舍得与放下

时光冲刷着记忆,曾经约旦大学文学系学习的几年,付出的太多而到如今还记得的实在有限,但苍茫荒凉沙漠里,阿拉伯人在石头上的大锅里满满炖着的,大盘中满满呈上的招待客人的肉香,却时不时从远古的矇昧时期缥缈穿越来萦绕于我。

沙漠生存环境恶劣艰苦,生活习惯游牧不定,但慷慨是古阿拉伯人最最引以为傲的品格,也一直是阿拉伯诗人们追逐的话题。超大的煮肉铜锅和桃木盛肉托盘,寒夜为客人照明道路的村火,引领迷失客人的狗的吠叫,三天不问客人姓名出处的习俗,微笑着如迎亲人般对客人的关怀与款待,古阿拉伯人把慷慨诠释到极致。矇昧时期伊斯兰教还没有降示与他们,是沙漠的生存残酷成就了阿拉伯人与人为善无私解囊的美好品质,沙漠的天高地旷造就了阿拉伯人直爽大方热情舍得的美好性情。

舍得是从古时阿拉伯人基因里携带着的血液里流淌着的。日月历经千年交替,阿拉伯祖先引以为自豪的慷慨就如璀璨的阿拉伯诗歌灿烂的阿拉伯文明一样陨落了。如今阿拉伯人政治经济环境和生活的艰难,扭曲着阿拉伯人的原始个性。和今天的阿拉伯人相处,感觉到的是爱得不想舍,但和他们的交往也不难感受到他们性格里与舍得孪生的粗犷如沙漠的特质—放得下。

最稀疏平常的放得下是他们不善于存钱。男人们有了钱想买什么绝不思前想后,女人们从丈夫那里拿到钱飞奔去市场花个精光。那刻的他们喜笑满足溢于言表,没钱时的囧境完全从大脑中自动屏蔽。因为存不住钱,女人们绞尽脑汁几个朋友组建存钱小组,每月每人拿出同样金额的钱给一个人,下一个月给另外一个人,轮流下去总有一笔“巨款”轮到自己。作为一个未雨绸缪,居安思危,有备无患,高瞻远瞩,三思后行,没有远虑必有近忧民族性格的中国人,我不无得意地想,存点儿钱你们真需要那么累吗?

最暖心的放得下是他们不懂爱惜自己的车。如果在路上看到两车相撞,接下来看到两个大男人从车上下来,一观众人不用把画面想得太过面红耳赤,通常是大家走过去握个手道声平安,看一下被撞的座驾后无所谓状扬长而去。平时车刮一下磕一下,他们根本不放于心。咱爱车如命不允许车有一丝不完美的中国人,看到这一握手一问候泯恩仇,真的会悲怜起他们的“车坚强”来。

最令人敬佩的放得下是他们敢于直面死亡。大学里一位知识丰富思想独立的年轻女教授,课堂充满活力博古论今,与男生辩论坚持说巾帼不输须眉,在貌似男权的阿拉伯世界里倔强的自强。她的向上乐观热情开朗自信总是感染到周围的人,我猜想如此正能量的人人生也应该是平坦幸福的吧?但当我听说她先生刚刚去世四个月,我简直不能相信,一个刚刚失去丈夫带着两个年幼女儿的女子竟能如此坦然笑对巨大命运坎坷而不怨天尤人一蹶不振。如果换成国人,会不会很难走出阴霾?

阿拉伯人的不在乎放得下,得益于伊斯兰的教诲。他们相信给养来自造物主,他们相信今生不过一段旅程,他们相信每个人来自于造物主必将归于造物主。然后,整个世界都能风轻云淡了,然后任何烦恼都能无足轻重了。

现今阿拉伯世界山河凌乱,会遇到很多以各种方式摊手管你要钱的人。然广义的慷慨应该不止是舍得钱财,也可以是各种放下。

远古飘来的不是肉香,而是对阿拉伯人慷慨豪爽性格的难忘。

------------ 

作者简介:

Axya国内师范大学英语教育专业毕业。约旦大学文学系阿拉伯语专业学士。旅居约旦NN年,曾任教约旦孔子学院汉语教师,任教当地幼儿园英语教师。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1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