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斯兰禁止毁坏寺庙

  穆斯林与非穆斯林杂居早在先知穆圣时代就是社会现实以后随着伊斯兰的广泛传播既有生活在非穆斯林国家的穆斯林少数民族也有生活在穆斯林国家的非穆斯林少数民族因此对待非穆斯林民众的文化信仰和习惯不是什么现代新事务伊斯兰早有固定的政策和制度。 这些政策和制度先知穆圣时代有先例后来的穆斯林贤哲和政权领袖都为后人树立了榜样因为他们的依据是《古兰经》和圣训形成固定了伊斯兰法制禁止毁坏任何宗教的崇拜场所。

  根据当代伊斯兰法学家尤素夫・盖拉达维博士的权威著作《在伊斯兰社会中的非穆斯林地位》(Ghayr Al-Muslimeen fil Mujtama Al-Islami)伊斯兰政权对待非穆斯林和平居民有确定的法律保护制度对他们表示宽容仁慈和公正禁止对他们任何形式的伤害。 真主在《古兰经》中说“未曾为你们的宗教而对你们作战也未曾把你们从你们的故乡驱逐出境者真主并不禁止你们怜悯他们公平待遇他们。 真主确是喜爱公平者的。 他只禁止你们结交曾为你们的宗教而对你们作战曾把你们从故乡驱逐出境曾协助别人驱逐你们的人。 谁与他们结交谁是不义者。”(608-9) 与穆斯林相处的非穆斯林不是明显的敌人就是朋友有责任对他们实行力所能及的仁慈和帮助保护他们的生命财产和人身安全。

  伊斯兰是真主对全人类的怜悯和仁慈不限于穆斯林不因某些人信仰不同而剥夺他们应得的生存权利和行动自由。 在一个政权之下凡是穆斯林所能享有的权利非穆斯林不能例外这就是真主允诺的公平包括他们的宗教信仰和崇拜场所。 当年在麦地那先知穆圣曾经同信仰基督教的纳吉兰人(Najran)有过协议“纳吉兰人和他们居住区内的邻舍都是生活在万能真主和真主使者保护下的居民。 他们的财产宗教和教堂不论多寡或大小都受到真主使者的保护。”(根据阿布・尤素夫着《Al-Kharaj》) 先知穆圣许可教堂在穆斯林礼拜前后敲钟“许可他们在白天和夜间敲钟只是在穆斯林礼拜时间除外。 许可他们在节日举行背负十字架行走的礼仪。”

  伊斯兰保护多种信仰以信仰自由选择为第一保证并且希望不同信仰的人共同生活在一个社会中。 真主在《古兰经》中启示保护所有信仰者的祈祷场所真主说“要不是真主以世人互相抵抗那么许多修道院礼拜堂犹太会堂清真寺 ---- 其中常有人记念真主之名的建筑物 ---- 必定被人破坏了。”(2240) 先知穆圣归真后的第一任哈里法阿布・伯克尔指示为捍卫伊斯兰出征的将士们说“(你们所到之处)不许砍伐和烧毁椰枣树不许杀害动物和破坏树林不许伤害儿童妇女和老人。 如果你们看到人们逃进祈祷场所去避难保护他们在那里和平祈祷。”

  伊斯兰政权对待非穆斯林的宗教信仰保护他们的自愿选择不许可以任何方式诱使或强迫他们改变信仰接受伊斯兰。 这是根据真主在《古兰经》中的明确启示“对于宗教绝无强迫因为正邪确已分明了。 谁不信恶魔而信真主谁确已把握住坚实的把柄。 真主是全聪的是全知的。”(2256) 历代的穆斯林领袖和学者都以此为执政纲领真主的信仰自由启示非常明确是真主的命令不容曲解或误解没有任何借口或理由不执行或变化花样。 既然保证非穆斯林居民的信仰完全自由就应当允许他们有自己的信仰方式和崇拜场所他们的信仰受到尊重体现在对他们的信仰场所的认真保护而不是虚伪地对待真主的启示和命令。

  穆斯林从罗马人的占领下解放了多民族共存的历史名城耶路撒冷当时的名称是“伊利亚”(Iliya)哈里法欧麦尔对那里的民众发布的公告说“真主的奴仆信士的领袖欧麦尔保护伊利亚城内的所有居民保护全体居民的生命财产教堂和十字架。 禁止对他们对教堂有任何占据拆毁或损坏的行动也禁止对教堂的任何附属物如十字架等有任何破坏。 教堂里的信徒永远不被强迫改变信仰也永远不受压迫也不许可伊利亚城内的犹太人进驻教堂。” (根据《At-TabariTarikh》卷三P609)

  对非穆斯林的自由不局限于宗教礼仪而且也准%26#35768;他们保持地方的风俗习惯尊重他们的信仰和习惯是对不同文明的宽容伊斯兰政权教育穆斯林必须树立同非穆斯林和平共处的道德行为。 在一个穆斯林国家非穆斯林的信仰活动和地方风俗照常如佛教徒在节日里高抬菩萨游行。 穆斯林历史学家特里顿(Tritton)说“穆斯林历代统治者对非伊斯兰信徒的宽容令人钦佩。 例如在伊斯兰的城市中许可基督教教堂正常举行礼拜仪式政府中容纳非穆斯林的官职如基督教徒和犹太人。 有许多非穆斯林商人成为富翁政府保证他们的合法收入和财产安全。 城中的穆斯林许可参加非穆斯林少数民族的节日和朋友聚会。”(根据《Khartubali》 by Hssan AliP256)

  根据《古兰经》和圣训的原则精神以及前几代哈里法依据先知穆圣的行政范例对生活在伊斯兰政权下的非穆斯林民众实行信仰自由政策伊斯兰文明历史形成过程中所演绎的伊斯兰法学也对信仰自由和保护其它宗教崇拜场所有一致的法学律例。 四大法学家都这个原则基本一致同意哈乃菲马立克沙斐仪和罕伯勒这些法学大师都留下了明确的论述伊斯兰世界不存在一个许可伤害非穆斯林居民的教派。 他们确认在伊斯兰领土之内生活的非穆斯林都是穆斯林的邻舍和同等居民受到同穆斯林一样的保护穆斯林必须以真主使者和宗教的名义保护他们的平等安全和基本生活需要甚至不许可对非穆斯林有不尊敬的言词。 在这些居民受到敌人攻击时穆斯林有责任派遣军队保护他们如果穆斯林让他们受到敌人任意欺凌就是忽视真主的法令。 著名的哈乃菲学派大学者卡迈尔・胡曼姆(Al-Kamal ibn Al-Humm)在他的著作中说“哈乃菲学派的法制规定禁止任何穆斯林破坏寺庙教堂和祈祷场所。”

  在伊斯兰的所有经典和法典中或在任何一个伊斯兰政权的宪法中从来%26#27809;有过毁坏寺庙或强制非穆斯林入教的规定。 从最早的麦地那穆斯林公社一直到公元1924年最后一位奥斯曼哈里法被迫宣布退位在伊斯兰一千三百多年的历史长河中从来没有任何一个伊斯兰政权宣布禁止其它宗教信仰自由的法制和措施。 信仰自由和互相尊重是伊斯兰自古以来的一贯政策从先知穆圣时代开始历代王朝和历朝官员必须遵照执行。 从理论到实践历史证明凡是穆斯林有能力控制局面的地方绝对不会发生毁坏其它宗教场所的不幸事件因为伊斯兰对待非穆斯林的开明政策充满了真主的仁爱恩德和人道主义精神。

  今日世界上许多地方发生文明冲突长期忍受西方殖民主义压迫的穆斯林地区许多地方处于无政府状态出现某些野蛮行为他们破坏寺庙和教堂粗暴对待非穆斯林民众。 根据当代著名法学大师盖拉达维博士的意见我们应当划清一条界限一边是明确无误的伊斯兰保护非穆斯林居民的原则另一方面在穆斯林人群之中有少数思想极端狭隘的无知民众。 那些违背伊斯兰基本人道精神和野蛮破坏其它宗教祈祷场所的人是穆斯林的内部敌人他们对伊斯兰文明的破坏性超过伊斯兰的正面敌人。

  追查任何一个地方发生冲突的地方寺庙或教堂遭到袭击和被焚烧冲突的原因不是宗教而是涉及许多其它原因例如经济政治或历史仇恨。 当伊斯兰的敌人利用宗教发动军事入侵或经济掠夺的时候散布宗教仇恨煽动民族矛盾激发当代人民的激愤反抗的形式脱离伊斯兰法制常规行为。 盖拉达维博士告诫人们要划清界限目的是莫将政治与社会问题与宗教精神混为一谈。 当今世界上有许多不幸的事件既有以宗教为幌子披着宗教外衣做些见不得人的勾当也有人把正义的抗战归于伊斯兰“好战”与“恐怖”而对根本原因和真相却金蝉脱壳转移视线。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1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