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守清秋

独守清秋.jpg

故乡的秋,在黄河汉唐故道。

红坛寺遗址旁,繁林已坠叶,沟盘河奔流不息。“风落燕”上(燕王朱棣落马处),古槐肃清,秋景萧疏,林间小路铺下一层黄叶。还是童年的风景,只是人不再朝气蓬勃,也不再有雄心壮志。并非是悟透了世界,而像是这逢冬而死的树干,冷清清。

白露成霜,木叶黄,天地苍茫。许多年过后,忽然发觉,当初你背上行囊去追求的,就人而言,它就在你离开时的故乡。安拉给了你所有的爱,以平衡你生命中注定要遭遇的坎坷,只是你尚不懂得珍惜。当你发觉回到故乡,却总是为时已晚。秋风起兮,草木萧条,让人更痛彻心扉。多渴望再见旧居炊烟升起。

原以为自己喜爱安静,但独守清秋,方觉心中尚存欲望。追求安静,只是因为欲望太强烈,或还有一份浓烈的感情在心底。每一片断裂的树叶都能撩动你的心,意识随风而动,感到了孤寂。如在一座陌生城市的黄昏,看着万家灯火,自己却是过客。如我们的圣人对这世界的立场,来去匆匆,不留恋它,不视它为真正的归宿,不让亲人继承自己的遗产。并非是圣人没有情感,而是今生无法托靠。

让人想起科尼亚那副雕花石锁,晶莹剔透。鲁米花费一生去雕刻它,是因为一位遁世的苏菲要克制心中的欲望,就把它释放出来雕成石锁,让年华匆匆而过,让死亡医治无药可救的心。他脱离尘世的一生,绝非是喜爱安静,而是胸怀另一种雄心壮志。拼劲所能,穿越主仆之间的神秘界线,让自己的灵魂与那伟大的主宰相遇。让这相遇在尘世,而不是等到死亡后。这是另一种形式的欲望,有着凡夫俗子不能相提并论的神圣性。

风卷枯叶,簌声阵阵。孤独涌上心头,揭示了存在的本质。在万物之前,在主的本然之外,是不可理解的虚无,寂静是那虚无的象征,一切都从中而来,无中生有(6:73),又回归虚无。它的显迹是秋的孤独,是鲜活的生命死后在坟坑里的沉默和等待。时间静止,度过无数个春秋,静候那末日的号角声。苍茫秋景,冷漠无言,直到你对这无限空间的永恒沉默感到恐惧(帕斯卡尔)。

风拼命地吹,夺走最后一片绿叶。它似取命的天使,好让冬天展现它作为死亡的象征。这象征是安拉要使已死的大地复生(30:50),让人亲眼目睹。这生死循环又是对万物存在意义的终极解释:一切都只是那个伟大真相的象征。这真相就是他本着真理创造天地,他是唯一的归宿。(64:3)“天将为那日而破裂,真主的应许是要实现的。”(73:18)“在那日,人们将为全世界的主而起立。”(83:6)

仅存的几片树叶还在与寒风抗争,当它以失败告终而脱离树干时,只是一声清脆的断裂,一切都结束了。如断线的风筝,浑然无力,没有了依靠。这是无法抗拒的命运,但那最后无用的挣扎,意味着什么呢?它的春天已走远,然后经历盛夏,在秋冬之际,回想曾经那茁壮挺拔的嫩叶,雄姿英发,如隔世的梦,虽然那是自己,却不真实。它的春天永不再来,冬季是无能为力的宿命,虽然过后又是春暖花开,但它的末日已降临,未来与它何干?

蓦然回首,谁奢望这样的生命再轮回一次?谁能保证,再活他一次人生会好一点?“我确已把人创造在苦难里。”(90:4)“我以晚霞盟誓,以黑夜及其包罗万象的盟誓,以圆满时的月亮盟誓,你们必定遭遇重重磨难。”(84:16-19)安拉以此夺走人对尘世不切实际的幻想。

当失去一件事物时,你已无力回天,留给你的只有冰冷的现实。你举意愿用一切来挽回,却不能挽回。而失去的,往往就是你所在乎的。最终,安拉要拿走所有你所在乎的。让你心中燃起希望,又熄灭它。“他生出牧草,又使它变成黑色的枯草。”(87:4)最终把你从对尘世的幻想中拯救出来,不再对它抱有希望。于是,人除了对永恒(复生日)的信仰,再无期盼。但对于永恒来讲,人的所有遭遇都物有所值了。

满院黄叶,时过境迁,让人总错把故乡当异乡。“以寂静时的黑夜盟誓,你的主没有弃绝你,也没有怨恨你;后世于你,确比今世更好。”(93:2-3)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1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