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爸,你相信有天堂吗

爸爸,你相信有天堂吗?

——杰弗里•朗博士的皈依历程

 转自《伊斯兰读物》(Reading Islam Staff)

译者:三毛marcia

校对:aibubaiker

 
杰弗里•朗博士

年幼的杰弗里和父亲一起去沙滩遛狗时问天堂是否存在,从那时他便显出好问的天性。从中或许还能看出,他试图将万物诉诸逻辑,并从理性的角度判断其真实性。更有意思的是,最终他称为了一个数学教授,一个只依靠逻辑推理的学科。

他在一所天主教学校“圣母男子中学”(Notre Dame Boys High)读高中时,就从理性的角度提出反驳,否认真主的存在。学校的神父、父母以及同学们的劝解都无法说服他相信真主的存在,对他们感到失望后,他在18岁的时候成为无神论者。在接下来的十年间,从本科、硕士到博士的学习生涯中,他始终是个无神论者。而正是在他刚刚成为无神论者的那段日子前后,他第一次做了这个梦:

“那是个小小的,没有家具的房间,灰白的墙壁上什么也没有。唯一的装饰地板上以红白色调为主的地毯。有一扇小窗,好像是地下室的顶窗,正对着我们,使整个房间充满耀眼的阳光。我们排成排,我是第三个。只有男人,没有女人。我们都坐在自己的脚后跟上,面朝着窗户的方向。感觉很陌生,我一个人也不认识,可能我是在另一个国家吧。我们一起鞠躬,面向地板。平静而安谧,好像所有的声音都消失了。很快我们又同时坐回了自己的脚后跟。我向前看,发现我们是被前面的一个人带领,他在我的左前方,位于正中,就在窗户下面。他一个人单独一排站着,我只能很快地瞥一眼他的后背。他穿一件白色的长袍,头上戴着有红色装饰的白帽子。这时我就醒了。”

在他后来作为无神论者的十年间,他又数次梦到这个梦。他不仅没有觉得不安,相反,梦醒后会觉得出奇地身心舒畅。但因为不知道那梦是什么,他一点也想不出其中的意味,因此也就没有在乎它的反复出现。十年后他在旧金山大学第一次讲课时,见到了一个修读他数学课的穆斯林学生。他很快和这个学生以及他的家人建立起友情。但他和那家穆斯林在一起时从不讨论宗教的问题。很长一段时间后,那家有人才给了他一本《古兰经》。

但他没想要接受一种宗教,因此在开始阅读古兰时是带着强烈的偏见的。“你如果不严肃起来的话,是看不了《古兰经》的。你要么已经被它所俘获,要么同它作战。它反反复复地直接针对个人进行攻击;它辩论、批评、指责并且挑战。它从一开始就划清了战争线,我是敌对的一方。”于是,杰弗里发现自己进入了一场有趣的战争。“我完全处于弱势,很明显,作者比我更了解我自己。”他似乎会读心术。每天晚上杰弗里总是提出很多问题和反对意见,但他只要按着顺序继续读下去总会找到答案。“《古兰经》总是超前于我的思考,它一点点扫除我多年前设置的障碍,一点点解除我的疑惑。”他奋力地用问题和反对意见来作战,可是却明明白白地输了。“我被带到一个角落,出路只有唯一的一条。”

那是80年代初期,旧金山大学校园里并没有很多穆斯林的身影。他在一个教堂地下室的角落里,发现在那儿例行每日拜功的穆斯林同学。经历了一番思想斗争后,他终于鼓起勇气去了那里。几个小时后他从那里出来时,已经念过了作证言,那是对新生活的宣告:“我作证万物非主唯有真主,我又作证穆罕默德是真主的使者。”

他念完作证言后,到了下午礼拜的时间了,大家邀请他参加。在一个叫哈桑(Ghassan)的领拜者带领下,他跟着大家一起礼拜。“我们一齐面向红白相间的地毯虔诚地鞠下躬去,安谧而平静,好像所有的声音都消失了。然后我们又坐回自己的脚后跟。我向前望去,能看到哈桑,他在我左前方,位于正中,正在一扇将房间洒满阳光的窗户下。他单独在前面,没在排里,穿着白长袍,戴着红色花饰的白帽子。那个梦!我在内心惊呼。正是那个梦,分毫不差!我几乎已经把它忘光了,但此刻我感到震惊而恐惧。我在做梦吗?我恍恍惚惚,我会醒过来吗?我试图专注于正在做的礼拜,以确认自己是否在做梦。然后感到一股冷气穿过身体,我不由得一个激灵。主啊!这是真的!然后冷的感觉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从心里向外散发的暖意,泪水早已溢出我的双眼。”

每个人走向伊斯兰的经历都是独特的,皈依的方式也千差万别。但朗博士的经历实在有趣。他从一个质疑造物主存在的人成了一个坚定的信仰者,从一个激烈同《古兰经》作战的人成为了它的拥戴者,从一个从不晓得爱为何物只愿舒服地度过一生死后成为“无字碑下被人遗忘的黄土”的物质主义者,成为一个生活充满爱与悲悯的灵性论者。“杰弗里,真主会让你跪下的!”他18岁那年否定造物主的存在时父亲曾对他说。十年后,那话应验了。他现在果真双膝跪在地上,额头也趋向地面。他身体最高高在上的部位,那个装满他的知识与智能的头脑此刻臣服于真主的威严,趋向了最卑微的地面。

像所有迷途回归的通道者一样,朗博士觉得他是被造物主特赐的,正是造物主本身指引他走向伊斯兰的。“我觉得真主总是在我跟前,引导我的人生,给我创造选择的机会与境遇,但总是把最关键的选择权交给我。意识到这种亲近和爱之后我立刻肃然起敬——它的存在不是因为我们有资格享有,它只是一直就在那儿,我们要做的只是转向造物主并接受这份爱。我无法确定地说出从前梦里那个画面的意义是什么,但我不由自主地认为那是一个信号,一个恩惠,一个新的机会。

参考书目:

杰弗里•朗博士,《在挣扎中投降》(“Struggling to Surrender”),贝兹维尔,1994.

杰弗里•朗博士,《甚至天使也会问》(“Even Angels Ask”),贝兹维尔,1997.

来源:http://www.welcome-back.org/

原文地址:

http://www.onislam.net/english/reading-islam/my-journey-to-islam/contemporary-stories/450913-jeffrey-langs-journey-to-islam.html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1条评论