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兰经》译著活动

摘要:《古兰经》是伊斯兰教的根本经典和伊斯兰文化的“根”,是确立教义教理和立法创制的首要根据。是穆斯林社会生活和行为纲常的基本准绳。但因信奉者生活在不同国家和地区,操不同语言,有不同文化背景,故《古兰经》的经典价值、社会作用与文化功能等难以全方位展现。这种情况随着伊斯兰教成为世界性宗教以后更加突出。于是,专业学者便追溯源经注经的法理渊源。秉承经训的创制原则与精神,展开了译注《古兰经》的长期学术工程,并制定了十分严谨的学术规范,从而有效保障了穆斯林信经而不僵经、释经而不越经。

关键词:《古兰经》;译注活动;学术规范

中图分类号:13961 文献标志码:E 文章编号:1002-0586(2008)03-0139-06


近些年来,随着改革开放,宗教政策的落实,国内的伊斯兰教研究在不少重要领域有了长足、可喜的进步。但仍有一些重要甚至关键领域鲜被论及,《古兰经》译注活动的专门研究便是其中之一。鉴于此,笔者根据所掌握的国内外资料,对这一课题作初步探究。

一、《古兰经》译注活动的兴起与发展

《古兰经》是伊斯兰教的根本经典和伊斯兰文化的“根”,是确立教义教理和立法创制的首要根据,是穆斯林社会生活和行为的基本准绳。然而,这种经典价值、社会作用与文化功能等,因信奉者生活在不同国家和地区,操不同语言,有不同文化背景而难以全方位展现。因此,自先知穆罕默德以来,随着伊斯兰教向半岛外传播,波斯、突厥、柏柏尔等相继信奉伊斯兰教的非阿拉伯民族,由于迫切需要深入解读并运用《古兰经》处世处事,故起初“单纯靠直接学习原文和口头译解的方式,已不能完全适应伊斯兰教在新信教民众中传播的需要,于是开始出现了《古兰经》的文字翻译”。继而揭开了译注《古兰经》的学术活动序幕,从而使“明白的阿拉伯语言”(26:195)记录的《古兰经》的微言大义真正意义上得以全方位展现。

伊斯兰教发展史上,波斯民族是继阿拉伯民族后最早信奉伊斯兰教的民族。因此,在译注《古兰经》的学术领域,波斯语――较之其他语种对解读《古兰经》教义教理文献比例来讲,波斯语一定程度上可视作伊斯兰教的“次源语”――在时间、数量、质量上均居世界各语种之先。先知穆罕默德时代,波斯籍圣门弟子赛勒曼・法尔斯(?-655)“应波斯同胞致信之邀,为他们翻译《古兰经》首章大义”,揭开了世界穆斯林学界译注《古兰经》活动的学术序幕,为此后以再传弟子伊玛姆艾布・哈尼法(700-767)为代表的主译派穆斯林学者主张译解与译注《古兰经》的学术活动,以及20世纪30年代埃及爱资哈尔大学制定的译解《古兰经》工作计划,提供了法理依据,赋予了精神内涵,奠定了学理基础。外语译注《古兰经》的学术活动,为非阿拉伯穆斯林与非穆斯林理解经文大义,具不可替代的作用,充分折射了《古兰经》称其被易于理解的哲理所在:“我以你的语言,使《古兰经》成为易解的,只为希望他们能觉悟。”(44:58)埃及学者扎尔鲁勒・南扎尔博士就此注释:“这节经文强调了《古兰经》以阿拉伯语降示的哲理――阿拉伯人首先理解它,继而译为外语,让他人容易地理解它。”

自圣门弟子赛勒曼・法尔斯首开《古兰经》的首章翻译以来,圣训学家伊玛姆布哈里(810-870)“曾用波斯语译注部分《古兰经》经文”的举措,尤其中世纪著名注释学家侯赛尼・卡希斐(?-1504年)的波斯语《古兰经》经注《侯赛尼经注》,开创了世界范围内译注《古兰经》学术活动的整体发展局面。我国学者马贤在《中国穆斯林》1987年第l期发表的文章《<古兰经>翻译概述》中,就此作了详尽论述,兹不赘言。根据《中国穆斯林》2004年第2期《<古兰经>翻译版本知多少》的数据,《古兰经》译本和译注本已达140多种民族语言。甚至一种语言的译本多达数十种,如“波斯语译本达80多种”,“英译本达57种,德译本达42种,法译本达33种”,“汉译本达17种之多”。随着各民族文化的繁荣,以及沙特阿拉伯麦地那法赫德国王《古兰经》印制厂出版《古兰经》各语种译解本的规划,上述数字势必不断被改变。

我国穆斯林译注整部《古兰经》的学术活动始自清末,主要成果有:王静斋(1879-1949)译注的《古兰经译解》中的“注释‘略解’和1943条注释”词条体现于“夹注、尾注、略解与附说中州”;时子周(1879-1969)译注的《古兰经国语译解》有2117条注释文;马坚(1906-1978)除翻译整部《古兰经》外,译注的前8卷主要“阐释伊斯兰教律令的科学根据、阐发伊斯兰教的人伦道德观念、联系现实结合经文内涵作理论性发挥、列举事实使原经文中概括简略的语句具体化、通俗具体地串释抽象概括的原文、借用释文号召穆斯林读者理解经文实质、对注疏纷纭有待考证的问题仅客观引述有关资料以供参考不作结论”;林松译注的《古兰经韵译》有1898条简注;马金鹏(1913-2002)译注的《古兰经译注》有11000多条注释词条;马仲刚译注的《古兰经简注》是首部以“圣训”注释的中文本。随着十七大报告提出社会主义文化事业的大发展大繁荣,作为中国文化重要组成部分的中国伊斯兰文化解读与译注《古兰经》的学术工程,将势必遵循王静斋、马坚、马金鹏等译注家的学术传统继往开来。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1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