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斯林该如何看待无教法学派?

  有人问,当代无教法学派的呼声此起彼伏,有人借此而怀疑部分教法学家的公正,致使世人不知道应该向谁学习宗教知识。因为每一派都声称自己是正确的。

  那么,我们穆斯林应该向谁学习宗教知识呢?真正的学者的标准是什么呢?我们又凭什么来确定一本书是好是坏?是不是无教法学派最好,还是必须跟随某一特定的教法学派?假如我们跟随了某一特定的教法学派后是否就必须遵奉该派所有的规定?

  对此,叙利亚著名学者穆罕默德・赛义德・哈维博士回答说:

  一切赞颂全归真主,祈愿真主赐予他的使者慈悯和平安!

  真主说:“只有真主和学问精通的人,才知道经义的究竟。”(伊姆兰的家属章:7)

  穆圣(愿主福安之)说:“合法与非法的事物都是明确的,介于二者之间的是大多数人不知道的令人疑惑的事物。”

  根据以上的经训,我们知道,对那些令人疑惑的问题,有一部分人是明白的,他们就是那些学问精深的学者。如果我们查看伊斯兰的历史,我们就会发现整个伊斯兰民族确已在漫长的历史中,将他们交付给了一大批著名的学者。在众信士的心目中,这些学者是为真主所认可的。

  当提到艾布・哈尼法、沙菲仪、马立克、艾哈迈德伊玛目和他们之后的学者如:艾滋・本・阿布杜・萨利姆、脑威、伊本・哈杰尔,以及当代的一些学者如:哈桑・班纳、格尔达威长老、穆罕默德・安萨里长老、穆罕默德・哈米德长老时,人们在他们的面前只能躬身站立,既折服于这些学者精深而广博的学识;又钦佩他们对真理的洞察和掌握,以及对《古兰经》和圣训精确而到位的理解。

  至于教派的形成,其目的在于让人们向具有独立判断资格的伊玛目学习教法判律。而伊玛目本人则向真主和他的使者学习这些教法判律。因此,教法判律真正的最终依据是《古兰》和圣训。但是,并不是每一个人都有能力直接从《古兰》和圣训中获取教法判律,他必须借助于前辈学者的帮助。否则,那些声称不要教法学派之人,他们其实也是在自创一个教法学派。只不过他们所依据的是他们对教法判律自以为是的理解罢了。

  我个人对四大伊玛目的教法学派是信赖的。相比当代的学者,他们对真主的敬畏更加让我信赖他们,尽管当代人在学术研究领域和精益求精方面值得我学习。

  当我们说要遵守教法学派时,我们的意思不是要求人们盲目遵守某一家的教法主张,而是要求借助这些具有独立判断资格的伊玛目的理解去探寻和掌握真理。只要跟随一个具有独立判断资格的伊玛目,那就不会走入偏邪和旁门左道。

  如果这个跟随教法学派者,他还能够根据自己的学识在不同的证据中进行选择和取舍的话,那他可以选择其它教法学派的主张。

  否则,他就必须跟随这位具有独立判断资格的伊玛目的教法主张。

  至于判定真正的伊斯兰学者的标准,第一便是对真主的虔诚和敬畏,其次才是伊斯兰学识的掌握。这些伊斯兰学识包括通晓阿拉伯语、宗教原理、圣训强弱、教法宗旨,以及知晓有关废止和被废止的经文判律和不同教法学家的主张与言论。接着是还要能够紧握时代的脉搏,拥有广博的知识面和深厚的文化素养,高瞻远瞩,深谋远虑,了解所处时代面临的各种难题和挑战。同时,他的立场还要具有鲜明坚定,不趋炎附势,不贪图权贵,也不为今世的些微利益而出卖教门,并对疑难问题始终保持谨慎的态度。这些立场和态度应该为广大穆斯林所周知。

  对于那些我们从他们那儿获取伊斯兰知识的学者,我们应该知道他如何评价以前学者和学术成果。例如,这样的学者不会是那种根据两三段圣训便作出令人闻所未闻的教法判令。既不考虑《古兰》经文,也不遵守从《古兰》和圣训剖析推论的规则的学者。

  同样,对于一个真正的伊斯兰学者来时,他还应当尽善尽美地遵奉逊尼和大众派的信仰体系――这一在历史的长河中,由我们上文提到的众多伊玛目所代表的信仰体系。这些代表中还包括伊玛目艾布・哈桑・艾什阿里、艾布・曼苏尔・马图鲁迪,以及著有《名称与属性》一书非伊玛目拜仪哈格。

  至于你所要求的书籍则可以说是汗牛充栋,不胜枚举。我可以推荐你阅读《在文化和道德战线上的伊斯兰斗士》一书,该书系统阐述你可以遵循的道路。同样,我还向你推荐阅读伊玛目哈桑・班纳的《伊斯兰指导》一书,尤其是阅读其中关于如何理解《古兰》和圣训的章节。在这一章中,伊玛目哈桑・班纳给我们确定了理解经训明文时不可逾越的主要规则。此外,你还可以阅读优素福・格尔达威博士的《宣教者文化》,以及穆罕默德・安萨里的《文化统一宪章》这两本书。

  原文链接:http://www.islamonline.net/servlet/Satellite?cid=1122528614176&pagename=IslamOnline-Arabic-Ask_Scholar%2FFatwaA%2FFatwaAAskTheScholar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1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