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们怎样说穆罕默德

  在十字军的年代,人们捏造种种诽谤之词,对穆罕默德圣人(愿主赐福给他)极尽诋误之能事。随着时代的演进,时至今日,人们崇尚思想自由,对宗教采取宽容态度,而西方学者对穆罕默德圣人(简称穆圣)的生平及其性格的描绘,亦迥异从前。在本文后半合,我们列出一些非穆斯林学者,对穆罕默德圣人的意见,以证明这一论点。

  但是,关于穆罕默德是上主派遣给全人类真正的最后一位使者这一伟大事实,西方人士仍须作更进一步的体会。尽管客观事实俱在,而人们亦受到启迪,但西方人士仍缺乏诚意,不肯以客观的态度,去探求了解穆罕默德是真正上主派遣的使者。奇怪的是,人们对穆圣完美的人格和成就,都乐于加以颂扬,但对于他是上主派来的使者这一事实,却或明或暗地拒绝接受。在这一问题上,我们确实需要用心细想,检讨一下甚么叫做客观环境。

  为了使读者能以不偏不倚、合乎逻辑和客观的态度去断定穆罕默德是否上主派遣的使者,我们谨将穆圣生平,光辉灿烂的事实,记述如下:

  穆圣在四十岁之前,从没显露过他在政治、传道和演讲方面的才华。人们从没见他讨论过超自然的玄学、伦理道德、法律、政治、经济和社会学等问题。无疑他的仪表、正直的人格和修养都非寻常可比,但人们看不出他有甚么特殊和不平凡的地方,更料不到他对人类的将来有伟大和革命性的影响。

  但当他带着新的信息,从希拉山洞出来的时候,他已脱胎换骨,全然改变。既然他是个具有上述品德的人,会突然之间变成为一个“骗子”,把自己说成是上主派来的使者,而犯众怒吗?人们或者会问:“他为甚么甘受苦难?”只要他不传扬他的宗教,当时的人都愿奉他为王,把当地的财宝都献给他。然而,他对金银财帛的诱惑,全不动心。面对种种来自他本族人的侮辱、抵制、甚至肉体攻击而毫不气馁,坚持独力传扬他的宗教。

  在诸多反对和阴谋杀害他的情况底下,穆圣屹立如山,终使伊斯兰教得以掘兴,作为人类生活唯一的指引,难道这不是全靠上主的支持,穆圣本人根深蒂固的信仰和他那坚忍不拔、要传扬上主信息的精神,有以致之吗?况且,如果他存心要跟基督徒和犹太教徒作对的话,那么他为甚么要人们相信耶稣基督、摩西和其它使者(愿主赐福给他们)呢?还要把相信这些使者,作为穆斯林的基本要求呢?

  穆圣四十岁之前,目不识丁,过的是十分正常和平凡的生活,但到了四十岁,他开始传道,全部阿拉伯的人都大感愣然和诧异,同时亦对他那能言善辩的表现深感折服。这难道不是无可置疑的证据吗?他所带来的信息,确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整个阿拉伯最负盛名的诗人、传道者和演讲家都膛乎其后。而最令人惊奇的,是他带来的古兰经,提倡符合科学根据的真理,而在他那个年代,根本无法办得到的,这又是甚么原因呢?

  最后很重要的一点是:他得到权势之后,为甚么还要过着艰苦的生活呢?只要细味他临终时的一句话,我们便可思之过半了!他说:“我们身为上主的使者,并不继承任何财物,而我们所留下的也只作为施赠。”

  事实上,自地球有人类以来,上主曾在不同年代不同地域派遣使者到来,而穆罕默德(愿主赐福给他)是最后派来的一位。

  下文所述的是西方学者对穆圣有关的评论。

  1.林马田着“Histoire de la Turquie”,卷二第二七六至七页一八五四年在巴黎出版(Lamartine:“Histoire de la Turquie”Vol. II, P. 276-77, Paris, 1854)

  「如果我们以(1)目标远大(2)条件缺乏和(3)惊人效果作为衡量人类奇才的准则,在现代史中,有哪一个伟人能跟穆罕默德相比呢?最著名的人物所缔造的不外乎是武器、法律和帝国。就算是真的了不起,他们所创造的只不过是物质世界的权力,一切都是过眼烟云,会在他们眼前瓦解。穆罕默德震撼的,不单是军队、法例、帝国、人民和朝代。而是当时活在世上的三分之一,数以百万计的人。这还不止,他更使人类对圣祭、神灵、宗教、观念、信仰以至灵魂等都大为改观。他获胜利而能克制;他的志愿是全心向主,而非为了争取成立自己的王国。他无休止地祈祷,与主进行神妙的交谈;他去世之后却仍得到胜利

  --凡此种种,都证明他不是个骗子,并非欺世盗名,而是基于顽强的信念,使他深具魄力,恢复教义信条。教条含有两个义理:其一是真主独一无二,其二是主的非物质性。前者说明真主究竟是甚么,后者说明真主不是甚么;前者以实际行动推翻了假神,后者以文字阐明信仰。总而言之,穆罕默德集哲学家、雄辩家,传道者、立法者和勇士于一身;他改变了人们的观念,恢复了合理的教条和非偶像的崇拜,建立了二十个世上的帝国和一个精神帝国。就算我们以任何的标准去衡量世界伟人,试问有谁能超越他呢?

  2. 爱德华吉朋和西门、奥里合着:“撒拉逊帝国史”第五十四页,一八七○年于伦敦出版(Edward Gibbon and Simon Ocklay“History of the Saracen Empire”London, l870, P. 54)

  「古兰经在印度、非洲和土耳其经过十二个世纪,屡受离经叛道者的摧残之后,应使我们惊奇的,不是穆罕默德的宗教仍得到广泛的传播,而是伊斯兰真理永恒不灭,因为他昔日在麦加和麦地那宣扬的教义仍原原本本保存下来。穆罕默德的信徒一致抗拒任何诱惑,绝不容许将他们信仰和崇拜的目标降至人类官能幻想的程度。伊斯兰简单永恒的宣言是:“我信真主独一无二,和穆罕默德是真主的使者。”真主大智的形象从不因任何世俗可目睹的偶像而有所贬损。穆罕默德所应得的荣耀从不超越人类美德所及的范畴,而他的门人都能紧记他的教训,对他的恩德感激歌颂,都不会喻越理智和宗教的规范。」

  3. 波士和夫・史密斯着:“穆罕默德及穆罕默德教”第九十二页,一八七四年于伦敦出版(Bosworth Smith:“Mohammad and Mohammadanism”London l874 P. 92)

  「穆罕默德集西泽大帝和教宗于一身:他是教宗而没有教宗的虚饰;他是西泽而没有西泽的兵团。他没有常备军,没有保镖,没有宫殿,没有固定的税收。如果有人有权说他是以神权来统治的,那人定必是穆罕默德,因为他具有绝对的统治能力,而不需任何凭借,任何支持。」

  4. 安妮・瑟辛着:“穆罕默德的生平和教导”第四页,一九三二年于马德拉斯出版(Annie Besant:“The Life and Teachings of Mohammad”Madras l932 P4)

  「任何研究这阿拉伯伟大先知的生平和性格的人,任何认识他如何生活,如何教导人们的人,对这位伟大的先知--上主的其中一位使者--是绝不会不肃然起敬的。我要对你们说的,有许多你们都可能耳熟能详;但每次我重读这些记叙时,都有一种新的钦羡,对这位伟大的阿拉伯导师的敬仰之心,油然而生。

  5. 孟主穆利着:“穆罕默德在麦加”第五十二页,一九五三年牛津出版社出版(W Montgomery:“Mohammad at Mecca”P.52 Oxford l953)

  「他为了自己的信仰,随时都准备接受迫害;相信他而以他为领袖的人,都是品德高尚之士;穆罕默德本人最后亦得到伟大的成就;凡此种种,都说明他是个品格完美的人。硬说穆罕默德是个欺世盗名的骗子,不但不能解决问题,反而会引起更多问题。可惜得很,历史人物在西方社会所得的评价侑有比穆罕默德所得到的更槽!」

  6. 占米士・美查拿着:“伊斯兰被误解的宗教”见美国版读者文摘一九五五年五月号第六八至七○页

  (James A. Michener:“Islam The Misunderstood Religion”in the Reader’s Digest(American Edition) for May l955 P.68-70)

  「穆罕默德是位受到真主感召而复兴了伊斯兰教的圣人。他在公元五七○年生于一个崇拜偶像的阿拉伯部落。他一出生便成孤儿,因此对贫苦无依者,孤儿寡妇、奴隶备受压迫的人,都特别怜恤。二十岁那年,他已是个成功的商人。不久,他为一位富孀料理一队骆驼商队。二十五岁那年,雇主赏识他的才能,向他提出婚约。虽然新娘子比他大十五岁,他仍是娶了她,并对她始终如一。

  正如先于他在世的大多数使者一样,开始穆罕默德总觉得自己力有不逮,不敢自诩为传达真主信息的使者。但后来天使命令他:“念呀!”据我们所知,穆罕默德不能读也不能写,但他仍是默诵真主启示给他的信息:“真主独一无二”。这个信息后来在世上起了革命性的影响。

  穆罕默德在种种事情上都很讲求实际的。当他的爱子伊布拉欣(lbrahim)去世时,发生了日蚀,于是人们便纷纷传言这是真主的吊唁。穆罕默德只好出来辟谣说:“日蚀是一种自然现象,不应将它与人类的生死混为一谈。”

  穆罕默德本人去世后,有些人想把他奉为神灵。他的继承者于是发表了一篇宗教史上地位崇高的文告。其言日:“如果你们崇拜的是穆罕默德,则他已死了;但如果你们崇拜的是真主,则他永远存在!”

  7. 米高哈着:“一百名历史上影响力最大的人物”第三十三页,一九七八年纽约哈定出版社出版(MichaeI H. Hart“The l00 A Ranking of the Most Influential Persons in History”)

  「在所列出世上最具影响力的人物之中,我选择了穆罕默德居首。这个做法,有些访者可能感到诧异,有些访者甚至会提出质问;但不论在宗教或世俗的层面上,他实在是历史上唯一最成功的人物。」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1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