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念穆圣的核心是效法穆圣

这个月份是纪念我们敬爱的穆圣(愿主福安之)诞辰的月份,世界各地的穆斯林都准备着庆祝圣纪,聆听动听的演讲、优美的赞词,慷慨激昂的发言,各路媒体也将聚焦这一盛事。这是穆斯林对他们的使者、他们的挚爱穆罕默德(愿主福安之)思念爱慕的最基本的表达。此事无可厚非,也不属“新生异端”,这是爱的表达,正是这份爱推动者所有穆斯林依合乎教法的形式欢庆圣纪,此乃人之常情,实属可嘉!

但是,安拉的仆人们!我想问一问,当我们惯性地在这吉庆的月份里欢天喜地庆祝这盛会的时候,我们也看到伊斯兰民族在效法践行方面的松懈怠慢和急剧的倒退滑坡。这可真是太另人惊叹、失望!

一方面是形式主义的活动,一方面是现实行为中以各种理由、借口或命目地违背穆圣(愿主福安之)留给我们的宝贵遗产,而被到处卷起的东西方之风所蛊惑。这正是我们当代“稳迈”的怪相!真的,形式主义的活动若不能把其精神融入我们的现实行为中,不仅不能使我们接近安拉,而且徒增我们对穆圣(愿主福安之)的羞愧,我们言不由衷的讲述穆圣(愿主福安之)时,只是让我们深感无地自容。

每当圣纪的清风在这吉庆的月份吹起时,每每都吹起我对穆斯林热火朝天般形式主义的庆典和现实行为间另人叹息的不统一!吹动我记起这段揪人心肺、令人骇惧战栗、毛绒惊恐的圣训:穆斯林、穆宛塔及其他圣训辑收录,艾卜・胡莱(祈主悦之)说:安拉的使者(愿主福安之)归真前的几日拖着病弱的身体在几位高贵的圣门弟子的搀扶陪伴下来到了“白格尔”墓园向所有的亡人祝贺了“赛俩目”平安后,站在那里饱含思念地说:“好想念我的兄弟姊妹啊!好渴望我的兄弟姊妹啊!

在场的部分圣门弟子便问道:安拉的使者啊!我们不是您的兄弟吗(我们就在您跟前呀)?

穆圣(祈主福安之)答曰:“你们是我的同伴,我的兄弟姊妹是那些后辈的教生。我将在仙池旁等候他们。”

这时有人问道:安拉的使者啊!您何以认识他们(后辈的教生未曾与您谋面)?

穆圣(祈主福安之)答曰:玉顶白蹄驹的主人在黑马群中,可否一眼找到自己的良驹?!

众圣伴们答道:是的,一眼便可识得!

穆圣(祈主福安之)曰:我也将如此般认出他们,小净留给他们面容白亮,四肢洁净的特征。我在仙池旁等候着他们,到时将有些人他们象迷失的骆驼想要混入驼群似的拥挤其中却被天使阻拦、驱赶着,不得到我的池畔。

我大声地喊着他们说:“喂!你们快到这里来啊!喂!你们快到这里来啊!”

这时有声音对我说:你实不知他们在您复命归主以后是何等地反叛悖逆、偏斜圣道!

我说:“赶走、赶走、赶走吧!”

你们知道安拉的使者(愿主福安之)说:我之后,你们将遇到自私自利出现。那时你们要忍耐,直到在仙池边跟我相会。――两大圣训集。你们看看我们自身,我们也同样给这句忠言抹黑了,我们把利他换成了利己,把安拉命令我们高举的大旗,命令我们坚持的原则换成了心中的私欲。我们的私欲很快就与使者教导我们的忠告大相径庭了。

安拉的仆人们啊!安拉的使者(愿主福安之)说的对啊!他曾与部分圣门弟子一起路过一只被丢弃的死羊羔旁边,他抓着羊羔的耳朵说:“你们谁花一个迪尔汗从我这里买走它?”

弟子们说:“安拉的使者啊!我们不喜欢的东西,我们拿它来做什么?”

使者(愿主福安之)说:据安拉看来今世比这个还不值一提。”

我们听到了安拉的使者(愿主福安之)所说的今世,如果是我们来给今世定位,则会把自身的利益放在首要的第一位,你们难道没看到我们早晚奔波积累财富,甚至不管其合法还是非法?

我们看到我们自己就是圣训中的活例子:“假如一个人有一山谷的财富,他会想两山谷;假如他有两个山谷的财富,他会想三个山谷的财富,只有黄土才能填满他的欲壑。”(伊本阿巴斯的传述,两大圣训集收录)只有死亡使他知足,只有等着他的坟墓能斩断他对财富的欲念。

在安拉的使者告知我们今世及其价值还不如一只死去的羊羔之后,我们今天的情况却是如此!

安拉的使者(愿主福安之)说:“你们中的一个人不曾归信安拉,直到他喜爱我胜过喜爱他的财产、子女和所有人。”

又一正确传述(胜过他自身和周围的一切)。我们看看如果我们放弃自身所有利益只为喜爱安拉的使者(愿主福安之)结果会是如何?

是的,我们也有对使者风俗习惯上的爱,在赞美他的口舌上,在歌颂他的口舌上,至于我们的内心,则已经被今世控制了,已经被各种私欲控制了。

我想问一下:如果我被邀请到这样光彩的场合去,我是该发言还是该沉默?羞愧的沉默,为了表达对民族现实中渐渐失去的那些穆圣曾强调过的忠告和命令的沉默。我认为最合适我的就是沉默,因为我言不由衷地说着对穆圣的喜爱与思念时,我发现我与穆圣之间已经有了一堵由私欲贪乐铸造的铜墙铁壁了。今世已经控制了我的本身,我感觉到我在说谎,我感觉到我戴着一副已经控制了我内心的矛盾的假面具。

安拉的仆人们啊!我说的是我自己。我想象着穆圣在遥远的后世呼唤着我们:我已经和你们说过,我离开你们,离别今世。我给你们留下的里外纯洁的生活方式,你们为什么违背了我给你们留下的正道?你们为什么沉迷在那些让你们眼花缭乱的嬉戏中?

安拉的使者(愿主福安之)告诉我们:“如果穆斯林知道宵礼和晨礼的贵重,(即他们要是知道到清真寺凑众礼宵礼和晨礼的重要性)他们就是爬着也要去的。”再看看我们自己吧!当夜幕降临的时候,我们通宵达旦的熬夜,在餐厅和咖啡馆消磨,在玩乐的地方虚度,直到五更天,然后疲倦困顿的回到家。这时晨礼的时间到了,清真寺打开大门迎接人们的到来,我看到大部分的清真寺除了少部分心存热爱安拉的人之外,几成空城。至于那些纨绔子弟,那些高层人士,他们中大部分人则不用爬也不去了。

我深思在使者时代去清真寺的路是什么样的!没有路灯的照亮,曾经布满泥泞,尽管如此,但圣门弟子们心中信仰之光照耀着他们争先恐后地前往清真寺凑众礼拜。至于今天,则道路平整宽敞,灯火通明,清真寺很近很近,但是很多人已经厌烦了穆圣的教导了。

穆斯林兄弟们,看看欧麦尔本・罕塔卜(愿主喜悦之)的事迹就知道我们当代的穆斯林与第一代圣门弟子之间的差距了。在应基督教徒邀请去沙姆(今叙利亚)的时候,因为没有替换衣物欧麦尔就穿了一件打满补丁的衣服去赴约,艾卜欧拜德委婉地责备了他。他说:“艾卜 欧拜德啊,真希望这话不是从你嘴中说的。我们是安拉以伊斯兰而使我们荣耀的民族,除了安拉的荣耀我们还奢求什么呢?”

你们是否深思过这句话的意思?是否深思过这句话意味着什么?

这话的意思是:在我们头上闪光的伊斯兰的桂冠,不是靠我们自身的财力物力,也不是靠我们自身的文明,也不是靠强大的军队而铸造的,而是安拉为我们铸造的,以此使我们荣耀。当我们忠诚于带来荣耀的伊斯兰的时候,安拉把这顶桂冠戴在我们的头上。如果我们沉醉在这顶桂冠中,却忘记了桂冠的铸造者;如果我们沉醉在恩典、文明和我们享受的富足中,却忘记了给予我们这一切的主;这是最最卑鄙的事情啊!全人类都知道阿拉伯半岛的人,不是依靠自身的努力走向文明的,而是当他们忠诚于这个宗教的时候,安拉使他们飞跃直上至文明的巅峰。

今天,我们眼看着这顶让民族历史闪光的桂冠,陶醉其中。是的,但是我们忘记了桂冠的铸造者。

安拉的仆人们啊!允许这样吗?我们谈论着伊斯兰民族的历史,我们谈论着超越其他一切文明的阿拉伯文明,这让西方学者直至今日仍大为不解的超越。我们以这顶桂冠为荣,但是我们却违背了桂冠的铸造者,违背了以这顶桂冠让我们荣耀的主。我们的目光已经投向那不着边际的地方。至于不久的将来,我们每个人都将死去,都将进入仅能容身的坟坑,都将被复活并带到众世界的养主跟前。在那时,你们将说什么呢?

【叙利亚】谢赫 穆罕默德・拉马丹・布推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1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