泉州·清净寺

涂门街上的泉州清净寺,是我国现在最早的一处伊斯兰教建筑,为国务院公布的第一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之一。我国现存最早、最古老的具有阿拉伯建筑风格的伊斯兰教寺。清净寺又名艾苏哈子大寺。位于泉州市南涂门街,是我国历史最悠久的伊斯兰教寺院。始建于北宋大中祥符二年(公元1009年),是年为回历400年。初名"圣友之寺",到元代至大三年由耶路撒冷人阿哈玛出资重修,以后又历经修建,仍保持当年创建时的风貌。在门搂的东侧“祝圣亭”内立有元至正十年、明万历三十七年重修清净寺的碑记,是研究泉州伊斯兰教的重要物证。寺内有明成祖于永乐五年颁发保护清净寺和伊斯兰教的《敕谕》石刻一方,极为珍贵。

清净寺,初名圣友寺,又称艾苏哈卜大清真寺,位于福建省泉州市区涂门街,是阿拉伯穆斯林在中国创建的现存最古老的伊斯兰教寺,始建于北宋大中祥符二年(公元1009年),是年为回历400年。清净寺占地面积2184平方米,整体为石构建筑,仿照叙利亚大马士革伊斯兰教礼拜堂的建筑形式,具有伊斯兰教清真寺在功能空间上大分散、小集中特点。留存主要建筑为门楼、礼拜殿、明善堂等部分。1961年,清净寺被国务院列为首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20世纪90年代列为“中国十大名寺”中唯一入选的伊斯兰教清真寺。与扬州仙鹤寺、广州怀圣寺、杭州凤凰寺合称中国伊斯兰教四大古寺,它的建立是泉州海外交流重要史迹之一。

 异域情调的石质大门......

清净寺门楼仿照叙利亚大马士革伊斯兰形式建造,大门用青、白两色花岗石精雕三层穹形尖拱顶,层层缩进,顶盖采用中国传统的莲花图案,表示伊斯兰教崇尚圣洁清净。

让我们再次回顾清净寺的历史:

清净寺始建于北宋大中祥符二年(1009年),是年为回历400年。初名"圣友之寺"。

到元代至大三年(1310年,伊斯兰教历710年)由耶路撒冷人阿哈玛出资重修,为该寺“建筑了高悬的穹顶,加阔了甬道,重修了寺门并翻新了窗户。” 

元至正间(1341—1368年)寺坏,里人金阿里重建。明正德二年(1507年),因元至正间吴鉴的重修《记》碑“旧碑年久朽敝无征”,遂于重立,竖《重立清净寺碑》。

隆庆元年(1567年),木塔坏,知府万庆令住持夏东升、教人苏养正等,修塔五层(并修建明善堂)。

万历三十五年(1607年),泉州地震,房屋倾斜,楼角颓毁。主体建筑寺门、奉天坛等仍保持了原来的规模。

万历三十年(1609年),时任知府的姜志礼与知县李侍问捐俸重修,令教人林日耀住持。重修时改礼拜寺塔为七层,即所谓“七级凌日”。并按道教的太极、两仪、四象、八卦、乾元、九天等来设计的改建礼拜寺大厅。采取“建筑之间加甬道、留通巷”,并拆除原来用作宰牛的大片炉灶,防生火灾;加甬道或留通巷更是为了避免地震时外墙或临屋倒塌,波及毗连屋栋成列倾倒的情况发生。

清康熙二十六年(1687年),“泉州大风,礼拜寺塔圯”(《康熙志稿》),从此未能修复。

清康熙五十一年(1712年),福建汀延邵等处地方总兵官左都督陈有功、福建陆路提标左协中军游击陈美来官泉州,目睹泉州伊斯兰教式微,“即延师谏督我教门诸子,学经解篆”,重兴通淮街清净寺,在寺中办学校,学习阿拉伯文字,读《古兰经》,解释《古兰经》。1952年,整修门楼,解决门楼漏水,移掉门楼上的大榕树。    

 1957年,把斑驳不堪的黑砖围墙改为花岗岩围墙。1961年,被国务院列为首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1983年,移出居住于寺内的12户回民,维修明善堂,新建小型展览馆。    

1997年,重建明善堂,新建两个清净古桥尖拱门。     

2002年,重修西面围墙。     

2008年,由阿曼苏丹国王全额捐资,在寺东边添建新礼拜堂。

门楼:大门楼的外观具有传统的阿拉伯伊斯兰教建筑形式。大门朝南,入口凹进,高12.3米,基宽6.60米,门宽3.80米,用辉绿岩条石砌筑,分外、中、内三重。除了第三重为砖砌圆顶,第一、二重皆为青石作圆形穹顶拱门,有着和中国古建筑的“藻井”相类似的石构图案,第一尖拱大门穹顶正中衔接外层,倒悬一朵雕刻精致的辉绿岩莲花。以此垂莲为中心,砌嵌成放射状,由上端沿外层各侧延伸,有如蜘蛛网状拱形宝盖。表示伊斯兰教崇尚圣洁清净,门楼正额横嵌阿拉伯文浮雕石刻,写道:“真主秉公作证,除他外,绝无应受崇拜的;众天神和一般学者,也这样作证,除他外,绝无应受崇拜的,他是万能的,是至睿的,真主所喜悦的宗教,确是伊斯兰教。”中层辉绿岩尖拱门内的结构,是用花岗岩精工雕砌成半穹窿形。穹窿壁上,砌饰着层层叠叠87个精工雕琢的小型尖拱,状似蜂巢。连同门楼东西两墙砌饰的8个巨大尖拱壁门、壁龛,以及构成门楼分成3层的4道尖拱大门,整座门棂共有大小尖拱99个,象征赞颂真主的99个尊美之名。门楼内层为石砌正方形,东西两壁各砌饰一巨大尖拱壁龛。上部为青砖块圈筑的圆形大穹顶,涂垩洁白,无任何装饰,象征无限宇宙空间。     

门楼后墙上两行阿拉伯文石刻,则记载着清净寺的创建年代重修时间以及最早的名称。

清净寺占地面积2184平方米,寺门朝南,主体建筑有门楼、奉天坛、明善堂三部分,类叙利亚大马士革风格,仿照中世纪阿拉伯地区伊斯兰教寺形式而建。     

由于一般清真寺的主体建筑礼拜殿的朝向必须面向圣地麦加,而麦加位于中国的西方,故清净寺布局也像国内大部分清真寺一样,整体是东西向。内部虽然没有明确的布局形制,但在建筑分布上也有“主次”之分。如虽然经过多年改建、扩建,清净寺重要空间的礼拜大殿——奉天坛仍处于整个组群的前部并紧挨着清净寺入口。而那些辅助或较次要的空间,如寺内人员住房和水房等则建在较隐秘的后部区域。     

除分布灵活、主次明显外,清净寺还体现了伊斯兰教清真寺在功能空间上大分散、小集中特点。随着历代扩建和改建,逐渐有了目前所见的院落式格局:整体无明确轴线关系,但是寺门楼、明善堂和新建礼拜大殿各自形成了三条单体轴线。即各个建筑单体看似分布较为分散和无序,但有些建筑单体本身又自成一个完善的体系,如明善堂和新建礼拜大殿内部都包括了礼拜、沐浴、辅助等伊斯兰宗教活动必需的空间。

祝圣亭:祝圣亭位于寺门及露庭的东侧、古礼拜殿正东的小平台。立有元至正十年(公元1350年)的《重立清净寺碑记》碑和明万历三十七年(1609年)的《重修清净寺碑记》碑。由于小平台被居民占筑为灶舍,两石碑长期隐藏于厨房内,不见天日。1953年维修清净寺时,为保护这两块石碑,拆除了厨房。1983年夏修缮清净寺时,又新建石构碑亭(祝圣亭)予以保护。

碑记:穿过门楼进寺右侧,立有元至正十年(1350年)的《重立清净寺碑记》碑和明万历三十七年(1609年)的《重修清净寺碑记》碑,均为以花岗岩石琢成。其中《重修清净寺碑记》碑高277厘米、宽117厘米;《重立清净寺碑记》碑通高260、宽110厘米。碑面阴刻文字,风化剥蚀严重。碑首横刻篆体六大字“重立清净寺碑”,以下竖刻22行,每行60字。     

中国的东南沿海清真寺除了清净寺,其他寺都汉化成了标准的中国殿式建筑。清净寺为石构建筑,石构建筑的特点是石头的耐久性不易腐朽,所以能保存千年,保留了很多原始信息。      祝圣亭内立《重修清净寺碑记》与《重立清净寺碑记》,是研究泉州伊斯兰教的重要物证。如果不算撰写年代尚存疑问的河北定州《重建礼拜寺碑记》(碑署撰写年代为元至正八年,即1348年),则元·吴鉴的《重立清净寺碑记》(撰写于1350年),与广州《重建怀圣寺记》(1350年),被白寿彝在1940年代称“为中国伊斯兰寺院中可考的最古汉字碑记。”该碑不但“最古”,而且与后来为数颇多的汉文伊斯兰碑铭相比较,它对中国穆斯林信仰的记载之“平正忠实”,“迄于今日,实尚未见一文足以当之”(白寿彝《跋吴鉴》)。对研究早期阿拉伯与中国宗教文化交流史,伊斯兰教在中国东南沿海港口城市传播与清真寺的建置、组织机构等,具有重要的历史资料价值。

望月台:门楼顶部为平台,前半部是“望月台”,乃伊斯兰教“斋月”前,伊玛目(教长、阿訇)率乡老在斋月前及斋月末站立于台上观望初升新月,决定穆斯林封斋(斋戒)和开斋日期的地方。望月台上,筑砌墙垣环绕。南墙正中,内、外各砌饰一尖拱墙龛。北墙正中,筑开一登台人口,左右壁嵌镶两块汉语阴字“月”、“台”石刻。由于受中国传统文化影响,望月台亦采用了中国建筑文化结构与文化含意,月台周围东、西、北三面墙体上端砌筑24个“回”字形垛子,状如城堞(原应是24个尖拱小窗),象征中国农历四季气候之分季节。台之四角,耸立四座造型独特,纤巧玲珑的阿拉伯式尖塔,成为融中西文化为一体的特色建筑。     

平台上原来还有一座富有伊斯兰特色的拱形圆顶小亭,名曰“望月亭”,供伊玛目、阿訇率众乡老登台望月时休憩。望月台上之亭、塔,均毁于明万历三十五年(1607年)泉州大地震,万历三十七年(1609年)知府姜志礼、知县李侍问捐俸以助,清净寺教长夏日禹、教友林日耀等募缘重予修复,后又因长期遭受狂风暴雨侵袭,电闪雷击,尤其受地震摆动,年久失修而再度毁于清初。

南墙:南墙临涂门街,全长23米,高6米,厚1.02米,立面于墙高1.82米处并排筑开8个长方形大石窗,窗孔高2.85米、宽1.80米,街上人们可望见里面;朝街外壁的窗顶楣各横嵌一长列浮雕阿拉伯文《古兰经》石刻。

奉天坛:与门楼相联的礼拜大殿又称奉天坛,阿拉伯名叫“麦斯吉德”,即叩拜真主的地方。是穆斯林礼拜的地方,占地面积约六百平方米,门楣部分雕刻有阿拉伯文《古兰经》。     

奉天坛坐西朝东,西墙为朝向伊斯兰圣地麦加的正向墙,西墙上从南至北共有六个小壁龛和四座长方形门,龛与龛间开设高2.95米、宽1.60~1.65米的长方形大门各2个。中部砌饰一座雕刻阿拉伯文《古兰经》的巨大尖弓宝盖状壁龛,伊斯兰教称为“米哈拉布”,即穆斯林礼拜安拉的“拜坛”。右侧放置一装“敏拜尔”(状似台阶的宣讲台)和一支长枣木杖(虎图白棍)。坛正面为一尖拱形大壁龛,左右各辟一门。东墙辟一尖拱形大门,高4.45米,宽2.25米,平面为横长方形,四壁都是花岗岩石砌成。南墙开八个长方形大窗,,增加殿内采光效果。北墙开一门。南墙外壁窗上及室内大小壁龛上,均有古阿拉伯文字的石刻《古兰经》经句。     

大殿上面原来罩着巨大的圆顶,它使清净寺格外宏伟壮观,十六世纪末的一份中文记载,描述泉州清净寺大殿:“堂以西为尊,叠叠重重,规制异人间之庙字,昂昂哙哙,翚天上之楼台。”生动地表现出阿拉伯伊斯兰式的异域建筑风格,不幸的是大殿圆顶在1607年泉州的一次8.1级大地震中坍记,迄今未能恢复,殿内的设施和圆顶遗物仍深深地埋在大殿地下,致使大殿现有的地面增高了一米多。只剩柱基、柱础依旧遗留原地。为体现原结构风貌,1998年又将倒塌后四散数百年的12根石柱础及9根残柱收集重新竖立于原位。

这墙中凹入部分是当年礼拜大殿的讲经台,墙壁上这些典雅方朴的阿拉伯文石刻,全部是《古兰经》经句,这是公元十世纪以前阿拉伯伊斯兰礼拜大殿的流行建筑模式,如今即使在中东阿拉伯地区也很少见。由于无法复建主礼拜大殿的圆顶,公元1609年穆斯林在寺内增建一间小礼拜殿。 

刻有古兰经的石墙......

泉州伊斯兰史迹陈列室:这里是泉州伊斯兰宗教文化的历史缩影。

清净寺虽建于北宋,实际上伊斯兰教传人泉州的历史远远不止千年。伊斯兰教的灵山圣墓就比清净寺还要古老得多,穆罕默德在世时,向穆斯林发出号召:“求知要不远万里,即使远在中国”。因此在伊斯兰教创教初期,也就是公元618一626年穆罕默德嫡传门徒三贤四贤就从麦加迁移经海路来到泉州传教。

关于这个明末史学家何乔远在《闽书,方域志》据传说载,唐高祖武德年间(公元618~626年)。穆罕默德曾派四大门徒来中国朝贡,后留中国传教。这就是伊斯兰教传人中国的最早传说,而传到泉州更是传说纷纷。     

相传唐朝武德年间,泉州湾有一次鳄鱼患难成灾,渔民不能出海打鱼,船运货物无人装卸,从南洋、阿拉伯等国来的船舶不敢入港,一时泉州湾的海外通商贸易突然受到了破坏,茶叶、瓷器、丝绸、铁器等货物堆积如山,不能顺利出口外销。外来的珍珠、琥珀、象牙、珊瑚、玛瑙和香料等进口货物也无法起卸,沸腾的泉州港顿时冷落窒息。     

就在这没有驱鳄良策之时,忽有吏部官员奏书:“西方大食国圣人穆罕默德,回教的创始人,有四大门徒在中国传教,听说四人法力高强,烈日难灼体肤,雨水不湿衣裳,入火不死,入水不灭,定有驱鳄之神通。“于是唐高祖李渊降旨宣召四人,四人皆头缠白巾,身披法衣,手捧经典(伊斯兰教的经典为古兰经),席坐顶礼。大唐皇帝问治鳄安民之方,其中一人启奉:“真主降示经典,吾等奉天传教,如善恶恶,驱鳄何难。”便朝西膜拜,口诵经文,举手一招,御苑右树忽移庭前,复一挥手,树还原处。众皆骇异。四人合掌大笑,为首的一人称:“盘根古树尚能招之即来,挥之而去,何况游动的水族鳄鱼”皇帝大悦,即封四人为“贤人”。      为保障海外通商港口的繁荣、商旅的安全,遂派一贤到广州,二贤到扬州、三贤沙仕谒,四贤我高仕到泉州来驱鳄,三贤、四贤到了泉州果真率领众回教徒朝西跪拜,仰天呼号,诵读古兰经文,其中一人拨剑遥指鳄群立鳄鱼蠢动浅滩,另一人双臂高擎,即有一群神鹰鼓翼而来,盘旋空际,爪抓巨石,向鳄鱼投掷,霎时石如雨下,击中鳄鱼,不死则伤,只好逃离泉州湾。泉州湾又恢复正常的海运。

当时泉州人感念神威法力,托庇安宁,信奉回教者甚多,又因海外交通发达,所以很多阿拉伯商人便定居泉州,并且与当地人通婚。就现在泉州一带的回民还有四万多人,他们有的还保留着回教的习惯,有的已经汉化,于是三贤、四贤就结庐在灵山并在此传教。他们死了以后也就葬在这里,因为夜里常有灵异之光发出,所以人们就称之为“灵山圣墓”。当时还没有清真寺,所以很多人都到这里来礼拜。后来随着穆斯林教徒的不断增多,到了宋朝才由阿拉伯人出资建造了通淮街清净寺,它是我国唯一保留至今的宋代伊斯兰教寺。

经商:蒲寿庚女婿,死后家藏130石珍珠。宋元时期,泉州出现“缠头赤脚半蕃商,大舶高樯多海宝”的繁荣景象,许多阿拉伯人移居泉州,其中以蒲氏家族最为显赫。蒲氏家族的蒲寿庚有一位女婿佛莲,是巴林人。据史料记载,佛莲生前侨居泉州,从事海外贸易。据宋末元初《癸辛杂识续集》记载,佛莲为元代泉州著名的阿拉伯海商,拥有海船八十艘,可见其经营规模庞大。佛莲死时,家中有珍珠130石(古代三十斤为钧,四钧为石),他正是靠着对外贸易积聚大量财富。      

通婚:娶刺桐人为妻,数代居住刺桐城。阿拉伯、波斯商人来泉州,与泉州人通婚后生有混血儿。关于泉州的混血儿,《光明之城》记载:“众多的法兰克人及其他国家的人,与这个城市的女人上床,当一个男人在街上行走时,可以很容易看到他们的后代。”其实,宋元时期的混血儿有刺桐妇女与伊斯兰教徒、基督教徒所生,也有外国妇女与刺桐男子所生。1965年,泉州通淮门外津头埔出土了一方墓碑,一面阴刻波斯文,一面竖刻汉文。翻译墓碑上的文字可知,墓主阿含抹是一个古代波斯人与刺桐妇女所生的混血儿,先辈娶刺桐人为妻,在刺桐城居住数代,所以墓碑称“艾哈玛德家族母亲的城市刺桐城”。从泉州出土的大量伊斯兰墓碑可以看出,艾哈玛德家族久居刺桐城后,深受中国传统文化的影响。     

风俗:阿拉伯奇花异木,装扮蟳埔女发髻?据介绍,蟳埔社区的蚝壳厝前身与蒲寿庚兄长蒲寿晟的私人花园——云麓花园联系密切。蒲家从故乡阿拉伯移植来素馨花、茉莉花等各种奇花异木,为蟳埔女供应鲜花做簪戴。元末明初,在反蒲运动中,蒲寿庚后裔改姓为卜。有人这样假设:蟳埔女爱戴花的习惯,或许是因为他们的先祖其实就是当年“云麓花园”的主人,只不过云麓人因卜字与蒲字音近而改姓卜,蟳埔人会不会则因黄字与蒲字形近而改姓黄呢?      建寺:宋元时期兴建六七座清净寺。据记载,宋元时期泉州的清净寺达六七座。除了如今位于涂门街的清净寺(建于1009年)外,还包括泉州南城清净寺(建于1131年,毁于元末),建于12世纪前的涂门外津头埔也门教寺(毁于元末),南门元代穆罕默德寺(毁于元末),东门外东头乡纳希德重修寺(1322年曾重修)等。     

交流:刺桐古城,串起千年中阿交流篇章。过去,阿拉伯国家只知历史上有一座名为“载桐”的城,这座城与阿拉伯各国渊源深厚,并曾是世界级大港。在学界争论了一百多年后,专家们终于论证——“载桐”实为刺桐,就是泉州。1991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丝绸之路考察团,分成陆上、草原和海上三个组出发考察。海上丝绸之路考察团,乘坐阿曼船只,从意大利威尼斯出发,考察团在中国考察的主线定在泉州,泉州海交馆也收到来自阿曼的珍贵礼物——一艘出现在《一千零一夜》里的海船,在故事里那艘船来过中国。泉州与阿拉伯国家的交流,被《一千零一夜》里的那艘海船串起。     

冰糖制造技术,从泉州传至埃及。中国在唐朝首先生产冰糖。据《马可·波罗游记》载,武干市(现泉州永春)以大规模制糖业著名,出产的糖运往汗八里(即今天的北京),供给宫廷使用。但本地人不懂制造高质量糖的工艺,后来有些精通糖加工法的巴比伦人来到帝廷,被派到武干市,向当地人传授用某种木灰制糖的方法。从马可·波罗的记载中可知,在互相交流中,埃及人对中国制糖技术的提高作出了贡献,向泉州人传授了制造黑砂糖的方法,也把在泉州习得的制造冰糖方法带回自己的国家。

亦思巴奚战乱:亦思巴奚兵乱,是元朝末年的1357年至1366年间在福建发生的一场长达近十年的以波斯人军队“亦思巴奚军”为主的军阀混战,由于“亦思巴奚”是泉州波斯人的武装,因此此事件也被称为“波斯戍兵之乱”。

简直是奇异的组合——异域情调的高大石墙内,竟然有这样的一处闽南风情的小小建筑,竟然不显突兀,竟然就这样完美的融合在了一起......

明善堂:明隆庆元年(1567年)穆斯林在寺内西北角增建一间小礼拜殿,泉州太守万灵湖题匾曰“明善堂”,在众多的伊斯兰风格的建筑中别具一格,是砖木结构的闽南古民居特色的小三间建筑形式。初为伊玛目(阿訇)居住生活区,并设有厅堂接待宾客和商讨教务与登殿礼拜前后休息场所。由于万历年间地震,古礼拜大殿塌毁后无法复建,穆斯林不能在此举行礼拜,明善堂即改为穆斯林礼拜安拉的场所。     

明善堂多次塌毁重建,至1952年,政府拨款帮助在原址搭盖了水泥柱、木三角框架的简易瓦片平屋,供穆斯林礼拜。1998年初,利用约旦哈哲尔先生夫妇10万美元捐款,重予修建,恢复清同治年间建筑原貌。     

明善堂大门上额,悬挂厦门关监督唐柯三于民国十一年(1922年)题写横匾“认主独一”。大门内上端挂着一匾额,亦是唐柯三调任山东济南道道尹后,于民国十三年(1924年)六月敬立的,文曰“三畏四箴”。从伊斯兰教义解释,三畏即“畏天命、畏圣言、畏末日”,四箴即“箴信真主安拉、箴顺先知穆罕默德圣人、箴遵天经《古兰经》、箴行五功”。

这座小礼拜殿,取名“明善堂”,是中国四合院式的建筑,因为殿屋狭小,只能容纳三十人祈祷,以致穆斯林常在露天的古大殿内举行主玛礼拜,伊斯兰崇简清净,崇拜西天,不设偶像,遵照伊斯兰教义,至高无上的安拉无所不在,不论在什么位置,教徒只要面向圣地麦加克尔白的方向祈祷,都是同样能获得安拉的喜悦。泉州的阿拉伯后裔并非不懂的这一点,但是,他们却宁愿头顶烈日,披风戴雨,为能在那千年古大殿内祈祷而感到满足。

香炉:明善堂前,矗立着一座精雕的宋代“出水莲花”石香炉,原是奉天坛的旧物,后来奉天坛无法蔽风雨,教徒们便移到明善堂作礼拜,香炉也移置于此。石香炉高90厘米,直径35厘米,重数百斤,以叶蜡石(寿山石)雕制而成,色白微灰,质纯无瑕。香炉上部是一朵盛开的巨大莲花,花心中凹下一个大洞,以放置香料。盛开的大莲花周围,再围绕一圈小莲花;往下是永不凋谢而各有特色与灵气的莲蓬或含苞待放的花朵。底层雕刻了动荡的波涛。其真意为“清净”与“洁白”。伊斯兰教忌烧香祈祷,此炉是穆斯林举行礼拜焚烧檀香调节空气时用的。

敕谕:寺门内北面围墙正中,完好无损地镶嵌着一方明永乐五年(1407年)刻有《永乐上谕》的石刻,是明成祖朱埭颁发保护伊斯兰教寺院的文告。碑石高100厘米、长160厘米,四周边框绕刻浮雕龙饰;上框正中雕刻一条张牙舞爪的蟠龙,左右篆刻“敕”“谕”,两条奔龙从左右朝敕谕飞舞。左、右边框各雕刻一奔龙,下框为双龙戏珠。

清净寺自创建以来,历代穆斯林相继集资修葺,并勒碑为纪,保存寺内。现寺中还有值得重视的附属文物,如历年遗留下来的汉文和阿拉伯文的石刻,尤为珍贵的是公元1407年明成祖颁发的保护穆斯林和清净寺的《敕谕》碑刻。明成祖永乐五年(公元1407年),为保护泉州清净寺,保护泉州伊斯兰教,明成祖朱埭特地颁发谕令:“所在官员军民一应人等,毋得慢侮欺凌,取有故违......以罪罪之“。     

明代的最高统治者,为什么要保护清净寺?当然有着利用宗教麻痹人民的企图,但另一方面,也可作为我国对外国侨民的风俗习惯宗教活动的尊重的说明,对阿拉伯人民的友好团结的反映。

新礼拜堂:2006年,阿曼驻华大使到清净寺参观后,将清净寺想建新礼拜堂的意愿转达于阿曼国王。尔后,阿曼苏丹卡布斯捐资在清净寺东侧兴建新礼拜堂,2009年竣工,新礼拜堂尖拱式仿伊斯兰文化风格,占地面积2300平方米,建筑面积478平方米,形制同奉天坛,可容纳500多人。

宣礼塔:门楼的正东、寺门楼与礼拜殿之间的夹道内,原有一石筑七级宣礼塔,名邦克楼。塔体如柱,高40米左右,是一座古阿拉伯伊斯兰建筑的尖塔,可与广州怀圣寺的光塔媲美。明代李光缙《重修清净寺募缘疏》中描绘道,“一柱千云,并紫帽峰而作对,七级凌日,参开元塔为三”——指明它与东西双塔当时是泉州的三大高层建筑。古时,穆斯林即将举行礼拜之时,“穆安津”(宣礼员)登塔之最上层,高声赞颂真主至大、至圣穆罕默德,召唤穆斯林礼拜(即念邦克)。夜间塔顶举火,为商舶导航,方圆百里,一目了然。每届秋冬,满戴丝、瓷、茶的商船扬帆离去;或值春秋,装运香料、药村的海舶驶来泉州港,阿拉伯穆斯林齐聚寺内、沐浴更衣,登塔眺望,诵读《古兰经》,祈求并赞感万能的安拉赐福穆斯林船队一路平安。宣礼塔初为石砌,后来毁于明万历三十五年(1607年)地震中。明隆庆元年(1567年),泉州知府曾重建五层木塔。清康熙二十六年(1687年),木塔毁于飓风中,宣礼塔就此销声匿迹。

古井:古礼拜大殿北墙边,有一口古井,周边围有链锁,水至今丰盈,可照人影。古时这口古井是供伊斯兰教穆斯林前来举行礼拜之前,汲水净身和寺众日常饮水之用。

【文章摘自小猫猫1973的博客】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1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