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里亚是伊斯兰文明的基础

[编译者按语以下文章原名是“我们文明的基础”(The Basis of Our Civilization)是著名伊斯兰学者穆罕默德‧阿萨德(Muhammad Asad1900 -- 1992)的遗作取之于他在1940到50年代的散文集《这就是我们的法则》(This Law of Ours)。 他出生在奥匈帝国的勒卧乌今日乌克兰的利沃夫是犹太人原名是Sylvius Leopold Weiss1926年皈信伊斯兰改名为穆罕默德‧阿萨德。 ]

 

从一开始伊斯兰诞生日起穆斯林文明创建在坚实的思想基础上从这个思想基础建立了法制因此伊斯兰的法制“沙里亚”维系着穆斯林的文明而穆斯林的文明脱离不了法制的基础。   所以在穆斯林文明之中根本就不存在种族或民族的影子与所有其他文明相比穆斯林社会不须依靠血统或种族的关系维持或发展。  西方来了带来了他们发明的“民族主义”强加给被西方征服的穆斯林社会以民族的方所或生活习惯划分为许多“民族”区域或国家充份体现了西方制造的分而治之政策分散统治削弱穆斯林文明的一致性和团结性。

奇怪的是穆斯林至今没有接受西方的民族主义意识凡是有信仰的穆斯林都坚持“穆民皆为兄弟”天下一统的穆斯林文明因为这个文明有坚不可摧的思想和法制基础。  这个思想和法制来源于神圣的《古兰经》和圣训并且在一千多年历史的长河中经受了磨炼考验和完善久炼成钢万古长青。  我们承认今天的穆斯林稳麦是虚弱的遭受西方各种势力的侵犯和干扰丧失了自主权大部份地方只是表面维持着“穆斯林社会”的形像假货充斥市场到处是虚伪无知和欺骗。  感赞真主伊斯兰的精髓没有被消灭对真假穆斯林社会可以进行测试沙里亚是准确无误的试金石。  假如在一个穆斯林人口众多的社会中不见沙里亚的踪影证明那里的伊斯兰已经变质变味变样穆斯林在遭受敌人的精神和信仰压迫。  伊斯兰不是哲学不是生活习惯而是建立在深刻信仰基础上的法制文明削弱或取消这个法制必将导致信仰和道德全面崩溃就不是伊斯兰社会是假冒伪劣的冒名顶替。

 沙里亚是伊斯兰精神的具体表现伊斯兰文明在社会中的真实存在因为只有沙里亚才为社会活动和个人行为确定是非标准和行为准则。  假如说伊斯兰是人类的一种政治制度那么这个制度是人类历史上一次革命的成果。  在一千四百年前宣布了人人平等没有种族高低的分别不承认血统的贵贱不存在家族特权共同的信仰和追求把全体穆斯林连接在一起成为平等的兄弟姐妹。 认主独一和遵奉真主降示的经典成为不同种族大联合的精神力量和纽带一个新型的社会向全人类敞开大门凡是承认和接受伊斯兰者都是一家人不论男女或种族。

西方人抛弃了他们的宗教以“资本”为目标建立他们的物质社会为了维护统治集团的既得利益宣传“政教分离”置宗教和道德于不顾可以任意践踏和否定。  西方人进入穆斯林世界总也离不开他们的侵略目标掠夺剥削和压迫因此对穆斯林文明的基础沙里亚最仇恨和敌视也是最恐惧。  现代的西方社会唯利是图急功近利一切政治文化和宗教都是被利用的工具虚假名目没有实质信仰内容。  例如苏维埃的俄罗斯可以把宗教扔进垃圾堆美国可以把宗教用作民众麻醉剂各取所需一切都是为了现实的利益。

作为穆斯林我们没有这个选择因为伊斯兰不是可有可无的文化装饰也不是随意取舍的政治工具而是穆斯林社会的信仰基础法制的来源道德原则的根本人性的规范生活的指南。  一个穆斯林社会假若失去了沙里亚便立即失去的大厦的基础航船的方向将在政治经济社会和文化领域中一片混乱像无头的苍蝇东碰西撞必将出现外来控制卖国贼和独裁者当道国家丧失主权人民失去自由。   没有沙里亚的穆斯林社会全民族被沦为贱民文化变成杂种在外来侵略者的强压之下暗无天日。

在物质主义主导和利诱下崇拜金钱这是一个世风日下的堕落时代许多人都羡慕西方的物质享受舍弃正道信仰宗教变成了虚假的装饰品只有空话没有实际功修只有表面的礼仪没有真诚的意念。   仰或是受到利益的驱使仰或是受到蒙昧的迷误许多人在物欲潮流中偏离了人性和良知伤天害理的事为所欲为无所不为。  对于坚守正道的穆斯林这是一个艰难的磨难时期人人都在经受考验但不会永久这样下去。  伊斯兰是人性的宗教理性的宗教天道的宗教深埋在每个人的灵魂深处人人都有机会开窍看到真理之光黑暗的隧道即将走到尽头。  伊斯兰没有死亡正道的火种在熊熊燃烧着星星之火可以燎原全凭真主的意欲。

 (阿里编译自The Basis of Our Civilization by Muhammad Asad)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1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