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秘花园:被遗忘的伊斯兰文明

【译者注:原文刊发于世界著名杂志《经济学人》,该文介绍并论述了英国历史学家贾斯汀•马洛兹(Justin Marozzi)的最新著作《伊斯兰帝国:十五个城市,一个伟大的文明》。马洛兹从历史学与地缘政治学的角度出发,探讨并阐述了伊斯兰文明的发展与繁荣,以及伊斯兰文明衰落的根源。】

回顾历史,伊斯兰文明曾为世界文明的发展与繁荣作出了巨大发展。虽然很多人并不了解或认可这一点,但是,这确实是事实所在。

伊斯兰文明在历史上的辉煌与灿烂自然不必赘言,但是,伊斯兰文明的发展并非一帆风顺。

史书记载,伊斯兰社会建立初期,穆斯林与非穆斯林群体产生了一系列纷争。在非穆斯林的记载中,早期穆斯林被描述为好战的民族,而穆斯林则认为,早期穆斯林只是出于自保而卷入一系列武装斗争。无论如何,随着穆斯林群体的不断发展壮大,伊斯兰文明也逐步转播着世界各个角落,穆斯林群体以阿拉伯地区为中心,建立了一个庞大的伊斯兰帝国。

在《伊斯兰帝国》一书中,马洛兹从历史学及地缘政治学的角度出发,向读者介绍了伊斯兰史上最伟大的十五座城市,每座城市代表着伊斯兰文明发展的一个时代,即一个世纪。

马洛兹以客观、公正的方式,揭示了世人所不知的伊斯兰史实,也揭示了世人对伊斯兰信仰及穆斯林群体的误解与偏见。

马洛兹提到的第一座城市,就是著名的大马士革。伊斯兰的先知穆罕默德(愿主福安之)逝世三十多年后,大马士革成为当时伊斯兰帝国的首府所在地。长久以来,大马士革的主体民族一直都是基督教徒,令人不可思议的是,穆斯林掌控大马士革后,基督徒并未受到迫害,甚至于伊斯兰帝国内部很多重要职位都由基督徒担任。伊斯兰帝国统治者穆阿维叶政府的财务主管、宫廷艺术、甚至于他最喜爱的妻子,都是基督徒。

伊斯兰帝国定都大马士革初期,甚至都没有强制推行阿拉伯语,在一段时间内,希腊语与巴拉维语被认定为官方语言。须知,对当时的穆斯林而言,阿拉伯语并不仅仅是他们生活语言,更是他们神圣宗教经典的语言,其重要性自然不言而喻。

公元762年,穆斯林王朝在巴格达建立了人类史上首个环形城市,伊斯兰文明得到了前所未有的发展。

在这本书中,马洛兹对伊斯兰文明史上最为著名的城市做了详尽描述。虽然近现代的伊斯兰文明几乎没有任何发展,但是,早中期的伊斯兰文明,确实引领着世界文明的尖端潮流。彼时,穆斯林打造了一个又一个多种族、多民族、多语言、多元文化的国际性大都市。

哈里发欧麦尔收复圣城耶路撒冷之后,亲自率人清理打扫了阿克萨清真寺,即基督教的“圣殿山”。基督教统治耶路撒冷期间,犹太人受尽屈辱,被迫逃散四处,而穆斯林夺回耶路撒冷之后,哈里发欧麦尔邀请犹太人重回圣城耶路撒冷,允许犹太人在圣城祈祷。

讽刺的是,西方社会一直鼓吹西方人文明的伟大,然而,纵观历史,在基督教统治时期,犹太人、穆斯林等“异教徒”或遭屠杀、或遭驱逐、或遭压迫。而被西方刻画为凶残暴戾惨无人道的穆斯林,却总是善待穆斯林地区的非穆斯林群体。

举例而言,伊斯兰文明的鼎盛时期,即穆斯林统治西班牙时期,不论是基督教徒、犹太教徒、拜火教徒还是其他所有非穆斯林,都受到穆斯林的善待与尊重,穆斯林并未强迫任何人皈依伊斯兰,非穆斯林群体有权保留他们自己的信仰,无需担惊受怕,更无需遭受歧视与压迫,穆斯林治下的科尔多瓦甚至成为当时欧洲最为发达、宏大的城市。

而当基督教攻陷穆斯林的西班牙王朝时,穆斯林、犹太人以及所有不信仰基督教的群体,都惨遭杀戮与驱逐,穆斯林的清真寺全部被关闭,滞留者则被迫信仰基督教,同时备受压迫。

1453年,穆斯林击败拜占庭帝国,掌控了著名的君士坦丁堡,即现在的伊斯坦布尔。自此,伊斯坦布尔成为伊斯兰文明的中心,也成为穆斯林帝国统治者的帝都所在,而穆斯林完整的保存了基督教的所有建筑,也允许基督徒自由居住、生活在穆斯林的国土之内。

当十五世纪的伊朗王二世沙•阿巴斯(Shah Abbas)定都伊斯法罕之后,他完美地践行了伊斯兰信仰的教导,保护非穆斯林的权益与自由,彼时,伊斯法罕有29座教堂。

马洛兹指出,彼时穆斯林的开放与包容,使得伊斯兰成为历史上最伟大的文明之一。公元八世纪,造纸术流传至穆伊斯兰世界,穆斯林随即造纸印书,兴办教育,开办各类大中小学校,还建造了大量规模宏大的图书馆。

公元859年,穆斯林女子法蒂玛•菲赫利(Fatima al-Fihri)创办了人类史上第一所大学,即摩洛哥费斯城的卡鲁因大学。

公元十二世纪,犹太人伊本•图德拉(Ibn Tudela)游访至伊斯兰帝国首都巴格达,他被巴格达的文明与发达程度所折服。据图德拉记载,当时的穆斯林帝国哈里发竟然会读懂希伯来语。

印度莫卧儿王朝第三代皇帝阿克巴(Akbar)统治时期,在整个印度穆斯林帝国发起一场学习革命,组建了跨种族、跨宗教的智囊团,为穆斯林帝国的发展与繁荣献计献策。

从埃及到印度,穆斯林投资者极为重视自然保护与植树造林。在埃及,穆斯林打造了独特的房顶森林,而在印度,缔造莫卧儿王朝的巴伯尔(Babur)大帝,则被称为园艺之王。史料记载,巴伯尔大帝在自己的家乡喀布尔修建了十座大型植物公园。

随着西方基督教势力的再度崛起,以及穆斯林帝国的逐渐衰落,穆斯林统治者开始倾向于闭关锁国政策,穆斯林群体也开始疲于军事防御与战斗,无力发展科技、文化与经济。穆斯林统治者变得愈发自闭,他们不再如先辈那般开放、包容,穆斯林统治下的非穆斯林群体开始感受到压力与恐惧。

马洛兹在其著作中不断强调,当代穆斯林群体已经摒弃了伊斯兰信仰的真谛,他们不再包容,不再开放,变得狭隘、自私、自闭。于是,穆斯林文明就变的愈发没有生机,死气沉沉,停滞不前。

马洛兹指出,现如今,穆斯林世界的重心,似乎已经成为全力发展经济,甚至不惜一切代价。可是,穆斯林世界若要真正得到发展,伊斯兰文明若想再次绽放光彩,穆斯林就必须回归伊斯兰,重新重视科技与知识。

-----------      

编辑:叶哈雅

出处:经济学人

原文:Secret gardens-The forgotten glories of Islamic civilization

链接:https://www.economist.com/books-and-arts/2020/01/30/the-forgotten-glories-of-islamic-civilisation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1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