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孤独但你精彩—致因巴黎屠杀而被朋友圈边缘化的穆斯林

173-1.jpg

这是我今天发的朋友圈。我小时候的幼儿园是提供午饭的,但因为我是穆斯林不吃学校的饭,所以每天中午其他小朋友用餐的时候,我就回家吃午饭,然后再回幼儿园睡午觉、继续下午的课程。那时候社会还比较安定,一个四五岁的孩子独自走路上学并不是难事。但我要忍受别人异样的目光,为什么你和大家不一样?如今回过头来,我觉得这段经历让我终生受益,与众不同是一种恩赐,而孤独的考验则是人生一项重大的功修和收获。

这两天朋友圈被围绕巴黎屠杀事件的种种感悟和文章刷爆,一瞬间很多平时从未过问伊斯兰和穆斯林问题的人们都在引用各种各样的文字和观点,而除去圈子里的穆斯林朋友,绝大多数文字都是指责和拷问我们的信仰。这两天和我交谈的穆斯林朋友普遍对于这些文字感到愤懑和无奈。是的,我感同身受。我们一同面临着前所未有的拷问,一时间倍感孤独。

我注意到,百分之八十以上的穆斯林朋友在朋友圈里都引用了论证IS不是伊斯兰,而是美国和以色列豢养的走狗之类的文章。不朋友,这种辩解无法使你解脱。让我们假设诸如“斯诺登解密”、“百伦特斯网站”、“美国前中央情报局上校”之类的引用都是正确的,即便IS确实是一个伪伊斯兰组织,那么这个组织在伊斯兰世界坐大,就足以说明伊斯兰世界的病态。这论证本身就是苍白的,它只能让你更加孤独。接受现实,健全自己的内心,孤独并不可怕,它会让你更加强大。

我不是心理辅导师,也不是学者。我是一个遵从自己内心体验的普通人,我想与大家分享我的体验。解决这一切矛盾的钥匙并不在反驳和辩解,而在于认识自己和改善自己。今天我想举例说明我是如何思考两个来自朋友圈的诘问。

173-2.jpg

首先,有人高调地把法国穆斯林——法国,与中国穆斯林——中国做了对标,从而尖锐地提出中国穆斯林是不安定因素,是天生的叛国者,是拒绝融入中国主流社会且伺机独立的恐怖分子。更有人直接喊出了中国应该早些清理门户的口号。朋友,你不要掉进这个思维的陷阱,它们让你被动地套上一个“异类”、一个“外来者”的怪圈。

中国穆斯林,比这个中国社会任何一个族群都有权利认为自己是这个国家和社会的主人。无须多说,历史便是明证。当八国联军进攻北京,满清流亡,士大夫作壁上观时,在北京的城墙上坚守到最后一刻的中国穆斯林军团证明了这一点;当北洋政府对英国采取绥靖政策,准备出卖西藏主权的时候,通电全国予以拒绝并组织武力反击的中国穆斯林领袖证明了这一点;当日本军国主义者在东京修建清真寺向中东国家示好以掩饰其吞并中国的野心时,在中东各国游历宣讲揭穿日寇阴谋的中国穆斯林朝觐团也证明了这一点。事实胜于雄辩,历史揭示未来。不要顾及那些苍白的诘问,你只需质问自己,为什么你如这些人一样健忘!?

中国从来就不存在什么为大多数人所信奉的“主体思想”,佛教?道教?马克思主义?现代主义?统统都不是。我们中国人经历了很多痛苦的社会变革,每一次社会变革中中国穆斯林都是先行者,他们被没落的元朝所嫉恨,他们被腐朽的清廷所嫉恨,他们被大跃进和四人帮所嫉恨。越是没落腐朽的当权者就越对中国穆斯林感到恐慌,越是变革和进步的力量就越对中国穆斯林推崇备至。一个社会的主人,就是敢于惩恶扬善,推动社会进步的群体,历史上的中国穆斯林已经完美地诠释了这一点。而你,现代社会的穆斯林,有什么理由自堪落魄,将自己与社会进步的主流力量进行割裂?不要原谅那些质问你为什么不进步,国家大还是宗教大,穆斯林国家侵略中国时你帮助谁的人。除非他们持有权威医学机构颁发的“急性间歇性健忘症”证书。

另外一个困扰大家的诘问是:一个代表着黑暗中世纪的宗教已经对现代文明的进步形成了制约,你的选择是什么?这是一个好问题。

173-3.jpg

 “黑暗的中世纪”,是欧洲人对自己那段由宗教裁判所主导的年代的称谓。基督教的火刑柱不仅仅烧死过布鲁诺,也烧死过穆斯林和犹太教徒。出于意识形态而获刑,伊斯兰社会只处死过自称先知和神的人,从未处死过认为地球绕着太阳转的人。与欧洲中世纪的黑暗对应的是多元化的伊斯兰世界,是多民族多宗教信仰并存的安达卢西亚,埃及亚历山大港和奥斯曼君士坦丁堡。健忘的某些西方人把自身的中世纪黑暗嫁接到了穆斯林世界,引发了时空和思想上的混乱,从而对现代人进行洗脑。论证“中世纪的伊斯兰”社会有多么多么进步不是本篇的要点,缺了这一课的人请自行脑补。

今天我要讲的是中世纪的伊斯兰世界一个伟大的人,他的名字叫萨拉丁。萨拉丁啊,我们知道!他是库尔德人,是他率领穆斯林击败了来自欧洲的十字军!是的,萨拉丁击败了十字军,这是他的胜利,但不是他的伟大。

从八世纪到十三世纪这段时间里,穆斯林朝觐者最大的挑战不是路途艰辛和十字军的骚扰,而是来自于阿拉伯半岛口岸上贵族的盘剥和阿拉伯游牧民族的袭击!很多人可能不愿意相信,但这是一个不争的事实。主流的穆斯林世界表述里面把这段历史也选择性的忘掉了!愿意脑补的请参考《千寻麦加》(One Thousand Road to Mecca)里面有各个年代的朝觐者笔录,有摩尔人、波斯人、阿拉伯人,以及混在朝觐队伍里的西方探险者。打劫朝觐者,对于某些阿拉伯半岛上的穆斯林来说是一件很好的生意!

而萨拉丁做了一件非常伟大的事情:他将穆斯林朝觐队伍置于他的庇护之下,无论他们是什么民族,来自与哪里。同时他向各港口上的贵族和游牧民族支付金币,换取这些朝觐者的安全保障。于是小小的沙漠绿洲麦加成为穆斯林社会现代思想水乳交融的场所,认识了彼此的世界以及信仰的力量。

看了这段记录,我才明白了萨拉丁为什么会打败十字军,与西方抗衡。原来让萨拉丁取胜的不是刀剑,是文明,是文明,是文明!(重要的事情说三遍)而文明的基础,是在自身内部建立宽容、妥协和平衡!萨拉丁的伟大不是对异教徒的胜利,而是对自身问题的改善和处理,哪怕这些问题来得更加复杂和艰难!

173-4.jpg

好了,现在我们再回到著名的“现代主义者”对穆斯林的诘问。依旧,这是一个好问题。那些自诩萨拉丁的人,如萨达姆、卡扎菲、沙特王侯、“哈里发”等等等等只是记住了萨拉丁的武力,没有记住萨拉丁对自身社会的改善。更具有讽刺意味的是,萨拉丁的母族库尔德人反而在现代伊斯兰世界成为一个被边缘化的群体。胜败早已分明。

遗憾的是你我无权代表伊斯兰社会来回答这个问题,因为你不是萨拉丁,我也不是。但是,你我可以代表自己来回答这个问题。这个问题的答案就是改善自己!“伊斯兰”与“现代文明”本来就是两个维度上的事情,没有可比性。有人推崇犹太文明是进步的适应社会发展的,可是你知道吗犹太教比伊斯兰还要教条,连经典都不许用手碰而要用小木棍来翻。但是带着小圆帽留着长胡子和辫子的犹太人拥有了当前世界百分之六十的创新项目。所以没有人挑战《讨拉》(犹太教经典),也没有人认为以色列获得技术进步的前提是放弃犹太教信仰。

所以从今天起,做一个勇于挑战自我的人,与自身私欲做斗争的人。从最小的举动开始,礼让行人、善待亲朋、公平交易、拒绝欺诈,或者拿起一支笔,传播善意。自身改善的一小步,就是社会前进的一大步。永远不要在低级层面与人争斗,他们只能让你的思想和行为变得极端。每和愚人过一招,你的力量就会少一分。而每和自己过一招,你的力量就会增长一分。

如果你问我,问什么对于这些诘问和孤独有这样的免疫力。我可以告诉你,因为我相信自己的直觉体验。我在世界各地行走七年,近距离接触西方文明和穆斯林群体,然后我又沉淀七年,把自己的经历和思路整理成文,我仅仅敢说自己看到了问题的本质,尚且不敢解答问题。解答问题同样是一个亲身实践的过程。所以网络社交媒体上那些百度了7分钟,然后又用7分钟划拉出来的文章触动不了我。同样,我奉劝穆斯林朋友潜心实践,真诚表达。不要陷入二元对立的体系里与缺乏经验的键盘侠进行低级别的鼓噪。

【转自“初夏的飞鸟”公众号】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1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