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推:圣纪的月份,谈谈爱的意义

一、

每年的隆冬过后,春回大地,万物复苏,树木再次披上新绿,鲜花绽放,芳香扑鼻,这一切都令人陶醉,没有人例外。

而在光辉的伊历三月,人们的灵魂和心灵,会因为圣纪的重归而陶醉——纪念我们挚爱的先知。

对先知的喜爱与怀念之情在我们胸间激荡,这种情感,由于我们与先知之间遥远的时间距离,无法亲眼目睹先知尊荣的遗憾——而显得更加汹涌澎湃。

这是人之常情,无法阻拦,不容辩驳。

也许,你们都知道,对真主的信仰,需要两个必不可缺的要素。

第一个要素,是理性的确信,确信真主,确信使者、经典、天使、前定与末日。而第二个要素,则是爱。首先,爱真主,然后,爱使者。

爱真主的重要性,有古兰经文为证:“有些人,舍弃真主而将其它的事物当做真主的匹敌,像爱真主一样去爱他们。而信士,是最爱真主的。”(2:165)

至于对使者的喜爱,则有提尔米兹和哈基姆辑录的圣训为证:伊本·安巴斯传述,先知说:“你们当喜爱真主,因为他以恩典滋养你们;你们当喜爱我,因为真主是喜爱我的。”

先知说出这番话,只是在传达真主责成的命令,而没有半点自恋或傲慢。

每当人们的情感被触动的时候,这种对先知的爱,必然会激起汹涌的纪念意识。

而对先知的纪念,并非仅仅局限于对先知诞辰的纪念。可以激发和唤醒我们对先知的缅怀的因素,多的不可胜数。

二、

有人说:先知去世之后,他的弟子们并没有纪念先知啊。

真的有人这样说吗?真的有人这样觉得吗?

先知的弟子们,是世间最热衷于纪念先知的人。

他们中任何一个人,只要经过一棵先知曾经在下面乘过凉或礼过拜的树,对使者的怀念便会将他席卷。

也许,他会在先知曾经睡过的地方睡上一会儿,也许他会在先知曾经礼拜的地方,礼上一番拜功。

他们当中每一个人,只要他经过在先知曾在前往战场或归来的途中驻扎过的地方,那个地方便会激起他对先知的无限缅怀与纪念。

而先知本人,更是纪念者的领袖。当他从塔布克战场上返回的时候,一座巍峨的山峰横亘在他面前,那便是乌候德山。

此时,先知心中涌起对往事的回想与怀念,他情不自禁的说道:“这是清洁之城麦地那,这是乌候德山,它喜爱我们,我们喜爱它。”

先知此番话,正是在表述对乌候德战役的怀想与纪念。先知对乌候德如此表白,只是因为乌候德的地下,埋葬了曾与先知并肩作战的许多烈士。

三、

还有人说,先知的弟子们并没有进行任何的纪念活动。

如此罔顾事实、违背历史真相的言辞,又是从何而来的呢?

每一个但凡有点文化,或者对先知和圣门弟子的生平稍稍有点了解的人,对纪念都不陌生。

甚至功修,大部分的功修,都属于某种纪念活动。

真主命令我们环游天房,不就是在纪念真主的挚友伊布拉欣吗?是他带着儿子伊斯玛仪一起,修筑了天房。“当时,伊布拉欣和伊斯玛仪树起天房的基础,祈祷说:主啊,请你接受我们的敬意,你是全聪的,全知的。”(2:127)

在伊布拉欣的足印后面的礼拜,不正是在纪念先知伊布拉欣的贡献吗?

索法与麦尔沃之间的奔跑,是纪念伊布拉欣的妻子为了给幼儿找水而往返奔走的过程。

纪念,是爱的果实。纪念,散发的是爱的馨香。

如果对真主和使者的喜爱占据了一个人的心扉,他定会在各种与使者相关的时间和地方,不由自主的去回想和怀念。他的诞辰、他的迁徙、他的足迹,无一不会让爱他的人深深缅怀。

这是爱的表达,爱的表达是被动,而非主动。

四、

也许有人要问:对于今世、欲望和私心的喜爱,早已将我们的心灵完全占据,如何才能清除这些旁骛,而去迎接对先知的喜爱呢?

答案很简单。爱是心与心的交流,当你知道并且确信一个人喜爱你的时候,你便会不由自主的去喜爱他。

难道你们不知道,使者对你们的喜爱吗?真主赐予了我们特殊的恩典,让我们得以享受对真主的信仰,和使者的喜爱。真主让我们信仰使者,让我们成为了使者的稳麦。

你们知道使者是何等的喜爱你们,想念你们吗?

伊玛目马利克在其《穆万塔》中传述:

先知归真之前,曾和几位弟子去了一趟拜给尔陵园,向各位亡人道了平安,然后说:“我多想见到我的兄弟们啊!”

一位弟子问道:“真主的使者啊,难道我们不是您的兄弟吗?”

先知回答:“不,你们是我的同伴,我的兄弟是那些未能遇见我的人。我将会在仙池旁等候他们。”

有个人问:“真主的使者啊,你认识他们吗?你没有见过他们,你怎么认识他们?”

先知说:“你们说,假若有一个人,有几匹额头和四肢皆是白毛的骏马,混在其它的黑马当中,他能认出自己的马吗?”

他们回答:“当然可以。”

先知说:“我将会通过他们的额头和手脚的光芒而去认识他们,那是来自于小净的光芒。”

当你们知道,众先知的封印者,最受真主喜欢的使者,是如此的想念你们,喜爱你们。难道你们就如此无动于衷吗?难道你们不会想要去以爱作为回应吗?

其实,这种情况下,我们是被动的。当我看到先知说“我多想见到我的兄弟们”的时候,我心中不有自主的喷涌出对这位先知的深深的怀念与渴望——他没有见过我,却如此爱我。

而这便是以上问题的答案。

这是从内心中驱走杂念旁骛的最快捷有效的方式。

五、

心因纪念而感动,情感因怀念而涌起。而这一切都只是媒介,而非目的。

喜爱真主,喜爱使者,只是媒介,是为了治疗我们的创伤,为了解决我们的疑难,为了铲平我们与真主之间的障碍。

而目的的神圣,会让媒介也变得神圣起来。爱,亦是如此。

在我们心中涌动的怀念,也是如此。

我们的生活中,社会、经济、道德、宗教等各个方面,都有着数不清的麻烦,各种阴谋和阳谋,从远处和近处,向我们袭来。

如何解决呢?

在我们用理智相信真主之后,唯一能助我们解决一切麻烦的,便是爱。

当我们心中充满对真主和使者的喜爱,我们心里原本的一切鲁莽、偏见、自大、自私,就全然消失了。

一切喜爱主圣的人,都在下面这节经文的涵盖之下:“一切信士皆是兄弟,故你们当化解兄弟之间的纷争。”(49:10)

他们已经跨过了喜爱主圣的神圣之门,而到达了为主而喜爱一切兄弟的门边,于是社会上的一切问题,都化为乌有了。

冲动、矛盾、分裂,所有这一切,都在爱的力量面前、在教门的兄弟情谊面前,统统融化。

兄弟情谊一旦实现,分裂的因素就永远消失了,一切疑难迎刃而解,这个稳麦再也不会惧怕任何人的阴谋诡计。

这才是解决之道。是我们面前最便捷的路。

路就在面前,知道的人知道,不知道的人不知道。

但愿伊斯兰稳麦的所有领头人们,都可以了解这一真相,先跨过喜爱主圣的大门,再去将所有信士当做兄弟。

那么,我们的现状必然好转,如真主所承诺的那样:“如果你们援助真主,真主便会援助你们,稳定你们的步伐。”(47:7)

求真主让我们成为受劝的人。

以上,求主饶恕。

【图文来源:微信公众号“满拉”】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1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