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斋前的清真寺

夕阳西斜,带走了空气中残留的热度,持续一天的燥热在不知不觉中逐渐变得凉快了。礼拜大殿的影子几乎遮蔽了清真寺的整个院子,使明亮了一整天的院子也显出了一种庄重的昏暗。傍晚的风轻轻地吹拂着,那棵院子中间的小树漫不经心地在微风中摇摆着枝叶。

经历了一整天烈日曝晒的清真寺,此时也像封了一天斋的人们一样,有一种疲惫后的安宁,在沉稳中等待着那声悠扬的念辞,等待着那个美好时刻的到来。

在烈日下安静了一整天的寺院,随着黄昏的到来逐渐变得热闹起来了。

一些虔诚的老人们,早早地洗过小净,身心净爽,提前来到了清真寺,等待着开斋时刻及礼拜的到来。他们喜欢静静地坐在院子边的长凳上,看着暮色在寺院里慢慢弥漫,他们的脸面在一天天的暮色浸润下变得苍老,也愈显慈祥,而心灵却越来越沉静,越来越富足,好像不远处寺门外大街上的喧嚣与浮躁,与他们隔了一个世界。

渐渐地,一些小孩子也陆续来到了清真寺,年纪大一些的端着碟子盘子或提着袋子,里面一般会盛着母亲们清洗干净并煮熟了的大红枣,煮过的红枣饱浸着糖水,变得丰满臃肿,肥硕的果肉几乎要从鲜红的枣皮里溢出来,封斋一天的人们看着这些诱人的大红枣,不由得吞咽着口水。

开斋前的清真寺.jpg

也有一些母亲,将炒好的鸡蛋切成小块儿,叫孩子们端到清真寺来,炒得黄里透红的鸡蛋油滋滋的,端在孩子们的小手里,好像还在冒着热气,与孩子们白里透红的脸蛋相映成趣。

等待开斋的人们不用开口,这些平日里即使把自己的玩具给小朋友们玩一下都会哭闹的孩子们,这时候是非常大方的。他们会纷纷端着自己手里的果品或鸡蛋,来到寺院里等待开斋的人们面前,双手呈上,一双澄澈的眼睛期待地望着你,随人们自己拿取。

一些年龄太小的孩子,自己端不动碟子,但他们又不想错过这样一个机会,就紧跟在哥哥姐姐们的身旁,还不时地指引着哥哥姐姐们,这里还有一个人,那里还有一个人,看着人们一个个地从他们的碟子里拿走红枣或鸡蛋,脸上尽是骄傲的神色。

在这个时刻,没有大人会把他们看做小孩子,而是会像平日里对待大人一样,庄重地从他们手里取走舍散之物,有些老人会满含爱恋之情地发出“啧啧”的感叹声,有些则会亲抚这些小孩子的头顶,尽显疼爱之情。这些平日里都是向家里大人伸手讨要的孩子们,在这个时刻好像一下子长大了不少。他们往往穿着整洁,男孩子头戴洁白的新帽子,女孩子穿着漂亮的衣服,手脸清洗得干干净净,端着一碟子枣子或鸡蛋,好像端着一碟非常珍贵的东西,当双手向人们呈上去时,具有一种非常感人的神圣感。也许,那一刻的感受,多年之后,还会留存在他们的记忆之中,在人生的一些要紧关头,为他们提供一些选择的参考。

天色越来越暗,寺院里的人们也越来越多,离开斋的时间也越来越近了。孩子们从家里端来的枣子和鸡蛋也已经舍散完了,端着空空的碟子,他们却显得非常开心,互相追逐着,向家里跑去,是去向母亲交差去了吧?

开斋前的清真寺2.jpg

而等待开斋礼拜的人们,继续在安静地等待着,只是刚来时他们两手空空,此时已经人人手捧枣子和鸡蛋,有些人拿得已经太多,手里捧不下了,只好用塑料袋装着,而有些老人则会随手将多余的食物递给身旁的孩子们,不管是谁家的,没有封斋的小孩子们顺手放进了嘴里。

他们手捧着孩子们的食物,满满的,那里面浸透着一个个小孩子纯洁无染的爱心,世间还有比这更珍贵更美好的礼物吗?

他们在心里怀着对真主回赐的渴望,在静静地等待着,马上,一天的饥渴就要解除了,一天的功修就要得到回报了。就像手里捧着满满的果实,他们的心里也满含着对斋戒回赐的渴望。

终于,清真寺的喇叭里传出了唤礼声,忍耐了一天的人们,纷纷将手里的食物放进嘴里,突然间,所有的声音好像都消失了,只剩下人们品尝食物的声音,一个个脸上显出无比享受的满足的神色来,那是世间最美好的体验,没有经历过如此忍耐的人是无法想象的。

很快,人们就随着阿訇纷纷进入了礼拜大殿,礼拜殿内响起了阿訇的古兰诵读声,寺院里又重新陷入了一片寂静之中,笼罩在一片夜色下,只有从礼拜殿里投射出的光芒,在院子里形成了一道道光柱,好像是一道道明亮的门,通向一个个光明的未知之地。

作者简介

黑麦,中学教师,喜欢阅读,学习写作中。人生格言:让我们表达。——作家石彦伟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1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