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斯兰对孤儿权利的宣示

  在世界人权的新闻宣传中,从未提到孤儿的权利。世界人权宣言中仅仅涉及到对儿童权益的保障,而伊斯兰却单独给予孤儿特别的眷顾,保障孤儿的权益,命令穆斯林以各种方式善待孤儿。并且将善待孤儿的行为与后世的赏赐联系在一起。

  伊斯兰对孤儿的关怀,表现在先知对穆斯林的各项劝诫和嘱咐中,这些劝诫和嘱咐显示了伊斯兰对孤儿的高度重视,并要求人们善待孤儿、养育孤儿直到成年,还要求人们给孤儿带去欢笑和快乐,照顾他们敏感而脆弱的心灵。穆圣先知曾许诺善待孤儿者,必获重大的赏赐。因为人们对待孤儿的立场,既可劳心善待孤儿,也可事不关已,高高挂起。但当一个人知道抚养孤儿可获真主的赏赐和回报时,便会从善如流,积极善待遗孤。

  穆圣先知的教导如:穆圣曾说:“最好的穆斯林家庭是善待孤儿的家庭。”这段圣训明确指出了穆斯林家庭是否是最好的家庭完全取决于是否善待了家中所抚养的遗孤。

  穆圣先知在他的嘱咐中还将善待遗孤提升到后世天堂的果报。穆圣说:“谁养育一名孤儿直到成年,真主确已将天堂赏赐给他。”那些养育孤儿的人中有谁会拒绝真主如此的承诺呢?

  不仅如此,穆圣先知还确定了养育孤儿者在乐园中的具体位置。穆圣说:“在天堂中有一处名为欢快的乐园,只有那些让穆民的遗孤欢快者才能进入该乐园。”因此,有什么样的工作,便有什么样的回报。天堂里欢乐的乐园只给予那些在今世让孤儿们欢乐的人们。值得注意的是,这段圣训将享受回报的条件限定为让孤儿们欢乐,只要让孤儿们快乐便可以得到后世欢乐的乐园。我们知道,要让孤儿们欢快,也许只须些微的礼品或施予,或者带领孤儿们出游踏青,或者只须一句好话,一眼温情的注视。

  真主的使者在另外一段圣训中还将抚养遗孤与伊斯兰的拜功、斋戒、为主道出征等头等大事等同起来。穆圣先知说:“谁抚养三个名孤儿,谁就犹若白天封斋、夜晚立站拜功、大量施济穷人,为主道出征。”

  在穆罕默德使者之前的各个民族也很重视抚养遗孤。真主的先知,穆萨圣人就曾询问他的养主说:抚育孤儿的报酬是什么呢?真主启示他说,它的报酬是在末日来临之际,我将他置于我的宝座的荫影之下。

  对孤儿的重视最明显的便是《古兰经》中所降示的,关于人们争先恐后地抚养伊姆兰的女儿麦尔央的故事。真主说:“当他们用拈阄法决定谁抚养麦尔彦的时候,你没有在场,他们争论的时候,你也没有在场。”

  抚育孤儿的注意事项

  孤儿总是对其他人的态度和行为很敏感,这与他自出生后便遭遇的种种不便是不无关系的。在孤儿幼小的心灵中,外部世界充斥着暴力、冷酷、喝斥的行为常常给他幼小心灵带了负面的、消极的影响,也正因为如此,伊斯兰更加重视孤儿的性情的培养,温和地善待孤儿,真主说:“至于孤儿,你不要喝斥他。”

  抚养孤儿者还应该知道,他的工作与施济贫民,交纳天课是有所区别的。抚养遗孤更需要一种长期的坚持不懈和对孤儿的监护、教育和疼爱。这样才能给孤儿幼小脆弱的心灵带来积极的,正面的影响,从而帮助孤儿成长为一名心理健康的有用人才,继承起清廉的父亲的事业。

  那些将抚育孤儿仅仅看作是提供物质条件的想法不啻是对善待孤儿的巨大误解。伊斯兰将抚育孤儿从物质和感性的工作升华为一件崇高的具有精神意义的社会交往;伊斯兰命令穆斯林要善待孤儿,改善他们的生活条件,与他们亲密交往,让他们参与到社会中去。这是因为如果孤儿游离于社会之外,那将会对他的心灵产生非常危险的影响,尤其是那些失去亲人之爱的敏感的孤儿更是如此。为此,真主在谈及社会与家庭价值问题时说:“他们问你怎样待遇孤儿,你说:‘为他们改善他们的事务是更好的。如果你们与他们合伙,那末,(你们应当记取)他们是你们的教胞。’”其目的是教导那些抚养孤儿者,让他们知道善待孤儿便是让孤儿融入到社会中去。

  有的孤儿很富有,但他们也需要人们的抚育,给予他精神上的关怀,这一点无论是贫穷的孤儿还是富裕的孤儿都一样需要。对于孤儿来说,精神上的关心与抚爱比起物质上的关心更重要。真主说:“与其在施舍之后,损害受施的人,不如以婉言谢绝他,并赦宥他的烦扰。真主是自足的,是至容的。”

  一般说来,对孤儿的关怀还表现在抚养人犹若父亲一样,重视对孤儿的教育、监护和督促。据传阿里大贤曾说:“你应当让象管教你的儿子一样教育孤儿,象打你的儿子一样打他。”真主的先知宰凯里雅对麦尔彦的抚育、监护便是很好的例子,当他在麦尔彦处发现给养时,便问道:“麦尔彦啊!你怎么会有这个呢?她说:“这是从我的主那里降下的。”

  因此,务必教育孤儿,让他学习文化,犹若善待自己的儿女一样善待他,避免伤害他,给予他一种与别人不同的待遇。

  抚养孤儿者还应该尽自己的能力去了解并掌握孤儿的所有情况,因为真主说:“真主只依各人的能力而加以责成。”

  处处去体会孤儿的心情,去关心并疼爱他。这就是伊斯兰所倡导的善,是贫穷的抚养者和全社会都能做到的善。

  逆境造就伟人

  人需要遭遇逆境与考验,也许失去双亲或父亲反而成为激励一个人奋发向上的动因,在孤儿中不乏这种因遭遇逆境的磨练而最终显达扬名的伟人,他们对周围社会的进程影响深远。

  在这些孤儿伟人中最著名的便是人中的楷模,真理的领袖――穆罕默德使者,他在未出生便没有父亲,尚在童年又失去母亲,接着由祖父阿布杜.真主曾对他说:“难道他没有发现你伶仃孤苦,而使你有所归宿?”

  贞女麦尔央,她由宰凯里雅先知抚养,受众天使的报喜:“当时,天神说:‘麦尔彦啊!真主确已拣选你,使你纯洁,使你超越全世界的妇女。’”穆圣也谈到她说:“男人中完美者很多,女人中却只有伊姆兰的女儿麦尔央,法老的妻子艾西雅是完美者…”(出自《布哈里圣训实录》)

  圣训学家伊本.哈吉尔曾由他的姐姐抚养成人,他在谈论到自己时说:“我出生伊历七十年七月的朝觐途中,我的姐姐当时既会读也会写,聪明过人,她是我母亲之后的第二个母亲。”

  逊尼派的伊玛目艾哈默德.罕百里,原籍巴士拉人,生于伊历164年的巴格达,尚未出生,其父便己经过世,生下来使是一个孤儿,他母亲承担起对他的监护与养育,给予他最好的教育,让他学习了当时所有学科并通背全本《古兰经》,他后来精研圣训,擅长教法,最终成为四大法学教派--罕百里学派的开山鼻祖。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1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