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者时代、圣门弟子和再传弟子时代的圣训文本

  这一时期,出现了几本圣训的文本。这些文本被视为圣训在使者时代、圣门弟子和再传弟子时代便已写就的证据。其中还有穆圣亲自命人书写的文本,并且加盖了他的印章。它与心的背记一样是保护圣训免遭篡改的重要因素。

  这些文本如使者命人所写的圣训文本,圣门弟子书写而使者也知道的圣训文本。我们试举几例以说明:

  ――使者命人所写的圣训文本。

  穆圣命人所写的《麦地那宪章》。伊本・黑沙目在《先知传》中记述了两页纸的篇幅。

  艾布・阿布杜・高西目在其《钱财》一书中传述自伊本・西哈布说,真主的使者命人写道:“这是真主的使者,先知穆罕默德与古莱氏中的信士和穆斯林;与叶斯里布的居民及其跟随他们、隶属于他们、与他们同行者、同奋斗者所订的盟约。他们是一个民族。古莱氏中弱小的迁士由他们中的领袖保护,他们互相担负他们应交纳的血金。他们济危救贫,在信士中立行公正……”这是一长段关于血金的圣训。

  同样,穆圣命人所写的文本中,还有关于天课施济与血金份额的圣训,以及穆圣命人送给阿穆尔・本・哈兹姆和其他人的圣训文本。这份文本在艾布・高西目《钱财》一书中占有一页纸的篇幅。兹引述如下:

  “据艾布・欧拜依德传自穆罕麦德・本・阿布杜:当欧麦尔・本・阿布杜・阿齐兹登基为哈里发后,派人到麦地那搜录真主使者关于课赋、税收、施济的圣训、以及欧麦尔・伊本・罕塔布写下的圣训。发现在阿穆尔・本・哈兹姆的家人那里藏有一份穆圣命人写给阿穆尔・本・哈兹姆关于各类施济的圣训写本和一份欧麦尔关于各类施济的圣训写本。欧麦尔的这份写本与使者的圣训写本内容一致。于是我们便将这两份文本都誊写给了哈里发欧麦尔・。艾布・欧拜依德说:“阿穆尔・本・合拉姆告诉我说:‘他曾请求穆罕麦德・本・阿布杜・他便给他誊写了本书中所引述的这一份。’这是一份关于骆驼、羊、黄金、钱币、椰枣、水果、谷物、干葡萄所应抽取的课赋。如骆驼只有满五匹骆驼后才抽取天课,每五匹骆驼交纳一只羊。九匹骆驼以上则每增加一匹骆驼交纳两只羊的天课。”

  阿里大贤同样拥有一份先知穆圣的圣训写本。据众伊玛目查证,其原文如下:“你们有经书吗?”阿里答道“只有真主的经典、或是一个穆斯林所感悟的东西、或是这本圣训写本上的东西。”有人又问:“这本圣训写本上有什么呀?”阿里答道:“记载着关于血金、释放战俘、穆斯林不因不信道者而被处死的圣训。”在另一个传述中说:“其中有,这个城市确是禁地……”这段圣训。

  在第三个传述中说:“真主诅咒那些不诵真主之名而宰牲的人。”;在第四个传述中说:“其中有,信士们互相保护他们的生命,他们中最卑微者也得享他们的保护。”;在第五个传述中说:“其中有,交纳天课施济的份额。”。综合所有上述的传述可知,圣训文本是同一份,而这些圣训都记录在这份文本中。每位传述人都只传述了他所背得的那段圣训。

  还有一份穆圣挂在自己剑柄上的圣训写本。据艾布・贾法尔・穆罕默德・本・阿里传述说:穆圣的剑柄上挂着一份圣训写本,上面写着:“偷窃之人该受诅咒,他践踏过的大地也为之羞愧;不以真主为主宰者该受诅咒,或是否认别人所赐予的恩惠者该受诅咒。”

  在阿里・本・候赛因・阿里所珍藏的《使者文库》这份文本中,包含有好几份穆圣命人书写的圣训写本。艾布・欧拜依德・高西目的《钱财》中也包含有多份同样的圣训写本。

  至于圣门弟子们的圣训写本,如阿布杜・本・阿穆尔的圣训写本。据传他曾说:“我今世只留恋两件东西――瓦赫特果园和《萨迪格》。至于《萨迪格》则是我在真主使者身边记录下的圣训文本,而瓦赫特果园则是阿穆尔・本・阿绥居住的果园,阿布杜曾生长于斯。”

  伊本・艾斯尔曾提到,阿布杜・本・阿穆尔曾说:“我从先知那儿背熟了一千段圣训。”

  ―艾布・胡莱勒的圣训写本。据哈桑・本・阿穆尔・本・倭马亚传述说:我在艾布・胡莱勒面前讲述了一段圣训,他否定有这段圣训。于是,我对他说:“我确确实实是从你这儿听到的这段圣训。”他答道:“如果你是从我这儿听到的这段圣训,那我这儿就会有这段圣训的写本。”他于是抓住我的手带我到他家。他让我们看到了很多圣训的写本,并找到了这段圣训。他对我说:“我不是跟你说了吗?如果我给你传述过这段圣训,那我这儿一定是已经写下来的。”

  ―艾布・伯克尔的圣训写本。当艾布・ ・伯克尔委派艾奈斯到巴林时,曾将使者所征收过的各类天课的份额写给艾奈斯。原文如下:“奉至仁至慈的真主之名,这是真主的使者传达真主的命令而规定的天课。穆斯林中谁若要求得合情合理,当得享天课;谁若过分要求,则不予给予。凡拥有二十四只骆驼者,当出纳天课。每五只骆驼交纳一只羊的天课。凡拥有二十五至三十五只骆驼者,则出纳一只二岁的母驼……等等”

  艾布・伯克尔写给巴扎汗居民的圣训写本。艾布・欧拜依德・高西目在其《钱财》一书提到过这份圣训写本。

  ―欧麦尔・伊本・罕塔布的圣训写本。其子阿布杜曾在其剑柄上找到这份圣训写本。其中写道:“不满五只骆驼,不必出纳天课。”等等。

  还有欧麦尔写下并分发其属下的关于各类天课份额的圣训写本。

  ―阿布杜・本・阿拔斯写给奈季德・侯里的圣训写本,并在其中回答了他提的问题。

  ―贾比尔・本・阿布杜的圣训写本。他曾有一份著名的《贾比尔圣训文本》。由他的学生传述而来。高太达曾说:“我像背记《黄牛》章一样背记贾比尔・本・阿布杜的圣训写本。"

  ―这个时期还有哈曼目・本・穆纳比哈――艾布・胡莱勒女婿――书写的《圣训实录文本》。这份文本是在艾布・胡莱勒面前写成的,并且完好无损地流传至今。其中有一百三十八段圣训。伊玛目艾哈默德曾将每段圣训的出处分别以传述线索加以列出。此外还有很多珍藏于各个公立图书馆的手抄本的圣训文本。

  这一时期的圣训写本后来被那些著名的圣训集一一囊括。如《布哈里圣训实录》、《穆斯林圣训实录》、《艾布・达乌德圣训集》、《帖尔密兹圣训集》、《尼沙依圣训集》、《伊本・马哲圣训集》、艾哈默德・本・罕伯里的《穆斯奈德》。罕伯里收集的圣训写本是最全的。尽管如此,仍然还有很多圣训写本被珍藏于图书馆中。

  总之,圣训有很长一段时间被人们熟背于心,并书写记录成圣训文本,以备在疑惑时加以查证。这个时期,我们可称之为圣训的记录阶段。因为圣训在这个阶段,已经出现了一些不分门别类,也无一定序列的圣训写本。而到圣训的分门别类和按序收录,则是在这之后才完成的。这就是我们下面要讲述的内容。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1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