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我没有食物封斋和开斋,我的斋戒会被安拉乎接受么?”

一个沙特的学者在电视上泣不成声,当他收到来自索马里的一个问题:“如果我没有食物封斋和开斋,我的斋戒会被安拉乎接受么?”

这个问题让我们所有的苦难与困惑顿时哑口无言,眼前只是那些瘦骨嶙峋的远房亲戚们,用满是饥渴的单纯眼神在哀求摄影镜头的神态。然而,在伊斯兰教的斋月中,别人在用一天的饥渴显示虔诚的时候,索马里的亲戚们用一个教法问题让世界上的人再也不敢正视他们的眼。

我的思绪只能从那灼热的土地上仓皇而逃。

今天,世人将要把目光投向用巨资堆砌的奥运会,尔虞我诈的政治斗争,永无止尽的拜物……唯有在那个世人只知道有海盗的凶残落后的国度,一句“如果我没有食物封斋和开斋,我的斋戒会被安拉乎接受么”的询问,平衡了所有世人的偏见,引诱着我对单向的发展经济的质疑,潘多拉的盒子打开后就无法再装上。享乐主义畅销的今天,向苦难的追求那般孤高。

这个斋月与一个我从未想过的问题相遇,那块黑色的土地震撼了我。一个关于贫穷和信仰合并起来的句子,蕴含着这人性与世道太过复杂的感觉,几乎令人窒息。不过,好在还能够借着斋月的饥渴, 我还能够廉价的体验一下那些被剥夺的只剩骨头的人的苦难。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1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