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伊斯兰选择了我,而非我选择了伊斯兰

—— 一位无教派基督教徒的伊斯兰教皈依历程

作者:洛佩兹•卡萨诺瓦
翻译:胡斯尼
校对:katemsl

安拉是我生命的源泉,过去我朋友是我的资源,是上帝用来指引我成为穆斯林的方式“我没有选择伊斯兰教,伊斯兰教选择了我。”这是我朋友问及我是如何或为什么信仰伊斯兰教时经常说的话。

我在一个活跃的基督教新教徒家庭长大。我家里有很多基督教牧师,福音传播者,公使和老师。因此,在我很小的时候,我就进入圣经学院,成为一名基督教领导。渐渐地,我成为了影响大多数朋友的主要人物。我从没接受过别的宗教的宗教著作。我告诉我的一位最好的穆斯林朋友  :“我绝不会改变我的宗教信仰,”但是我的信仰和对上帝的爱引导我加入了伊斯兰教。

我的基督教信仰信念作为一种基础,允许我接受伊斯兰,并且我还意识到它也是作为信仰上帝的另一种方式。我不需要从宗教学者或者教授那了解伊斯兰教教条使我信服。我甚至不需要听阿訇的讲座。只需要一个穆斯林朋友感化影响我,一个和我有关系的人,一个和我一样深深热爱上帝的人。我们中的很多人都出生于宗教家庭,一些则再稍大时候开始宗教生活。最重要的是信仰在我们内心扎根成长。我感谢上帝,我是一名有教养的基督徒,在了解伊斯兰教前,我上过圣经学院,否则,我无法得知伊斯兰教的信息。我以基督教徒新教徒的身份长大,去无宗教派别的基督教堂做礼拜。我母亲是基督教徒新教徒。大部分人是热衷的崇拜者,而且这些具有坚定信念的人过着敬畏上帝的生活。我父亲是罗马天主教徒。他们同样怀着对上帝的敬畏和智慧生活。除去他们宗教信仰的不同,我对我的家人怀有平等的热爱和尊敬。

在高中和大学,我认识了不同教派不同行业的基督教徒的朋友。之后,我认识了一些犹太朋友,后来认识了耶和华见证人。我并不评论他们的宗教,我也并不对任何一个宗教团体特别热衷。作为一名无宗教派别的基督徒,我觉得,“如果你信仰基督教,你就是基督徒。除去宗教派别,在上帝的眼中我们是一样的。”尽管我被不同宗教信仰所包围,我还是坚信只有一个上帝。作为基督徒,我相信基督教是犹太教的延续,但是我从未了解过伊斯兰教。我生活在一个伊斯兰教并不存在的虚拟世界中。我记得,一次在圣经学院,他们说。“中国人信仰佛祖,阿拉伯人信仰安拉。”我自然觉得安拉是一个崇拜物,一个外国的神。不幸的是,大多数非阿拉伯人都觉得,安拉是一个特殊的神,或者是类似佛祖的一个崇拜偶像。

2006年是我第一次听到古兰。直到那时,我才意识到安拉就代表阿拉伯世界的上帝。我注意到很多人都被称为穆罕默德,我以为他们是以某个著名的拳击运动员或者哲人而命名。在基督教的世界,我被告知除去基督教徒,其余的都是由恶魔创造的,让我们远离上帝,抑或是由错误的先知造成的。在基督徒的世界,有很多分类。而这归因于圣经的不同版本和翻译。尽管增加或者删除圣经的内容是人类的罪恶,但是,每次总是有新的基督教派,他们修订自己版本的圣经。这就是我母亲在很小的时候教导我要礼貌的拒绝宗教的书籍、册子甚至别的派别的基督教著作的原因。她说,作为一种资源,圣经已经足矣。

问题是,作为一名基督徒,我并没有意识到圣经被修改篡改了很多。每个不同派别的基督徒都声称自己的宗教信仰是正确,别的都是错误的。

我生来就认为世界上只有一个上帝,也没有别的真正的宗教。我去非宗教派别的基督教堂做礼拜,听取任何一位信仰者,及非信仰者。依据圣经里写的,首先要过着顺从上帝的生活,这与伊斯兰教相反。主要的不同是我并没有被灌输了解先知默罕默德,或者一神教的理念。

他们一直努力的告知我节食与禁食的区别。他们以为,我可能是把禁食误认为节食。我很骄傲,我和不同社会群体的不同层次不同种族和不同宗教背景的人交朋友。我们有着共同的家庭价值观,道德原则。当我们不谈及政治和宗教学说时,相处融洽。

2006年,我决定学习阿拉伯语作为我的第四门语言。我当初正学习国际贸易,需要学会一种语言,有助于我的生涯。我问一个说11种语言的波斯朋友,学习哪种语言最好。他建议我学习阿拉伯语,说道,“阿拉伯语是一个全球国际化语言,在超过50个国家使用。任何有穆斯林的国家,他们都说阿拉伯语,因为这是古兰经的语言。”

我接受了他的建议,决定从阿拉伯大学课程开始。有趣的是我那位波斯朋友并不是穆斯林,但是我们俩谁都没想到,阿拉伯语课程居然引导我信仰伊斯兰教。

我在阿拉伯课堂上遇到了许多穆斯林朋友。他们大多是中东的穆斯林,在美国出身或者长大,出于家庭和宗教原因需要学习阿拉伯语。我的第一堂阿拉伯语课是在2006年的秋季,斋月。我了解了斋月的意思,决定在2006年和2007年的斋月节食。为了顺从真主,所有的穆斯林在斋月从太阳升起到落山不吃任何的食物及饮料。

在我的第一个斋月,我只了解了禁食。我对穆斯林社会的承诺及团结程度非常惊讶。我的一般原则是,“只要别的宗教习俗和我个人的宗教信仰不冲突,我就会一直参与履行该宗教习俗。”我不愿意让自己的宗教信仰妥协,但是既然基督教也鼓励禁食,耶稣禁食了40年,那么我就加入了节食队伍。学校里的很多同学被我加入节食队伍的事实所困扰。他们试图告诉我节食和禁食的区别。他们以为我把禁食理解为节食。我觉得,他们对基督教的无知就如我对伊斯兰教的无知一样。

尽管我被斋月的意义震惊,但是我并被没有被他们的行为或者生活方式的选择而震惊。我发现,一个学生既在禁食又在吸烟喝酒,还和女人约会寻求乐趣。我觉得我还是最好作一个基督徒。我觉得我对顺从有了更深刻的理解,他们并不知道和上帝有着非常亲密的关系。我觉得这是另一个他们所不知的宗教信仰。

当我的一个同学想给我伊斯兰名著和CD,我回答道,“谢谢,我不能接受。我有自己的宗教。你有你的,我们互相尊重。”我母亲总是说,“错误的宗教信仰根据他们的书是正确的,但是没有人能有上帝的允许可以创作宗教书籍。”我继续做了2年的基督徒。

我觉得伊斯兰教的戒律可以帮助我更好的践行基督教。我的其他教派的基督徒和犹太朋友多次来拜访我的无教派基督教堂。我也多次拜访他们的教堂,以作需要之时的精神鼓励和支持。2007年,我出于好奇而想去拜访圣地亚哥的伊斯兰中心。但是,我怕无意中接触违背基督教的事宜。我非常的害怕。我怕我不明白阿拉伯语讲授的内容。我怕未知,怕陌生。

我觉得,既然我不能流利的说阿拉伯语,我会不小心做错或者说错,在众人面前丢人现眼。我怕我如果去了清真寺,会迷失其中,不知道应该在什么时候说什么,做什么。我最大的害怕是我的加入会对上帝不敬,因而我最终决定不去拜访。2008年的夏天,我加入了一个基督教传教团队,到了牙买加——一个第三世界的国家。共300人,8只队伍,没带圣经。我们去那里为贫困者和需要帮助者服务。7天后,牙买加有55000多人皈依了基督教。那个夏天,从牙买加回来后,我对上帝祈祷,以获得精神上的引导。我祈求指引,以更好地服务于上帝。

上帝赐予了我一个很好的穆斯林朋友(我感谢上帝是因为无论在我还是基督徒时,还是在我变成穆斯林后,他总是应答我的祈祷)。我邀请我新认识的穆斯林朋友和我一起去教堂。我幼稚地以为,在我的影响下,我的朋友会加入基督教。我记得我朋友说,教堂是个很好的地方,问题是,基督教徒认为圣父,圣子和圣母是三位一体。我笑道:“三位一体指的是圣父,圣子和圣灵,跟圣母玛利亚没有关系。”

于是我意识到,一个人对自己毫不了解的宗教做出无知的评论,是很令人难堪的。好胜心强的我自然痛下决心,恶补伊斯兰教的基本知识,这样我就不会对伊斯兰教做出无知的评论以至于冒犯我的穆斯林朋友了。我只打算对伊斯兰有个浅层的认识,以此获得教养。我并没有改变自己信仰的打算。

我一点点地发现伊斯兰教和基督教的相似之处。同时,我了解到犹太教,基督教和伊斯兰教拥有同样的故事和共同的先知,而且可以追溯到同一个历史源头。事实上,基督教和伊斯兰教的相似处远多于不同。基督教的践行最典型的就是在每餐饭前低头、闭眼祈祷。一次在公共场合,我的穆斯林朋友问我:“到祈祷的时间了,我可以在这里祈祷吗?”我说:“当然可以。”虽然和穆斯林做同学和朋友已有两年时间,这却是我第一次知道礼拜(每天五次的祈祷),我很震惊并且敬畏。

我自己有时候在饭店做餐前祈祷都会觉得尴尬。但是我的穆斯林朋友在这么多人的场合跪下,脸朝地,向造物主弯下腰去,一点也不觉得尴尬。我甚至不敢相信我所看到的。作为一个基督徒,我感到很惭愧,因为我本以为自己可以引领他人去崇拜上帝,但是我的穆斯林朋友比我做得更好,他们丝毫不害怕被人群围观,当众跪下敬拜造物主。就是这次经历使这个朋友成为我最要好的朋友。我觉得这段友谊会对我的生活产生积极的影响,至少,我可以通过对伊斯兰教准则的学习,做一个更好的基督教徒。从那天起,我再也不担心在公共场合做餐前祈祷了。

这之后的周日,我的穆斯林朋友再次和我一起去基督教堂。我坚信,总有一天我的穆斯林朋友会成为基督教徒。我根本不知道伊斯兰的原则深深根植在穆斯林的心中,很多穆斯林甚至在很小的时候就能完整的背诵古兰经,一字一句。让我的沙特穆斯林朋友改信基督教无异于痴心妄想。我了解到一些穆斯林自小就在斋月里诵读整部古兰经。这些都是我之前所不知道的。

另一次,我的穆斯林朋友问我:“我得准备做礼拜了,可以在你的车里放古兰经CD吗?”出于礼貌,我说:“可以,我不介意。”毕竟,我只是听和看。我不参与。从小,我便将上帝看作导师,造物主和给养者。因此我习惯用我的全身心去赞美上帝,这样的崇拜给我内心带来无以言说的平静。聆听古兰诵读的CD对我来说是一个震撼心灵的经历。我无法用语言描述我那天听到古兰诵读时灵魂的感触。直至今天,每当我听到古兰经的诵读时,依然会有那种奇妙的感受。但那一次我真的很困惑。我无法想象,自己居然能在非基督教的事物中获得如此的感触。

如果只有基督教是上帝的宗教,那么我怎么能从这个CD中感受到上帝的存在呢?我一点都不懂CD里的内容,因为是用阿拉伯语说的,但是我的灵魂懂了。那是一种无可抵挡的吸引力,像磁石一样把我吸过去。我很惶恐,无法想象自己居然能在基督教以外的事物中感受到上帝。

我很困惑,也有点害怕,但是我想对伊斯兰教了解得更多。我的灵魂需要更多的东西来满足其饥渴。于是,我决定看名为“先知默罕默德的遗产”的DVD。DVD播放结束后,我开始大哭,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在了解了默罕默德(愿主福安之)的生活后,我确定他的生活正是侍奉上帝的典范。无论我是基督徒还是穆斯林,我知道这就是顺从上帝的方式。自此,我不再抵触伊斯兰教,继续深入地学习它。

我还是认为,伊斯兰教条会让我更好的践行基督教。我只是在学习它们的相同之处,所以没有必要改变信仰。我只是觉得应该更好地追随自己的信仰。当我开始学习伊斯兰教的一神论时,我停下了脚步。对于我,一神论是个十字路口。这是个很严肃的命题,它与基督教教条完全相悖。我知道,如果我和我的基督教朋友,家人或者导师交流,他们会立马把我拽回基督教。但如果我和穆斯林朋友谈论,他们则会鼓励我皈依伊斯兰教。所以我决定不求助于任何人,独自对上帝祈祷。

我把对伊斯兰教的学习放在一边,也不和基督教、穆斯林朋友聊天。我对于自己的圣经知识很有信心,我相信自己能研究明白圣经的神圣章节。我知道我可以依靠自己找到答案。像我母亲教导我的,所有答案都在圣经里。圣经是我的钥匙,它足以排除我的疑虑,让我重归正确的道路。

我花时间去阅读了圣经所有关于耶稣的内容以及他说的话。才意识到,耶稣一直在教导我们一神论,基督教的真正内涵及耶稣的话与伊斯兰教是一致的。作为基督教,我发现最近有些不良举动,也有些失望。我发现,如今基督教教堂所践行的并不是耶稣要求我们做的。我们并没有膜拜上帝,而是膜拜耶稣。我不得不说,在基督教徒间存在一些分歧,有些人不相信三位一体,也不崇拜耶稣。最终,我明白了有这么多基督教分支的原因,是因为对耶稣及其角色有着不同的解释。

我第一次问我穆斯林朋友要了一本古兰经。但是同时,我又退一步,希望慢慢了解伊斯兰教。我无法相信我扎根内心的信念已经不再的事实,现在我怕进入一个新的陷阱。我害怕我了解了一个错误的荒谬的信仰。于是,我开始问我全部的朋友索取宗教著作。为了追求真理,我访问了犹太朋友,穆斯林学者和别的朋友。我的很多朋友发现了我没有信仰,正在寻求指引。我再次在圣经里寻找答案,因为我最了解圣经。我敬畏穆斯林社会的规模以及他们敬仰上帝的教条。圣经说,有假冒的先知和错误的信仰,但是它也说,这需要通过他们的成果来辨别。

我们有能力根据上帝的话来辨别衡量事物。假如事物和上帝是一致的,那么就是真的。据说好树是不会结出坏果实的,坏树也不会结出好果实。这个暗喻告诉我们如何根据人的行动辨别他们。也告诉那些和上帝一起的必须呈现出上帝的特性。此刻,我对伊斯兰教了解了更多。我并不是通过他们每日的礼拜而敬畏穆斯林社会的规模以及他们敬仰上帝的教条,而是他们依据上帝的规定过着顺从的生活。

2008年起,我就认为只有基督教徒才是这么生活的。我发现伊斯兰教并不是一个新的,不同的信仰,而是一个扩展,或者说是继续,作为犹太教和基督教的继续。

根据阅读圣经,我得出结论,伊斯兰教有上帝(暗喻/象征)一手创造。我记得,根据基督教,任何基督教以外的都是由恶魔或者伪先知创造的。我发现有超过10亿的穆斯林敬仰上帝,做礼拜和一起过斋月。这就是他们树的果实,而且果实都很好。我得出结论,恶魔是不可能每天有10亿人崇拜它的。

同样根据别的先知的故事,我可以辨别默罕默德是上帝的使者。只有受到上帝保护和指引的人,才能担当传递伊斯兰教的伟任。根据我的基督教的背景,我知道默罕默德不是平凡人,他是上帝选中的先知。我问:“那么,为什么我所有的穆斯林朋友都命名为默罕默德呢?”我相信伊斯兰教是上帝创造的宗教。但是我还是害怕入教。对我来说,这是一个新的信念,我已是28年的基督徒了,我担心错误的崇拜了耶稣这么多年,现在我可能会加入一个新的宗教,去错误的崇拜先知穆罕默德。

我很不情愿改变宗教信仰,但是我的穆斯林朋友把我介绍给一位阿訇,我请教了他。阿訇阿卜杜勒•贾利勒安慰我说,伊斯兰教不赋予先知穆罕默德任何神性,上帝,安拉是唯一的神,默罕默德只是安拉的使者。我问:“那为什么我所有的穆斯林朋友都取名为默罕默德呢?”我被告知,穆斯林社会觉得先知默罕默德是一个榜样,没人可以以上帝或者真主的名字命名。突然,我考虑抛弃信仰,或者不加入任何已建立的宗教,但是这违背基督教,我所信奉的所有价值观都是我儿时养成的。我不希望自己成为愤世嫉俗的人,或无宗教信仰者。这不可能,所以我马上消除了此想法。我怀着敬畏上帝,尊重上帝的心态长大。我对上帝祷告,祈求他引导我,把我指向明路。毕竟,我努力让其满意,我依旧害怕,内疚。

我的好朋友,穆斯林朋友耐心的教我如何做礼拜。在我信教前,我一天五次礼拜。每次礼拜后,我会请求真主宽恕我的行为,万一我做错了什么。这是一场内在的信仰斗争。我怕做了违背上帝意愿的事情。我记得我开车去伊斯兰中心入教,我一路上一直哭一直祈祷。我对上帝大喊,如果我做了错误的决定,请阻止我。我记得,甚至没有落叶,除非上帝允许。所以我请求上帝,如果需要让我遭遇车祸,以此阻止我去伊斯兰中心改教。

我在祈祷中告诉上帝:“我宁可死,以此接近上帝,也不要过着远离你的日子。”圣经写到,生活在当下要比远离当下的日子好很多。但是,我依旧在当下。我安全的到达圣地亚哥伊斯兰中心,2008年8月28日,斋月前的周五,我加入了伊斯兰教。

现在,我是一个快乐的穆斯林新人。我喜爱礼拜和斋月。这两件事给我很好的戒律,让我离上帝更近。虽然我是穆斯林新人,但我不是新的信仰者。我对上帝一直有着强烈的信念。我来自基督教社区的活跃家庭。很小的时候,家人教育我要有领导责任心。我的上一个教堂如今已有14000个成员,我过去习惯于掌管教堂和传教士的银行账户。所以我决定成为穆斯林社区的活跃分子,继续服务上帝。

我在圣地亚哥的伊斯兰中心享有特权,能接触到两个阿訇,塔哈阿訇和阿卜杜拉•贾利勒,他们一直引导我。他们都是德高望重的权威人物,有一颗对上帝和穆斯林的真心。他们极大的支持、鼓励新项目。

虽然我是穆斯林新人,是女性,圣地亚哥的伊斯兰中心允许我,并鼓励我参与他们的活动,支持我和穆斯林社会,如穆斯林商业综合区,开展新活动。我很喜欢和他们共事,开展活动。

原文地址:

http://www.onislam.net/english/reading-islam/my-journey-to-islam/contemporary-stories/423633.html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1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