立克说:我的的确确是一个凡人,有对有错,你们看我的教法主张,如果符合《古兰》和圣训的就采用,凡是违背《古兰》和圣训的就放弃。他还说:在穆圣先知之后的人,他们的言论要么为人所采纳,要么为人所抛弃,唯有穆圣先知的言论则不然。

  伊玛目沙菲仪说:任何人的主张要么符合真主使者的逊奈,要么与之相违背。所以,不管我的主张是什么,或者我所考证的,与我相悖的言论。只要是真主的使者所主张的就是我主张。伊玛目沙菲仪还说:如果该圣训是对的,那就是我的教法主张。他又说:你们看我的教法主张,如果符合真主使者的圣训者,那你们就采用之;如果你们发现违背了穆圣的言论者,那你们就抛之于脑后。

  艾哈迈德说:如果有教法判律符合真主使者的传述,但是与我的主张相违背的,那无论在生前还是等死后,我都要撤回我的主张。他还说:“你们不要盲从于我,不要盲从于马立克,不要盲从于沙菲仪,不要盲从于奥扎里,不要盲从于绍里,你们当象他们那样学习。”

  以上四点清楚地证明了伊斯兰的中正主义并非是为某一伊玛目所垄断;也不为某一个教法学派所独有;也没有任何一位伊玛目宣称中正主义为自己所独享。事实上,伊斯兰的中正主义就犹如一眼清澈的源泉,每位法学家都从中汲取和饮用。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1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