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勒图特长老谈纪念夜行和登宵的现实意义

 

 

译者按语:伊历莱杰卜月(伊历七月)27日夜,是传统上认为的穆圣夜行和登宵之夜,全球各地穆斯林都会在这一夜举行多种纪念活动。对此,艾大前长老马哈茂德·谢勒图特长老曾经在他所著的《来自伊斯兰的指导》一书中,言简意赅地指明纪念夜行和登宵的现实意义。本文选译了这部分内容,以飨读者。

 

“赞美真主﹐超绝万物﹐他在一夜之间﹐使他的仆人从禁寺到远寺﹐他在远寺四周降福﹐以便我昭示他我的一部分迹象。 真主确是全聪的﹐确是全明的。”(夜行章﹕1)

穆斯林迎来莱杰卜月(伊历七月)的27日的夜晚,并视该夜为穆圣先知从麦加禁寺夜行到位于沙姆地区的远寺,随后由远寺而登宵之夜。穆圣在该夜一层一层升宵而过七层天,直达真主御前,抵达极境之树,升至天笔所书之地,目睹极境之树和永恒居所,并从其养主那儿领受了给他的教民所规定的五十番拜功的主命,随后穆圣在与穆萨圣人交谈后而恳请他的养主减少拜功的次数,于是真主把主命规定的拜功减少为五番拜,而这五番拜功却得享五十番拜功的回赐!最后穆圣在看到他的养主的诸多伟大的迹象之后,并于该夜返回了麦加。

因此,很多人认为,夜行和登宵之夜比起其他莱杰卜月的夜晚,甚至比起全年中所有的夜晚来说,都显得特别的尊贵,甚至超越了前定之夜(盖德尔之夜),并此夜为教法所定的节庆,举办宗教庆典活动,力行拜主的功修,念诵特定的赞词和“杜阿”(祈祷词)等等,为人所自创又为大众所习以为常的活动,在这样的庆祝活动中,人们喜好听到所有归附于夜行和登宵这一事件中的奇谈怪论,而忽略了这一伟大事件中的教育和指导。

对于莱杰卜月,伊斯兰只知道这是真主自古就规定的禁月之一,其禁忌同样也在伊斯兰教中所延续,为此,真主降示经文说:“依真主的判断,月数确是十二个月,真主创造天地之日,已记录在天经中。其中有四个禁月,这确是正教。故你们在禁月里不要自欺。以物配主的人群起而进攻你们,你们也就应当群起而抵抗他们。你们应当知道,真主是和自制者在一起的。”(忏悔章:36

如果我们要纪念夜行和登宵这一事件,那么,我们应当首先在对相关说法内心坚信而又毫无疑虑的范畴内来纪念,不猜疑,不纠结。第二,我们以内心来纪念这一事件,什么时间都可以,藉以让我们在周而复始的年岁中和生死不断的生活中,领受这一事件的教训和意义。

在真主让穆圣内心坚信并赏赐给他诸多恩惠之后;在真主让穆圣从精神和生理上都为伊斯兰的普世使命做好准备之后;在穆圣为主道而承受了千辛万苦之后;在真主抚慰穆圣,让他对于必定到来的美好的结局和敌人的失败内心平静之后;真主以其至高的言辞——“从禁寺到远寺”——启示穆斯林:纪念启示降示的原初地——禁寺,易卜拉欣和易斯马仪勒圣人领受真主启示之地;纪念启示降示的第二故乡——远寺,穆萨和尔萨圣人领受启示之地;纪念所有降示了神圣使命的启示之地;纪念穆罕默德先知的到来,只是为了完善这些神圣的使命,并使伊斯兰超越于全部使命之上。

我们还当纪念,这些神圣的使命,尽管降示于不同的时期,而且使者众多,但是其所宣扬和召唤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真主所拣选的众使者都只为传达这一召唤,他们都是同一所房屋的建筑者,而最后一块房屋的砖则由他们中的封印使者——穆罕默德先知——来置放。他就是夜行与登宵事件的当事人。

因此,我们应该通过这一事件,经常轻敲认主学的边鼓,并按照穆圣所传承的使命那样来信仰,务必消除任何以物配主、多神崇拜、不义和堕落的嫌疑,高扬真理和普天公正的旗帜。

如果说启示经文以禁寺开始,说明我们穆斯林应当纯洁禁寺;纯洁禁寺周围地区;消除与神圣使命相违背的一切做法的话,那启示经文中以远寺及其周围地区而结束,则说明穆斯林同样有义务纯洁远寺;纯洁远寺周围地区,消除违背这一使命的一切行为。

 

或许,这一启示精神将会最强劲地促使穆斯林在禁寺及其周围地区树立起伊斯兰的旗帜之后,重新致力于在古都斯(耶路撒冷)及其周围地区高擎伊斯兰的旗帜;或许这一启示精神将会代代相传,绵延不绝,在任何时代都被穆斯林铭记于心,使其意义烂熟于胸,并把他们塑造成收复古都斯(耶路撒冷)的雄狮,捍卫和保护她免遭外敌的入侵和占领。

(侯赛因译自谢勒图特长老《来自伊斯兰的指导》)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1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