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勒斯坦永远是穆斯林领土

       不容质疑巴勒斯坦今天的局势是上世纪初西方列强设计的政治阴谋在穆斯林的神圣领土上强行建立一个犹太人国家。  但是从历史渊源信仰精神和对领土的拥有权穆斯林永远不会放弃巴勒斯坦只要被西方强权及其代理人占领一天全世界穆斯林决不会放弃斗争。 世界上有这样一个奋斗的目标也不错时刻提醒穆斯林敌人的刀剑压在我们的脖子上成为团结和奋斗的强烈刺激。

       巴勒斯坦不是一片平凡的土地因为在《古兰经》和圣训中有许多处提到这些经典的根据证明这片土地对穆斯林稳麦的重要性。  除了希贾兹地区以外的其它地方也许没有那里重要因为在经典中没有提到过穆斯林在情势急迫时有可能放弃但决不放弃在巴勒斯坦领土上的权利。 那里就是通常人们所说的“耶路撒冷圣地”(Baitul-Maqdis)其中有阿克萨(远寺)和岩石两大神圣的清真寺那两座清真寺是真主使者先知的圣迹是先知穆圣夜行和登霄的降落之地。  《古兰经》说“赞美真主超绝万物他在一夜之间使他的仆人从禁寺行到远寺他在远寺的四周降福以便我昭示他我的一部分迹象。”(171)

       根据圣训位于耶路撒冷城东的阿克萨清真寺其地位的高贵性仅次天下第一清真寺麦加禁寺。  根据大弟子阿布‧达尔的传述他说“我曾经询问过先知穆圣在大地之上哪座清真寺应是第一位重要他告诉我说‘是(麦加的)禁寺’。   然后我问那么其次呢  他回答说是‘阿克萨清真寺。’   我又问那么这两座清真寺确立的时间相隔多少他回答说‘四十年。’” 

       在先知穆圣在麦加传播伊斯兰期间他指导穆斯林礼拜的朝向是耶路撒冷圣地这个制度一直延续到麦地那时代的前十六个月然后才有真主的启示把礼拜的朝向改为麦加的克尔白。  虽然改变了礼拜的朝向但是阿克萨清真寺的崇高地位没有降低在那里礼拜所获得真主的回赐是在普通清真寺礼拜的一千倍。  (另有圣训说在阿克萨清真寺礼拜回赐是普通清真寺的五百倍列在麦地那清真寺之后给予第三圣寺的崇高地位。 ---- 编译者)

       除了先知穆圣的夜行与登霄这两大神奇事件巴勒斯坦和耶路撒冷圣地也保留了许多历史先知的足迹他们都曾在那里传播正道创建了辉煌的文明业绩。  那是世界上仅有的一小片领土从第一位先知阿丹开始以后的历史同许多先知都有联系如易卜拉欣鲁特达伍德苏莱曼穆萨和尔撒。 《圣经》和《古兰经》的经文都证实达伍德和苏莱曼两位先知都曾根据真主的启示在巴勒斯坦创建了伟大的文明古国。  那里是认主独一信仰和启示文明诞生和实践的神圣区域那里的居民世世代代有责任维护正道信仰为人类展现认主独一的精神。  从古先知时代直到现代巴勒斯坦没有平静过是人类历史的正义与邪恶的较量舞台呈现了真主的恩典也展示了真主的惩罚。

        因此在先知穆圣之后那里是属于穆斯林的领土。  例如他的第二位继承者哈里发欧麦尔在驱逐拜占廷罗马军队之后解放了圣城耶路撒冷。   在那以前的许多世纪里居住在巴勒斯坦的犹太人和属于不同教派的基督教徒都受到拜占廷帝国的奴役和压迫。   欧麦尔宣布所有的人都得解放享有信仰自由恢复耶路撒冷为多种宗教的圣城。   在先知穆圣夜行和登霄的时候“他在远寺四周降福”这个重要的历史事件为那里的神圣领土积淀了丰厚的真主慈恩使那里永远闪耀着伊斯兰真理的光辉。  不论在什么时代全体穆斯林稳麦都有责任保卫神圣的巴勒斯坦领土。

       公元十一世纪欧洲罗马教皇动员欧洲各国向“东方”入侵发动了历史上臭名昭著的十字军侵略战争。   1099年十字军攻破了耶路撒冷城占领将近一个世纪圣城之内和周围的穆斯林犹太人和基督教徒都遭受到暴虐的统治。

       巴勒斯坦地区的穆斯林坚持抗战反抗十字军的烧杀和蹂躏经历了二百多年的浴血奋战终于在1187年获得全胜。   穆斯林英雄萨拉哈丁率领的穆斯林将士彻底打败了盘踞在巴勒斯坦的侵略军耶路撒冷城中的居民从此获得解放穆斯林犹太人和基督教徒重归于自由和平等。

       二十世纪是欧洲殖民主义走向没落的时代全世界受压迫的民族要求自由和解放。  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后在英国统治下的巴勒斯坦被英国殖民政府出卖1917年以英国首相贝尔福的一个个人声明就把巴勒斯坦宣布为未来犹太人的国家。   当初生活在巴勒斯坦地区的犹太人只占人口的8%但是西方强国互相密谋和勾结把世界各地的犹太人集中在一个地方出现了犹太人复国运动在西方军事援助下抢占巴勒斯坦人民的土地把他们驱逐出境。

       在1948年一个畸形的婴儿国家诞生了 ---- 以色列。   它的产生第一是欧洲各国都仇恨犹太人设法驱逐他们第二他们被利用来向中东阿拉伯世界作对制造世界大冲突。  这就是今天所看到的所谓“巴以冲突”。

       以色列建国之后一直以开发“生存空间”为理由疯狂扩充领土采用各种卑劣的手段包括残酷的屠杀夺得今天巴勒斯坦地区75%的土地和城镇。  遭受灾难的巴勒斯坦人民被驱逐出世代居住和经营的富饶家园。   当以色列在西方支持和武装下羽毛丰满时1967年向周围阿拉伯国家发动全面战争攻击埃及约旦和叙利亚以攻为守占领他们的领土和战略要地。 凡是在以色列军队占领的地面上以色列政府实行“犹太化”改造把历史遗留的所有伊斯兰文明扫荡干净因此在联合国保护下的耶路撒冷圣地也受到铲除的威胁。  西方国家利用以色列发泄对伊斯兰和穆斯林的历史仇恨企图通过以色列永久占领和奴役资源丰富的阿拉伯世界。

       自从以色列建国六十年来西方国家操纵“巴以冲突”袒护以色列一方以貌似公允的面孔进行斡旋例如西方提出世俗主义民族主义以各国“民族利益”和“于以色列双边协议”的方式对阿拉伯国家分化瓦解收买一部分阿拉伯政府。  六十年来巴勒斯坦的和平之路没有出现无数次的和谈失败了“巴以和谈”成为梦幻而破灭而在以色列滋生了更大的侵略野心。

       现代所看到的巴勒斯坦问题不是单纯的宗教问题也不是单纯的政治问题而是历代先知的子孙们如何保护真主宗教的问题所有的宗教都应受到尊重坚持认主独一人人平等。 巴勒斯坦的灾难是对全世界信士的考验分清是非曲直正义与邪恶历史上曾经有过拜占廷的残暴统治也曾有过十字军的暴虐也曾有过西方殖民主义的掳掠。   从古到今巴勒斯坦人民在所有这些灾难中没有让步坚持抗战他们每次都获得了最后的胜利。   今天的黑夜也将走到尽头希望的曙光已展现在地平在线。   有一位诗人说“冬天了春天还会遥远吗”

       (阿里编译自PalestineIts Significance for Muslims)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1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