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伊斯兰教的斋戒

斋戒是伊斯兰教的五功(念、礼、斋、课、朝)之一。真主对穆斯林们说道:“信道的人们啊!斋戒已成为你们的定制,犹如它曾为前人的定制一样,以便你们敬畏。故你们当斋戒有数的若干日。你们中害病,或旅行的人,当依所缺的日数补斋。难以斋戒的人,当纳罚赎,即以一餐饭,施给一个贫民。自愿行善的人,必获更多的善报。斋戒对于你们是更好的,倘若你们知道。莱麦丹月中,开始降示古兰经,知道世人,昭示明证,以便遵守正道,分别真伪,故在此月中,你们应当斋戒……。真主要你们便利,不要你们困难,以便你们补足所缺的日数,以便你们赞颂真主引导你们的恩德,以便你们感谢他。”(《古兰经》2:183-185)

使者穆罕默德说:“伊斯兰教是建立在五件事上:(1)证实除真主外绝无应受崇拜的主宰,并证实穆罕默德是真主的特使;(2)力行拜功;(3)完纳天课;(4)朝觐天房;(5)封莱麦丹月的斋。”(《布哈里和穆斯林圣训实录全集》)

以上两段经训是伊斯兰教把斋戒作为穆斯林必须履行的天职的依据。从经训中我们还可以看出“斋戒”这一天命不仅是伊斯兰教信徒所必须履行,伊斯兰教以前的人民和其他宗教信徒也曾奉行过,可见自古以来,斋戒这种宗教活动,就被真主和各宗教所重视。

 

(一)古代各民族、宗教的斋戒一瞥

只要注意研究各民族宗教发展史的人,便可以发现那些有宗教信仰的民族,没有不把斋戒当作善功的一种要素来看待。例如:印度的摩尼教教律就十分强调斋戒的必要性,把它看成是教徒高尚行为的表现;而婆罗门教徒从远古以来就对斋戒克尽其职,恪守不移,连老、病、残、弱者也不放弃,其中尤以瑜伽派最为虔诚和突出,他们为了献身于一件善事而需斋戒十天到十五天,在此期间除了饮少量的水以外,任何食物都不吃。

佛教和中国的儒教也都有各自的斋戒规定和仪式,我们中国的穆斯林都耳闻目睹过,这就不多说了。

古埃及人在所有的节日都要斋戒。他们的宗教师则需斋戒七天至六个星期;古希腊的艾勒资纽人和特思目夫尔人则责成自己的妻女斋戒,要她们坐地上,现出犹豫、悲伤的情状,以示斋戒应有的礼节;希腊古代民族的拉森底姆奈人,每到战争以前,也要连续斋戒数天,当时,克里特岛的牧师们都不吃鱼肉类及烹调过的食物,像佛教的和尚、尼姑一样,终生以素食为生;罗马人和意大利人,同样地也是以持斋为美而称著于世,据传说塔尼梯人,当罗马人包围他们的时候,也曾经斋戒了十天,以求胜利的降临。

至于犹太人,在他们的经典中也有歌颂斋戒的诗篇,他们的祖先在斋戒时,不仅仅满足于二十四小时之内不吃不饮,而且还要睡眠在沙土之上,对自己所遭的不幸事情要深刻自我反省,而表示哀痛,因此,他们的青年男女,其教律规定不许在斋月结婚。可是近代的犹太人每年只斋戒六七天了,其中德行好的,则斋戒一整月,每二十四小时开斋一次。如今的以色列人,只是每年阳历八月九日这天才斋戒一次,以纪念耶路撒冷大寺被毁而已,在八月九日以前要作好斋戒的一切准备,例如饮食方面就开始限于只吃一味,品行优良的人所吃的面包里还要混合着土质,夜间睡在盘石上,不断地呻吟、啼哭,以示对灾难的哀伤。

基督教徒则每年需斋戒四十天,以仿效尔萨圣人的德行。每二十四小时开斋一次,在开斋时的饮食不许可有带生命物类或由生物身上产生的付食品,如乳汁、乳饼、干酪等。另外,基督教还有四旬斋(也叫大斋)的规定,即每个季节斋戒三天,都列为天职,其余的如每星期四、五的斋戒为自愿的副功斋。可是,时至今日,在基督教中,不说普通教徒已废弃传统的斋戒制度。就连牧师、神职人员也违背了这一教律。

以上是对古代各民族、各宗教的斋戒作简略地回顾一下,以此证明斋戒在人类社会中的历史性和连贯性。

 

(二)伊斯兰教的斋戒和要求

伊斯兰教的斋戒是使者穆罕默德由麦加迁都麦地那的第二年(即伊斯兰历二年――公元六二三年)开始定制的,规定每年的九月(莱麦丹月)为穆斯林举行斋戒的月份,所以普通称为斋月。斋月到底相当于阳历的哪个月,这是难以肯定的,因为伊斯兰教的历法是根据太阴(月亮)绕地球一周(29・530588日)为一月来算的,因而是纯阴历,全年十二个月,合计有三百五十四日或三百五十五日,每年与阳历相差十一日左右,每三年相差一月,所以斋月虽固定在回历九月,然而与阳历相比是活动的,每三年向后退一个月。

从斋月的第一天起到最后一天,每天从破晓到日落戒除饮食和房事(夜间不戒),是伊斯兰教斋戒的基本要求。这是根据下面这节《古兰经》的原文提出的,真主说:

“斋戒的夜间,准你们和妻室行房……你们吃吧!饮吧!直到黎明时天边的黑线和白线对你截然划分,然后整日斋戒,直到夜间。”(《古兰经》2:187)“这是真主的法度,你们不要临近它。真主这样为世人阐明他的迹象,以便他们敬畏。”

伊斯兰教斋戒的宗旨,总的说来是使穆斯林通过斋戒这一手段养成坚强的意志、廉洁的操行、守法的精神。对于合法的饮食与正当的夫妻性生活尚能戒除和节制,那么对于非法贪污和败坏道德的奸淫更能加以防范和杜绝了。所以《古兰经》说“以便你们敬畏”,便是斋戒的宗旨和效果。

但是,伊斯兰教的斋戒,除了止“食”戒“色”这两方面以外,在耳、眼、口、鼻、手、脚、思想等各个器官和肢体方面也要受到教法的约束和训练,如果仅仅不吃不饮,不行房事,还不完全符合斋戒的要求,那么,要达到斋戒的宗旨自然也就谈不上了。因为圣使者穆罕默德说过:

“有许多所谓斋戒者,除了饥渴以外,对他来说没有什么斋戒可言”又说:

“谁不放弃谎言,仍津津乐道,那么真主并不需要他放弃食饮(指斋戒)”又说:

“背谈他人,会使斋戒者开斋。”

由此可见,仅仅不吃不饮,不行房事,但是眼所视、耳所闻、口所言、心所思、手所取、脚所趋,仍然离不开低级下流、猥亵淫荡、败坏道德、伤天害理、违反教法、扰乱治安、危害人群的思想言行,都足以坏斋,所以,这种徒具形式的斋戒自然没有价值和任何意义。因为伊斯兰教的斋戒,要使斋戒者第一:远离食色;第二:节制欲行;第三:克尽己私,然后“省功涤过”从而“明心见性”以达到“敬畏”真主。要做到这样,斋戒者就必须“非礼勿视、非礼勿闻、非礼勿言、非礼勿思、非礼勿取、非礼勿趋”,整个身心都纳入在斋戒的范围内,使思想言行表里一致地受教律的规范和熏陶。这样的斋戒才符合要求,才有益处。

此外,斋戒者要出于自觉自愿,诚心诚意,如果是为了应付或沽名钓誉等等不纯动机而斋戒,那么,也是毫无意义的。那么伊斯兰教的斋戒的意义是什么呢?我们可以把它分成精神方面和躯体方面来谈谈。

 

(三)伊斯兰教的斋戒是促进思想向善的有效措施。

大家都知道:人是精神(灵魂)与肉体两者的结合物。造物主使精神与肉体又各赋有相互不同的特性。大多数人常常被他内体方面的各种需求所控制、驱使,于是陷入在欲念的深渊里,给自身和集体甚至给社会造成许多危害。而伊斯兰教制定的每一种律例,责成人们必须奉行的每一种仪式,其目的是要使人类的思想品质在适度与可能的范围内达到至高无上的境界。因此,教律根据人的操行优劣、体质强弱、性别差异、接受能力快慢,对不同的对象提出不同要求,使每个信徒在宗教生活中逐步学习和培养许多礼仪和美德,规定他们要实践各种集体性的善功,以保证相互鼓舞,一致向善,不致独善其身,因为在各种集体活动的善功中,无论从形式到内涵,都具有无穷的潜在能量,可以用以推动人人从善如流,防止放肆行为和纵欲为恶。比如:规定按时集体礼拜,一日五次,以便让全体穆斯林共同都能在敬畏真主的前提下并驾齐驱,团结互助,并养成守法、守时、践约的精神;规定斋戒,以造就穆斯林适应于高尚美德的人格,从而尽可能地脱离物质欲望的拘羁。因为要清心,必须寡欲。

真的!人的生活环境如果能处在适度与中和的情况下,那么精神与肉体的两种能量就可以保持平衡,符合机体的自然规律,否则,平衡就要失调,规律就要被破坏,导致道德堕落,人格扫地,因为人身上的情感和欲望是多方面的,中医说的“七情六欲”是导致疾病,损害魂魄的主要原因。比如,单以口腔这一器官来说,如果不节制食欲,那么“病从口入”那是必然的,因为食欲过甚,便是大吃大喝,于是各种肠胃疾病生发,同时,饮暖思淫,色胆包天,常常把人的高等理性泯灭,而降成低级的兽性,但是,如果通过斋戒的锻炼,节制食欲、色欲,再加上在斋月期间,口诵心惟地阅读《古兰经》,研究学术,探讨真理,勤于拜功,热心公益,自然无暇搬弄是非,说谎背谈,虚度时光……等等教律所禁戒的事情,于是优良的道德品质逐渐形成,向善的心情与日俱增,这种超凡脱俗的高尚思想是属于上界(天仙)的特性,因为天仙是不吃不饮、没有男女之性别、超然于物质和情欲的控制、一尘不染,所以如果按教律的要求,斋戒者能达到“己私克尽,物我全忘”的话,那么在性质上他已臻于天仙的境界,可以享受真主之光的沐浴,使性灵得以净化、纯洁,进一步有力克服各种欲望的干扰和私心杂念的复萌;增进了与真主的接近,远离了各种罪恶。

从善功的地位而论,伊斯兰教的斋戒比其他善功占据更高的等级,以致真主把它器重为与自己有密切的关系。真主说:

“人类的每一种工作都是为了他自己,只有斋戒是为了我,我将亲自报赏他。他为我而放弃情欲和食欲。斋戒者有两种快乐――一种快乐是在他开斋时,另一种快乐是在与我相会时。”(经外传说)。斋戒者每天开斋时的快乐人人都有体会,但是与真主相会的快乐,一说是在将来,一说是斋戒者如能一尘不染、一私不立,那么,便能与真主神交,这种快乐是无以复加的,不可以比拟的。所以伊玛目安萨里大哲学家说:“琵琶之所以能弹出悦耳动听的美丽音调,是因为它有一个空空的腹腔。斋戒者能领会与真主相交的快乐并且享受智慧的果实,也是因为他绝其外物,化其己私,少吃少饮,清心寡欲所致。”真主不久将对斋戒者们说:

“你吃吧,你喝吧,你愉快吧!如果你见人来,你可以说:‘我确已向至仁主发愿斋戒,所以今天我绝不对任何人说话。’”(《古兰经》19:26)可见斋戒的效益何等的大,地位多么高啊!这是因为斋戒者为了真主的喜悦,抑制了自己物质与精神上一切需要,心悦诚服地遵从真主的命令。“服从”是仆民的义务,也是伊斯兰教的宗旨之一。

此外,斋戒的本质,除了能与真主神通交往这种密切关系外,还可以培养许多为真主所喜爱和命名的美德。例如斋戒者亲身体验到饥饿的真实情况,于是便能推己及人,对于赤贫者、弱者、受难者产生恻隐怜悯之心情,而给以救济或寄以同情,不致冷酷无情、无动于衷。“仁慈”、“博爱”、“怜悯”等等是真主的属性,如果人人能具备了这些品质和美德,一旦形成集体的、社会的性质,那么,大家都能感到强者与弱者,贫富之间的相互依赖,团结一致是非常必要的,进而促进人类社会的和平与安定,从而消除由于各种矛盾的对立和贫富不均而引起的经济上的、道德上的各种社会危机和弊端。大家都有共同的思想感情,又有天课这一经济制度节制了资本的集中和社会产品的垄断,那么便为在世界上建立公道与正义的普遍的秩序,在精神与物质创造了条件。

斋戒对于人们的思想建设和道德品质的培养,既然有这种潜移默化的作用,所以在宗教上被列为伊玛尼(信仰)的四分之一看待。因为至圣说:

“斋戒是忍耐的一半”而“忍耐是信仰的一半”。

近代有一些心理学家已经公认伊斯兰教的斋戒,在锻炼人的意志和毅力方面所起到的作用,是其他教育方法不可媲美的,因为斋戒是以无穷的精神为力量,自觉克制肉体上的非法要求,以理性的需要,适当调整物质(躯体)的存在。根据这一原理,法国的加布哈尔德教授以伊斯兰教的斋戒为论据,写了一本《意志的强化》的书,主张伊斯兰的斋戒是实现精神主宰身体的有效手段,它能使人成为自己生活的真正主人,不致变成物质偏向的俘虏,而导致伤亡。这个道理是显而易见,因为如果真正按照我们前面所说的要求实行斋戒的话,确实需要很大毅力和坚强的意志。我们仍旧以口腔这一器官为例来说明问题,如果有一丰盛可口的山珍海味摆设在面前,对于一个斋戒有素的人来说,完全可以毫不困难地控制住食欲,无动于衷,不屑一顾,即使是平时贪食,食欲旺盛的人,在垂涎三尺的情况下,他一定不致轻易中途开斋而去品尝一口,这不仅仅是对一个器官强烈冲动的抑制,正如前面所说那样,是对耳、眼、鼻、手……整个躯体的绳之以法、治之以礼,不能任性、放肆,通过这样严格训练,又能持之以恒,那么,性格暴躁的人,可以变成温和的人;矜骄自持的,在“真主的法度”面前,也只得服服帖帖,变成谦卑、平凡、懦弱的人,并可以培养坚强的思想;富贵逞强的,可以挫其骄奢淫逸的锐气,而受到忆苦思甜的启示,贫苦的人进一步加强艰苦的精神,并树立了自尊心。此外,斋戒者无论在大庭广众之间或独处幽居的情况下,开斋时间不到,除突然因病确需打针吃药外,都不可提前或推迟食饮;言、行、视、听同样受到教律的规范,这就养成人们忠诚老实、言行一致、表里如一、奉公守法、廉洁可嘉的品德,以及守时、践约的观念。人人都能如此坚持不渝,男女老少,家家户户,同心同德,推己及人,那么斋戒的意义,便从宗教的范围、个人的修养,发展成社会性的、集体的领域里,从而使和平、安宁、幸福、团结的环境更能稳定、持久。

 

(四)伊斯兰教的斋戒对增强体质所起的作用

实践证明,伊斯兰教的斋戒,其优点还不仅仅局限于人类思想方面和道德方面的建设上,而且对于促进人体健康、防止或医治许多疾病方面,也有很大作用。

自从医学科学建立以来,从事医务工作的人都有大量的证据说明食物对身体致病因素,比其他致病因素要普遍。这不仅是饱饥不适的关系,其实,食物组织内部含有某些被隐藏着的有害物质,食品构成的生产过程中因化合作用而产生毒素,这些是往往被忽视了。所以饮食不慎或不知节制,都可以引起脾胃疾病。脾胃是人体的主要消化器官,脾胃受伤就要影响到整个消化机能,甚至引起其他疾病,所以饮食与疾病的关系非常密切,例如消化不良、各种肠胃病、脂肪过多、痴肥、精神萎靡、智力迟钝、糖尿病等病态都是食得过多的危害所致。二千五百多年以前大医学家希波格拉第就说过:“人们狼吞虎咽般地大吃大喝,因而生病了,然后,你们应教他们象鸟儿一样细嚼慢咽、精而少量地吃喝,那么他们就会康复。”

众所周知,对病人的饮食作定时定量是医疗、护理的基础,自古以来就行之有效、历验不爽。正如俗话说的“肠胃是疾病的寓所,而病人遵医所嘱进食则是治疗的原则。”

至于因食物有病毒而导致人体生病的情况也是司空见惯的,因为人们所吃食物品种过多、庞杂,那些不同成分的食物进入胃部,经过化学变化,组合成另一种新的物质而危及着身体,例如摄取蛋白质食物过多而超过机体的正常需要便引起糖尿病害,因为蛋白质一经与少量氧气结合,就变成尿酸,尿酸是一种作用激烈的病毒,它可以使身体发生多种疾病,其中糖尿病是最严重的一种,无论是治疗或预防,饮食的调配和节制是许多综合疗法中的一个重要环节。从这个意义出发,可以看出下面这两段圣训的论断是多么的正确。使者穆罕默德说:

“人类所装得满满的容器,再没有另外一个比他的肚腹更为恶劣的了。”又说:

“人类对食物的满足,只消少量的几口便可以支撑其脊柱了。”

现在医学已经证实了饮食治疗的作用,可以增强体质,并对身体神经系统具有调节功能,因此,饮食疗法在医疗工作中占有很重要的地位。伊斯兰教的斋戒,是饮食治疗的综合实施,在斋戒期间,因两餐相隔时间长,可以使肠胃有充分休息,以消除糟粕、吸取精华,斋期的食物既注重营养价值,又讲究定时定量,所以斋戒这一过程,实际也是在挽救人们的生命,治疗人们许多致命的疾病。尤其是糖尿病、肥胖病、高血压等。根据埃及一份医学杂志的报告记载,曾经有三百多个糖尿病患者,用斋戒的办法治愈了自己的疾病。所以至圣说:

“你们饥饿吧!那么,你们便可以康复。”这就是针对那种饕餮致病的而说的。至圣又说:

“每件事物都有天课,而身体的天课便是饥饿。”(宰科特)这个词,是阿拉伯语、它派生于(发展、滋生和纯洁、纯净),就是说,身体经过适当的饥饿,可以把各种疾病清除,使身体纯洁而得以滋生发展。所以圣训是很有远见。赛黑里大贤曾说过:

“聪明的人们再没有发现什么事物比饥饿对宗教和现世都有裨益。”又说:

“智慧和学识是寓于饥饿之中;罪恶和愚昧则是寓于饱暖里。”现实生活中大量的事实充分地证明上述这些论断是非常正确、真知灼见。

 

(五)伊斯兰教的斋戒是最合理的斋戒方式

伊斯兰教的斋戒与其他宗教的斋戒相比,不难发现其优劣。因为伊斯兰的斋戒能改善人们的精神面貌和增进身体的健康,是宗教性质和社会意义两者兼而有之的一种善功。所以《古兰经》指出“斋戒对于你们是更好的。”(《古兰经》2:184)又说:

大家从前面的论述中,已经明白了斋戒对人的精神和身体所产生的积极效果。前代的穆斯林们所实践的史实已经证明了他们在有限的数年内,由于严格奉行斋戒制度,对增进他们身体的健康和造就高尚的思想品质发挥了重要作用,这是现代化教育、训练无法达到的水平。所以可以断言,伊斯兰教的斋戒是百利而无一害,那些连续斋戒二十四小时,然后用一点茶水(如西庄的拉玛教徒)或用溅水馒头,或用混合泥土的面包而开斋的其他宗教徒,他们的斋戒方式是大大有害于其身体的,希利亚和利舍赫两位生理学教授已经确定:“机体在二十四小时左右如果失去食物的供给和营养,体重便要减轻,把碳酸气体从血液里排除的功能就要减弱,肺的呼吸量也在缩小缓慢,在那种情况下,吸进肺部的空气由500公升降到400公升。所以这种时间过长的斋戒和开斋的方法是极其有害的,而伊斯兰教的斋戒时间,每天最长不会超过十五小时(在夏天)一般都在十三小时左右,而且开斋时的食物都比较重视营养价值。至于有的宗教斋戒期间,只吃一味食物的情况也不符合身体机制的需要和生理原则。还有以长期吃素忌荤为斋戒的佛教徒,实质上也不算是斋戒,因为他们戒除了动物类的食品,主要是以慈悲为主,不伤生害命为功修,但是他们要用水作饮料,仍然避免不了要烧死、吞食掉寄生在水里、蔬菜上千千万万的微生物,再说,他们所吃的素食,例如豆类、花生、蔬菜、植物油等所含的营养价值和对身体提供的效益,远远超过了动物类食品的价值与效益。所以吃素的佛教徒,其体质往往都比较好,既然如此,对饥寒交迫的心情怎能领会呢?孟子都说过:“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为,所以动心忍性,曾益其所不能。”而伊斯兰教的斋戒内容都将这些要求包括无遗。它的时间,一年一次,每天的斋戒的时间,只从黎明前夕到太阳落,不得延长,圣训指导说:

“我的教生,只要他把封斋饭推迟(到黎明前夕的刹那)把开斋饭急行(在太阳刚沉落后)的话,就始终具备了优点了。”

这样的时间安排,使肠胃有十多个小时因停食而获得充分消化、吸收和休息的机会,同时身体没有时时刻刻受那些分解物质的堆积所累,每年经过这样一月的清理、净化、纯洁,不但排除了大量的有害成分,而且有力地摄取了食物精华,斋戒者每天完成了天职以后,感到身体康乐,心情舒畅,这是历验不爽、千真万确的事实。

 

(六)对几种错误思想的批判

 

伊斯兰教的斋戒虽然有各种利益于个人和社会的优点,但是不明真相或者没有按照教律要求斋戒的人,认为斋戒有损害身体的健康,会造成胃病,会影响工作等等,这些说法和看法对不对呢?我们认为不对。

固然一个人连续斋戒一个月,身体显得有点瘦弱,精神表现得有些疲倦,这是很自然的,也正是斋戒的目的所在。但是不能以此来说明这是一种坏事。人们在一年十二个月的生活中有十一个月是过着一个刻板的生活模式,例如吃喝、睡觉、休息、工作的时间,天天是所差无几,可是斋戒一到,起居饮食就与平常的月份,无论时间上,数量上都不相同,已经形成习惯了的千篇一律的生活方式和内容一经改变,必然影响到肠胃和身体各部分的变化,因此反映在精神和身体方面出现某些反常现象,这恰恰是斋戒对于促进身体健康的一种作用,这个道理比较简单。我们可以用植物生长的情况作比喻,生长在农村里的人或懂得农作物栽培的人都知道:稻谷的秧苗,由秧田移植到大田以后不几天,要将大田里水放完,让秧苗受阳光的曝晒三至五天,农民把这一过程称为“晒苗”,在“晒苗”期间,秧苗先变成黄色,逐渐枯萎,死后要死亡,缺乏农业知识的人,见到这种情景,以为是农业上的一种不良预兆,将来必定不会有收成,其实,恰恰相反,“晒苗”这一道作业,正是为了促进秧苗快速成活,长势优良,获得丰收的必要手段,因为田间的水放干以后,秧苗在表土层缺乏水分,当然变得有些枯黄、憔悴,可是它没有死,反而提高了它吸收水分和养料的能力,当初它的根系插下去时,是集中的、紊乱的、不稳固的,为了吸取水分和养料,以满足自身的需要,其根系便从土壤的纵深处寻找水源和营养,这样土壤里潜在的各种有益物质就被完全吸收,等到一定时期,再将水放进田里,由于秧苗有了生机、根深蒂固,因而一下子就变成绿油葱葱、欣欣向荣、茁壮成长,这时农民称为“换苗”。如果插秧季节,碰上阴雨绵绵,秧苗没有机会曝晒,随时处于饱和的水分里,那么当年的收成则是不能达到预期的目的。这是农作物栽培中的一点普通常识。

同样地,从生理或物理学的观点来看,斋戒对于身体的影响也是这样一个道理。人们在长年累月里,机械地过着一个固定生活方式,所吃进的食物,由于肠胃的条件反射作用和食物储备的饱和状态,其中有益成分不一定完全被吸收,有害成分也不一定完全被排除。但是一经斋戒,一则在进食的时间上打破了常规,再则食物、饮料的分量相对减少,于是机体外表发生反常现象,内部产生变化,特别是封斋饭与开斋饭两餐之间的时间相隔一长,感到饥饿、口渴、肠胃蠕动激烈,机体热量增加。这样一来,不但可以把长期寄存在肠衣和胃粘膜上的有害物质排走,而且促进食欲旺盛,开斋时可以将所进食物精华充分吸收,经过这样的大约三十天的反复训练,正如“晒苗”一样,会有枯萎表现,可是斋月以后,起居饮食又恢复常规,人们的身体健康状况如同经过“换苗”一样,有了新的生机,进一步增强起来。怎么说斋戒会影响身体呢?如果说斋戒会造成胃病的话,那是这种斋戒者违反了教律所造成的。比如说,为了怕白天饥饿、口渴,在吃封斋饭时,便大吃大喝,到了开斋时,又饥不择食、狼吞虎咽,这样,他成天都是大腹便便、油肚满肠,仅仅这一点就失去了斋戒的意义,再加上两餐之后,不去做礼拜等休息活动,而是去睡觉,这种人的所谓斋戒,自然会引起胃病,不足为奇,但决不是斋戒本身的弊害,而是这种人违反了斋戒的宗旨和制度的结果。

此外,斋戒的穆斯林们,每天清晨起得早,晨拜后,不睡觉,因为大家都严格恪守和坚信至圣的教导。至圣说:“清晨睡眠,招致贫困”。无论是工农商学兵,无论男妇老幼,离开礼拜堂后,就秉承《古兰经》的教诲:

“当拜功礼完后,你们应当散布到大地上,去寻找真主的恩泽,多多记念真主,以便你们成功。”(《古兰经》62:10)各人奔赴自己的工作岗位。这时空气清鲜,光合作用最强,所以精力充沛、神智饱满、工作效率高,真是一日之计在于晨,无数事实有力地证明:人民公社生产队里的穆斯林在斋月期间的生产情况,无论从进度上或从数量、质量上与同一地区的汉族生产队或个人相比,不但不会下降,反而上升。城镇里坚持斋戒的穆斯林工人、干部也是如此。那么“斋戒影响生产”有何根据呢?这里我们要特别提醒大家回忆的是埃及“十月中东战争”的事实,穆斯林军队士气旺盛、同仇敌忾、军威大振,所以一举踱过苏伊士运河,攻克了以色列号称的无敌防线,收复了西奈许多战区,当时,埃及军政当局就是专门选择斋月这个有利时间,以色列方面就是误认为埃及士兵正在斋戒,不利于战斗,因而低估了士气,掉以轻心,因而失败。

此外,伊斯兰教的法律规定,对于生病、残弱、旅客、妇女在经期、产期……等特殊情况下,准予缓行、免行斋戒或罚赎等照顾。本文开始所援引的《古兰经》已原则地谈到几种情况,这里就不重述。

总之,伊斯兰教的斋戒制度,既含有深刻的宗教意义,又对现实生活具有积极价值,利己利群,百利而无一害,那么我们全体穆斯林应该积极地响应真主的号召,服从至圣的教导,心悦诚服地欢度这个可贵的斋月,人人都来按教规实践每天的斋戒,进一步发现斋戒对人生的现实意义,以丰富我们伊斯兰教的学术文化理论。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1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