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格亥”刍议

 伊斯兰法学,阿语叫“非格亥”。其本义是认识,理解。语出古兰:“信士们不宜全体出征,他们何不这样做呢?即他们一伙人中有一部分出征,而留守者专攻(此处原文为‘非格亥’)教义,以便族人返回的时候警告他,使他们有所警惕。”(9.122)圣训说:“安拉欲赐福于人,便让他精通(原文'非格亥')教义。”

后来,非格亥专指根据古兰、圣训演绎出的伊斯兰法律体系。

 我们可以说,非格亥至少包含两层意义:一、对古兰、圣训的正确理解;二、根据古兰、圣训的原则制订的律例。

古兰、圣训与非格亥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前者是源泉,后者是前者的必然产物;前者是原理原则,后者是细则条规。没有古兰、圣训,非格亥无从产生;而没有非格亥,谈不上对古兰、圣训的正确理解乃至贯彻落实。可见,那种所谓“只遵古兰,圣训,不要非格亥”的提法是对伊斯兰整体文化的否定,也是对伊斯兰立法精神的无知。但同时我们应摆正古兰、圣训与非格亥的位置,不应人为地在两者之间知道矛盾,说什么“古兰、圣训与非格亥冲突时宜遵非格亥”!这是本末倒置,是对伊斯兰的一大误解!

穆圣时代没有“非格亥”这一专门术语。穆圣和圣门弟子对古兰,圣训的身体力行其实是非格亥的前身。换言之,专指法律的非格亥术语在穆圣时代尚未使用,但非格亥的精神却早已有之。

除了五功等法定功课(阿语称“依巴代”)外,非格亥在漫长历史中的灵活性和伸缩性是人所共知的;即使是法定的功课,完成它的条件和媒介也并非一成不变,如地球两极的人的拜时问题,打针是否坏斋的问题。等等。

这是伊斯兰教法永葆青春的奥秘所在。

当然,灵活变通不等于篡改。前提是古兰、圣训立法原则范围之内进行,离开了古兰、圣训的原则,就不可能谈伊斯兰法律。

既然非格亥产生于指导人类生活根本法典的古兰和圣训,产生于活生生的现实,那么它的唯一使命是解决人们日常生活中所遇到的现实问题,而不是离不开书本的假定律例、脱离现实的纸上“候昆”(决议)

非格亥是对古兰、圣训的活的理解,是活生生的伊斯兰法;它的最显著的一个特点便是适应任何时间和空间。

它不是后来者所“擅长”的无休止的细节矛盾、可有可无律例的终生研究与争执。――这一切与非格亥的原有精神无缘。

著名伊斯兰思想家穆罕默德.安萨里指出:非格亥在前人手中是一股生机勃勃的生活源泉,而在后人手中成了僵尸,既不能自保,又无法复活人心!

如果我们翻开古今的非格亥经典,从水的清洁,大小净的条件,乃至礼、斋、课、朝的律例;从买卖交易、婚丧嫁娶到社会关系、国家建设~~广泛涉及人类生活的方方面面。

我们发现,有的经典异常细致地论证一些看来似可不必的细节问题。如仅仅小净中抹头的分歧问题,有的经就以数页的篇幅加以讨论。传统教育模式下的学子们,终日埋头听老师讲这些文字,几乎不考虑这些细节与非格亥整体的关系。

当我们穷究妇女月经问题的时候,是否考虑过我们面对的是严肃的伊斯兰生活问题。

当我们为斋月里打针问题大搞分歧的时候,是否考虑过伊斯兰的立法精神?

当我们为一件圣行“流血斗争”的时候,是否考虑过伊斯兰的伟大使命?

当我们一头钻入非格亥细节而不能自拔的时候,我们是否意识到:我们面对的是安拉的生活方针,而不是层出不穷的边文注释和永无止境的细节矛盾。

学习过非格亥的人,对于一般律例所用术语是不陌生的。如主命(法尔作)、圣行(逊奈)、允许(穆巴哈)等。这些术语的出现乃至约定俗成,与一门至关重要的学科――法学原理(阿语“伍素里.非格亥”)休戚相关。

倘若我们以学以致用的态度学习这些详实的律例,那么我们发现这是伊斯兰生活制度的根本总结,而不是互不关联的语言游戏!

法学原理,根据明文(古兰、圣训)证据演绎律例的一般规律和原则。

 例如,法学原理对主命的定义是:履行者享有报酬,放弃者遭受惩罚,如主命拜功、斋戒等。对圣行的定义是:履行者有报酬,不干者无罪,如夜间副功拜等。

法学原理规定:凡有利的为合法,凡有害的为非法,为势所迫,非法即为合法,等等。

可见,倘若不学习法学原理,不认识伊斯兰在人间的根本使命,仅仅限于非格亥的条文,那么只能培养出教条主义者及闹教派的一代人。

 愿我们那非格亥与法学原理同等对待,愿我们使伊斯兰的立法精神和非格亥的具体内容合二为一,同步前进。

学习法学原理,掌握伊斯兰立法精神,使我们在对待问题和处理问题时讲究策略,分清主次,不致为细节矛盾枉费精力。  

如果一些穆斯林分裂自己的阵营,为一件圣行(行之有酬,弃之无罪)跳起内战,并声称要得“舍黑德”(烈士)的品级,那么,等待他们的不是火狱还是什么呢?穆圣说:“两个穆斯林相斗,杀者和被杀者统统进火狱。”

伊玛目哈桑.班那在一个场合遇见为斋月休息拜(太尔威哈)的拜数问题争执激烈的两派穆斯林.他们同时请教伊玛目:太尔威哈是二十拜还是八拜?

伊玛目反问:太尔威哈的性质(候昆)是什么?

两派穆斯林答:是圣行.

伊玛目问:那么,团结的性质是什么?

两派穆斯林答:当然是主命!

伊玛目说:既然如此,你们在注重圣行的分歧之前何不首先注重主命呢?

两派穆斯林恍然大悟,已经点燃的导火索刹那间熄灭!

法学原理可谓伊斯兰精神的代名词,它不仅让我们认识到伊斯兰的立法原则,伊斯兰的根本使命,而且授予我们因地、因时、因人制宜的传教方法。

当我们遇到实际困难而无法按条件履行功课时,法学原理告诉我们:伊斯兰立法的基础是给人方便,不给人制造困难。

当我们在生活中遇到棘手的问题时,法学原理告诉我们:权衡利弊,择善而从。

 当我们面临一个刚刚接触伊斯兰的群体时,法学原理告诉我们:把信仰建设放在首位,不要对他们大喊:这是非法(哈拉木),那是异端(比达尔)!

伊玛目哈桑'班那指出,在与异端做斗争的时候必须注意方式方法;不要使制止异端的结果造成的危害大于异端本身.

鞑靼人蹂躏穆斯林国土的年代里,一位著名的伊斯兰学者随同自己的几个学生走在大街上,看到鞑靼士兵纵欲狂饮.学生们想加以制止,可那位学者却制止了学生们"止人作恶"的行动.他说:"安拉禁止饮酒,是由于酒使人们忘记安拉,而这些人酒醉后多少会忽略对人民的屠杀!"这是法学原理中著名的一条原则:两件事情都有害而无其他选择时,选择危害较轻的事情而为之.

这是伊斯兰的生命力所在.

愿我们时刻牢记非格亥的宗旨,把和平、博爱的伊斯兰奉献给人间,把僵化生活,制造分裂的人为产品抛向涛涛洪流!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1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