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仰的颜色

现在是我工作的纳什维尔(美国田纳西州首府)特许学校1点钟的时候。学生们举起了手,请求去做祷告。尽管这不是一所穆斯林学校,但是年轻的穆斯林中学生知道,学校给他们预备了一间专门进行祷告的房间。

我点点头默许,有五六个学生离开教室去洗小净。这是学校为穆斯林学生祷告做出安排的第二年,越来越多的学生参加了进来。

刚开始,越来越多的人要求去祷告,我不知道该怎么办。我的指导员告诉我,去询问你的学生是否需要祈祷。“如果你要去祷告,请举手。”刚开始我这样问,想估算大概有多少学生要祷告。有一些学生在窃笑。“祷告?”,有一个轻蔑的小声说,当看到很多人举手,他不支声了。

我很吃惊,有一些非穆斯林学生也举起了手。我迟钝了,不知该怎么回答。难道不是只给穆斯林做祷告吗。我自言自语道。“嗯...”我结结巴巴的说,措手不及。“如果你举手,确保你的父母同意你这样做。”

有一些手放下了。顿时我觉得我排除了一些非穆斯林,因为我觉得那个地方只是给穆斯林做礼拜用的。我清了清嗓子,“事实上,每个人都可以去。”我微笑着,为我的过失感到羞涩。

在学校周边的房子里,越来越多的穆斯林和非穆斯林都要求祷告。这种多信仰的状况在学校头一次出现,一个叫做多信仰祷告室的名字很快就传开了。很多学生的家长给校长写邮件,要求他们的孩子也和穆斯林学生享受同样的待遇。他们说,这只是为了公平,不同信仰的学生可以在相同的时间追求自己的信仰。

我们的生活指导员必须开始行动,找了一个地方,基督教学生可以跪下祷告,穆斯林学生可以聚集在另一个房间里。我们的复印室成了一个临时的多信仰“教堂”。

但是不像成人,年轻的学生并不能够完全处理好这种多信仰的关系。麻烦开始出现。“穆斯林在这边,基督教徒在那边!”一天一个穆斯林女孩说道。房间里人又多又吵,信仰群体不断摩擦。

当我听到她指挥周围的学生后我畏缩了。这是一种分裂和不包容。我们应该叫人来。

我们的生活指导员命令学生们要遵守礼貌,尊重其他信仰。非穆斯林被要求不允许从正在礼拜的穆斯林前面走过,而穆斯林被要求要在身边的基督教徒祷告时保持安静。

这个“文化敏感性”的培训帮了大忙。我坐在祈祷室旁的教师休息室里,透过窗子看着他们。“我们的学校一定是有福气的,因为我们有这么多学生在祈祷。”一个老师说道。我注意到几个学生等着穆斯林礼完拜,才静静的从他们前面走过,去进行自己的祈祷。包容和尊敬就是这样。

我靠着椅子想象这些学生长大以后。如果他们遇到不同信仰的人,他们会更易相处吗?

我的内心告诉我,是的。之后的一天,我的预感被证实了。“开斋节快乐”一个犹太教女学生在走廊里大声说。我抬起头,看到一个活蹦乱跳的5年级学生在去往洗手间的路上向一位穆斯林女生祝贺。这个穆斯林女生惊奇的跳了一下,然后在走廊继续走。快1点了,我相信她是去做小净了。

我笑了笑,向自己承诺一定要亲自向这个学生的行为表示感谢。这是一件很小的事,却展现了学习了不同信仰后的结果。

这些年轻人给我上了有意义的一课:当我们尊重了一个宗教群体的权利,我们自然而然的就向尊重其他宗教群体的权利敞开了大门。这是一个双赢的局面。

 【Alana Raybon,是美国田纳西州的以为教育工作者,是书《不可分割:一个穆斯林女儿,和她的基督教母亲,和平之路》的作者之一。】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1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