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们怎样说古兰经

  人类只从两个途径得到安拉*的指引:其一是安拉的说话,其二是安拉选择了的使者,传达的旨意给人们。此二者是相辅相承的。如果我们忽视其一而尝试认识安拉的旨意,其结果往往使人误导。印度教不理会其先知之言,只顾钻研有如字谜一样的经典,结果茫然无所得。同样,基督徒全不理会安拉的经典,只重视耶稣,把他提升到神的地位,因而亦使圣经的精粹,亦即信主独一无二的精神,荡然无存。

  *安拉,闪族语(包括希伯来人、阿拉伯人、腓尼基人和亚述人),亦即造物主,一如英语的GOD字。无论信奉伊斯兰教或基督教的阿拉伯人,都是同样称造物主为安拉ALLAH。

  事实上,在古兰经出现之前的主要经典,亦即旧约和福音,全都是有关的先知逝世后很久才成书的,而且全是翻译而来。这是因为摩西和耶稣仍在世时,他们的追随者没有致力将上主的启示加以保存,而是在先知死后很久才书写下来。因此,我们现时所见到的圣经(包括旧约和新约),都是根据个别的门徒对原先得到的启示所做的描述,加以翻译而成。因此,内容或多或少,都有所增删。相反来说,最后的启示古兰经,却是现存原原本本相传下来的一部经典。安拉亲自保证,要把它一直保存下去。因此,整部古兰经都是于穆罕默德(简称穆圣,愿主赐福他)在世时纪录完成的,起初是写在棕榈叶上,羊皮纸上甚至是骨块上。此外,穆圣有数以万计的门徒,都能背诵全部古兰经,而穆圣本人亦每年向天使哲布里来(Angel Gabriel)背诵古兰经一遍;而在他将要去世的那年,更背诵过两遍。其后,第一位哈里法(伊斯兰领袖)艾布伯克(Caliph Abu-Bakr)付托穆圣的文书沙尔伊本泰比(Zaid Ibn-Thabit)将古兰经汇集成完整的一册。艾布伯克一直保存这部古兰经,直到他去世为止。后来传给第二位哈里法奥玛(Caliph Umar),再传给穆圣的妻子夏花沙(Hafsa)。第三位哈里法欧斯曼(Caliph Uthman)按照这册古兰经抄写了几本,分送至各穆斯林地区。

  人们之所以苦心孤诣的保存古兰经,因为它是一部放诸万世而皆准的指引人类行为的典籍。因此,这本经典虽然是以阿拉伯文启示而来,但主并非只是对阿拉伯人说话,而是向全人类说的。

  「啊!人们呀,是什么诱使你们背离主的正道?」

  古兰经的教义都是切实有用的,这可体现于穆罕默德(愿主赐福他)以及历代虔诚的穆斯林所树立的良好榜样。古兰经独特的地方是它的教导都是为了人类的幸福,都是人们能力做得到的。不论从那方面说,古兰经所显示的智能,是无须争论的。它不谴责及不折磨肉身,但又不忽视灵性上的需要。它不使上主人格化,又不使人神化。在创造世界的整个鸿图伟构之中,各事各物都各安其位。

  有些学者推断穆罕默德(愿主赐福他)是古兰经的作者;他们这么说实际上是臆测一件非人力所能办得到的事。在公元六世纪的时候,有谁能说得出古兰经所载,充满科学根据的真理呢?他能够像我们从今日科学得知那样准确的描述胎儿在子宫内的成长过程吗?

  其次,在四十岁之前,穆罕默德(愿主赐福他)只是以诚实待人、品格高尚见称。那么为何到了四十岁,他忽然之间就能著述一本无与伦比的文学巨构呢?一本在他那年代所有的阿拉伯一流诗人和雄辩家合起来也无法写得出的古兰经呢!这合乎逻辑吗?最后,在他那时代的社会,穆罕默德(愿主赐福他)被公认为一位值得信赖的人(Al-ameen),而时至今日,非穆斯林学者亦很尊崇他的人品道德;既然如此,他会徒托空言、做虚做假,而能训练出数以千计诚实正直、品格完美的门人,为人类在地球上建立最完美的社会吗?因此,任何诚恳地追求真理的人,只要不存偏见,必定会相信古兰经是从真主的启示而来。

  下面引述几位著名的非穆斯林学者对古兰经的见解,读者无须同意他们的意见,但从他们的言论中,读者可以体会到,对于古兰经的看法,现今世界已逐渐走向现实。我们谨在此向开明的学者呼吁,请他们从上文所述各点着眼,去研习古兰经。我们可以肯定地说,只要他们愿意这样做,必定体会到古兰经绝不会是人力所能写得成的经典。

  (1)哥德 见休斯着<伊斯兰辞典>526页。(Goethe, quoted in T. P. Hughes Dictionary of Islam P.526)

  「阅读古兰经时,开始时或有格格不入之感,但每次我们细心阅读它时,都会有新的感受。起初是受到吸引,继而感到诧异,最后不期然对它虔敬有加....。就文体风格而言,古兰经行文因应内容和目标而有所变化:时而严峻、时而庄重、时而使人敬畏,总之时时给人超溢之感。因此,这部经典,传之世代,都影响深远。」

  (2)马高里奥夫为卢华所著<论古兰经>一书而写的序言。见第七页。1977年纽约人人出版社出版。(G. Margoliouth, Introduction to J. M. Rodwell's The Koran New York: Everyman's Library 1977 P.VII)

  「在世界伟大的宗教典籍之中,古兰经肯定占有重要的一席。虽然古兰经是宗教典籍中最后一部划时代之作,它却能最广泛的影响世道人心。它给人类带来了新思潮、新品格。起初的时候,它的影响所及,将整个阿拉伯半岛沙漠上不同的宗族改变成为一个英雄之国,继而缔造了政教合一的广大穆斯林世界,其影响和力量,是今日欧洲和东方各国所不容忽视的。」

  (3)史泰格斯博士 见休斯着<伊斯兰辞典>526-7页。(Dr. Steingass, quoted in T. P. Hughes Dictionary of Islam P.526-7) 

  「 就算是“遥远”的读者(译者:指我们二十世纪的人)--所谓遥远是指时代甚或智力发展的差距--阅读古兰经时都会产生强烈和似乎矛盾的感受,但古兰经能征服人们开始阅读它时对它所产生的抗拒,将读者对立的感受转化为惊讶和钦崇。这样的一部作品确是人类心灵奇异的产物,是每一位肯用心研究人类命运的学者最感兴趣的课题。」

  (4)摩里斯布卡里着:<圣经、古兰经和科学>第125页。1978年出版。(Maurice bucaille: The Bible, the Qur'an and Science 1978 P.125)

  「上文所述的观点,足以证明那些认为古兰经是穆罕默德所作的人所提出的假说,是站不住脚的。他是个目不识丁的人,怎会成为阿拉伯文坛一位最重要的作者呢?他又怎么能够说得出一些在他那个年代无人懂得而又有科学根据的真理呢?何况他讲述的道理,却一点儿差错也没有呢!」

  (5)史泰格斯博士 见休斯着<伊斯兰辞典>528页。(Dr. Steingass, quoted in T. P. Hughes Dictionary of Islam P.528) 

  「因此,就算我们将它视为文学作品,也不应以主观臆测或唯美主义等先入为主的准则去衡量它,而应以它对穆罕默德同时代的人和同胞所产生的影响去评价它。古兰经声音雄亮,说服力强。它发人心省,把当时离心很重甚至立场敌对的份子紧密结合一起,形成组织严密的团体;它以形象活泼的观念,启迪当时仍囿于阿拉伯思想的人们;它言词简单而至善至美,在蛮横的部落中缔造一个文明之国,将古代走歪了的历史带往一个新的正确方向。」

  (6)阿化阿巴利:<古兰经译释>第十页。1964年伦敦牛津大学出版社出版。(Arthur J. Arberry The Koran Interpreted P. X. London: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为了在前人(指以前的译者)的基础上力求改进,又为了译出一些足以反映阿拉伯古兰经修辞优美的文章,我痛下苦功研究古兰经那错综复杂、变化无穷的韵律。除了其所载的信息之外,古兰经那美妙的修辞和韵律,无可否认使它成为人类文学作品的伟大杰作。诚如伊斯兰信徒碧可(Pickhall)所述:“古兰经的特色,就像无法模仿的交响乐,单单它的音律已足以使人狂喜、忘我而掉泪。”古兰经的音调之美,几乎全被以前的译者忽略了。因此,跟原本古兰经铿锵优雅的词藻相比,译者所译出来的,在韵律方面,就显得沉闷平淡的多了!」

  (7)摩里斯布卡里着:<古兰经和现代科学>第18页。1981年出版。(Maurice bucaille: The Qur'an and Modern Science 1981)

  「如果我们以现代的知识,对古兰经作完全客观的检验,我们自然体会到,古兰经跟我们的现代知识是吻合的。这点在先前所述的事例中,已屡见不鲜。在穆罕默德的年代,人们的知识水平,当然难与今时今日相比,故此,若说在那个年代,有人竟能创造出这样一部经典,在我们看来,确实难以想象。就是因为这个缘故,古兰经的启示有它独特的地位。这个问题肯定难倒科学家们;如果他们不是心存偏见的话,就必然承认这是单从物质观点无法解释的事情。」

  本小册子由冯邵田兄弟翻译自世界穆斯林青年议会(WAMY)出版的 What They Say About Islam,由香港伊斯兰青年协会负责审核,并由香港伊斯兰联会出版。

  This leaflet is published by Islamic Union of Hong Kong, co-ordinated by Hong Kong Islamic Youth Association, and translated by Brother Fung Siu-tin from WAMY Series on Islam: What They Say About Islam.

  回历1410年6月(公元1990年1月)初版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1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