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就是伊斯兰

我曾经以为,伊斯兰便是念、礼、斋、课、朝五功,此外一无所有。

我曾经想象,伊斯兰便是红白喜事,“娶活送死”,硕大的缠巾与宽阔的衣袍。

我曾经觉得,伊斯兰便是富丽堂皇的清真寺,高耸入云的宣礼塔,雪白的号帽,开斋节香气扑鼻的油香......

我曾经相信,伊斯兰就是作为“沾吉”的古兰经,搭救亡人的古兰经,作为吟诵的古兰经。

我曾经认为,伊斯兰就是盛况空前的古兰经诵读会,振振有词的学术讨论会,离不开书斋的教法律例。

后来,在探求与拷问中,我如梦初醒。

我为这深深的误解而惶恐不安,同时为一些人有意或无意的曲解而痛心疾首。

如果说,念、礼、斋、课、朝是伊斯兰的基础,那么,她的巨型大厦则包罗生活的一切。

如果说,伊斯兰涉及人们的衣食住行、生活琐事,那么,她更包含社会制度、经济体系、艺术方针......

如果说,我们拥有巍峨的清真寺,成群的礼拜者,那么,我们更应该拥有杰出的思想家,无畏的战士。因为我们不要忘了,当年在枣树和土墙围就的“拜殿”里,穆圣培养了人间的“天使”,世界的征服者,文明的传播者。

如果我们喜爱夜间默默敬拜真主、双泪长流的修士,那么,我们更喜爱战争时为主道冲锋陷阵、血洒疆场的战士,和平中为主道弘扬真理,著书立说的学者。因为在伊斯兰中,礼拜和工作不能分离,功修与奋斗无法分割。

如果我们为古兰经诵读会上诵读家们美妙的音律所陶醉,那么,我们更应该为古兰经所包含的生活方式所折服,为它的实施去奋斗。

如果我们用诗歌、用散文去赞美穆斯林少女们美丽的盖头、自爱的衣着,那么,我们更应该赞美构成这一文明的宏伟体系——伊斯兰的生活制度,为它的实现去呐喊,去搏击。

如果我们需要学术讨论会,赞叹伊斯兰制度的优越性,那么,我们更需要源自信仰的敬主爱人,发自良知的劝善戒恶,否则,我们的“学术”与“理论”只能是叶公好龙。

我发现,这就是伊斯兰——

静谧的图书馆与火热的社会生活。

肃穆的礼拜寺与没有硝烟的文化前沿。

幸福的夫妻生活与任重道远的事业。

尖端的科学技术与崇高的道德情操。

务实的今世建设与擢升人格的后世憧憬。

供人慎思并实践的古兰经与供人观赏并开拓的宇宙。

美丽的山川草木,森罗万象,以及比这一切更美的信仰体系、生活方式……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1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