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魂的回归

灵魂的回归.jpg

一个民族用色俩目祝福对方的同时,还要把自己的两手伸上去,紧紧握住对方的手,还要用彼此的大拇指对碰。这不是仪式,这是一种莫大的信仰情怀。

 

无论走多远的路,回首,故乡的炊烟还是那么亲切。一首老歌唱了三十年,如果在一个沉静的时空里,或者在一个人声鼎沸的巷子里蓦然飘来这首歌的韵律时,它给人的感觉依然显得那么清晰动人。它给人的情感回归依然那么深沉邈远。

 

一个人无论把自己牧放在世界的哪个角落,但在生命的垂目之年,他仍然那么渴望能让自己的一把残躯朽骨掩埋在故乡的山岗。

魂兮归来啊!

 

回归意识,是人类亘古如斯的永远的主题。

心灵,也有一种回归。它是灵魂对信仰的诉诸,是信仰对灵魂的叩问。

 

一个人在娘胎里体验生命的蠕动时,他一定会认为他眼睛里的世界就那么一点。如果有人告诉他,有一天,你一定会从娘肚里爬出去,你将会看到一个偌大的五彩缤纷的世界,那么他一定会嗤之以鼻的。

 

可是,终于有一天,他情愿被情愿地来到了这个千姿百态的世界上。

让无数的生命以及无数的生命个体以附有灵魂来称道或装点的,只有人类。这是人类的伟大,也是人类的残酷。

 

生命以躯体的死亡作为结束。但灵魂不死,它还要走永恒的路。它是伟大的安拉赐给人祖亚当的一口灵气,它怎么会死呢?

 

人类的历史长河里,总要出现一些圣人,总要出现一些绝顶聪明的人,他们知道今世是一个惊涛汹涌,暗流跌宕的海洋,于是他们告诉人们,只要以神圣的信仰作舟,以高洁清廉作辑,才能顺利地到达彼岸。今世终究会毁灭,每一个人在今世的所有行为都要在来世受到安拉绝对公正的清算。

 

而当这样的时候,一些无头无脑的人,总会嗤之以鼻。他们根本不信有什么来世。人死如灯灭。但他们恰恰忽略了附在人类身上的还有一个东西,它叫灵魂。灵魂去哪了?

 

孔子说?不知生,焉知死?

如果否认来世,否认灵魂的回归,那么这完全等同于一个娘胎里的孩子不相信从娘肚子里出来还有这么一个奇妙的世界。

 

信仰是一种灵魂的快乐,是生命的最大幸福。它同时也是对每一个信仰载体的最大震慑——信仰是有报应的。

 

如果不相信信仰的报应,那么人类对法律的诉诸以及法律对一个人不公正不公允的诉诸,甚至人类对道德和良心的谴责,还有什么意义?

 

当一个人具有了一种灵魂的回归,那么他也有了一种信仰的回归。

安拉说:每一个有生命的东西都要尝试死亡的滋味,然后,你们只被回归于他 。

灵魂的回归2.jpg

作者简介

马光明,男,回族,60后出生。青海省作家协会会员,化隆文联会员。赍怀一种童年的梦,不曾忘却那份对文学的痴情。人生的凄风苦雨纵让我变得老气横秋,但我依然故我,对文字的执着和敬畏使我一路嚎歌。作品曾发表于《青海日报》,《青海青年报》以及多家微信公众平台。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1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