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不在树荫下

 

屋子里满是前来恭贺的人。我看到我的同学和朋友们,都在向我说赛俩目,都在祝福我。

 “愿安拉赐福你们俩并赐予吉庆,让你们俩过得幸福和睦,赏赐你们俩以清廉的子嗣。”

几分钟后,我独自坐在房中等待着他的到来。我突然想起了我的母亲,一滴眼泪从脸颊滑落下来。她曾为我祈祷,愿我能找到一个清廉的丈夫。我恍如陷进了睡梦中,记忆把我带回到了许多年前的那个早晨。

 “我妈妈呢?她去哪儿了?”我大声地问着。那时我还只是个五岁的小女孩。

我不断地问着:“我妈妈呢?”答复我的却只有人们的眼泪。有个人抽泣着用微弱地声音补充了一句:若安拉意欲,她去了天堂。

我不知道那天哭得最凶的是我和三岁的弟弟,还是身边的其他人。

我牵着弟弟的手去找妈妈。四处奔跑寻找让幼小的我们疲惫不堪。我们俩爬上了顶楼,推开了所有房间的门,又去了厨房…找得筋疲力尽也没找到妈妈。

当我断定妈妈不在家后,我将弟弟拥入了怀中…哭着哭着就睡着了。一两个小时后醒了过来,我又牵着弟弟开始找妈妈,家里到处都是妇女,可妈妈却不在,她到底藏哪儿去了呢?

默默地站了好一会儿,我突然欣喜地想起,有一个地方没去找过,那就是树荫下,她很喜欢那个地方。我赶紧跑了起来。我们吃力地走下了楼梯,我使劲拉拽着弟弟,他摔倒在地...

那棵树,我上上下下看了个遍,周围目光所及的地方我都寻遍了,但那里除了那棵树和妈妈喜欢的一些庄稼外再无其它,妈妈到底去哪儿了呢?

忽然,我听到有喧哗的声音在逼近,然后就看到了好多男人,他们相互叫唤着。我仔细地听着,看着。不一会儿,他们肩膀上抬着个东西迅速地从我们面前经过了。

弟弟问我:“他们抬着什么东西呀?”

我天真地回答:“那肯定是个沉重的东西,所以才会有这么多人一起抬着。”

我并不知道被他们抬在肩头的就是我母亲,我如果知道的话,就一定会拉住她,不让她走掉。

那些男人消失了,声音也平息了,整个地方又恢复了静默。我们像往常一样,坐在泥土上,坐在树荫下玩耍,唯一不一样的是,妈妈没有坐在身边。

那天是我们第一次没穿鞋子就跑到花园里。我们渴了却找不到水喝,然后走来了一位女邻居,把我们领回了家。

第二天早上,我们又开始四处寻找妈妈。我使足了力气对身边哭闹的弟弟说:“妈妈会回来的,妈妈会回来的。”

奶奶听到我们的哭声后,赶紧跑了过来,将我们拥入了怀中。我至今还记得她的眼泪落在我的头顶上的感觉。

每看到一位母亲,我都会跑去亲吻她,因为她身上有我母亲的气味。

我记得有一次,我把妈妈惹火了,她就说:“我要丢下你们走掉。”

我依旧记得我们去医院看望妈妈时的场景:爸爸抱着我站在妈妈的病床前,对她说:“这是艾尔娃。”妈妈将我拥入怀中亲了亲,然后又亲了亲弟弟。她的眼泪纷纷坠落在了我的小手上。

我从她那儿听到的最后一句话是:“我把你们俩交付给安拉了,寄存在安拉那里的东西是不会丢失的。”说完她就开始掩面而泣。

他们把哭闹的我们从病房中抱了出来。

随后,我们的迁移之旅就开始了,我离开了一个由爸爸、妈妈、弟弟和我组成的家庭。妈妈走了,我们也离开了。

五年后,我又和弟弟从奶奶家搬到了爸爸家。

 

走进父亲的家,发现里面有一个女人。

 “这是艾斯玛,跟她说声赛俩目。”父亲说。

她不是我的生母,但她是我父亲的好妻子。自我和弟弟搬进家后,她就开始很好地教育我们。她很重视我的学习,鼓励我背记《古兰经》,为我选择清廉的伙伴。总之,她为我和弟弟付出了很多…

我们经常让她生气,尽管如此,她是个坚忍,智慧的女人。她不会让自己的时间白白流逝,她时常都在记念安拉,她是个有教门有道德的好母亲,她填补了我们生活中的巨大空缺。

以下的对话也许能解释她为什么会善待我们:

过了很久,我问她:你为什么与其他继母不一样?没有不义,没有虐待?

她答道:我害怕安拉,我希望所做的每件事都能得到安拉的回赐,而你们就是被托付给我的信托物。你不必感到奇怪,哪怕是给你梳个头,我都在寻求安拉的回赐。

艾尔娃,你看你现在背记了多少《古兰经》章节?若安拉意欲,这里边不就有我的一份回赐吗?把你教育好了,我还不是可以得到报酬吗?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博得安拉的喜悦。

女儿啊,正如人们在做礼拜、斋戒等功修时在寻求回赐一样,在善待他人中他们也在寻求回赐。女儿啊,教门要求穆斯林要善待他人。

我打断了她,说:可我们让你操劳,让你烦忧了。

她说:艾尔娃,每件事都伴随着辛劳,想进天堂是要付出代价的,你知道,斋戒伴随着疲惫,朝觐伴随着艰辛。伟大的安拉说:“行一个小蚂蚁重的善事者 ,将见其善报 ;作一个小蚂蚁重的恶事者 , 将见其恶报。”(99:8)你在身边所看到的后妈的不义,在末日,决不会不加清算就通过了,而是要经受严厉的清算。孩子与孤儿有什么错而遭受虐待、伤害?不义在末日是重重黑暗。

我哭着对她,说:我母亲为我做的祈祷被应答了,我在你的善待中看到了这一点,被寄存在安拉那里的东西不会失去。

......

忽然,新房门被推开了,继母走了进来,她向我说了赛俩目并祝福了我。我亲吻了她的额头。她对我而言,意味着很多很多,她算是穆斯林妇女的榜样。

她含着泪说:别忘了,婚后要为自己做的每件事向安拉寻求回赐。然后又微笑着补充道:你背过先知(愿主福安之)的这段圣训:“一个女人若是坚守了五番拜功,封了伊历九月的斋,保护了自己的贞操,顺从了自己的丈夫,(在末日)有人就会对她说:‘你可以从任何一扇门走进乐园。’”现在付诸行动的时间到了。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1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