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里亚在世俗社会中的目标

[编译者按语在圣纪日前夕(2月27日)世界各国伊斯兰法学家聚会在意大利罗马讨论西方国家穆斯林实行伊斯兰法制(沙里亚)的问题。  会议四天深入谈论的主体是“沙里亚所面临的现代挑战”。  本文是根据意大利伊斯兰协会副会长兼罗马市大清真寺伊玛目叶海雅‧帕拉威奇尼的发言稿整理而成。]

 

伊斯兰是世界上唯一以法律为基础的宗教从功修和日常生活到社会活动一切都依法办事伊斯兰的法制通常称为“沙里亚”。  生活在非伊斯兰国家的穆斯林遇到很不适应的现状之一就是社会把伊斯兰看成一般性宗教成为穆斯林的精神追求和自我制约而不承认穆斯林小区必须遵循的沙里亚法规。   西方国家实行世俗体制宗教在近代历史上被边缘化了排除在社会管理“局外”甚至被划定为“个人私生活”。   穆斯林从信仰的角度谈法制西方官员们感到奇怪因为其他宗教没有法制要求只满足于一片安静的祈祷场所而穆斯林被剥夺了服从沙里亚原则的生活方式感到信仰不自由精神受压迫。  假如两种文明有冲突的话在现实生活中这是一例。

作为穆斯林的学者和社会学家对于伊斯兰信仰所密切关联的沙里亚体制在任何情况下都不能放弃否则伊斯兰必然不完整有可能堕落到简单的“迷信”礼仪。  沙里亚体现了穆斯林的各种美德表现了伊斯兰的优秀文明因为沙里亚对穆斯林的家庭和小区生活提出了许多原则性规范没有沙里亚的依据伊斯兰信仰必然受到伤害和贬损因此在穆斯林小区中坚持沙里亚精神是原则性问题不能让步。  穆斯林所在国家必须遵守当地法律但是穆斯林自有一套自我管理的思想意识和社会模式这是不容忽略的事实。  作为西方国家的公民遵纪守法作为穆斯林遵从信仰的法制沙里亚因此穆斯林有双重法规标准。

在西方世俗化的社会环境中穆斯林社会为坚持沙里亚精神应当有五个明确目标一曰捍卫生命二曰捍卫信仰三曰捍卫公正四曰捍卫财产五曰捍卫家庭。  这是人类赖以有尊严生存的基本原则受到各种国际法和人权法的保护。  这五大目标不仅是生活在非伊斯兰国家穆斯林社会的要求也是伊斯兰国家对那里非穆斯林居民权益给予保护互相平等因为这些是属于人类有尊严生存的基本人权。

在许多非伊斯兰国家当地的官员学者和社会工作者对穆斯林提出的沙里亚小区管理体制十分不理解往往被解释为“宗教干涉法制”因为西方社会数百年的改革运动早把宗教排除在政治体制之外了而他们的宗教已经被沦为“民俗”本身也没有法制要求。  他们不理解伊斯兰是法制性宗教沙里亚是穆斯林精神信仰和生活方式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西方国家的宪法中普遍都有“尊重宗教信仰自由”这一条款对于穆斯林就应当包括穆斯林内部自我管理的沙里亚否则就不是完整的自由没有落实宪法原则必然引起许多穆斯林对抗。

生活在西方国家的穆斯林绝无干预政治颠覆政府或用伊斯兰改造社会的野心但希望保留完美的信仰体制享有充份的自由建树穆斯林社会内部的道德体制因此伊斯兰由貌7b主独一信仰和五大功修与其伴随而来的沙里亚精神是两个方面不可偏废。   穆斯林争取信仰自由的合法权利首先应获得社会和官方的理解需要有个耐心宣传的过程所以这个要求不可操之过急。   在暂时还不能实现的地方穆斯林学者们绝不能放弃这个要求可以成为长期奋斗的方向。  我们有必要强调沙里亚是从信仰角度的要求而不是政治诉求或政权要求穆斯林渴望以遵循真主的法度而取悦于真主得到真主在复活日的报偿。

实现沙里亚是穆斯林享有完美人权的要求也是全体穆斯林的奋斗目的例如捍卫生命。  生命是真主恩赐每个人的礼物保护生命自己的生命和他人的生命都是在以崇高的真主尊名下神圣的使命和责任。  在生命之后是坚守信仰穆斯林认主独一只崇拜真主并且遵从真主命令的各种法规在日常生活中有确切的信仰表现。  第三捍卫的目标是公正其中包括尊重合理的逻辑思维维护理智和人性尊严人人都享有思想和言论自由。  第四是捍卫财产主要是私人财产其中包括知识产权。  每个人的劳动所得是他应得的报酬他享有合法权利对他个人财产的保存消费投资继承转让和施舍。  财产也代表了个人的生活保障保护了私人财产等于是保护了个人生活在所以西方国家都被认作是基本人权。   第五是捍卫家庭包括亲属伊斯兰视家庭为社会基本细胞保护它的健康存在和发展是社会繁荣和稳定的基础。  家庭是繁衍子孙后代传承信仰和文化的基地其中妇女们是家庭主力军所以保护家庭就等于保护种族文化和妇女儿童。

穆斯林与非穆斯林的学者在实现沙里亚问题上存在见解和感受的分歧。  西方官员和学者由于对伊斯兰偏见和无知容易把沙里亚看成是“穆斯林对西方法制的入侵”而穆斯林从自身体验感受到沙里亚是对敬畏真主的行为规范和法则是精神力量的需要而不是争夺政治权力。  对于西方普遍存在的无神论思想他们所认知的生命信仰公正财产和家庭都同坚持认主独一的穆斯林有严重差异。 穆斯林所理解的现实世界一切生命和物质都归功于真主的造化和意欲穆斯林以顺从真主的命令而保持高昂的生命力而那些无神论官员却不这么看他们认为这些均属无稽之谈人是天地的主人没有上帝神仙或救世主。  双方的思维方式存在很难以跨越的深沟因此穆斯林想说服那些官员以及他们所依附的社会是难上加难因为这是生活在两个不同精神世界的两种人类。  虽然双方说的是同样的语言使用同样的词句但是两边的人在大脑中的概念和联想大相径庭。

欧洲是一个典型的地方穆斯林与世俗体制的矛盾最为明显。 从世界各地涌入的穆斯林移民他们来到欧洲国家找工作求学安家落户但对这些国家的历史文化语言和传统一无所知。  而另一方面每个欧洲国家都在过去的三百年里经历了千变万化从王权到立宪的社会改革从宗教到世俗社会的转化从农牧业到工业化和城市化的改造从对外开拓的殖民主义掠夺到世界大战重新瓜分世界的变革沧海桑田天翻地覆。  在西方社会这些社会动乱和变革中只产生了一个优点民主。  我们得利于西方社会变革的成果享有他们的民主和自由法制因此有机会发表意见开展不同文明的对话和辩论促进彼此了解互相沟通。

在西方世界每个国家都有宪法而且宪法内容大致相同譬如都有“宗教信仰自由言论自由”的条款。  在西方社会除了有选举和集会而且有媒体宣传的自由和结社的自由。 那么在这些有利的条件下穆斯林可以充份发挥宪法精神所赋予的权利发表自己的意见宣传伊斯兰基本理念建立自己的组织提出自己的合理要求 ---- 穆斯林要求允许在小区内部实行沙里亚管理。

西方国家号称“自由”世界比起东方国家他们有更多的言论自由穆斯林有机会向社会说话反穆斯林的组织和团体也有机会向社会宣传他们的观点。  所以不要因为看到一部分人对穆斯林不友好或歧视而感到惊讶或恐惧。  俗云“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所以不必虑。  穆斯林社会的重要使命是提高文化素质和宣传水平增强社会竞争能力适应这里的环境要看到西方社会的优点和穆斯林小区发展的希望。

穆斯林世界同西方互相接触有一千多年历史过去曾经有过许多战争和对抗而实际彼此渗透进入对方社会生活和工作只是近代的趋势尤其在二十世纪都半期年代里。  来势凶猛的穆斯林移民潮以及穆斯林坚持信仰精神不愿向西方文化屈服的表现使西方人对穆斯林有恐惧感。  由于这些不正常的现象产生了异常的反应出现对穆斯林的种族歧视穆斯林大可不必大惊小怪。  随着穆斯林的第二代第三代甚至第四代他们在西方社会出生和成长穆斯林后代之中将出现一大批教授律师记者议员和富翁文化的融入问题就很容易解决了。 

我们寄希望于下一代但我们老一辈人必须保持清醒的头脑坚持沙里亚是信仰一部分的理念把一个完美的伊斯兰传授给下一代当他们羽毛丰满之日自然会为之奋斗。 只要我们的后代不背离伊斯兰的基本精神伊斯兰在西方世俗国家的发展就大有希望。  让我们努力争取坚持原则等待这一天的到来 ---- 以伊斯兰的法制管理穆斯林小区在西方实现完美的伊斯兰文明社会。

Wa Allah Alam (真主所知最多)

 

 (阿里编译自Shariah Encounter with Europe by Yahya Sergio Yahe Pallavicini)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1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