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斯曼王朝时期清真寺中的宇宙景观

伊斯兰建筑中的清真寺,是穆斯林在其中修功办道的主要建筑,他们在其中履行拜功,朝夕记念真主。因此,在伊斯兰文明中,修建清真寺就具有了极其重要的地位,清真寺往往也就成了在各个征服地区所修建的第一所建筑,也是伊斯兰社会的其它建筑所围绕的一个中心。

在不同的文明和环境中,清真寺的造型设计也各不相同,每一种风格反映着不同的元素特征,这可以很容易地从不同造型的宣礼塔、圆顶和装饰中看出来。

但是,在清真寺所包含的那些建筑元素和细节的背后,还隐含着很多的标志和象征意义,需要仔细端详、思考和长期接触,才能琢磨出个中意味。

本人有幸几度游览和参观了在伊斯坦布尔、布尔萨和安哥拉的一些古老清真寺,让我时不时地萌生出很多的想法、疑问和思考,让我得出这样一个结论:建筑设计师创建了这些清真寺,把清真寺作为是刻画宇宙奇观的一个缩影,通过建筑的细节、装饰和艺术造型,来加以充分表达,有时也用雕刻在清真寺墙壁上的古兰经节文来表达,这为其它一些需要思考和参悟才能够理解到的象征意义给予了某种直接提示。

下面,让我们从奥斯曼帝国的几个清真寺所包含的宇宙景观,来开始我们的思索之旅吧!

第一,天空VS圆顶

早期的清真寺都是按照麦地那圣寺风格设计,露天院落是基本元素,四周围着很多的帐篷和侧翼,然后逐渐发展和变化,最后呈现出以圆顶为主题的风格,这也是奥斯曼帝国清真寺的风格特色。

这里的圆顶,一方面具有建筑功能,可以覆盖大半个清真寺礼拜大殿,而只是在圆顶四周才辅以柱子;另一方面,也喻示着作为一种宇宙迹象的天空,证明了伟大造物主的大能——他升高了天空,而无需任何柱子。

第二,太阳VS枝形灯架

奥斯曼帝国时期,清真寺建筑中的圆顶喻示着天空,在伊斯坦布尔的艾哈迈德国王清真寺和其它一些清真寺,我都注意到了这一点。

在我数次参观艾哈迈德国王清真寺期间,我还注意到了其中枝形灯架的设计,悬吊在礼拜正殿中的圆顶天花板上,基本设计就是一个比较适中的圆环,从圆环中伸展出一些喻示着太阳光线的波状线条。

在另外一个清真寺,比如新清真寺中,在礼拜殿中的灯架就采取的是以圆形为主题,也可能是多个圆形,上面悬挂着各种灯盏,其情形喻示着天上的繁星闪烁,想象和观感合二为一,灯架,要么象征太阳,要么象征天上的繁星,这里把观感和想象结合了起来;清真寺的圆顶,就象征着天空,而灯架象征着带着和煦阳光的太阳,或者是天空的繁星,这些带有象征意义的宇宙景观,绘制成了一幅幅以思考为主题的画面,表明了“清真寺就是一个小宇宙”,或者说“清真寺就是一个浩瀚宇宙的缩影”。

第三,太阳系VS演讲楼

当我们来到布尔萨的大清真寺时,我们会看到另外一种宇宙奇观,这一次,艺术家和设计师们,通过清真寺木制演讲楼的绘雕来加以表达。

当你乍一看这些演讲楼的时候,你会发现它和世界各地清真寺的演讲楼别无二致,但是当你仔细注视时,会发现它不是一般传统意义上的演讲楼,在演讲楼的东侧,直接通过数个突出的半球形状象征着太阳系,这些突出的半球形设置在装饰演讲楼的星形托盘上,这里的创作体现在:之间的距离完全相当于太阳和围绕在太阳周围的星宿之间的真实距离,当然,这是按照最小比例来设计的。

很多理性证据汇集起来,形成相互支撑,证明了所提出的这种观点,其它城市、或者其它时候的另外一些丰富多彩的清真寺也都证明了这一点,这是作为一个穆斯林的艺术家和设计师所具有的情感和知识,之所以产生这样的一些想法,得益于古兰经的观点,其中经常鼓励人们参悟大自然、天体和大地。

第四,自然VS植物图案装饰

一般而言,伊斯兰装饰划分为两大主要部分:几何形装饰和植物图案装饰,二者结合起来形成了所谓的“蔓藤花纹”,或者叫“阿尔白塞(‘混搭’之意)”。

但是我们注意到,在奥斯曼帝国不同地方清真寺的装饰中,植物图案装饰一直是主调,这些体现在清真寺的墙壁、柱子、天花板和圆顶上,甚至是彩色的窗户上,在地毯上也经常体现出一些植物图形装饰,在土耳其环境中经常出现郁金香图案。

似乎土耳其的建筑师们,想把自然中的花草树木引入到清真寺内,不用到清真寺外边就可以寻找到真主造化的大自然,一个人在清真寺内,就可以通过观看这些植物形状的装饰,而把“舌头和眼睛”的记念给结合起来。

第五,影子VS叩头

影子,是古兰经在多处地方所指出的一种自然现象,有很多经文都提到了影子的叩头,真主说:“凡是在天地间的万物,都情愿或不情愿地为真主叩头,他们的影子也朝夕为他而叩头”(13:16),“难道他们没有观察真主说创造的万物吗?各物的影子,偏向左边和偏向右边,为真主而叩头,同时他们是卑贱的”(16:49)。

在土耳其锡瓦斯省迪府里基清真大寺中,就有一道奇观:在清真寺西门上呈现出一个礼拜人的身影,其高度达四米,一直处于站立状态,知道晡礼后才慢慢消失隐退,设计师是哪里得来的这种奇思妙想?是对古兰经提到的“叩头的影子”的一种直接应用吗?

无论这种假设的真实与否,我们在此所关心的是,竟然在清真寺的入口处就以作为一种自然现象的影子来表达礼拜这样一种思想,古兰经中也提醒人们要思索、研究和理解它的重要性。

第六,新月VS克尔白的指南针

或许,并非奥斯曼王朝清真寺独有这种宇宙景观,我们指的是在圆顶上或是宣礼塔顶端安置的面向麦加方向的新月,来给人们指明礼拜朝向,该新月一般用铜、银或其它一些金属制成,几乎普遍运用在古往今来的所有清真寺上。

但是,新月的存在,广义而言,是伊斯兰的象征;狭义而言,是清真寺的一个标志。这也进一步说明了在清真寺、尤其是奥斯曼王朝的清真寺中大量运用宇宙迹象和奇观的一种思想的存在,前面所提到的那些奇观也都证明了这一点。

第七,对古兰经节文的妙用

前面所提到的这些宇宙景观,尤其是奥斯曼王朝清真寺建筑运用的这些宇宙景观,都间接地表达了“清真寺就是一个小宇宙”这样一种思想,同时也说明了艺术家和建筑设计师们深受古兰经所提到的天地四方和人类自身这些经文、以及参悟和理解的重要性的影响。

但是,我们同时发现,对这种思想的表达,通常也是以一种直接的方式,主要体现在清真寺内主圆顶的内壁上书写一些古兰经节文,来表达某种特定的宇宙迹象,比如像:“真主是诸天与大地之光”(光明章35节),这就指出了光明的重要性,一半是精神性的,一半是物质性的,因为人的生活具有精神和物质两个方面,我们发现在苏丹艾哈迈德清真寺圆顶的内壁上就写了这段经文,这也是在很多不同风格的清真寺中的传统做法。

古兰经把功修、祈祷、记念和赞颂与一些固定时间(比如早晚)结合了起来,真主说:“在早晨和晚夕祈祷自己的主而求其喜悦者,你应当耐心地和他们在一起,不要蔑视他们,而求今世生活的浮华(18:28)”,“故你们在晚夕和早晨,应当赞颂真主超绝万物(30:18)”,也有的把礼拜时间和某种宇宙现象联系起来的,比如:“你应当谨守从早晨到黑夜的拜功,并应当谨守早晨的拜功,早晨的拜功确是被见证的(17:79)”,这些的目的都是为了把一个修功办道的信士和一些证明安拉存在和大能的宇宙迹象联系起来,让崇拜的含义变得更加宽泛和扎实,而不是仅仅局限于礼拜、朝觐与斋戒之上,同时还要思考诸天与大地。

奥斯曼王朝时期的清真寺,和其它地方不同风格的清真寺中的一些宇宙景观和象征意义,并不是一件让人感到突兀和离谱的事情,因为在那样的时间和岁月里,伊斯兰稳麦和古兰经与圣训有着密切的联系,穆斯林的建筑师和艺术家们萌生出这些思想也就是情理之中,也就很自然地流露在伊斯兰建筑的设计之中,而首当其冲的就是安拉的朝房——清真寺;当然,你完全可以说那是大宇宙的一个缩影图,或者说,它原本就本该如此。对此,我们应该有所理解和认识!

『原文作者:开罗大学考古系博士叶哈雅·外兹里』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1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