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感

杂感.jpg

杂感

作者:徐显伟

1

是与非、对与错分辨起来并不难。有理智的人心里面明镜似的。如果说有人揣着明白装糊涂,那才真的会出现“是非”呢。“每当有人劝他们:‘你们不要在地方上作恶。’他们就说:‘我们只是在调解的人。’其实,他们真是作恶者,但,他们不觉悟。(《古兰经》2:11)”

无知、愚昧,智力不健全的人不分是非,因为他们分不清是非,反过来说,如果能够分得清楚是非,他们就不是这3类人了。

还有一种人分不清楚是非,那就是顽固派。老顽固、任死理的人。这种人既沾染上了上述3类人的德行,又自作点小聪明’——就是那种揣着明白装糊涂的邪气,或者两者兼而有之,属于那种自以为是的人。“有人劝他们:‘你们应当遵守真主所降示的经典。’他们则说:‘不!我们要遵守我们祖先遗留下来的。’即使他们祖先无知无识,不循正道,他们也要遵循吗?(《古兰经》2:170)”

如果非要无是非感的人们画一个轮廓的话,这个轮廓已经画好了:无“是非”感的人(不知好歹的人)就是:

1、  愚昧无知的人。

2、  理智不健全的人。3、  揣着明白装糊涂的人。

4、  顽固分子——自以为是的人。

相反,那些

1、  有自知之明的、谦虚谨慎的人。

2、  有知识的人。

3、  有理智的人。

这些人是非感强!

杂感2.jpg

2

植物的生命力体现在枝、叶、花、果,而支持生命力的是根儿。根部发达将预兆着生命力的旺盛;相反,根部的萎缩将预兆植物生命力即将走向灭亡。

假设没有根儿的支撑,什么枝繁呀,什么叶茂呀,什么花香果甜呀,离开根儿的营养成分的输送,一切将变成另一种景象。   

虽然没有正儿八经种过地,咱也是老农民出身,经常与植物打交道。尤其是经常与几种常见的蔬菜、禾苗苗、花花草草的打交道。比如薅草呀,打药呀。当我拔掉草或剔苗的时候很有感触:刚刚从泥土里拔出来它的时候,草或者禾苗的叶子与生长着没有什么区别,过不一会儿就可明显看出来草色的枯萎,开始郁郁葱葱挺亢的样子,经太阳一晒,风一刮,蔫了。其它植物也非常类似,不一样的是天气的变化和外界的影响。

由此我想到了人,想到了人的信仰。

我们不能说人的生命力是完全靠信仰支撑,但是我们可以肯定的是,信仰在一个人精神与物质两种生活当中起到无法代替的作用,如果他是真正的“人”的话。可以肯定的说,我们穆斯林的生命力就是要靠信仰的支持、支撑。一旦失去信仰,离开教门,就标志着他的穆斯林精神上的死亡。就象离开土地的植物一样,伊玛尼精神上的“生命力”很快即将“死亡”。一个“死亡”或者即将“死亡”的人还有什么呢?!就象生长在大地上植物突然被拔出来那样…...

杂感3.jpg

3

低调是音乐术语。想必就是指音调低而平缓的曲调吧!可惜我没学过音乐,只是望文生义而已。现在人们喜欢用低调一词来形容一个人,形容一个人的生活,说他为人低调。如果套用在一个人身上的话,那这一词的内涵就多了。用低调来形容一个人的生活方式,他的生存方式,是指这个人谦虚谨慎,平和、稳重、和谐,不喜欢张扬、不喜欢炫耀、不招摇、不夸夸其谈、不狂不傲,不霸气。不卑不亢、不喜欢出风头,生活上朴素,行为上规范…… 

低调是一种生活方式,是一种为人处世的生活法则。低调不等于没调儿,谦虚不等于没有实力、没有能力、没有财力。只是不愿把这3种力凸显出来,而是深深地埋藏起来,或者不喜欢让人羡慕。平和不等于没有原则,不喜欢炫耀和张扬不等于无所作为…这种人表面上低调,内心世界里犹如海洋一样深不可测。只不过他喜欢低调。

为人还是低调一点好!

杂感4.jpg

4

已经长大了的杂草很难除之,只因为它根深蒂固了。即便你将之连根拔起,埋藏在深处的根系或者散落在地上草籽很容易重新生长起来。所以,除去杂草最好的办法是在杂草还小的时候连根拔起,所谓的“斩草除根、不留后患”大概就是这个道理吧。

杂草难除难在于务尽,埋藏在地下深处的根儿,或者散落在地上的草籽,很容易经春风轻轻一吹,雨水稍稍一滋润,它便或慢或快递又生长开了。

人们常说,能够生长庄稼的地方,能够生长美丽的鲜艳花朵的地方,一样能够生长出杂草来。真主赋予大地里的属性就是这样,这是真主之常道。也就是现代人们所说的“自然规律”

杂草难除的另一个原因,因为它见缝插针、无孔不入。

现代讲究的是科学种田,庄稼苗苗之间要保持一定的距离,就是专家们所说的株距与行距。而这给杂草丛生留下了空间。只要有一点点空间,杂草便趁虚而入,而且是无孔不入。而且是杂乱无章、毫无路数。这就给除去它带来了一定的难度。在除杂草的同时还要注意,不能连庄稼苗苗也一同拔下。那就需要耐着性子慢慢的剔除,只能遵循庄稼的行距与株距,一点点的剔除。

杂草要除,只能是斩草除根,只能是趁小除之,只能是持之以恒;只能是坚持不懈;只能是循规蹈矩,只能是按部就班、规规矩矩、遵章守法。

杂草很像我们人心中的罪恶,很像人的恶习、恶行。如果有不一样的地方的话,那就是消除心灵上的杂草要比消除田间地头里的杂草更难、更复杂。邪恶的行为的背后是邪恶的思想意识,已经形成的邪恶思想,是很难消除的。

活跃的心灵里难免不滋生邪恶的念头,就象肥沃的土地难免不生长杂草一样。真主所赐福的使者曾经说过:“阿丹的子孙都会犯罪,最好的‘罪犯’是善于忏悔的人。”真主在《古兰经》中借用主的使者尤苏夫的话说:“我不自称清白,欲望确实是怂恿人犯罪的,除非是真主保佑的人。”(12章53)可见,任何人都不能自称清白,我们只能多求真主保佑!求真主看护!

不是仅仅是在知道犯下不可饶恕的罪恶以后要做忏悔,而是我们应该时时刻刻提高警惕,时时刻刻、随时随地的求真主保佑。保佑我们不犯错误,保佑我们不犯罪。即便是有罪恶的念头,也只能让他消除在念头的萌芽状态,就象清除田间地头的杂草一样。

除去杂草的最佳途径在于坚持不懈,它是个持之以恒的事儿。实际上也只能这样。

安拉所赐福的使者说:“我每天向主上求饶70多次。”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1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