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行是穆斯林的行为准则

[哈伦・叶海雅文集]

  【古兰经】是真主颁降给人类的最后、也是最完备的启示经典,【古兰经】解释万事,指导人类正道。【古兰经】中有许多经文,指使信士服从真主的使者,以他的行为为准则。全世界的穆斯林称先知穆罕默德(祈主福安之)的表率行为是“圣行”穆斯林的生活实践不以圣行为依据,就很难理解【古兰经】,可见遵循圣行之重要性。圣行作用就是用具体的行为体现和说明【古兰经】的启示。

  在真主的最后使者获得【古兰经】启示的时代,人类使用文字的能力已经达到成熟阶段,当时用阿拉伯文记录的穆圣言行十分完善和准确,因此,在伊斯兰文史数据中保存了极其丰富的圣训记录和穆圣行为的详细记载。经过后代权威圣训学家们的整理和编辑,穆斯林应当遵循的圣训和圣行都有据可查。这是真主确立伊斯兰信仰的意欲,人类历史上所有的宗教和信仰,没有任何一种能达到像伊斯兰文明这样完整的文字记录和无可争议的数据证据。真主在【古兰经】中说“今天,我已为你们成全你们的宗教,我已完成我所赐你们的恩典,我已选择伊斯兰做你们的宗教。”(53)

  必须强调的一个重要概念是,圣训和圣行绝对离不开【古兰经】,不能单独存在。【古兰经】的经文阐明得很清楚,真主的使者的使命是为信士解脱对理解【古兰经】的困难,他把真主的启示化解为具体的规则和行为规范,他教导穆斯林社会遵循真主启示的确切行动和方法。事实上,当我们看到圣行的正确举动时,使我们想象到先知穆圣是如何精心传授【古兰经】启示的,他用行动解释【古兰经】中无穷的奥意。后来的历代学者们,在对照【古兰经】启示理解圣行时,得到许多启迪,提高了对【古兰经】的理解和认识。

  在【古兰经】“仪姆兰的家属”(第三章)一章中,真主告诫人们,怎样才能成为一个真正的信士。“真正确已施恩于信士们,因为他曾在他们中派遣了一个同族的使者,对他们宣读他的迹象,并且熏陶他们,教授他们天经和智慧,以前,他们确是在明显的迷误中的。”(3164)这里明确指出,真主的使者受命“教授他们天经和智慧”。这个意思是,如果没有使者的言教和身教,一般的凡夫俗子无从充份理解真主的启示。那么,由于真主使者向信士大众“宣读”了真主的迹象,“教授”了天经和智慧,人们才懂得伊斯兰,因此,圣行与【古兰经】构成了伊斯兰思想不可分割的整体。想当初,先知穆圣的弟子们听到了使者传达真主的最新启示,而又从他的行为中得以深入领会和理解。穆圣对伊斯兰的身体力行,使以后所有的穆斯林以圣行为准则,伊斯兰成为可以操作的行动,也成为可以实行的合理制度。

  譬如礼拜,【古兰经】的启示只有对礼拜的原则要求,没有说明怎样礼拜,礼多少拜、礼拜分几种类型以及礼拜的条件、内容和规则。先知穆圣为信士们彻底解决了这些问题,以他的表率确定了礼拜的仪式和规则,构成全体穆斯林的统一行动。礼拜实践的全部内容可以装订成厚厚的一本书,所有这些具体规定都是历代学者根据圣行的完美总结。穆斯林信仰和社会生活中的种种规则和习惯,如主麻聚礼仪式、斋月、天课、朝觐、饮食、服装、卫生习惯、社会礼节,所有这一切都以圣行为准则,形成了各民族穆斯林共同遵守的定制。穆斯林社会的这些定制都符合真主在【古兰经】中的启示和精神。

  所有这些行为构成了伊斯兰的文明,遵照这个文明的生活,穆斯林社会的人性得以提高,使精神自律与物质需要形成完美的结合。自从先知穆圣时代起,历代伊斯兰的学者们根据圣训和圣行具体规则要求把礼拜放在极重要的位置,定为万善之根,是穆斯林道德修养和社会文明的法宝,是与非穆斯林的主要区别。关于礼拜的制度从穆圣时开始,一千多年的实践行之有效,没有太多的改变,例如每天五次拜功、主命拜的数量、礼拜前的净身和举意、男女礼拜的区别和方式、礼拜错误补救的方法等等。除了礼拜,穆斯林应当遵守的施舍、助人、关心孤寡病老等弱者,都是【古兰经】中所强调的穆斯林职责和义务而圣行引导穆斯林正确地完成这些职责和义务,千百年来始终如一,没有任何修正和更改。

  以上这些都是全世界的穆斯林遵循圣训和圣行的成果,因为真主在【古兰经】中指示说“我确已派遣你(先知使者)作见证,作报喜者,作警告者,以便你们归信真主的使者,并协助他,尊敬他,朝夕赞颂他。与你订约的人们,其实是与真主订约真主的手是在他们的手之上的。背约者,自受背约之害实践与真主所订约者,真主将赏赐他重大的报酬。”(488-10)真主更加明确地启示众信士说“谁服从使者,谁确已服从真主谁违背(使者,你不要管谁),因为我没有派你做他们的监护者。”(480)

  遵照真主的启示,我们必须“归信真主的使者”,“服从使者”,与真主使者的订约“其实与真主订约”,那么,这个意思十分明确地表明,服从真主的使者是穆斯林必须遵循的责任和义务,就是遵循穆圣为穆斯林社会确立的各种社会规则和行为规范,以及穆圣所确定的一切禁止行为。穆斯林必须做到“凡使者给你们的,你们都应当接受凡使者禁止你们的,你们都应当戒除。”(597)这个启示的意思是,在【古兰经】中告诫的禁止行为以外,真主的使者所规定的禁止也必须遵守,因为当穆斯林信士对一些启示不十分理解的时候,他们来到真主的使者那里要求解答,使者为他们做了【古兰经】内涵的解释,所以,信士们应根据真主使者的解答而行,服从使者的引导。

  有些人借口只以【古兰经】为凭据,以此否定某些圣行,他们说“不能超越经文的内容”。我们说的圣行,是历代学者们认定而不容置疑的穆圣言行,应当与【古兰经】的启示有同等的意义,穆斯林必须遵守。【古兰经】说“当真主及其使者判决一件事的时候,信道的男女对于他们的事,不宜有选择。谁违抗真主及其使者,谁已陷入显著的迷误了。”(3336)穆斯林应对【古兰经】坚信不移,【古兰经】的启示命令信士必须服从真主的使者,穆斯林也同样应当坚信不移,因为【古兰经】和圣行合成了穆斯林社会的统一行为规范。如果借口只遵【古兰经】而拒绝接受圣行的训导,其实就是在有意对抗【古兰经】。

  伊斯兰历史上的大伊玛目马立克把遵循圣行比作努哈先知的方舟,他说“先知穆圣(祈主福安之)的圣训和圣行如同努哈圣人的方舟。登上此方舟者均可得救,拒不上船者都将被洪水淹死。”今日世人的得救全须依赖每个信士遵从圣行,以此推动整个社会的文明。(阿里译自hyahyaorg,06/02/2002,伊光编译)

  (附录)圣行与圣训的区别

  我们一般说的“圣行”,应当有三种不同的内涵。这三种意思往往当作同义词,交叉使用,但有时须有明确的区别理解和对待,就不应当混淆不清。第一个意思等同于“嘉行”,许多阿訇称之为“副功”,根据伊斯兰法制和习俗,应当受到鼓励和嘉奖的优美行为,如讲究卫生、礼拜前用“米什瓦克”(一种芳香细树枝)刷牙、男子留胡须和其它善行。这样的行为达不到“瓦智布”(当然的责任)那样的高度,作为瓦智布的行为,如天命拜以外的圣行拜功,做则得真主嘉赏,忽略者将在后世受罚。而嘉行则没有这么重大的责任和义务,属于第二等级,“为之则美,不为则无过”。

  第二个意思就是通常说的“圣训”,是指经过早期圣训学家如伊玛目布哈里一生呕心沥血收集、求证和筛选而认真确定的先知穆圣确切语录,每一段圣训录都经过严格的考证,引述确凿的证明人和收集的地点。世界各国的习惯称各种圣训集为“哈迪斯”,而对【古兰经】则称之为“基塔布”,对这两种基本经典加以区别。

  第三个意思是真正意义的圣行,也有文字记载,多是早期的圣门弟子和大伊玛目对先知穆圣行为的描述和故事背景介绍。有许多“圣行”未必都是先知穆圣自己做过的事,而很可能只是他对弟子行为的认可,对弟子们的信仰和生活问题的解答,也有些事他没有做过但告诫弟子们将来可以做的事,如在伊斯兰历的第一个月的初九日应当守斋一天。

  以上这些都归纳为“圣人的品行”,简称“圣行”,与前两类有很大的区别。这一部分的意义最重大,是全部伊斯兰法制(沙利亚)的基本依据,包括五大类行为的法律准则当然的行为“瓦智布”,嘉美的副功行为“逊尼”,允许的行为“穆巴哈”,厌恶的行为“麦克鲁海”和禁止的行为“哈拉姆”。

  伊斯兰信仰的圣训和圣行帮助穆斯林社会确立了行为的规范,体现了【古兰经】对信士的具体要求,正如伊玛目布哈里说“穆圣的性格就是【古兰经】。”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1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