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通用顶部广告位

朝觐感悟

(一)

朝觐回来已经有很久了。如何写这篇文章也已经想了很久了。还是从我们的生活讲起吧。

初到麦加你或许会看不惯,尤其是我们从大城市去的人:人家没有面子工程,有些道路坑坑洼洼的;地上脏兮兮的,尤其是黑人呆的地方;房子好的好,差的差,远处山上的房子,砖坯和浇筑的水泥柱子就这么裸露在外面:你不粉刷,那也最起码能用水泥砂浆抹一下吧。上海世博会时就连我们老上海也会上当受骗――“啊!这里什么时候建起了新的楼群?”但是漂亮总还是漂亮的。

但是时间一久你就会发现许许多多与我们社会很不一样的地方:

早晨商店送来的货物,就可以挂在商店的门把上或是堆放在地上,等老板做好晨礼自己拿到店里;小商小贩可以在自己的地摊上睡着了,或是你要买东西还要从别处把他找来,卖鞋子的黑人妇女到晚上了就睡着自己的地摊上,鞋子就堆放在她的身边没人拿。商店里没有探头(回来以后发现我家附近的小超市都有了探头,呵呵,进步了!)也没有监察用的反光镜,没有验钞机。到了礼拜时间,用一块简单地布把店面遮一下就算是关门了。

那次为了帮老马买轮椅,钱还没有付,老哈就推着轮椅到商店外面转一圈,说是轮椅不错,商店里熙熙攘攘的不知道店主是没有看到,还是对老哈的行为觉得无所谓。

还有一次,那还是在麦地那的时候。晨礼后从圣寺出来,老同志么,前列腺尿频尿急的,要找厕所,结果找到路边的大商场,足有篮球场大小的一个商店,灯火通明,但是见不到人,叫了老半天才出来一个人,要是拿走他几件衣服是绝对不会发现的。人家也没有说:“啊呀!你们是怎么进来的。”

外币兑换,往往就是在路边的一个个小小的店铺里,铺面就两三米宽的样子,有的就如同一个书报亭,不需要手续,工作人员按当时兑换的牌价给你兑换,也没用什么验票机之类的。当我们要离开麦加的时候,我们住处的其他国家的人几乎都走完了,我到印度尼西亚人住的饭店附近的货币兑换店去兑换还剩下的一百美元,店里就一个人,也只有我一个人找他兑换钱,所以柜台里边看得清清楚楚,各种钱币也就一堆一堆地放在桌子上;先说是可以兑换给我50美元,兑换完了,当我要走开时,他又叫住我,可能又发现了几张人民币,就又兑换了几十美元;店里就这么一个人,没有手续,没有记账,钱也就是这么胡乱放着,没有保安,就连玻璃也是一拳就打得碎的玻璃;他会不会贪污?会不会挪用?会不会……?总之在我们这里,这一切是不可理解的!

在我们驻地的附近,能使人感觉得到还有人在管理的唯一的就是那个闪动着的红绿灯,没有停车线,没有快车道和慢车道,没有人行横道线,也没有探头;没有警察,没有协警也没有交通协管员;车是旧的多,但是车子都很自觉,行人让着车子,车子让着行人,车子让着车子,从来也没有看到为了行车而发生什么纠纷或是车祸。

在禁寺是有警察(或许应该是军人),有探头的,只有关键的地方我们才看得到警察,但是警察的作用不是防范人们,主要是维持次序,提供援助;那里从来就没有什么“安检”,禁寺门口工作人员有时也会检查一下,主要是不能带香水之类的东西进入清真寺,工作人员做了一个香水掉在地上会引起爆炸还是燃烧的动作。这座能够容纳73万穆斯林做礼拜,要是连广场上的人来算的话,起码也有一百多万的人进进出出的,怎么安检?但是我看主要还是信任!

我们也经常打车,过不多久我们就发现司机收费的时候往往是不点钱的,你给他多少他就往口袋里一塞了事,连看都不看,互相热情地出个赛兰姆走人。

总之这是一个完全不同于我们的社会,这是一个不设防的社会,这里的人们互相是信任的,不存在猜疑。他们来自世界上的许许多多圈家,有黑人、白人、黄种人;亚洲人、欧洲人、非洲人,还有了美洲人和大洋洲的人;我们所住的附近就有土耳其人,尼日利亚人和印度尼西亚人。但是他们的共同点就都是穆斯林!

如果我们的小偷和抢劫犯到那里去的话,不用偷不用抢,拿就是了。有人会归结于伊斯兰的法律,但是法律能够执行的前提还是教育。记得前不久有一个朋友跟我讲过这么一个故事:他有一次到宁夏某地,下了车,看到地上有一张50元的人民币,三个回族孩子就在边上玩,他问这些孩子,你们为什么不把这张纸币捡起来,孩子回答说,没有“口唤”的东西不能拿。

要是我们的骗子到那里又会怎么样呢?的确的,到那里很容易骗到钱的,我们出去一般身上都会准备好一些零钱,好施舍给那些乞讨者,施舍是伊斯兰的一个大力倡导的美德、,我们还的确遇到了一个骗子,说他是到麦加来的培训生,结果学校给的飞机票和他的钱包都给小偷偷去了,后来只花了两个小时在我们的驻地的大楼里骗取了7000多元沙币,折合人民币12000元多,好在后来发现了并把钱尽量地追讨了回来。

我们中国团的人来自全国各地,基本上互不相识;就是我们综合团的人也来自十几个省份,人们原本都不相识;更不要讲来自世界各国的人们了!在那里可以说彻底地没有人来管你!你如何生活:怎么吃、怎么穿、买什么、用什么、做什么事、到那里,都没有人来管你。就是你不去做礼拜,不去做副朝、正朝都没有人管你!朝觐的人当中有许多是单身,也就是说他们连家庭的约束都没有了,是绝对的“自由人”。如果这些人不是穆斯林会怎么样?!这些人是来自西方的所谓的发达国家的人又会怎么样?!

就是最近有朋友从某个西方的发达的国家回来,物质上的享受自不当说了,但是他说道:那里的60%的妇女受到性侵犯,80%的中国的在那里的女留学生会去干那些下三烂的事情。当然这样的城市在西方人的眼里还是安全的,他所在的城市就是在最近还是被评为“最安全的城市”之一。

如果这些人不是穆斯林会怎么样?!这些人是来自四方的所谓的发达国家的人又会怎么样?!答案是明确的,那里将是他们花天酒地、胡作非为所谓享受人生的地方!

然而作为穆斯林绝对不会这样!这里虽然没有一个人在管着他们,但是他们心中有安拉,有对安拉的敬畏之心,他们心中都有自己的法律,那就是古兰经!当我想到了这一点时,我就理解了为什么麦加和麦地那这两个圣城只有穆斯林才好进去!麦加城有人说是30万人口,有人说是40万人口,我们就算是40万,但是他每年朝觐时要接待的有两百多万,今年是官方数据是270万,是他自身人口的六七倍,要靠所谓的管理是管理不过来的。这里也没有市场管理员,没有所谓的志愿者,没有所谓的保安等等、等等,可以这么说:这里的社会管理的成本趋近于零!

有人间我,是有人就会有摩擦,怎么会没有争执呢?是的,一定会有摩擦。但是伊斯兰教育人们要谦让,要对人如己,穆斯林皆兄弟;尤其是在圣地麦加,这里禁止争吵、斗殴。在这么一个可以容纳73万人的清真寺里我们从来没有看到吵闹,更没有看到打架!到做礼拜的时候,人们会自觉地排好队,彼此挤一挤,尽可能地照顾那些后来的人们。这不难不使人感到伊斯兰的伟大,真如安拉在古兰经里所讲的:“我把你们培养成世界上最优秀的民族。”

有许多事情是有了对照才有所体会的:

回来后的――天,我坐公交车外出,到站后有一位中年妇女上了车,现在的公交车启动往往很猛,这位妇女没有站稳,与一个女孩撞了一下,不知道是碰疼了哪里还是碰坏了什么,女孩就责问那位妇女:“你说怎么办?你说怎么办?”司机在一边冷冷地说:“你打110么!”女孩还果真打起110来了,我当时的心一下子收缩了起来,只感到一阵恶心。这么一个漂漂亮亮的女孩,她的心怎么那么冷酷,那位妇女一再道歉了,说自己不是有意的。我想这位妇女不会比她的母亲小多少吧。

这样的事情如果发生在麦加又会如何?

我想到在米娜的帐篷里,一位西北的汉子坐在帐篷口的地毯上,腿上盖着睡毯,当我一脚跨进帐篷的时候我马上意识到我踩在了他的小腿的胫骨上了,我赶快向前跨了第二步,谁知道又踩到了他的另一条腿的胫骨卜,我当时是害怕踩伤了他,但是他马上说没事没事。

还有一次,是在去打石场的路上,我推着老马用的轮椅,前面是一位外国的穆斯林,他也推着轮椅,大家都在向前赶着路,不知道是我推快了还是他的蹬腿的动作大了,总之他的脚的踝骨边上碰到了我的轮椅,都出了血,他当时是一定知道的,因为他痛得厉害,都回头看了好几次,想看看他的脚到底伤成怎样了,但是绝没有一点责怪我的意思。

实际上像这样的碰撞几乎天天都会有,但是从来也没有谁为这样的事情争吵过。有一次我看到一位坐在轮椅上的老妇人把自己的脚远远地放在轮椅踏脚的最前面,我知道她的用心――如果会撞到别人的话,首先是碰到她的脚――那就不会碰疼了别人。有时候,被伤到的一方还会主动地向对方出“赛兰姆”,那么问题一下子就解决了。

我们这里流行着这么一句话:天上不会掉馅饼。其意思是天下没有无缘无故的爱,如今骗子太多,要当心上当受骗。而在我们的朝觐过程中掉馅饼的事情可以说是屡屡发生:“掉”蜜枣、“掉”面包饮料,还有“掉”羊肉的;那就是伊斯兰里的出“乜贴”、“出散”,有一次我就装了满满一锅的烧好的羊肉,出散的好像是维吾尔族的穆斯林;在我们的宿舍门口有人出散了一大袋面粉,在我们对面一单元的厨房里,有人出散了一大袋的土豆和一大袋的洋葱;是谁出散的?――不知道!人家也不想让你知道,出散的人只想得到安拉的喜悦!

在这里――麦加、麦地那,在我们的朝觐过程中,我们进行了一次伊斯兰社会的实践,他是成功的、理想的、和谐的;他也是一次世界和平的成功演练。你不得不承认伊斯兰的伟大!安拉的伟大!这个世界上只有伊斯兰才能够成功地做到这一切!

您可以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 招来吉庆的八件事
  • 先知到达麦地那时说了这句话...做到了就能进乐园
  • 后世如何与先知在一起
  • 头脑(العقل)和心灵(القلب)的关系
  • 如何面对疾病的考验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