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伊斯兰早期的《古兰经》注释学校看清真寺的学术功能

摘要:作为伊斯兰教的重要外化象征之一,清真寺具有的诸多功能在推动伊斯兰社会与文化的历史进程中,发挥着不可或缺的作用。它在相当长时期内所承载的学术研究功能,又使其成为伊斯兰文化形成、发展继而体系化的核心场所之一。其中,伊斯兰教黎明时期(公元610~750年)的再传弟子在麦加、麦地那、伊拉克创建的《古兰经》注释学校及其培养的杰出注释学家,就是清真寺学术功能的具体显现。

关 键 词:清真寺;学术功能;注释学校;注释学家;注经源

作者简介:金忠杰,上海外国语大学中东研究所2007级博士生(上海200083),宁夏大学外国语学院讲师(宁夏银川 750021)。

文章编号:1673-5161(2008)05-0062-07中图分类号:G371文献标识码:A

*本文属2006年国家社科青年项目“古兰经注释研究”(06CZJ007)和教育部人文社科重大项目“中东国家清真寺社会功能研究”(06JJDGJW007)的阶段性成果。


一、清真寺学术功能渊源与早期《古兰经》注释学校的创建

清真寺之于伊斯兰教的重要性不言而喻。首先,《古兰经》28次直接提及清真寺(Masjid)(注:分别是《古兰经》的 2:114、144、149、150、187、196、217;5:2;7:29、31;8:34;9:7、17、18、19、28、107、108;17:1、1、7;18:21;22:25、40;48:25、27;72:18等。),15次以“房屋”(Bayt)指称“清真寺”(注:分别是《古兰经》的2:125、127、158、189;3:96、97;5:2、97;8:35;10:87;14:37;22:26、29、33;106:3等。),分别“与建设、教育、稳定、安宁、提升信仰、完美道德、陶冶情操等内容紧密相关”[1]73。其次,穆圣在宗教与社会生活中从言论到行为、由理论到实践的“圣行”,对清真寺赋予无与伦比的地位,促使它成为伊斯兰社会事务的重要机构之一。

穆圣在麦地那创建圣寺后,使它成为穆斯林履行宗教功修场所的同时,还利用它从事文化教育、政治经济、军事外交等活动。单就文化教育而言,穆圣在清真寺“举行形式多样的教育活动,讲授《古兰经》、解释经文、圣门弟子在寺内记录他的训谕。在先知寺的一角,矗立着一个讲台,作为活动的中心地点,以方便旨在了解信仰、祈祷和其他事物的人,这是极其简单的教学方式,但以后就形成了一种有组织、固定的教学方式。”[2]13-14据此,穆圣是清真寺文化教育与学术研究功能的奠基者和实践者:“真主的使者描述清真寺的两伙人时说:‘他们两伙人都在行善,其中一伙人优于另一伙人。至于礼拜的人,他们祈祷真主、恳求真主,若真主意欲就赏赐他们;若真主意欲则拒绝他们。而这些学者,他们研习教律并授之于求知者,那么,他们是最优秀的人。派遣我只为了教授。’然后就坐在他们中间,教授他们经典。”[2]14第二任哈里发欧麦尔秉承穆圣“圣行”,“在清真寺组织教学活动并视之为政府的责任。一位穆斯林历史学家记载了伊历17年各清真寺学生满堂的情景。当时,欧麦尔派遣教师到各伊斯兰城市求学。”[2]14清真寺“在伊历3世纪和4世纪呈现出一幅欣欣向荣的教学活动图景。大马士革、巴格达、开罗以及内沙布尔的著名清真寺,都作为文化教育中心享誉而立。”[2]14据此,自穆圣以降,“穆斯林城市所有的清真寺,差不多都用作重要的教育中心。游客来到一个新城市时,只要走进当地举行聚礼的清真寺,就一定能够听到圣训学的课程。每个穆斯林,都可以自由地到清真寺里去听讲,这种教育制度,跟伊斯兰教的学校一起,保存到11世纪。”[3]489到14世纪时,教义学家、教法学家伊本・泰米叶精辟地概括了清真寺的文化教育与学术研究功能:“清真寺是学者之家,学术研究中心。”[1]76透过历史脉络,作为传授知识的公共场所,历代穆斯林在清真寺聆听经训,学习文化,从事研究。为此,英国学者约翰・彼得森指出:“我们可以明确的说,清真寺自有史以来,历经漫长世纪,始终是教育机构,博学之士常常光顾清真寺讲学。” [2]15

追溯经训渊源,清真寺所具有的文化教育与学术研究功能又推动了再传弟子在麦加禁寺、麦地那圣寺与伊拉克的清真寺创建了传授知识、传播文化的“学校”(Madrasah)。根据史料,再传弟子所处的“伊斯兰教黎明时期,穆斯林的物质生活比较简单,文化教育也很不发达,当时‘一个识字的人,无论在哪里,遇到一个不识字而愿意识字的人,他们二人便构成一个学校了。后来清真寺成为穆斯林接受教育的场所。’” [4]117如饥似渴求知的穆斯林学人纷纷师从尚在世的圣门弟子,聆听他们讲解《古兰经》、传述解释圣训、教授宗教知识、叙述先知历史等,并在不同城市形成了规模不等的学校或学派:“圣门弟子与再传弟子的学术造诣,各不相同,他们派到各地之后,都依照自己的思想与学识建立学校,传授学问;不同的地方受了他们的影响,都依循着他们的途径,自成派别。”[5]182在各科“讲席”中,最著名者莫过于《古兰经》注释(下文简称“经注”)讲席,并最终形成了现代术语所称的《古兰经》注释学校,涌现出一大批杰出的经注学家。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1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