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尔达威谈伊历十月的六天斋

奉真主之名,一切赞颂全归真主,祈愿真主赐予他的使者慈悯和平安!

在莱麦丹月后的伊历十月里封六天斋是强调的圣行。为鼓励在伊历十月里封这六天斋,有圣训说:谁在莱麦丹月后封了伊历十月的六天斋,就犹若他封了全年的斋一样;谁每年都坚持这样做的话,就犹若他终身斋戒一般。

除了开斋节这天外,伊历十月中的任何一天都可以用于封这六天的斋。无论在伊历十月的月初、月中或者月尾封这六天斋都是符合圣行的。这六天的斋并没有限定是连续的六天。

优素福・格尔达威博士说:先知穆圣鼓励人们在莱麦丹斋月后继续在伊历十月斋戒六天。据艾布・安优布・安沙力传述说:“谁封完莱麦丹月的斋后,接着又封了伊历十月里的六天斋,就犹若他封了全年的斋。”(《穆斯林圣训实录》斋戒篇第1164段;《艾布・达伍德圣训集》第2433段;《帖尔米兹圣训集》第759段;《伊本・马哲圣训集》第1716段。)

在另外一段圣训中解释说:“封了莱麦丹月的斋,相当于封了十个月的斋,封伊历十月中六天的斋相当于封了两个月的斋,因此一共封了一年的斋。”

是否要求这六天的斋戒直接跟在莱麦丹月后呢?即伊历十月中的六天斋在开斋节后开始斋戒。正如圣训原文中用了“接着”一词所表明的那样;抑或是只要在伊历十月中斋戒便可,因为伊历十月整月都接着莱麦丹月?

对此,教法学家有分歧,但是我个人倾向于第二种解释。

同样,这六天的斋戒也不必连续六天封斋,如果六天分开封也是允许的。因沙安拉!

唯有伊玛目马立克主张伊历十月中斋戒六天为可憎,因为他担心人们将伊历十月中这六天的斋误认为是莱麦丹月的斋而严格遵守,并否定未封之人。于是,为了防微杜渐而判定这六天的斋戒为可憎。(正如伊玛目夏推比所述,一些非阿拉伯人就犯了类似的错误,他们保留所有莱麦丹月的仪式,直到伊历十月的第七天还在让宣礼塔灯火通明,斋月守夜人在封斋时刻报时等等。但是,类似这样的担心,不足以否定圣行,而应对无知者给予教导。

马立克在《穆宛塔圣训集》中说:他没有看到任何有知识的人封伊历十月中的六天斋。萨吾坎尼说:很明显,人们没有践行圣训,并不意味着这是他们否认圣训的证据。他强调说:伊本・阿巴斯说:《古兰经》中有一些经文是让人们自己决定遵守与否,例如:《古兰》经文“析产的时候,如有亲戚、孤儿、贫民在场,你们当以一部分遗产周济他们,并对他们说温和的言语。”(4:8)

但是假如关于伊历十月斋戒的这段圣训是对的话,那就无可讨论了,尤其在我们选择了伊历十月六天的斋与莱麦丹斋月分开后。也许封伊历十月中的六天斋是可嘉的行为,穆斯林通过对伊历十月中这几天的斋戒,继续培养他对其养主顺从的本性;在莱麦丹斋月后依然保持坚定的意志。

真主至知!

原文链接:http://www.islamonline.net/servlet/Satellite?pagename=IslamOnline-Arabic-Ask_Scholar/FatwaA/FatwaA&cid=1122528622524

(侯赛因译自格尔达威个人网站)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1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