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仰与习惯

  健全的信仰是伊斯兰教的社会基础:「讨哈德」(Tauheed) ──信仰真主独一──又是健全信仰的精髓和伊斯兰教的全部精神。 保护这种健全信仰和纯真的「讨哈德」, 是伊斯兰教在立法、 指导方面所致力的首要任务。 为了纯洁伊斯兰教社会, 免遭多神崇拜的污染, 肃清迷信残余, 与迷误的偶像崇拜主义所散布的愚昧信仰作斗争, 已是势不可免的事情。

  尊重真主的宇宙法则

  伊斯兰教首先根植于其教徒心中的信仰, 就是教导他们确信, 这个广漠无边的宇宙, 它是不会盲目地、 无需指导地在运行的, 也不是按照某个人物的私意而运行的。 因为人们的私意, 不仅有其盲目性、 迷误性, 而且是互相冲突, 互相矛盾的。 真主说:

  「假若真理顺从他们的私欲, 天地万物, 必然毁坏… …。」──(【古兰经】二三章七一节)

  但是, 这个宇宙及其万有, 是受连贯的规律所制约, 与坚固的不会变更或变迁的常道有密切联系。 正如【古兰经】的明文昭然若揭地指出:

  「… …对于真主的常道, 你绝不能发现任何变更; 对于真主的常道, 你绝不能发现任何变迁。」──(【古兰经】三五章四三节)

  穆斯林们已经从他们的主的经典和他们先知的【圣训】中学会了怎样尊重宇宙间的一切规律和常道。 他们懂得并能运用真主使之互有联系的因果律, 而鄙弃那种所谓的秘密原因, 那是教堂的传教士、 江湖术士, 以宗教为买卖者之流的骗子手们所一贯依靠和鼓吹的说教。

  向迷信观念和神话宣战

  先知穆罕默德来到阿拉伯社会的时候, 他发现一部份大言不惭的骗子手,以「占卜者」或「看相者」而闻名, 他们自诩能与鬼神联系, 因而可以知过去和未来的一切。 于是穆圣对于这些既无知识, 又无明证和经典作根据的骗子们的谎言公开宣战。 向他们诵读了真主给他的启示:

  「你说:除真主外, 在天地间, 谁也不知幽玄… …。」──(【古兰经】二七章六五节)

  所以, 不论天神、 精灵、 鬼怪、 人类都是不能知道幽玄的。

  穆圣又奉真主之命令向他们宣布:

  「… …假若我知幽玄, 我必多谋利,不遭灾殃了。 我只是一个警告者和对信道的民众的报喜者。」──(【古兰经】七章一八八节)真主叙述先知素菜曼所统领的精灵说:

  「… …假若他们能知幽玄, 那末, 他们不致于逗留在凌辱的刑罚中了。」──(【古兰经】三四章一四节)

  既然如此, 谁要自称能知道真正的幽玄, 那末, 谁就是在诽谤真主, 诋毁事实, 欺骗世人。

  有一次, 一个代表团来会见穆圣, 他们以为穆圣是像那类自称能窥见幽玄的人物, 于是他们就把一件东西隐藏在手里, 说道:「请你说说我们手里握住的东西是甚么?」穆圣坦白地告诉他们说:

  「我决不是占卦者。 的确, 占卦者、 预言者、 看相者, 通统都要进火狱。」

  相信卜卦者是「库夫尔」(不信真主)

  伊斯兰教的打击对象, 还不仅仅限于卜卦者、 骗子手之流, 而且凡是与卜卦者、 骗子手有来往, 请教他们, 相信他们, 支持他们的迷信邪说者, 都算是同案罪犯, 应受打击。 穆圣说:

  「谁去到一个占卜者那里, 不论向他领教甚么, 然后, 他都相信其所说的, 那末, 谁的拜功, 在四十天之内都不被准成。」──(【穆斯林圣训实录】)又说:

  「谁去到一个看相者那里, 并且对其所说都一一相信, 那末, 谁确已不信真主降示给穆罕默德的经典了。」──(板查子根据强有力的传述线索而传述之圣训)因为真主降示给穆圣的经典里, 已经明确指出:幽玄是真主所知, 穆圣也不知道幽玄。 至于其它人更是望尘莫及, 不可想象了。 所以昭示穆圣:

  「你说:『我不对你们说:我有真主的一切宝藏。 我也不对你们说:我能知道幽玄。 我也不对你们说:我是一个天神。 我只是遵从我所受的启示… …。』」──(【古兰经】六章五0节)

  穆斯林既然从【古兰经】的这些清楚的教诲当中, 认识到这些是非问题, 那末, 在此之后, 郄又相信有的人可以揭示许多未来的大事和知道看不见的秘密, 那末, 他确已不相信真主降示给穆圣的经典了。

  求签占卜

  我们所提到的那些哲理中, 还有伊斯兰教是严禁求签占卜的。

  「艾兹拉目」(AZLAMA), 意为「求签用的无羽箭条」, 又称为「苟达哈」(GIDAHA),意为「卜卦用的无羽箭」。 即蒙昧时期阿拉伯人常用的箭。 他们在这些箭上写着:「我的主命令我。」、 「我的主禁止我。」有的箭上一字不写, 作为空白。 把这些箭视为神签。 当他们要旅行, 或要结婚, 或要做其它要重事的时候, 他们就到一座放着「神签」的庙宇、 佛殿的地方去求签, 要求知道他们这些欲做的事, 是否可行, 有无凶吉。 如果抽出的签是写着有命令的字样, 他们就勇于奉命而行; 如果抽出的签是写有禁止字样的, 他们就不敢轻举妄动而打消了念头。 如果抽出的签, 是没有字的空白签, 他们就要摇动签筒, 再一次、 两次地抽看, 直到抽出有命令字样或有禁止字样的签为止。

  在我们今天这个社会里, 像沙卜(即抓沙子撒在地上, 按其所形成的形象, 以判断吉凶)、 用贝壳(卜卦、 算命)以及打开书本求教、翻牌、 读杯子等, 也是属于求签卜卦, 问吉凶的范畴, 也是伊斯兰教所严加禁止的非法行为。

  真主在提到禁食的若干食物以后,就紧接着说:

  「… …禁止你们求签, 那是罪恶。」──(【古兰经】)五章三节)。 穆圣说:

  「占课者、 求签者, 以及认为某事物为凶兆而放弃旅行返回家者, 都不会得高品级, (意思是不得进入乐园──译者) ──(尼萨仪圣训集)

  邪术

  在风俗习惯中, 伊斯兰教还要抵制邪术,妖术和魔术师。 对于学习邪术的人, 【古兰经】说:

  「… …他们学了对于自己有害无益的东西… …。」──(【古兰经】二章一0二节)

  穆圣曾经把邪术列为可憎的大罪之一。 这种罪恶往往在毁灭个人以前, 就毁灭了人民。 从事邪术的人, 在未死以前, 在现世就要堕落。 穆圣说:

  「你们应当远离七种罪恶呀!」大家问:「真主的使者啊!那七种罪恶?」穆圣说:「以物配主、 邪术、 违背真主的禁令而杀人(除非因为正义)、 吃利息、 侵吞孤儿财产、 临阵退缩、 诽谤贞洁而天真烂漫的信女。」──(【布哈里圣训实录】、 【穆斯林圣训实录】)

  伊斯兰教的一部份法学家曾把邪术视为「库夫尔」(判逆、不信)、或者认为邪术会导致「库夫尔」。有的法学家甚至主张:为了纯洁社会, 不要受邪术的毒害, 应当把从事歪门邪道的巫人、 妖术师等这类人处以死刑。

  【古兰经】教导我们, 要恳求真主的护佑, 不受邪术家的危害, 如:「免遭吹破坚决的主意者的毒害。」──(【古兰经】一一三章四节)。 「吹破坚决的主意就是邪术家的手法和特点。 穆圣说:

  「谁吹破坚决的主意者, 谁已施行了邪术; 谁施行邪术, 谁已成为多神教徒了。」──(泰伯拉尼根据两个传述线索所收集的圣训。)

  伊斯兰教既禁止穆斯林去向占卜家询问幽玄秘密的事情, 又禁止穆斯林依靠妖术家来医治自己所患的病痛, 或藉妖术和妖术家来解决自己认为是疑难的问题。 这些做法都是与穆圣的教徒脱离关系了。 穆圣说:

  「谁为他人探求预兆, 或请人为自己探求预凶兆; 或为他人占课, 或请人为自己占课; 或为他人施行邪术, 或请人为自己施行邪术, 谁已不算是我们的教胞了。 」──(板查子根据仪姆兰・本・胡萨尼圣训集的美好传述线索所收集的圣训, 和泰伯拉尼根据伊本・阿巴斯圣训集的美好传述线索所收集的圣训)

  伊本・麦斯乌德说:「谁去到看相者、 或巫术家或卜卦者那里, 请教他们, 然后, 他相信他们所说的一切, 那末, 谁确已不信穆圣所被启示的经典了。」──(皮查子・艾卜・雅尔拉根据美好的传述线索所收集的圣训)。 穆圣说:

  「饮酒者, 相信邪术者, 割断亲戚骨肉关系者, 都不得进入乐园。」──(伊本・哈巴尼所考证之圣训)。

  可见, 这里所禁戒的, 不仅仅限于施行邪术者, 而且还包括凡是相信邪术, 鼓励邪术, 证实邪术家的言论在内。

  如果邪术是被用于某些本来就是被禁戒的目的方面, 例如离间夫妻的感情, 造成身体的危害等, 在邪术家的住处大家所耳闻目睹的那些骗人勾当, 那末, 禁戒更须加强和严厉。

  护身符和咒文

  悬挂护身符, 佩戴避邪物, 相信这些东西可以治愈疾病, 或者可以趋利避害,也是属于邪术之范畴。 可是在二十世纪居然还有人把马掌挂在自己的家门, 甚至在目前世界上, 许多地区, 部份骗徒, 利用老百姓的愚昧无知, 给他们写护身符、 咒文、 制作避邪物之类, 在这些东西上画上一些莫名其妙的线条和所谓符录,然后由这些骗子们对着发誓睹咒, 念念有词。 这样, 这些东西就可以确保携带它的人, 免于鬼魔的侵袭, 神怪的接触, 可以防止毒眼和别人的妒忌等等, 真是灵妙药!?

  对疾病的预防与治疗, 本来有许多教法认可的著名方法。 谁放弃合法的方法去依靠那些江湖术士, 骗徒的手法, 谁当受教法的谴责。 穆圣说:

  「你们当延医治疗。 因为创造疾病的主宰, 已经创造了药物。」──(艾哈默德圣训集)又说:

  「如果说你们的所有药物中, 有甚么药物有效益的话, 那末, 可以说就是以下三种:密汁(蜂蜜)饮料; 拔火罐和灸。」──(【布哈里圣训实录】、 【穆斯林圣训实录】)

  上述这三种药剂和医疗方法, 从其精神和模拟来看, 都把我们这个时代所采用的口服药剂,外科手术的治疗、 针灸、 麻醉, 以及电疗等医疗方法和药物包括在内。

  至于悬挂或佩戴念珠、 贝壳, 或者诵读一些密码符咒, 以作为对疾病的预防和治疗手段, 那是十分愚蠢和迷信的做法, 是与真主的常道相冲突的。 违反教义学上认主独一的精神。

  据阿格白・本・阿密尔传述:他们的一个由十人组成的马队来向穆圣宣誓, 表示忠于他。 穆圣认可他们中的九人的效忠, 而拒绝其中一人。 大家问:「为甚么不接受他的效忠?」穆圣说:「他的臂上有一个护身符挂着呀!」于是那人把所戴的护身符扯碎了, 穆圣才接受了他的效忠。 并且说:

  「谁要是佩戴护身符这类东西, 谁已成多神教徒了。」──(艾罕默德、 哈克目圣训集)

  穆圣又说:「真主不给悬挂护身符的人实现其愿望; 真主也不为佩戴避邪物的人作保护。」──(艾卜・达伍德、 艾卜・雅阿拉根据美好的传述线索所收集的圣训、 哈克目所考证的圣训)

  据奥目拉乃・本・胡萨尼传述:穆圣看见一个人的前臂上戴着一个黄铜手镯, 便说:「你该受苦!这个东西有何用?」那人说:「我戴着这手镯, 以防治疯湿病。」穆圣说:「它只会给你增加症痛。 你应当把它丢掉, 如果你戴着这手镯死了, 你是不得救的。」──(艾罕默德、 伊本・汉巴尼、 伊本・马等人圣训集)。

  穆圣的这些教导, 对于圣门弟子们影响深刻, 他们拒绝那些错误的, 不法的勾当, 不屑于接受和相信。

  据尔撒・本・哈木宰传说:有一次, 阿布杜拉・本・哈克目发高烧, 我去看望他。 我说:「你为甚么不戴一下符录?」他说:「我求真主护佑, 不愿那样做。」另一个传说, 他是这样答复的:「宁肯死, 我也不做那种违法行为。」穆圣说:

  「谁要佩戴护符, 就让谁去依赖、 信托它吧!」──(铁尔密则圣训集)

   阿布杜拉・本・买斯乌德传述:他看见自己的妻子, 脖子上系着一件东西, 他走过去把它扯下来撕烂。 然后说道:「阿布杜拉的家属, 已摆脱了一切与安拉举匹偶的东西。」 然后他又说:「我曾听真主的使者说过:『符咒、 护身符和诱惑力的妖术确实是多神崇拜。』」其家属们问:「阿布杜・拉赫曼的父亲啊!你说的符咒和护身符我们倒是熟悉了。 但是诱惑力的妖术是甚么?」阿布杜拉说:「妇女们为了要博她们的丈夫的欢心, 她们就要做出迷惑他们一种妖术的东西来。」──(伊本・汗巴尼所考证的圣训、 哈康目所传的较为简略, 他说:传述线索是正确的)

  学者们主张, 所被禁止的符咒, 是指非阿拉伯语的, 而且人们也不知道其内容如何, 或许含有邪术和不信真主的成份的符咒。 至于其内容可以被理解, 而且具有记念真主的经文, 那末, 是可嘉的。 在这样情况下的符咒, 可算是向真主祈祷和怀有希望, 但不作为医疗和药剂。 原来蒙昧时期的人们使用的符咒, 都混合着邪术、 偶像崇拜和使人无法理解的一些密码等五花八门的成份在内。

  据传, 伊本・麦斯乌德大贤曾禁止他的家属使用这种类似蒙昧时期的符咒, 他的妻子说:「有一天, 我因事外出, 某某人老是盯着我, 于是我的两眼因为遭到他那恶毒的嫉妒之眼光所害而流泪。 后来, 我用了符咒, 眼泪就停止了。 但是我一不用符咒, 两眼就再流泪。」伊本・麦斯乌德告诉她说:「那是恶魔, 如果你顺从他, 他就放任你; 如果你违抗他, 他就用他的手指刺你的眼睛。 但是, 如果你能按穆圣的做法去做, 那对你就更有利。 医治你的眼睛的最有效的办法是, 你用清洁的水冲洗, 同时你应当向真主祈祷说:

  「化育人类的主啊!求你消除我的伤害吧!求你治疗我的眼疾吧!你的治疗是特效的。 除了你的治疗外, 绝无有效的治疗。 任何疾病无不求助于你的治疗。」──(伊本・马哲圣训集;艾卜・达伍德圣训集和哈康目圣训集的文字传述较为简略)

  (7) 预兆

  凭某一部份事物、 某些地点、 某些时间、 某些人物和某些事物获知预兆, 那是一种迷信。 但是这种迷信流行在一些社团和个人方面, 而且很活跃。 从前, 先知撒利哈的族人们对他说:「我们因你们和你的信徒而遭厄运。」──(【古兰经】二七章四七节)

  埃及法老王和他的族人, 「… …当灾难降临他们的时候, 他们则归咎于穆萨及其教徒们的不祥。」──(【古兰经】七章一三一节)。 灾害每逢一降临到不信真主的那些迷误者时, 他们也会常常对教诲他们的人和真主派往到他们那里的使者们说:「… …我们确已为你们而遭厄运了… …。」──(【古兰经】三六章一八节)而使者们对他们答复道:

  「你们的厄运是伴随着你们的。 难道有人教诲你们, [你们才为他而遭厄运么?] 不然!你们是过份的民众。」──(【古兰经】三六章一九节)意思是, 你们的厄运, 是与你们随时在一块的。 因为你们不信真主, 顽固不化, 对真主傲慢, 对先知无理所造成的。

  蒙昧时期的阿拉伯人, 在相信预兆方面, 有长期的历史和乱七八糟的信条, 直到伊斯兰教来临, 才把这些迷信观念打破, 把他们引导于理性的坦途。

  穆圣把相信预兆和邪术、卜卦列为同类性质。 他说:「谁为他人探求预兆, 或请人为自己探求预兆; 或为他人占课, 或请人为自己占课; 或为他人施行邪术,或请人为自己施行邪术, 谁已不算是我们的教胞。」──(泰伯拉尼根据伊本・阿巴斯美好的传述线索所收集的圣训)穆圣说:

  「根据在沙盘上画线, 或根据鸟儿的飞翔, 或根据投掷石子来进行占卜, 推测吉凶, 都是属于与真主举匹偶之流。」──(艾卜・达伍德、 尼萨仪、 伊本・汗巴尼等人所考证之圣训)

  这些推测事物判吉凶的做法, 是毫无科学根据的, 也不符合真正的事实。 它只是出于一种软弱无力的驱使和对想象的信仰。 否则, 有理智的, 也会相信某人倒霉了, 某地方很不吉利, 或者为了听到一只鸟叫, 看见一只眼睛的转动, 传闻某句话也会感到是凶兆而烦恼和恐慌。

  尽管人们生来有一定的弱点, 为了某些特殊原因, 往往会凭部份事物方面感到有不祥之兆, 而受到诱惑。 其实, 不应该向弱点屈服, 变得软弱无力而不能自拔, 尤其是要决定对工作和执行任务时, 应不屈不挠。

  对此, 穆圣有所教诲。 他说:

  「三件事, 任何人都难避免:怀疑、 凭事物定为不吉利、 嫉妒。 但是, 如果你有怀疑, 那末, 你不要去实行; 如果你在旅行时凭鸟儿的飞翔感到凶兆, 那末, 你不要返回; 如果你有嫉妒心时, 那末, 你不要过份。」──(泰伯拉尼圣训集)因为上述三件事情, 纯粹是想象, 或者是心理上的自言自语, 在实际操行中, 没有任何作用, 可蒙真主的任何赦宥。 据伊本・麦斯乌德传述, 穆圣连续说三次:

  「以鸟的飞翔占卜是多神崇拜, 以鸟的飞翔占卜是多神崇拜。」

  伊本・麦斯鸟德说:「我们每一个人没有一个不受此影响… …。 但是真主用我们对的信托来消除了它。」──(艾卜・达伍德、 铁尔密则圣训集)意思是:我们没有一个人则已, 但有的话, 他的心里总会发生这种以某些事物为不吉之兆的观念。 但是信托真主的人, 会蒙真生的庇护, 为他清除那种观念, 不致于让那种观念牢牢地缠绕着。

  (8) 向蒙昧时期的传统习俗宣战

  蒙昧时期各种迷信邪说及其妄想, 对人们的理性、 道德和作风存在着威胁与危害。 所以伊斯兰教对他们发起了全面进攻, 同样, 蒙昧时期遗留下来的许多传统的恶风陋俗, 伊斯兰教也向他们宣战, 那些传统习俗, 往往是以宗派主义、 骄傲自大, 部落光荣等狭隘思想为基础。

  (9) 伊斯兰教不允许有宗派主义

  伊斯兰教对宗派主义所采取的第一个步骤, 就是减少和削弱它的各种表现的影响。 伊斯兰教禁止穆斯林去复活或号召各种宗派主义的任何倾向和意图。 穆圣公开宣布自己与搞宗派主义, 排外好战主义的人没有关系。 他说:

  「主张宗派主义者, 不是我们的教胞; 为宗派主义而战者, 不是我们的教胞; 因宗派主义而身亡者, 不是我们的教胞。」──(艾卜・达伍德圣训集)

  人们的一定肤色不存在有甚么优越性。 优越性也不属于某一民族, 或某一地区。 所以穆斯林不可以因肤色的差别而排斥不同于自己肤色的人, 也不可以为本民族而反对其它民族, 也不可以为本地区而对抗其它地区。

  纯粹为了血统和亲戚关系, 而支持本族人, 不论他们是正确或虚妄的, 也不考虑他们是被压迫者或是不义者。 这对于确信真主, 确信末日的伊斯兰教徒来说, 都是不合法的。

  据瓦兹勒・本・艾斯格尔说:「我问真主的使者, 甚么是宗派主义?」穆圣说:「帮助你本族人去作恶犯罪, 就叫宗派主义。」──(艾卜・达伍德圣训集)

  真主昭示:「信道的人们啊! 你们当维护公道, 当为真主而作证, 即使不利于你们自身, 和父母和至亲… …」──(【古兰经】四章一三五节)

  「… …你们绝不要因为怨恨一伙人而不公道… …。」──(【古兰经】五章八节)

  「援助你的弟兄吧!不论他是压迫者或是被压迫者。 这句话, 在伊斯兰教兴起之前, 就流传于蒙昧时期, 可谓众所周知。 先知穆罕默德对这句话, 一方面保留它的字面形式, 另一方面对它的含义作了修正。 当正确的信仰, 深入门弟子的心坎以后, 有一天先知对他们说了这句话, 大家听了非常奇怪和惊异。 便问:「真主的使者啊!援助被压迫的兄弟, 我们知是明确的。 但是兄弟中的压迫者, 我们怎能去帮助他呢?」穆圣说:「兄弟中的压迫者, 你阻止他不要去压迫人, 这就是对他的援助。」──(【布哈里圣训实录】)

  我们由此可以知道,在穆斯林之间所有一切地区性的排外主义, 或者民族性的宗派主义的主张, 都只是蒙昧时期的主张, 它是与伊斯兰教及其使者和经典毫无相干的。

  伊斯兰教除了对自己的信仰忠贞外, 不承认还有甚么忠贞; 除了与教胞的亲密联系外, 也不承认还有甚么别的亲密联系; 在人世之间, 除了正信与不信这一区别外, 也不承认人与人之间还有甚么区别。 所以凡是伊斯兰教为敌的不信者, 都是穆斯林的公敌, 那怕是他本国的邻居, 或是他本族的成员, 甚至于那怕是他的同胞兄弟。 真主说:

  「你不会发现确信真主和末日的民众, 会与违抗真主和使者的人相亲相爱, 即使那等人是他们的父亲, 或儿子、 或兄弟、 或亲戚… …。」──(【古兰经】五八章二二节)

  「信道的人们啊!你们不要以自己的父兄为保护人, 如果他弃正信而取迷信的话。 你们中谁人以他们为保护人, 谁是不义者。」──(【古兰经】九章二三节)

  (10) 不可以亲戚和肤色自恃

  据【布哈里圣训实录】记载, 艾卜・赞勒和比拉勒二人, 都是圣门弟子中最先信奉伊斯兰教的穆斯林之一。 有一次两人吵起咀来, 互相漫骂, 艾卜・赞勒在盛怒之下, 对比拉勒说:「你这个黑女人的儿子!」于是比拉勒就向穆圣诉苦。 穆圣对艾卜・赞勒说:「你难道用他的母亲来辱骂他吗?其实, 你这个人也存在着愚昧无知的状态呀!」──(【布哈里圣训实录】)

  据艾卜・赞勒传述, 穆圣还说:「你细细地想想, 你除了以敬畏真主这一点而取得优越以外, 你确实不一定比白人或黑人更高强。」──(艾罕默德圣训集)

  穆圣说:「你们都是阿丹的子孙。 而阿丹是由泥土所创。」──(板查子圣训集)

因此, 伊斯兰教禁止穆斯林与蒙昧时期的各种嗜好和倾向同流合污, 例如以血统、 出身来互相夸耀, 凭先辈来自豪, 彼此标榜:「我是某某人的儿子。」、 「我是某某的后裔。」、 「你是某某的子孙。」、 「我是白种人, 你是黑种人。」、 「我是阿拉伯人, 而你不是阿拉伯人。」等等, 不一而足。

  如果把全人类都追溯到人祖阿丹这一总根的话, 那末, 血统啦、 出身啦、 门弟啦!又有甚么价值可以眩耀自夸呢?假设, 上述这些关系都有价值可以自豪的话, 那末, 人的功过也就是从这个父亲或那个父亲所生育出来的了吗? 

  穆圣说:「你们的这些家谱、 血统, 绝对不能用来作为你们辱骂任何人的理由。 大家都是阿丹的子孙。 任何人也不优越过任何人, 除非凭宗教和敬畏真主。」──(艾罕默德圣训集)又说:

  「世人都是阿丹和哈娃的后裔… …。 在复活日, 真主的确不问你们的血族关系和家谱如何。 在真主看来, 你们当中最高尚的, 必定是你们当中最敬畏真主的。」──(伊本・哲利里圣训集)

  穆圣在一篇措词严厉而激烈的讲话中, 对那些以父亲和祖辈来夸耀自豪的人们表示了极大的愤怒。 他说:

  「让那些凭他们的先辈来自以为荣的人们罢休了吧! 他们只不过是火狱里的一块燃料而已。 或者说, 在真主看来, 他们还没有那种用自己的鼻子来推动牛屎马粪的甲虫更有价值。 的确, 真主已经为你们消除了蒙昧时期以先辈为荣的自尊心和骄傲情绪。 先辈,无非是虔诚的信士, 或者就是不幸的罪人。 再无其它。 所有的人, 都是阿丹的子子孙孙, 而阿丹是由泥土所创造。」──(艾卜・达伍德、 铁尔密则圣训集。 后者所记录的文字, 自称是优美的圣训。 曼祖尔说, 伯伊赫格也根据很好的传述线索收集了这段圣训。)

  对于那些以自己古代的宗而自鸣得意的人们, 如埃及人以历代法老王而自豪, 波斯人以科斯鲁国王而荣耀, 罗马人以西泽大帝而自傲, 以及阿拉伯人和其它国家民族的人来说, 上面这段圣训是一种很好的教诲。 正如穆圣所说, 已往的那些帝王将相, 不管是阿拉伯人或非阿拉伯人, 都只不过是火狱里的燃料, 不足挂齿。

  在穆圣辞朝那年, 正当禁月宰性节后的几天期间, 汇集了千千万万的穆斯林来倾听、 悉伊斯兰教的教义。 穆圣在圣城发表了举世闻名的辞朝演说。 在穆圣所宣布的伊兰教的基本原则中, 有这样的一段:

  世人啊!你们的主宰确是独一的。 须知, 阿拉伯人并不优越于外帮人; 外帮人并不优越于阿拉伯人; 白种人并不优越于黑种人, 黑种人也并不优越于白种人。 优越不优越, 全凭『特格瓦』(TAQWA──敬畏真主)。 在真主看来, 你们当中最高尚的人, 是你们中最敬畏真主的人。」──(伯伊赫格圣训集)

  (11) 哭丧

  在伊斯兰教与之宣战的那些恶风陋俗中, 还有蒙昧时期遗传下来的对哀悼亡人的许多习俗, 例如号大哭, 过份地表现出忧伤和绝望。

  伊斯兰教就此问题, 曾教导穆斯林要明确了解, 死亡仅仅是从这个世界走向另一个世界的过度时期; 死亡不是绝对的毁灭, 也不是纯粹的虚无。 悲哀和忧伤并不能使死者再生, 也不可能把真主对死者的判决, 收回成命。 所以穆斯林应该坚忍地、 有所准备地来面对死亡, 正如无所畏惧地来面对一切可能遭遇的其它不幸事件一样。 以死亡为警戒, 并希望常常记住这句真言:

  「我们确是真主所有的, 我们必定只归依。」──(【古兰经】二章一五六节)

  至于蒙昧时期的人们对亡人的所做所为, 那是非法的, 应受禁止的,与穆圣的教导完全相背。 穆圣说:「哭丧拍颊, 撕衣捶胸, 呼天叫地等等搞蒙昧时期的遗风者, 不是我们的教胞。」──(【布哈里圣训实录】)

  穿着孝服, 佩戴丧章, 或者为遭丧而放弃装饰, 不修鬓幅, 或者改变打扮, 一反常态等, 以此显示悲伤和哀悼。 这些做法, 对穆斯林来说是不合法的。 除非是妇女因丈夫逝世, 出于忠于夫妻的义务和彼此间凝结了神圣的感情关系, 她应该素装守丧四个月另十天。 伊斯兰把这守制期考虑成为她对前夫的各种权利的一种自恃和对她本人的一种溶化, 这期间, 她不能接受求婚, 所以她应淡妆素服, 以免成为求婚者的视线所向。

  至于逝者是除丈夫以外的其它亲属, 如父亲、 儿子、 兄弟等, 那末, 妇女的守丧期, 不许可超过三天。 据【布哈里圣训实录】载, 艾比・赛勒默的女儿宰奈白传自圣妻温姆・哈比白, 当她的父亲艾卜・苏福扬・本・哈尔卜逝世时, 以及哲哈史的儿子──宰奈白的兄弟逝世时, 她们二人都不放弃了平时所使用的香料。 圣妻宰奈白说:「以真主发誓, 我是不需要香水的。 但是我曾听穆圣说过:「凡确信真主, 确信后世的妇女, 不许可为死者守丧三夜以上的时间, 除非是丈夫死亡, 应守制四个月另十天。」──(【布哈里圣训实录】「殡仪篇」)

  为亡夫守制这段时限是「瓦直卜」(主命), 不可以宽容。 有一位妇女来向穆圣报告说:「我的女婿逝世了。 我女儿──他的妻子的两眼因痛哭而害病, 她可不可在眼睛上涂上软膏?」穆圣回答说:「不!」连说了两三次。──(【布哈里圣训实录】「离婚篇」)穆圣以「不」来回答, 这就表示在法定的守制期内, 装饰和美化是被禁止的。

  至于不带绝望性的悲伤和啼哭而不号, 那是自然的事情, 不致于犯罪。 欧麦尔有一次听到几个妇女在为哈立德・本・瓦利德而哭泣, 有个男子要去制止她们, 欧麦尔对他说:「让她们去为艾卜・素来曼(哈立德的别名)哭泣吧, 只要不披头散发不号大哭是可以的。」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1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