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无神论者到基督徒,最后成为穆斯林

——  一位捷克人的皈依历程

翻译:胡斯尼
校对:不胜寒

我希望自己成为一名优秀的基督徒,但是一些关键性问题一直没有解决。

我曾经认识一个无神论者,他从不相信神的存在。他认为,有信仰的人都是些性格较弱,需要为自己的无能和懒惰寻找依靠的人,因此他们选择了教堂。每当讨论到信仰问题,他总是很激动,但都无法用自己的观点说服对方。他几乎以一种歇斯底里的态度轻视有信仰的人。然而他有一个很要好的朋友是信仰上帝的。他们达成一致,只要在一起就避免讨论信仰问题。

有一天,也许由于一时的“脆弱”,他接受了朋友的邀请去了教堂。此时他正对讲坛上的信徒指指点点的加以嘲讽,因为他认为在公众中大声宣讲是可笑的。但是,我们知道,上帝是以神秘的方式存在着。他去了教堂,坐在后排的长凳上,目不转睛的看着人们做祷告。弥撒仪式开始了,他报之以嘲讽的一瞥。接着是布道,持续了15分钟。突然,就在布道过程当中,他潸然泪下。一种带有快乐幸福的奇怪感觉取代了原有的敌意,一种感受弥漫了他的全身。弥撒之后,两个朋友一起离开。他们彼此保持沉默,直到分道扬镳,他问他朋友能不能再去一次教堂,他们决定第二天再去。

也许你们有人已经猜到我就是那个顽固的无神论者。我以前对信徒怀有敌意和轻蔑。但是1989年那次布道,神父告诉我们,如果我们自己不想被论断,就不要妄断他人。那之后,我的生活突然发生了戏剧性的变化。我开始定期去教堂,我急切渴望知晓关于上帝和耶稣的一切信息。我参加了与年轻基督教徒分享精神经历的分享会。我发现我重生了。猛然,我感到有必要成为信仰者。我要弥补过去的18年。

我所生长的这个无神论家庭从不为我的精神发展做指引,但这次却同意了我的受洗。我记得在六年级的时候,一位共产党同志给我们解释上帝不存在的原因。我记得我理解他说的每句话。对于我,不需要被说服。我相信他所说的一切。他对信仰者的傲慢,轻蔑以及憎恨也是我对信仰者的感觉。然而现在,我要为过去这些年做补偿。

我与神父和引导我的朋友一起会面。我怀有大量的问题,需要他们回答。之后,我意识到我犯了一个巨大的错误:我没有经过沉思和反思就接受了一切。可以说,他们用灌输式的方式告知我,但是这对于他们并不公平。事实上,是我的错。我没有对他们说的话进行深思,也没有进行批评性思考。这导致我后来遇到大量的难题。回顾过去,我相信影响我行为的一个重要因素是年龄。而我当初太小,不能很好的理解诸如信仰这样的严肃复杂的事。

我希望成为一个优秀的基督徒,上帝知道我付出了很大的努力。但是,一段时间后,我并不能解释圣经里自相矛盾的理论,诸如先知耶稣的神性及继承罪的概念。神父们试图向我解释这些问题,但是最终,他们失去了耐心。他们告诉我,这些事实应该像信仰一样接受它,这些问题完全是在浪费时间,只会让我与上帝渐行渐远。我回想起,那天我和一位宗教领袖争执,这让我重新具有自我毁灭的倾向。也许我终究是错的。当时我很年轻。

我是如何成为穆斯林的

我成为穆斯林的道路并不平坦。你也许会认为,既然我对基督教失望了,我应该很快接受伊斯兰教,将其作为我的信仰。这本来看似可以水到渠成的,但在当时我对伊斯兰教的了解只局限于穆斯林把上帝称为安拉,他们诵读古兰经而不是圣经,他们崇拜的是一个叫穆罕默德的人。同时,我觉得我并没有准备好接受伊斯兰教。所以我退出了教堂组织,想成为一名独立的基督徒。但是我发现,尽管我并不想念基督徒组织和教堂,但是上帝已经深深的印刻在我心里,我无法忘却他。我甚至不希望忘却他。恰恰相反,有上帝在,我感到快乐,我希望他一直在我这边。

而后,蠢事一件接着一件,我过着骄奢淫逸的生活。我并没有意识到,这会让我远离上帝,走向地狱。我的一个朋友告诉我,只有“探足谷底”才能真正感受脚下的大地。那正是我当时的写照,我已经堕入深渊。可以想象恶魔撒旦已经张开双臂在等待我,但是上帝并没有放弃我,而是给了我第二次机会。2001年7月,我遇到一位伊拉克的年轻人。他的名字是易卜拉欣。我们很快攀谈了起来。他告诉我他是穆斯林,而我回应道,我是基督徒。我很担心,作为基督徒的我会遇到麻烦,但是我错了。我很高兴我错了。有趣的是,我并没有想成为穆斯林,他也没有试图说服我皈依伊斯兰教。虽然我觉得,穆斯林是一个外来的组织,我想了解更多关于伊斯兰教的信息。这是一个非常好的机会。我发现,我面前的人可以告诉我很多关于伊斯兰教的信息,于是我鼓起勇气向他询问关于伊斯兰教的信息。这是我的一次面对伊斯兰,其实也是我的第一步。一段时间之后,我们分开了,我也没有再见到他,但是穆斯林的种子已经发芽。

我记得,我曾经读过一篇穆罕默德•阿里•斯里哈维(一位老捷克穆斯林)访谈,我渴望知道他的地址,想给他写信。接下来,发生了911事件。由于当时的政治氛围,我觉得这不是一个合适的机会与斯里哈维联系,我感到自己进入了死胡同。大约两个月以后,我鼓起勇气给斯里哈维写了一封长信。一段时间以后,他给我回信,并给我寄来一个包裹,包括了伊斯兰书籍和宣传册。他告诉我,他已经通知了布拉格的伊斯兰基金会,并请他们给我寄来古兰经的译本。这就是我的开始。一步一步,我不仅了解了伊斯兰教并非是一个激进的宗教,相反的,而是一个提倡和平的宗教。我的问题得到了解答。

由于种种原因,直到三年后,我才决定拜访斯里哈维先生。他向我耐心的解释了各种事情,并建议我参观布尔诺清真寺(捷克共和国)。当我踏入布尔诺清真寺,我担心被视为陌生人。令我惊讶的是恰恰相反。我遇到了K和L,他们是第一个帮助我的人。当然我也遇到了别的兄弟,以最热情的方式欢迎我。

我开始深究伊斯兰教的各个方面,发现伊斯兰教是那么的容易理解,那么的富有逻辑。我慢慢开始学习礼拜,直到今天我已经掌握了祷词,即使用阿拉伯语礼拜都毫无困难。我改掉了与伊斯兰教不和谐的坏习惯。我曾是个赌徒,一个十足的赌鬼。与自我斗争真的很难,但是在真主的帮助下,我赢得了胜利。

如果说我曾经怀疑过自己对伊斯兰的向往,怀疑过自己是否可以过穆斯林的生活,那么现在我终于确信自己对伊斯兰的钟情是恒久的,我已自认为是穆斯林的一员。也许这看起来非常简单,但是我是在真主的帮助下,赢取了胜利。在我确定加入伊斯兰教前,我仔细的思考过。坦诚的说,2003年一整年和2004年年初,我并不完全确信我是否可以做到。但是最终,我坚定的做出决定。我已经不再是90年代初的年轻人了。

这就是我今天为我是穆斯林感到高兴的原因。我终于感觉到自由。我依然有瑕疵,但是我正努力改善。我相信,真主会帮助我。如今,我想告诉你们,我认为这是我的义务:我相信我的内心,并宣告:万物非主,唯有安拉。穆罕默德是安拉的使者。

【来源: islamreligion.com 】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1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