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是一年“念夜”时

又是一年“念夜”时。许多汉族或其他民族的同学,朋友听说后,都问:“念夜是什么?”或“什么是念夜?”。我总是非常高兴地告诉他们:“ 念夜,也叫‘转夜’,是阿拉伯语‘白拉提’的意译。每年斋月前一月的上半个月,即伊斯兰教历的8月1日至15日晚,每家每户都要‘念夜’,即家家户户准备饭菜,请阿訇到家中过“尔麦里”(念经),一般在外的人都要回家去听‘讨白’(悔过、忏悔)”。

这个周末,家里念夜,忙而愉快,家人都聚在一起。先是婆婆家念,我和小姑们前三天就开始清洗锅灶,准备许多洁净可口的特色美食,请阿訇,满拉(清真寺里念经的青少年,相当于学生)来念夜。完了又是父母家念,我和嫂子妹妹一起准备,似乎什么都不缺,但总觉没有了以前浓浓的味道。

小时候,家里穷,很少念夜,我们都等奶奶家和寺里念时去吃油香(油饼)。奶奶每年都抱鸡娃(等母鸡罩窝时,就不下蛋了,它会表现出母亲的天性,把放在它身下的蛋用身体罩住,用自己的体温暖着鸡蛋,孵出小鸡),院子里总是有成群的鸡。在要念夜前很早的时候,奶奶就开始困鸡了。奶奶把举意要念夜的大公鸡和母鸡放进鸡罩下罩住,防止鸡在院子内外吃不洁净的食物 。这两只鸡的餐具,是奶奶家的餐具,水,食,都是奶奶特意准备 。经期间的妇女或没有洗大净(洗澡,有特定的程序和洗法)的人都是不能喂这两只鸡的,因为不清洁。奶奶每天给鸡搓一碗莜面小棒棒,像婴儿的小手指大小。然后抱着鸡,把面搓蘸点水,把鸡下巴往下一揪,喂进去,一蘸,一揪,一喂,就这么给两只鸡喂完。奶奶总是那么从容不迫地喂这两只鸡,风雨无阻地照顾着这两只鸡。两只鸡在奶奶地照看下,长得油光水滑的,鸡冠鲜红,爪子金黄。

念夜前一天,叔叔请阿訇来宰了鸡。奶奶说:“干尔曼里被宰的鸡鸭鹅,在后世里,就卧在树上休息或在草地上散步。被当作吃肉而宰的鸡鸭鹅,就窝在泥潭里无法脱离苦难,记着以后也不能随便宰鸡吃肉,要宰着过尔麦里。”我们蹲在奶奶旁边看着,听着,心下决定长大不随便宰鸡吃肉,不然太可怜了,它们进不了天堂。奶奶把鸡翅上的羽毛拔下来收拾整齐,清洗干净,晾干,扎成一把,用来扫案板上的面。拔完鸡毛,奶奶在院子里点起一堆火,把细毛燎干净,掏出内脏,只留心脏,肝和胃。奶奶把鸡胆小心翼翼地割下来,洗净,挤出胆汁和白糖拌了,等那一个孙子咳嗽时服用。鸡胃的内层,剥下来,冲洗干净,晒干,擀成粉面,给消化不良的孙子们服用。最后把鸡耳,鸡下巴上的东西等割除干净,就开始清洗。奶奶会把鸡腹里东西掏洗的干干净净,不留一点儿东西 。当鸡在锅里翻滚时,清香充溢满院,惹得我们馋涎欲滴。

做油香时,工序也很多。奶奶先把面发好,母亲,婶子们帮忙揉面,把面切成小块,再擀成碗口大小的饼,在饼正中用刀划出同样长短的两条缝。这样有利于饼快速熟透,也是教内规定。这时,奶奶念着清真言,点上香,往锅里倒进纯正的胡麻油,等油烧熟了,就把一个个面饼放进去,两边葱黄时夹出来。奶奶把油香整齐地摆放在一个大盆里,盖上盖子。油的香味勾得我肚子里的馋虫爬来爬去。真想一次把油香吃个够。但是,不能,阿訇没念,是不能吃的。

炸过油香的锅做凉粉是不粘锅的。奶奶把用荞麦磨成的颗粒用水泡涨,再擀碎,搓成面团,再把面团洗成面水,然后用一个纱窗材料做成的筛子,置于锅上方,把洗好的面水倒进去,水留下去了,杂质则留在筛子里。锅里的水就烧成糊状,奶奶用漏勺压着漏些凉粉鱼鱼到凉水里让冷却,变得有硬度了,就撒些调料,每人盛上半碗儿,晶莹透亮,像一碗小蝌蚪,吃在嘴里像要融化,一下滑下嗓子。其余的盛在盆里,晾凉,就是凉粉了,切成菱形体烩菜。筛子里的杂质,则被炒了吃,别是一番风味。

念夜的一道最重要的菜是萝卜烩菜。奶奶的萝卜埋在一个大土窖里。即使到了春季,萝卜依然嫩嫩的,不像现在装在塑料袋里的萝卜。把萝卜挖出来,扫净土,削了皮,洗干净,再切成薄片,最后切成条,煮熟,用凉水冲凉,晾在筛子里。等阿訇来时烩菜。奶奶切萝卜片时,我们围在边上整理萝卜片,顺便看有水嫩的吃上两片,慰藉一下馋嘴巴。奶奶嘱咐我们第二天洗净手脸听讨白。我们问奶奶为什么要听讨白,奶奶说:“阿訇念讨白,能让伊布里斯(恶魔)远离家,让家人平安健康,也让我们朵斯达尼好好反省自己的过失,好好做人”。那时候常做噩梦,梦中很害怕,奶奶说是伊布里斯打扰,听了讨白就好了。好像果真好了 ,很久都没有做过噩梦。

一切准备就绪,就把家里家外打扫得干干净净地。阿訇来了,开始念了,叔伯婶娘,兄弟姐妹们都来跪在房门内外的地上,虔诚地听阿訇念“讨白”,阿訇念得很动听,是唱诵的方式。人们听着讨白时,神情严肃,会从心里进行忏悔,反省自己一年来的过失成败。这是一场灵魂的洗礼,是一次心灵的忏悔,是思想的一次提升。有人会留下泪来,他们想到了什么?可能是逝去的亲人,也可能是感赞真主赐予自己的平安健康。

等阿訇念完,先端上果碟——用五种,七种或九种水果和干果拼装的特制果盘。再上油香,再端烩菜,烩菜上会搁上我们做梦都留口水的鸡肉。我们在外边偷偷看阿訇开始吃了,就一溜烟跑进奶奶的厨房,说:“奶奶,阿訇吃了。”奶奶明白我们要表达什么意思,就先给每个孙子一个油香,油香上放一块鸡肉。虽然等待这一刻等得很漫长,但捧着油香,却又舍不得吃了。

 奶奶把两只鸡的尔麦里,能让家里大大小小的人都吃上,而我却从来没见过奶奶自己吃点,哪怕是鸡肋。后来我们都长大离开了,出外上学了,奶奶依然念夜,会给在外的孙子留下鸡肉和油香,如果时间久了,奶奶会把肉和油香慢火烘烤干留着。一听孙子回来,就会踮着小脚,把干肉和油香揣在衣襟里来看孙子。奶奶,我们的好奶奶,这一生劳累,坎坷,却从未关心过自己!

又到一年念夜时,想起奶奶,想起我们的童年,想起这些年的坎坷不平,想起许多委屈与不平,听着讨白,放下心中不平事,远离伊布里斯,站在岁月深处,静静聆听天籁之音,原谅自己与他人。

--------------------------- 

苏彬,西吉三中教师,毕业于西北民族大学。爱好文学,喜欢写写心情随笔。大学时曾在《兰州青年报》发表《完成的与未完成的》,在《穆斯林通讯》发表《我的信仰之路》,散文《梦与清醒》获《青春校园》文学艺术节二等奖等。

------------------------

相关阅读

念夜,是穆斯林宗教信仰仪式,也叫“转夜”,是阿拉伯语“白拉提”的意译。每年斋月前一月的上半个月,即伊斯兰教历的8月1日至15日晚,每家每户都要“念夜”,即家家户户准备饭菜,请阿訇到家中过“尔麦里”(念经),一般在外的人都要回家去听“讨白”(悔过、忏悔),这就叫“念夜”。15日晚还要在清真寺集体念夜,称之为“了夜”。

伊斯兰教历每年8月15日夜又被称做"白拉提夜"或"赦免之夜"。凡穆斯林在这一夜诚意悔罪、祈福,都可以得到主的赦免和允准。又说,这一夜是天使更换记录每个人善恶行为的文卷并祈求真主赦免罪责的夜晚,是忏悔之夜。

念夜也是穆斯林一项祈祷、忏悔的活动。相传真主安拉在伊历八月即“白拉提月”下降了古兰经某些章节。穆斯林在这月的忏悔最易承领。

白拉提,阿拉伯语(Barā'ah)“赦免之夜”的音译,又译做"白拉特",原意为"清白无辜"、"赦免无罪"。相传,穆罕默德在公元620年伊斯兰教历的8月15日夜晚,独自前往麦地那的白格尔(今麦地那圣寺东南侧)墓地作求祈,事后对圣门弟子们说,这一夜真主降临到距离世间最近的天体,并晓谕:凡穆斯林在这一夜诚意悔罪、祈福,都可以得到主的赦免和允准。又说,这一夜是天使更换记录每个人善恶行为的文卷并祈求真主赦免罪责的夜晚,是忏悔之夜。回族穆斯林在伊斯兰教历每年8月的前半个月,要请阿訇和满拉到家中念讨白,主动多做礼拜,以求得真主赦免自己全年的"罪过",俗称"转白拉提"。这一个月被称做"白拉提月"。

每年的斋月是每个穆斯林在一年中的功修总结,也是信仰充电,精神上的一次休整,向真主,向周围同胞展开人生新的一页。穆斯林经历一次斋月,是提高一层生命价值。斋月是《古兰经》开始降示的一个月,也是信士纪念真主﹑磨炼意志﹑深思悔过﹑深化精神功修的一个月,这个月天使们都被派遣到天的最低层,给信士们送来真主的饶恕和祜佑,所以是最尊贵的一个月。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1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