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尔达威:虚妄不会得逞,不义者终将受审

  多哈消息:世界穆学联主席,优素福・格尔达威警告犹太人和支持犹太人的西方人说,真主的计谋是更强大的,真主将审判不义者,绝不会让虚妄战胜真理,并要求阿拉伯-伊斯兰民族的统治者敬畏真主,顺从民意,因为人民确已道出了真话。

  在1月9日的主麻演讲中,格尔达威长老就加沙大屠杀事件向有关各方发出呼吁。他在针对以色列的人的讲话中,形容他们是傲慢自大之徒;是骑在真主的仆民头上,依赖美国的武器和武力而狐假虎威者。他对犹太人说:真主的许诺确已临近,这是你们要面临的日子,因为真主必将审判不义之人,必将以全能者的大能来惩处一切不义之徒。穆圣说:真主必将审判不义之徒,直至不义之徒都受到应有的惩处。接着穆圣念诵《古兰》经文:“当你的主毁灭不义的市镇的时候,他的惩罚就是这样的。他的惩罚确是痛苦的,确是严厉的。”(呼德章:102)

  犹太人确已在大地上作恶两次,真主惩治他们,让他们受人奴役,背井离乡,宗庙焚毁,流离失所四十年。之后,真主对他们说:“(如果你们悔改),你们的主或许会怜悯你们。如果你们重新违抗我,我将重新惩治你们。我以火狱为不信道者的监狱。”(夜行章:8)

  这就是真主的法律,假如你们再次作恶,那我也必定再次惩治你们。而你们犹太人,确已经再次多行不义,在大地趾高气扬,肆意流血,亵渎神圣,背信弃义,草菅人命……犹太人,他们曾经在穆斯林的保护下,在穆斯林的家园长期生活,我们没有一个人背弃过同他们的协约。当时,他们还曾经在穆斯林政权中担任高官要职,而在欧洲,他们却未曾找到仁慈的胸怀和安身立命之所。只有伊斯兰的家园、伊斯兰国家、土耳其奥斯曼帝国为他们敞开了接纳的胸怀,给他们提供安全的保障,但是犹太人把这一切都忘记了。

  现今我们伊斯兰民族所经历的一切就是一群忘恩负义的恶狼对我们的撕咬。真主绝不会放弃伊斯兰这个民族,也绝不会让这些忘恩负义的恶狼在大地上作恶不止。我们确是等待来自真主的,令犹太人蒙羞的报应。如果真主意欲,就让他们落入我们的手中。正如真主说“你们应当讨伐他们,真主要借你们的手来惩治他们,凌辱他们,并相助你们制服他们,以安慰信道的民众。”(忏悔章:14)

  格尔达威在讲话中,针对同以色列狼狈为奸,为所欲为的美国传达了他的第二个信息。美国自以为是世界的主宰,狂妄自负于强大的军力和先进的科技。真主让美国得享他在大地上的地位,但是它却执行双重标准。公正对于美国来说是因人而异的东西,更准确的说,它是针对西方,尤其是美国而言的。真主绝不会放任你们所支持的不义战胜公正、虚妄战胜真理。而真主所交付在你们手中的信赖和令你们得逞的实力,你们却借以恣意妄为,我行我素。这必定给你们带来真主的惩罚,真主将使他们暂时迷惑于眼前的繁荣与强大,但真主将审判他们。真主的计谋是更强大的。真主说:“直到田地穿上盛装,打扮得很美丽,而农夫猜想自己可以获得丰收的时候,我的命令在黑夜或白昼降临那些田地,我使五谷只留下茬儿,仿佛新近没有种过庄稼一样。我为能思维的民众这样解释许多迹象。”(优努斯章:24)

  格尔达威在讲话中,针对统治者,尤其是穆斯林的统治者传达了他的第三个信息,他说:你们当敬畏真主,顺从民意,人民确已讲出了真话。他们不想看,但却满眼都是在他们面前熊熊燃烧的烈火;他们不想见那些失去父亲的孤儿和失去丈夫的妇女,但却随处可见的都是这人间的惨剧,他们还能够无动于衷吗?!

  他说:真主确已使你们肩负起这样的责任,但是伊斯兰这个民族的问题却正是你们这些统治者,因为你们恰恰与民众的意愿背道而驰。

  如果局势仍然恶化,那这些统治者必将随之终结,因为他们统治的合法性来源于人民大众。如果他们失去了人民大众的支持,那也就失去了执政的合法性。因此,我呼吁他们有所动作,或召开阿盟首脑会议,难道这也是将困难之事吗?让他们去面对他们所担负的历史责任。

  我们的兄弟怎么会被抛弃?假如他们以伊斯兰的逻辑讲话,那伊斯兰民族就有义务去捍卫每一寸土地,去抵抗外来之敌。只要有外敌入侵伊斯兰的土地,那这片土地上之人就当不惜一切代价来抵御外辱。当地的所有人都有义务参战,妻子可以不经丈夫的同意,儿子可以不经父亲的同意而参战。如果当地的民众不能抵御外来侵略,那周边的人就当为之而奋斗,如此逐次扩大,直至包括全体伊斯兰民族,由伊斯兰民族全体来承担抵抗的责任。

  而阿拉伯国家的统治者,他们能够指挥军队和调动一切力量。试问,你们花费上亿美元购买的,存放于仓库,直至生锈的武器究竟还有什么用处?在外敌当前的现在,都不动用的武器,那要到什么时候才会使用?“为主奋斗”在现在已经是伊斯兰民族强制性的主命。每个人都尽其所有来为之主道奋斗,每个人都可以钱财、或者武器、或者生命、或者抵制敌人的产品来为主道奋斗。

  尽管阿拉伯国家之间存在共同防御的军事协定,但是阿拉伯人却无动于衷,对此,格尔达威表示深恶痛绝,他说:军事协议上说:凡有阿拉伯国家遭到入侵,那所有的阿拉伯国家都应当一直全力抵抗。阿盟的建立难道没有这层含义?1948年以色列国成立,巴勒斯坦人遭到了以色列的侵略。阿拉伯国家为抵抗以色列的入侵才组建了阿盟,当时参加阿盟是七个国家的阿拉伯人,而到如今,阿盟已经成为一个二十个多个国家参加,有者六十多年历史的大联盟,但是,现今反而却让我们的巴勒斯坦人陷于如此水深火热的境遇中,那阿盟究竟在何处?

  他对阿拉伯国家的统治者说:阿拉伯国家的统治者,可耻啊!我不想批评你们的行径是合法还是非法,因为你们中大多数人早已毫不在乎什么合法与非法,因此我对你们说,真可耻!你们眼睁睁看着你们的兄弟被屠杀,被毁灭,让那些屠夫为所欲为,而你们却沉默不言。艾布・欧拜依德、哈里德・本・瓦立德、塔立格・本・宰雅德和那些历史上的开拓者的后裔们啊!历史将会把这些无动于衷的统治者扫入历史的垃圾堆。这是真主的不变的常道。历史是无情的,真主的常道也是无可通融的。遗憾的是,我们没有看到任何一个阿拉伯国家象委内瑞拉那样,驱逐了以色列的大使。

  格尔达威补充说:尽管有些人想否认伊斯兰民族的存在,但是伊斯兰民族的存在是不争的事实,当最东边和最西边的穆斯林为加沙示威游行时,就已经再次证实伊斯兰民族仍然存在,这个民族热切地期盼着到巴勒斯坦参加“吉哈德”,牺牲在穆圣夜行和登宵之地。

  加沙只有埃及一个对外出口,但是以色列却从加沙周边好几个阿拉伯国家边界上将加沙封锁得严严实实。因为,假如有人要到巴勒斯坦,那他可以通过加沙周边的阿拉伯国家所打开的口岸进入加沙,但是我们成为了以色列的保护人,没有一个战士能够从这些阿拉伯国家进入加沙。

  格尔达威在讲话中针对巴勒斯坦权力机构传达了他的第四个信息说:你们在加沙的兄弟是你们的同胞兄弟,你们不该抛弃他们,不该袖手旁观。如果加沙陷落,那巴勒斯坦问题也就失去了意义:加沙问题是对伊斯兰民族的严峻考验。如果失去加沙,便意味着失去了巴勒斯坦问题。以色列所希望的就是消灭巴勒斯坦人的抵抗,而加沙的兄弟正是因为高擎着抵抗的旗帜而遭到以色列的入侵。

  针对加沙的兄弟,格尔达威在讲话中传达的最后一个信息说:加沙是伊斯兰的加沙,是真理的加沙、是幸福的加沙、是坚忍的加沙、是团结的加沙,加沙人宁愿忍耐饥饿,也不愿屈服和妥协,在漫长的十八个月,加沙人没有屈服,尽管以色列千方百计要加沙屈服,低下高昂的头,但是最终都以失败告终,我们通过我们在大马士革的兄弟知道,加沙的兄弟依然坚忍而乐观。以色列幻想着加沙人感到悲观和失望而放弃武器。但是,英勇的加沙人绝不会放下武器,也绝不会投降,这是加沙人的特性之一。尽管挨饿、饥渴、没有燃料、断电、缺失食品和药品,以及所有的生活必需品,但是加沙人没有投降。好样的!加沙人!好样的!英勇的抵抗战士。

  穆斯林兄弟啊!阿拉伯国家的阿拉伯人啊!伊斯兰国家的穆斯林啊!请坚信胜利属于我们(如真主意欲!),胜利也属于加沙人!我们绝不要对真主的援助和真主的慈悯绝望,只有不信道者和迷误者才会对真主的援助和慈悯绝望。真主的命令是为所欲为的,当他判决一件事时,只需说“有”便有了”。我要对我们在加沙的穆斯林兄弟说:“如果你们遭受创伤,那末,敌人确已遭受同样的创伤了。我使气运周流于世人之间,以便真主甄别信道的人,而以你们为见证--真主不喜爱不义的人。”(仪姆兰的家属章:140)

  在演讲的后半部分,格尔达威长老说:我们手中有很多可以用来援助加沙兄弟的手段,他说:我们有很多手段可以援助加沙。我们可以用手中的钱财来为主道奋斗,钱财的“吉哈德”是为主道奋斗的基础之一,《古兰经》中还将钱财的“吉哈德”置于“生命的”吉哈德之前,这是因为,要为主道奋斗需要武器,而要购买武器就需金钱。所以真主说:“你们当轻装地,或重装地出征,你们当借你们的财产和生命为真主而奋斗。这对于你们是更好的,如果你们知道。”(忏悔章:41)真主又说“信道的人们啊!我将指示你们一种生意,它能拯救你们脱离痛苦的刑罚,好吗?你们信仰真主和使者,你们以自己的财产和生命,为真主而奋斗,那对于你们是更好的,如果你们知道。”(列阵章:10~11)

  他还提醒说,以钱财而为主道奋斗属于宗教的义务,而非随心的捐献。因为穆圣说“凡为主道而准备装备者,谁确已为主道出征。”加沙人以生命为主道奋斗,而我们就以钱财来为主道奋斗。

  所以我希望穆斯林兄弟从他们的天课、施舍、遗嘱财产、四分之一的宗教基金等钱财中拿出钱来援助加沙人。他还重申抵制以色列、美国和丹麦产品。他说:“以色列和美国所赚取的每一分钱,都被我们的敌人变成了射杀我们的兄弟的子弹。”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1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