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研究古兰经,用心不良

一百多年来是西方社强国在全球表现最强盛最富有侵略性的时期面对穆斯林世界正是对八百年前十字军惨败的复仇雪耻继续祖先的使命彻底消灭伊斯兰。 战略规划一套又一套秘密研究机构遍布欧洲和美国先有“东方学”的出现后有“圣训学”的研究希望从伊斯兰社会和穆圣言行中找出纰漏成为摧毁千里大堤的“蚁穴”。 二十一世纪之初的“9-11事件”美国发动的世界“反恐”联络整个西方世界并且在穆斯林内部招降纳叛网络走狗帮凶美国前总统布什曾扬言是新“十字军之战”。 第一个十年逝去在即看来消灭伊斯兰的战略不见成效反而穆斯林越战越强伊斯兰的影响空前扩大和深远。 西方学术界与政治配合的研究规划转向了《古兰经》开辟一个新学术十字军阵地准备向伊斯兰发动新一轮总攻击。

在西方国家的高等学府中出现了一个《古兰经》研究的高潮具体地说欧美社会集团扶持数以千计的研究生其中有硕士博士和社会学研究员都在钻研《古兰经》的词句吹毛求疵。 他们希望弄明白究竟为什么这部经典有如此超常魔力能把全世界数千个不同民族的十多亿人迷惑住人人决心用生命维护信仰。 这个事件的发生既非意外也不是偶然性也没有证据证明是集体蓄谋而是各地自发现象是西方在打击伊斯兰的规划屡屡失败之后的必然结果符合事物发展的逻辑性。

西方的不孝子孙对不起十字军时代的老祖宗和战胜土耳其的先辈英烈没有完成先人未竟事业羞耻之极无地自容。 从最近五十年的历史事实看来西方强国对穆斯林国家和伊斯兰信仰费尽心机军事政治经济文化教育宗教无所不用其极但没有取得成果伊斯兰还在如日中天蓬勃发展。 “9-11事件”之后发生的各种国际动乱处处看到《古兰经》在穆斯林抵抗运动中的精神威力这是引起西方学者传教士和研究机构对《古兰经》产生兴趣的最近因素。 他们研究《古兰经》课题的共同思想是寻找“穆斯林问题”的根源因此获得政府部门私人公司情报机构的慷慨解囊巨额赞助不发愁研究经费。 他们的研究成果硕果累累许多地方采用的是“速成法”向赞助单位报告成就发表了连篇累牍的论文出版的书籍汗牛充栋。

这些人研究的共同专题之一是“吉哈德”早期的西方人曾经翻译为“圣战”看来问题不是那么简单《古兰经》能造就不怕死的精神成为穆斯林世界的普遍性格。 其次是《古兰经》中“恐怖主义”的哲学研究美国前总统布什发明的西方新战略是针对伊斯兰和穆斯林的世界“反恐”战争学者们要为美国为首的西方战略从《古兰经》字里行间搜寻证据。 也有人野心勃勃妄想通过《古兰经》改造世界穆斯林例如在美国控制下的某些穆斯林国家遵命出版“新编古兰经”和“古兰经选读本”给被压服的地区送去美国编造的学生课本其中删除了有关吉哈德的一切经文只灌输美国指示的顺从屈服和逆来顺受的片面思想。 西方国家投入了巨大资金掀起《古兰经》研究高潮研究的方向远远超出了宗教范畴而扩大到政治军事经济教育文化许多领域这场研究运动被许多人形容为“出征”因为等同于作战的使命是早期“东方学”的死灰复燃变本加厉。

这个新潮流的代表作是《古兰经与西方》(The Quran and the West)是“9-11事件”之后出现最早的西方古兰经研究成果作者是凯奈斯‧卡拉格(Kenneth Cragg)。 他把现代世界上发生的所有穆斯林事件都归咎于《古兰经》。 这本书被西方政治家们评论为“新圣经”是把现实穆斯林社会各种弊病与《古兰经》结合最密切的一部书几乎现代发生的每件“罪恶”都能从《古兰经》中找到直接原因是“六十多年来西方人对古兰经研究的天才著作是解释伊斯兰不可多得的稀有财富。” 当然其中的论证和结论多是无稽之谈牵强附会证明伊斯兰“恐怖根源”和穆斯林受《古兰经》的影响形成“好战与好斗”的本性。 这些“新发现”只是布什和卡拉格之流暂时自鸣得意但是谎言永远也压不倒真理《古兰经》不因爬进几个小蛀虫而失去真主启示的光辉。

从历史上看仇恨伊斯兰和敌视《古兰经》不是二十一世纪的“新生事物”如前所述十九世纪西方同土耳其奥斯曼帝国作战时在后方豢养了一批文痞研究摧毁伊斯兰的“东方学”。 又通过这些看家犬们翻阅历史故纸堆搜寻出早在十四世纪他们的祖先就曾经为消灭伊斯兰研究过《古兰经》。 公元1312年罗马帝国召开了一次历史上臭名昭著的“维也纳教会理事会”(The Church Council of Vienna)确定在欧洲建立批判伊斯兰的研究基地如在巴黎牛津博洛尼亚阿维尼翁和萨拉曼卡但是没有出现什么惊人的成果。 从以上两次研究《古兰经》的行动中当今流行西方的伊斯兰学术热画虎不成反类狗因为在过去六百年从六千言的真经中没有找到纰瑕可以预见必然又是一场失败。

正如艾德华‧赛义德在1978年所说“今天的西方对伊斯兰的研究者不会再自称是东方学了”因为东方学最兴盛的时期是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前明目张胆宣传消灭伊斯兰。 现代西方的《古兰经》研究新瓶装旧酒内容不变目标一致但是名目和包装上在翻新标榜以“伊斯兰”“穆斯林”或“古兰经”的学术研究以歪曲伊斯兰为手段发泄对穆斯林刻骨仇恨例如《穆斯林葬礼》寓意为穆斯林世界唱葬歌。

现在遍布美国和欧洲的高等院校中凡是有东方语言中东历史宗教哲学宗教比较学院系的地方都纷纷推出新的专业和研究课题把目光转向《古兰经》的研究。 世界经济不景气大学生毕业等于失业大学教授就业难选择反伊斯兰热门课题争取“反恐”经费补助用以疗饥。 在他们的数据库中都清一色堆满了从十四世纪以来的各种反伊斯兰的废旧书籍和秘密报告包括欧洲东方学垃圾资料和前苏联消灭伊斯兰的废铜烂铁。 这些学术研究机构同政府配合争夺社会赞助用容易拨款的奖学金诱骗穷学生们上钩为帝国主义效犬马之劳。

这个研究热潮是现实的需要西方全球战略的一个重要目标就是设法铲除或削弱伊斯兰的影响这是既定目标。 正如艾德华‧赛义德所说“尽管他们过去失败了尽管他们所采用的概念很错误种族主义欲盖弥彰学术技能十分拙劣但是新型的东方学还将继续下去。”

(原载巴基斯坦《The News》作者穆扎法尔‧伊格巴尔本文取自http://www.iqna.ir/en/news_detail.php?ProdID=380548伊光编译)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1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