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望月是理智的胜利

  编译者按语今年斋月又过去了余音犹未尽有少数地方还是坚持古老的方法“望月”而确定与众不同的斋月日期保持地方穆斯林不团结局面。 俗话说“物必自腐然后虫生”世界上任何强大的国家组织或家庭内部不团结必然遭遇失败和灭亡。 望月问题年年要争吵一个简单的问题都无法统一确是今日世界的大悲哀。 穆斯林要团结。 这是一个人人懂得的道理既有理智就应当有行动先从望月统一开始迈出一步促成一个地方或一个国家的穆斯林团结一致。

  望月本来无关大局不是伊斯兰基本信仰原则也不是天命的功修只不过是为了确定斋月和节日的技术性问题何必非要找几位老眼昏花的老人登高在无边无际的天空寻找新出的月牙? 望月的分歧古已有之因为多数人愿穆斯林社会和谐太平没有多少争论但总是有一些人利用“望月”标新立异每年都要组织抗争拉拢一邦人造势给穆斯林社会造成分裂和自腐的后果。 本文介绍美国伊斯兰天文学博士罗埃伊・沙菲(D r Louay Safi)的文章“从肉眼望月到天文学计算”希望中国各地的穆斯林学者们在明年斋月前就望月问题的古老争吵减退一些火气坚持己见的热情会不断冷却下来以利于穆斯林团结加强穆斯林社会凝聚力。 阿敏

==================================================================

  根据伊斯兰的传统以“望月”确定希吉莱(伊斯兰)历法每个(阴历)月的开始和许多重要的节日例如莱麦丹月和朝觐所以把望月的行为同神圣的功修和伊斯兰礼仪紧密联系也变得神圣。 这是两个绝然不同的性质的问题前者是遵循真主的命令和圣训的信仰功修接受真主的考验而后者只是不同时代人的技能问题怎样准确地观察月亮的位置以便确定日期。 人类文明在不同时期的进步或不同地区的天文学技术水平必然产生观察天象的差距譬如坚持古代传统望月习惯的人就可能不相信现代科学家对月亮行迹和位置的科学计算既使都是仰望天空的可靠见证人也可能因为天气因素观察位置或视力健康状况出现彼此差异。 见证人都要坚持己见政出多门互相必然产生矛盾和派系。 因为“望月”太神圣而且又有许多神秘传说穿插其间所以矛盾升级转化为信仰的严重问题某些人表示誓死捍卫他个人坚持的“真理”。

  当初先知穆圣在世时他曾经指示弟子们以望月确定斋月。 当时的知识和物质条件都很差绝大多数人都是文盲不会复杂的计算也没有成熟的天文学知识更没有天文观象仪器传统习惯的太阴历多半凭着肉眼在广漠中观察星星和月亮。 真主启示的莱麦丹月是每年第九月看到新月便是初一所以“见月开斋”规定由此而来。 当时没有天文学充份的知识预报不可靠凭经验难免误差但肉眼所见的“望月”很少有失误最有说服力所以用肉眼“见月”比当时天文学判断更有权威。

  古代的生活方式比现代孤立稳定的农牧区或商业城市可以独居一偶长久不与邻邦往来。 假如远处文化发达的城市中有天文学家和天文观象台快马加鞭的消息传播很慢一个村镇或一片牧区不可能等待远处传来的专家信息决定斋月因此依赖当地长老亲眼望月形成斋月各自为政独立自主的生活状态。 古代的天文学同占星术没有明确分野许多预测日月位置和天气变化的术士被看作是算命先生科学的成份少迷信的成份多。 年久日深积习难改人们的心目中就相信本地大阿訇一言九鼎说一不二藐视外来的传闻信息。 当时没有法定的节日不实行机关单位集体放假或者节日探亲旅游任何地方都可以选定一个日子为本地“全民节日”对任何方面和外地社会毫无干扰。

  斋月定在希吉莱历的第九月“莱麦丹”这是真主启示法定的斋戒期限而认定莱麦丹月开始的那一天是属于天文学的技术问题与信仰无关如同现代人上下班看钟表。 过去可以凭肉眼观看证实新月出现为依据而今日的天文学进步和科学精确的计算已非昔日可比发生了根本性的变革。 此外观看天空日月星辰的条件也发生了变化已不是空气没有污染的阿拉伯大沙漠湛蓝的天清朗如洗而今的地球上这样的地方很少了空气不被污染的地方只有少数世外桃源凡是人多的地方都被乌烟瘴气笼罩着如酸雨沙尘暴温室效应肉眼见月并非像当初那么容易。

  我们权且把肉眼见月与现代天文学对月亮运行的规律运算认为是穆斯林社会确定斋月的两派不论在科技发达的西方社会或传统的穆斯林地区肉眼派显然处于弱势成为守旧的保守势力不及科学派准确可靠。 譬如在美国有些地方的穆斯林社会根据从阿拉伯国家请来的老阿訇确定斋月他唯一的知识和经验是从老家带来到传统习惯为美国的月亮推算位置结果被科学派证实每次都有错误使许多穆斯林兄弟姐妹按照他确定的错误日子守斋戒。 这样的人往往坚持己见把自己错误的经验和观点蒙上一层神圣的色彩把望月的技术问题与信仰混为一谈。

  今年是美国宇航员奈勒・阿姆斯特朗代表人类登月后的三十七年在他之后又有多次登月数千颗人造卫星超越了月球的轨道在太阳系中飞行每天都有人在太空中工作和“行走”对区区一个小月亮的运动规律早已了如指掌可是我们坚持保守思想的阿訇们还是不相信天文学对新月的计算。 天文学对月亮在地球上任何一个位置出现的计算可以精确到几秒钟之内可是还是有许多人相信他们的肉眼或自作聪明用普通望远镜观看天空找月亮非亲眼看到就认为斋月日期无效。

  多数伊斯兰地区望月的理论是根据不同古代伊斯兰法学大伊玛目的望月见证原则例如哈乃菲学派坚持被委托望月的人必须走出城镇在旷野中集体见证新月而其它学派主张一个地方至少有两名亲眼看到新月的人为准。 伊斯兰古代的四大伊玛目是根据他们当时的历史和社会条件制定的法规有当时的价值和必要但不能认为就是天经地义永恒不变的准则因为他们是在先知穆圣归真一百年之后研究出来的伊斯兰学问不是不可变更的经典。 我们今天用古代学者的见解和制度否认现代科学成就岂非盲人骑瞎马失去了正确的方向被教外人耻笑我们保守得可怜无知得可笑。 这样的行为有点不像伊斯兰因为伊斯兰不主张以愚昧代替知识反对违背不可反驳的真理承认真主造化的事实真相也承认真主恩赐人类的智慧和学问。

  当今世界上越来越多的真正大学者既精通伊斯兰经典也懂得现代科学都倾向于依靠天文学的知识断定新月的日期和时间以便为穆斯林社会确定斋月朝觐和各种节日。 例如埃及艾资哈尔大学天文学会和当代大学者尤素夫・盖拉达维博士他们奔走多年为阿拉伯世界和穆斯林稳麦发射望月卫星聘用世界著名穆斯林天文学家成立国际望月理事会以消除伊斯兰学者对非穆斯林天文学的不信任拒绝他们的科研成果。

  北美洲伊斯兰法学理事会(FCNA)已公开宣布正式采用天文科学的计算方法确定伊斯兰历法的新月是克服传统惰性重要改革措施也是把新大陆伊斯兰事业向前推进一步为穆斯林实际作示范。 根据大多数伊斯兰学者现代学识和意见的这个决策并没有获得美洲穆斯林社会一致赞同今年斋月仍旧有某些地方坚持外籍老阿訇的个人经验和意见确定不同日期的斋月成为穆斯林社会前进的障碍和阻力可见成见之顽固积重难返。 世界上大多数伊斯兰学者都同意采用科学方法望月可以实现穆斯林社会统一行动团结就是力量是集体成功和全面胜利的基本保证。 我们应当清醒地看到眼前的危机敌人希望我们四分五裂可以把穆斯林稳麦打得落花流水永无宁日。 作为有良知的穆斯林你应当站在哪一边?

  (原文请看Intricate TransitionFrom Moon Sighting to Astronomical Calculation by Dr Louat M Safiwww.Isinsight.org/article/Current/Hilal.htm阿里编译)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1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